第一章 穿越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一章 穿越

第一章穿越 又到周末了,苏青篱看看时间,嗯,下午四点钟,正是该下班回家的日子。她合上电脑,顺手背起早已整理好的行李,向楼下奔去。 呼~出了办公大楼,苏青篱习惯性的仰望天空,长长滴吐了一口气。周末夫妻!?嗤!这种日子过了五年了。每周要奔波四百多公里,只为了两天的相聚!从新奇到累,到很累,现在是很累很累很累了。 累到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再深深地吸一口气,她又开始给自己打气:再坚持最后一下下吧,苏青篱,工作到年底好啦!拿到不菲的分红,可以彻底的歇一歇,生个孩子,享受一下生活。 嗯,到时候就找一个清山绿水的地方,狠狠地住上一两年。把这些年的损失统统补回来!再然后,可以花上一年多的时间去旅行,走到哪里算哪里,等玩累了,再租一个农场,在农场上盖一栋大大的别墅,房前屋后,要栽上很多的果树,院子里再搭一条长长的葡萄长廊,嗯,农场里要养些鸡,还有猪,牛羊什么的,自给自足……………… 想着想着,苏青篱的眼前,似乎出现了一大片整齐的土地,种植着大片的作物,还有整齐一排排整齐的茅舍,隐约可以看到猪、牛、羊,还一大片苹果树,上面结满了累累果实,红艳艳的在阳光下闪着玛瑙似的光芒,这情境过于真实,苏青篱甚至可以听到羊群“咩咩”“哞哞”的叫声,苏青篱突然回过神来,这是什么情况,如此诡异?目光再一转,天哪,果园的一侧是一片望不到边的水稻田。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水到稻田里正在耕作的男男女女,布巾包头,褐衣短衫,长发及腰 古、古、古装打扮! 苏青篱还未完全回过神来,一声刺耳的刹车车伴着巨声传来,啊啊啊?! 迎面一个庞然大物穿过高速隔离带,直直向她撞来。 “啊!你怎可以逆行~~~~~~~~我x你个大爷,找死也别拉着别人做陪葬啊~~~”苏青离看着那失控撞来的货车,愤怒大吼。 开车果然不能一心二用啊…… 紧接着一阵巨烈的疼痛袭来~~~··常在河边走,这次真的湿鞋了……我的年终奖,我的农场,啊啊啊,我的存款啊!果然,人这辈子最痛苦的是,人死了钱没花完……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青篱渐渐有了知觉,只觉得身上一阵冷一热,冷时如置身冰潭,寒气刺骨,热时又如置身热窑,炙火熏烤,苏青离心里暗骂: “x的,姑奶奶一辈子没做过亏心事,怎么变成鬼了还要受这种罪啊”。 “死阎王,早如此,姑奶奶去偷去抢好啦…………”…… “啊啊啊,好热啊,呜呜呜,好冷啊”……………… 苏青篱怒火中烧,她人死了钱没花完够倒霉啦,死后还要受这么罪,为毛啊~~~~死阎王,偿偿姑奶奶三十年没有爆发过的小宇宙~~~~~ 呜,眼皮有如千斤重,手臂好沉,腿也动不了,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苏青篱心里怒火更盛,愤怒、憋屈、不甘、后悔各种情绪交织在胸腔。 “啊?!”她想爆发出一个凄厉的长啸,实际却只吐出一个轻得不能再轻的音节。 紧接着,感到手边什么东西动了一下。一个惊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姐,小姐?你醒了?”那声音接着又喊道:“红姨,杏儿,快,快,快来,小姐好象醒了” 苏青离只觉一阵风刮过,随着一阵乱七八糟的脚步声,身边又多了一群人: “小姐?”是一个中年大嫂的声音 “小姐?”一个清脆的女声,估计是个丫环。 “小姐?”又一个清脆的女声,估计还是个丫环。 ………………………… 这几人七嘴八舌的乱叫一通,苏青篱却石化了,这是怎么回事?原来她不是进了地府啊,呃,车祸大难不死?这动静也不象在医院啊。小姐?红姨?柳儿?杏儿? 哦?难道是穿越? 不要问她为什么这么聪明,在漫长的夫妻分居两地的五年里,她每周有五个晚上都是交给穿越小说来着。 这动静真的象呢。 罢了,即来之,则安之, 敌不动我不动。 一阵困倦涌上来,苏青离思维涣散,又沉沉睡去。 第一章:醒来 天空湛蓝,白云朵朵,不暖不冷的微风吹过,带着丝丝花香,令人陶醉。 “小姐,您醒了?”丫头杏儿听到长塌上的响动,轻步走近。 “嗯”青篱微眯着眼,懒懒的应了一声。 穿越已经五天了,她这五天里,除了睡觉,其余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这长塌上半睡半醒的度过。目光透过窗格子,望望窗外,太阳已经西斜,这一睡居然又睡了一下午。 “小姐,要不要起身出去走走?睡得太久了身上也乏呢”。青篱淡淡的点点头,起身下了塌。 两人一路款步慢行,到了苏府东面的群芳囿。虽说名字好听,实际只是个废弃的园子罢了,平日里连小丫头都不来一个,现在府里的人都叫这里小花园,群芳囿的名字倒是没有叫了。因这里清静,再加上离“篱落院”最近,青篱醒来后,倒是每天都要逛一回。 杏儿在后面劝说道:“小姐若是要赏花散心,下次就去大花园罢。这小花园里几年都没人管了,虽说离咱们近,到底是春天了,怕有蛇鼠出没,别惊了小姐。” 青篱淡笑道:“无妨,我们小心些罢了。再说又不往深处走,只在外面逛一圈罢了。况且我自这一病醒来,许多事都记不清了,若是撞见老太太,太太,没得给她们添堵。” 杏儿怔了怔,随即叹了一口气,又忧心道:“那明日小姐给老太太请安……” “你莫担心,奶娘已经原原本本的教给我了,错不了!……就是有一点错,老太太怕也会体晾我病刚好……” 杏儿小嘴微,却未吐出一个字。只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提脚跟着二小姐进了小花园。 两人在小花园里转到夕阳西下、晚霞满天时,才回转。刚欲离开,突然抬头看见小花园的上空飘着一只断了线风筝,拉着长长的翎尾飘飘荡荡在向自家的院子飘来。眼见那风筝越来越近,远远的落在小花园深入的荒草地里。 “呀,落下来,奴婢去捡了来” 青篱忙拦住她:“别理会。没准儿是哪家放晦气呢,捡回去,没得给咱招晦气。” 从那风筝的高度来看,定是刚刚放出去不久就断了线。说着眼睛瞄向小花园东侧。那墙外便是别人家,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这风筝应该是从那家院子里飞过来的。 正想着,东侧墙外响起一阵声响,隐约听见一个女童的叫声。 青篱故做没听见,杏儿回头看了二小姐一眼,见她面色淡淡的,一时也看不出什么情绪,只好按着吩咐将风挣又扔回了原处。 ……………………………………………………………………… 进了院子,柳儿和太太院子里的紫兰站在院里说话。紫兰见二小姐回来,连忙迎了上来,掩口娇笑道:“二小姐有心出门玩儿,可见是大好了!” 柳儿皱皱眉头,暗瞪她一眼,心里骂道:什么叫有心出门玩儿?一个奴才也敢这么挤兑主子。脸上却带着笑,道:“瞧紫兰姐姐这话说的,咱们这些们做奴才的,自然是要尽心尽力侍候好主子的。我们院子里虽说只有我和杏儿两个丫头,却也不能叫正头主子去干活……” 杏儿也上前冷笑道:“柳儿这话没错呢。不过,我们就是再尽心,也不过让小姐清闲一下罢了,哪里比得上紫兰姐姐?如今满府里的人都说,紫兰姐姐侍候的好,老爷都离不开你呢……” 紫兰的脸一阵白一阵红,她如何听不出柳儿和杏儿话里的意思。太太本来就因为她往老爷书房里送过几回茶,心里就不痛快,巴巴的给她打发了一个小丫头的差事来,叫她没脸。现下,她不过借故出出气罢了,谁知道二小姐的丫头竟如此打她的脸。 不由气道:“你们算哪门子尽心?要是真尽了心,也不会叫二小姐病得烧了头,连事儿都不记得了。如今,老太太、太太天天念叨着呢,我看呢,你们还是早早的去领罚罢。若是老太太、太太真怪罪下来,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 柳儿杏儿听了这话脸色一变,齐齐住了口。 青篱递给两个丫头一个安心的眼神,扯开话头,问紫兰:“我方才瞧见你提了一篮子杏子,是哪个送来的?杏花才开过,这时节哪里来的杏子?” 紫兰脸上带着胜利的神气儿,回道:“回二小姐的话,这杏子是岳大人府上送来的。说虽然不是什么稀罕物,但是这个时节却是不常见的,请府里的主子们尝个鲜儿这岳大人原在眉州任知府,三年任满,回京述职来了。岳大人原是与咱们老爷一同中的进士,岳府又在咱们东隔壁,这同僚加邻居,原来在京里时,两家经常走动呢……” 说刚说完,猛的想起什么,脸上神色一变,轻打了一下自己的脸,故意叫道:“哎呦,瞧奴婢这记性,太太吩咐给二小姐送了东西,要奴婢赶快回去呢。因着明天要宴请岳大人一家,现下厨房里已经忙得人仰马翻了……” 一边说着,一边看众人的脸色,见她们果然一脸茫然的模样,心里更加得意:府里宴客,太太都不叫你知道,还真当自己是个千金小姐么? 一边胡乱行了个礼,转身就走。 她的脚刚踏出院门,便听见二小姐在身后淡淡的说了一句:“以后,什么话当讲,什么话不当讲,先在心里想想清楚……”。 心头不由一跳,脚下微顿,头也不回的飞快走了。 “……哼,什么东西!”柳儿冲着紫兰远去的背影重重的哼了一声。 杏儿撇了柳儿一眼,面带忧色对青篱道:“二小姐,明儿府里宴客,为何没人来与我们说……” 青篱淡淡的摆摆手,制止道:“不与我们说,自然有老太太、太太的道理。何况宴上有什么好的?吃也吃不饱,喝也喝不痛快……掬得要死,能有我们在院子里自在……” 青篱的奶娘红姨一腿刚踏进“篱落院”,便听到二小姐说什么“死”,唬了一跳,连忙“呸呸呸”数声,才又双手合十,念叨一回“四方过往神灵,我家小姐童言无忌”之类的话。 才上前怪道:“小姐以后万不可胡说,只一回便吓死奶娘了……” 青篱心中暗笑道:你家小姐早归天了。 但也知道这些人真心为她好,连忙应了。问道:“奶娘可是从上房回来?” 红姨一听这话,脸色就变了,气道:“方才太太叫了我去,问了一番二小姐的病情,我原说二小姐已经大好了。太太说,二小姐病得不轻,叫二小姐再好生休养一日,免得落下病根。我还奇怪,如今怎么这般好心……谁知道出了‘静心院’便碰上厨房上的张婆子,这才知道,明日府里宴请岳大人一家子……这……这分明是不想叫小姐露面儿!” 柳儿杏儿又将方才紫兰的一番话学了学,红姨脸上的愤色更浓,骂道:“我素日便知道她是个不安生的,这还没爬上主子的床呢……” 柳儿推了红姨一把,道:“红姨,在小姐面前,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儿?” 红姨这才发现自己一时没忍住,在小姐面孟浪了。 青篱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笑道:“无妨,原是紫兰那丫头不安生,与老爷不相干。” 心里却道:不相干才有鬼呢! …………………………………… 用罢晚饭,主仆几人坐在屋里闲话。 说着说着便又说起明日要宴请的岳府,青篱想起方才紫兰说过的岳府在什么府东侧之类的话,便问道:“紫兰说的岳府可是与小花园一墙之隔的那个院子吗?” 红姨点点头,道:“要说这岳府啊,柳儿和杏儿进府晚,怕是不大知道。当年和咱们府上关系好着呢,一来咱们老爷与岳大人是那样的关系,二来咱们夫人与岳夫人颇谈得来,又因着住在一处,岳夫人三天两头邀咱们夫人过府说话,要么就是岳夫人来咱们府上玩。岳家的大公子生得又好,人又聪明,深得老太太喜欢,差点儿和大小姐作了娃娃亲呢,只可惜后来,岳大人被派了昀州城青庐县的知县,合家上任去了,听说后来又派了眉州知府,这一去就是六年…………” 柳儿撇了撇嘴压低声道:“岳老爷的官派的真是时候呢,若是作了娃娃亲,就咱们大小姐的性子,啧啧,谁能受得了……” 青篱想起大小姐苏青筝那火红张扬的身影,心底微微一笑,虽然这几天里只碰过二次面,也知道这位大小姐对自己有多么不喜欢,那眼底藏也藏不住的厌恶,让人想忽视都很难啊。 不过,她倒是有些羡慕这位大小姐,若不是有亲人的真心对待,全心宠爱,怎么能养成这样的说一不二的娇纵性子呢。不象本尊,一个庶出的小姐,不过是顶了个小姐的名儿罢了。虽然明面上吃穿用度与这位王夫人生的大小姐和三小姐一模一样,实际上,怕是连人家的十分之一都不如呢。 她虽然才穿过来几日,也知道这府里的奴才们对她这个二小姐有多无视。不过,她倒不是很在意,刚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能有这么一个安身立命之所,她已经很满足了。至于未来么……她一如前世那般,从未想过要靠别人。 ……不论何时何地,她都不想把自己人生交由别人去掌舵,哪怕是最亲最近的人……何况苏府的人对她并不亲,并不近……。 杏儿瞧着二小姐似是想什么事入了神,连忙冲另外二人摆摆手,三人正欲出去,见青篱扫了目光来,便笑道:“奴婢们不打扰小姐了,小姐若是还不想歇着,便看会子书罢……” 青篱瞅了瞅杏儿递过来的《女戒》,接过来放到一旁道:“这书天天看,有什么好看的。来,家里的事儿再给我说说罢,多知道些,日后行事也省得出岔子” 这三人复又回坐下,红姨把苏府里的事又大致说了一遍。 她现在爹是在户部任职,是个四品的官职。这府里老太太是老大,她的话就是权威。这位老太太,青篱自醒来,在这五六日里只见过两面,面容精瘦,年岁并不算太大,约有五十岁开外,身体硬朗,面容严肃,再加上杏儿等人话里话外透露出的意思,便知道这是一个严肃外加古板的主儿,最具代表性的封建卫道士。 苏老爷还有一位弟弟,也是个官儿,现任庐州知府,两年前带着妻儿全家上任去了。 她的爹,苏佑庭有一妻三妾,三个女儿。大小姐和三小姐都是正妻王氏所出,而苏青篱这个二小姐,则是李姨娘所出。有一位张姨娘入府十几年了,却一无所出。府里还有一位赵姨娘已有两个月的身子,老太君很是高兴,直盼着是个男孙呢…… 说到这里,柳儿猛的想起来下午李姨娘派丫头合儿送来的燕窝和人参来,连忙拿出来给二小姐瞧。 到底是亲娘啊,青篱自醒来,这位李姨娘倒成了二十孝老娘,恨不得天天窝在她院子里,那个温柔体贴,情真意切。叫青篱头上直冒汗。好不容易劝说她不来了,这每天必送东西倒成了例行。 想起李姨娘柔柔弱弱,我见尤怜,在王夫人面前大气不敢出的模样。青篱打心底心疼这个女子,不是做为女儿的心疼,而是同做为女子的心疼。 不由皱眉道:“她一个姨娘,这些东西得来本就不易,我已经大好了,还巴巴的送来做什么?还不留着自己补身子” 红姨也知道她是心疼亲娘,叹了一口气道:“这天底下哪有亲娘不疼女儿的?她送来也是她的心意,小姐若是心疼她,便多去瞧瞧她,她不知道会有多高兴呢” 青篱奇道:“莫不是以前我都没去瞧过她?” 红姨三人对视了一眼,叹道:“小姐以前不是不去瞧,是怕老太太太太不高兴,索性躲着了” 哦,原来这样。心里暗道:苏青篱啊苏青篱,你也太软弱了,怕别人不高兴,亲娘都不去瞧一眼,我丫的鄙视你!想了想便问道:“这府里的规矩可有不许去瞧姨娘的?” 红姨柳儿杏儿三人愣了一下,笑道:“这样的规矩哪里会放在明面上,不过是心知肚明的事儿罢了。” 青篱点点头:“反正明日无事,不若去瞧瞧姨娘罢……”随即又想到明日的宴客:“不知明日宴客的事儿,可知会了姨娘?” 红姨道:“张姨娘兴许上不了桌,李姨娘和赵姨娘怕是太太要知会的。” 古代人重血脉,这有子嗣的姨娘和没有子嗣的姨娘到底是不一样的。 ※lt;ahref=http://www.》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

下一篇   第二章 宴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