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开荒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十五章 开荒

第十五章开荒 张贵与李大郎分头到小李庄与小赵庄去雇人。因正值农闲,许多找不到活计的村民都闲在家里,听说有人要雇人租牲口开荒,而且工钱还不少,一个个都争着前去报名,有牲口的人家也连忙去打听租价。 只半天的工夫,小李庄和小赵庄分别报了九十人和一百一十人,愿意出租的耕牛也分别有二十头和二十五头。耕牛的数量倒还合适,可是这人数却有是点多了。这还是张贵与李大郎卡着妇女与孩子不让报,专挑的青年壮劳力。这么多人只他们二人管理起来是个麻烦事儿。 回去之后,青篱三人聚在一起商议了一番,决定两个村子先各留下五十人,让张贵与李大郎分别管着,张贵开东面的地块儿,李大郎开西面的地块儿,至于妇女孩子后期倒可以做些捡草根的活儿,这活儿精细,大男人反倒是干不来。 张贵与李大郎点头称是。议完人的事儿,青篱问他们火耕都做了哪些准备,张贵回道:“火耕最重要的防止火势失控,酿成大祸。我们打算将地分割成小块儿,块与块相连的地方,将草除净,挖开半尺深两米宽的浅沟,防止火势向外蔓延。” 青篱点点头,又慎重嘱咐道:“每次火耕前,一定要反复查一下荒草中有无误入的人或者牲口——这荒一开,孩子们又是喜欢看热闹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们可千万要细心一些,宁可慢一些,莫闹出什么祸事来。” 李大郎与张贵均未想到这一层,听小姐这么一说,身上不由的起了一层的冷汗,人多杂乱的,这种情况确实极有可能发生。两人神色疑重的点了点头。 青篱又让新来的那两个小厮一个叫小可,一个小乐的跟着他们,又安排了福伯这些日子专门为这两人赶车。 到了开荒这一日,青篱原本不打算去的,可不去看一眼,她心中难安。用完早饭,便带着红姨等人,院子几位帮工的大娘,去了荒地。 青篱到时,只见平时荒无人烟的小路上,此时人头攒动,正如她料想的那般。除了正经来干活的人,旁边还有不少前来看热闹的妇人和孩子。 张贵与李大郎在与那些人说着注意事项,小可过来说,小姐来了。两人连忙住了口,朝向青篱走了过去。 待这二人走近,青篱笑着道:“我也是个无事忙,不来看一眼,总是放心不下,你们去忙你们的罢。” 张贵道:“小姐放心,今天的活儿是先挖隔火地沟,明日再一边火耕,一边挖隔火地沟,待火耕出一些地块,就使人开犁,到时候,便可以再雇一些小姐说的妇女与孩子,专门干捡草根的活儿。” 青篱点点头,地毯式作业的开工方式,安排得倒极为紧凑,又科学。 便叫他们二人自去忙活,转身看见路旁看热闹的人群中有几个人。虽然也穿着粗布衣衫,但是衣服干净整洁,且为首那人的气质哪怕是穿着再破的衣衫,也能让人一眼辨出他不是普通的村民。那人身后立着两人,不停的向这块荒地指指点点。 青篱眼睛微微眯起,这几人莫非是沈府的?越想越有可能,他们的庄子离此地不过十里地。他们来这里做什么?还是对这块荒地不死心么? 虽然隔得远,看不清那几人的面貌,但是青篱却从他们的身形站姿上可以感受出来,为首之人似乎并没有什么不良情绪,这让她微微放下心来。 那边张贵与李大郎已经说完注意事项,各自领着两边人的开始干活,她见小可和小乐二人也上蹿下跳的跟着忙活,不由微微一笑,她们这帮人,弄了这么一大块儿地,实际干活的没几个,小的小,老的老,院子里多数是女人,将来这块儿地若是开种了,只有张贵一个人可是不行的。 青篱在荒地那里呆了一个多时辰的功夫便回了,她在那里帮不什么忙,反倒招得张贵与李大郎不能专心干活儿,倒不如回家里头想法办法,替他们多找几个可靠的人手来。 回到家里,青篱招了红姨等几人来,她心里头原先便有个想法,现在一切安定了。现在说出来,也是时候。 便对着这几人道:“原来出京的时候我就想过,将来咱们安定了,要接你们的家人一同与你们团聚。现在也算是差不多安定下来了,今儿找你们几个来问问,家里都有哪些人,再听听你们的想法。” 红姨听了她的话眼圈儿一红,青篱知道她丈夫早逝,孩子又夭折,连忙站起来安慰道:“奶娘,你莫伤心,我不是说了,日后你便是我的亲娘。以前的事儿都让它过去罢。你再想想家里还有什么亲近的人没有,若是有,便接来了。” 红姨摇摇头:“老家里倒是有些人,可他们不值得小姐操心。”言语之中透着几分的怨恨之意,青篱见她这般,便也不多问,只是点点头:“即奶娘说不值得,便也不用因为那些人惹得心里头不愉快。” 又转头问柳儿:“我记得柳儿家里还有几个至亲的人罢,可想接了他们一起来?” 柳儿红着眼圈儿摇摇头:“我家里是有爹娘,可是有两个哥哥嫂子在,指望着他们帮衬着干活儿。一时下也接不得。我那两个嫂子都是不省心的,我可不能把她们接来给小姐添麻烦。”说着顿了顿,道:“家中有个小弟,现在也有十五岁了,小时候倒也不是个淘气的,只是不知道现在怎么样。若是小姐允许,我想把他接来……” 青篱笑着点点头:“那就接来罢,府里头住不下,就在外面单租了院子与他住。” 杏儿拍手笑道:“我的老家就在乡下,爹娘哥哥和嫂子都会种地,我把他们都接来罢?他们来了。就可以帮着小姐干活,省得小姐天天操心外头没人照应着。” 青篱笑着看向杏儿:“你这个丫头倒是把我的心思猜透了,我就是想叫他们来给我做苦力来了,你还愿不愿意?” 杏儿小鼻子一哼,得意道:“我在小姐身边这么久了,还能猜不透小姐的心思么?”说着故意叹了一口气,高声道:“可谁叫咱们心甘情愿给小姐当苦力使呢?” 她的话惹得红姨举着巴掌便冲了过来,杏儿娇笑一声跑开了。合儿立在一旁,略有些局促,青篱知道她心中所想,大约是因为跟着自己不久,没有杏儿柳儿三人那般自在。 便故意问道:“合儿莫非不甘愿给本小姐当苦力使?” 杏儿在一旁推了她一下:“平日里你倒泼辣的,谁的牢骚都没你多,这会子怎么了?” 合儿红着眼圈儿,眼泪在里头滴溜溜的打转儿。青篱叹了一口气,点出她心中的想法:“你虽跟我不久,但是跟在姨娘身边那么久。又全心向着她,单是这一份的情宜,与我来说,就只比杏儿她们几个的多,不比她们几个的少,这会子你别扭什么?” 合儿“扑通”一声跪下,眼泪流了出来:“奴婢知道小姐对奴婢与杏儿柳儿是一样的。只是奴婢的爹娘年迈,家里的几个哥哥早已成家,顾不得他们,奴婢想将爹娘接来,又怕他们帮不上小姐的忙……。” 杏儿与柳儿连忙上前拉了合儿起身。 青篱微愣,随即笑道:“你快起来,是我一时急了,没说清楚。刚出京的那会儿,我已然在心里做了决定,将来定要让你们与亲人团聚,一家人好好的生活在一起。若是你们的家人不愿远离故土,便挑个合适的时候放你们回去,若是你们的家人愿意投奔你们而来,我定然为他们安排得周周全全的。只是没想到碰到荒地这一宗事儿,这两者结合在一起。便有了今儿的话。” 顿了顿又朝着合儿赔笑道:“小姐我一时急功近利了,合儿莫怪了。” 合儿“扑哧”一声眼中带泪的笑出声来,嘟哝道:“小姐总是会使这一招。” 红姨笑着道:“小姐是真心为我们打算,你们谁都别闹别扭,心里有什么想法,只管说来,若是一时没想好的,就先回去想想,想好了再告诉小姐。” 这三人齐齐点头,出了房门。 红姨转过头朝着青篱道:“小姐,你真心待我们,我们心里明白。可只是一样,我得与她们说清楚了——小姐最不喜那等淘气生事的人,若是家里有那样的人,趁早叫他们莫来。” 青篱想了想,轻轻的摇摇头,虽然这一层她也想到了,但是话不能与那几人明说,若是明说了,倒叫她们心中忐忑了。人的一辈子哪里能运气那么好,只与自己喜欢的人打交道,再者,他们又不是自己的至亲,将来到了这里自然有单独的小院子住着,若是在府里头有差事儿,自然有规矩管着,想来也不会碍着自己什么。 前世活了三十岁,她算是有些明白,人的一辈子不就是今儿高兴明儿烦,问题叠着问题的过么?

下一篇   第十六章 种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