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种菜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十六章 种菜

第十六章种菜 开荒的头几日,青篱日日带着几个人去看一回。张贵与李大郎指挥得的极有度,不过三四日的功夫,那一大片荒地便火耕了一大半儿。火耕快,接下来的犁地耙地却极费工夫。 原先安排去订制的排耙等工具也按时做好了,小李庄小赵庄的村民第一次见东西,都有些摸不着头脑,李大郎之前因与李小姐交谈过,略知道这东西的用处,便亲自演试了一番,几趟耙下来,不但比常用的耢平整地块的效果要好得多,那些埋在土里的草根还真的被耙到表面不少,耙一遍便叫妇人与小孩在面捡一遍,然后再耙,再捡,周而复始,直到耙出的草根少了,才算是好了。 青篱见李大郎立在耙上,时而掂脚,时而下压,动作娴熟。又一人挥着鞭子赶牛,觉得有趣儿,便想起前世耙地时,除了直耙之外,还经常走八字耙,她虽然不知道这样的做比起直耙来,有什么好处,但是那走八字耙过的地,满眼望去,耙过的新鲜泥土,如行云流水一般充满了美感。 便将这走八耙地与张贵和李大郎二说了,这二人一听,连忙去现场试验一番。张贵是农活新手,动作僵硬而且脚下用力不匀,耙出来的地本就坑洼不平,走出来的八字更是歪七扭八的。而李大郎几趟下来,倒是走出几个极完美的八字,在冬日蓝天下,空旷的田野上似是一副整齐优美的画卷。 青篱惊喜的望着眼前的情景,那记忆深处的童年单纯美好的记忆齐齐涌了上来。 李大郎一连走了好几个八字,才停下,嘿嘿笑道:“这么耙出来的不但好看,刚才没耙出的草根,这么斜着一耙,又出来了不少。” 小可与小乐二人是专门负责招呼妇人与孩子捡草根的,听他这么一说,手一挥。原先立在一旁等着的人,呼啦啦都涌到地里面去,一只只或大或小的脚印,印在刚刚耙好的新鲜泥土上,为这副画卷又添了几分的生气。 青篱拿起铁耙子,在松软的泥土上翻了几下,表面的草根虽然少了不少,但下面仍然有不少的草根,这究竟是再重新犁一回,还是人手发一根铁耙子,开始纯手工作业? 前者虽然省些时间功夫,但是没有后者清理得干净,后者倒是最大限度的清除埋在下面的草根,可是速度却极慢,这么一大片荒地,天知道要多少时日才能清理完。 心思转了几转,最后仍然决定选用后者,今年能清理出来多少便是多少,清理不出来的地块儿,到了下次翻地时再接着清理罢。 将这想法与张贵和李大郎二人说了,张贵问道:“小姐可想好了哪块儿地要种什么?这样我们也好安排哪块地先清。哪块地儿后清。” 李大郎也道:“张管家说的对,要我说,靠近土山的那一块儿就不适合种庄稼,那块地太沙,地势也高,水浇不上去。” 青篱想了想,笑道:“这个我一时倒还没有细想过。你们还是先这么干着,等这第一遍干完了,咱们再商议。” 又问了问他们的进度,得知大约还需二十五天左右这片荒地才能初步开完,便笑道:“接连来了几天,看你们指挥有度,我x后便就不来给你添乱了,这里你们若是忙不开,从这些村民中挑几个有威望能干的,替你们管一下也使得,到时候知会柳儿一声便是。” 这二人应了,青篱又笑着嘱咐小可和小乐两人几句,便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想起与岳行文离别那日说过的话,稻子,麦子,果树,鸡鸭牛羊等等。微微一笑,按照自己那时的想法,这荒地上种什么,倒是有了大致的方向。 刚回到府里,合儿便回说,原来去订制的铜管已经做好了。铁匠铺的王掌柜亲自送来,在这里等了半晌,等不到人,便又先回去了。 青篱笑着向柳儿道:“看来日后你这个女帐房先生是不能跟着我天天往外跑了,现在家里的事儿离了你可是不行的。” 柳儿抿嘴一笑,拉了合儿去验看那些铜管。青篱刚去了厨房,见李婶子正在忙活着,桌案上是备着的午饭,青篱扫了一眼,这几些天天如此,白菜萝卜蘑菇干豆角干木耳之类的。好吧,虽然她不怎么挑食,但是天天吃这些确实也够腻味的。 正好荒地的事儿也初步理顺了,后院那温室的墙体也干得差不多了,就趁今天有空儿,就先把这菜种上。 用过午饭,叫了杏儿与合儿跟着,三人便晃悠着出了家门。正午时分天气还不算太冷,一路上碰上几个相熟的街坊,笑呵呵的打过招呼,直奔西市而去。 长丰县主要的平民集市就在那条油坊街上,那条街道的东段被当地人称为东市,主要卖些观赏的花鸟虫鱼。小玩艺,小摆件;西段被称为西市,则是以菜肉粮为主,许多干菜店酱菜店都在西市。 先前儿已经跟李婶子打听过了,哪里有卖菜种子,到了西市便直奔那家杂货店而去。 店掌柜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妇人,见这个时节还有人来买菜种子,微微诧异,但是上门的买卖哪里有不做的道理,将店里常卖的种子都拿了出来。青篱也不期望这里有什么稀罕品种,挑了几样常见的。如大葱,蕹菜——也就是前世所熟知的空心菜,韭菜,芹菜、辣椒和豆角等常见的蔬菜种子。从杂货店出来,青篱只觉得这些菜品种太少,脑子又开动起来。 想了半晌,决定回去再建一间不透光的温室,种上蘑菇香菇和木耳——至于菌丝,她想的办法是去野生蘑菇多生长之地,弄些原土回来,但愿里面有她要菌丝。 想到这儿,又想到前世的野菜来,旁的倒还罢了,有两样菜却是她极爱的,一个是荠菜,一个是马齿菜,这些等回去问问街坊邻居家的菜园中有没有就可以了。 回到家中,她便差了杏儿与合儿、红姨三人先去邻居家问问,不多时,保胜家的大嗓门便在自家的院子里面响起。 青篱连忙转出后院,保胜家的手里提着一个竹篮子,站在那里大声笑道:“李家妹子,听说你想吃马齿菜和荠菜,马齿菜这会子哪里有啊。荠菜我家菜园子里头长了些,我叫大丫头全给你挖来了。就是现在天冷了,长得小。” 青篱将篮子接过来,朝篮子里看去,里面的荠菜叶片微微发红,凡是经过霜打的荠菜都是这个颜色。便笑着谢过,又问道:“保胜婶子,你家菜园子里原先可长过马齿菜?” 保胜家的笑道:“那草命贱着呢,谁家菜园子里头没长过?难除根哦!” 青篱便笑着说:“那呆会叫杨大娘和吴大娘到你家菜园子里挖些土可使得?”指了指后院道:“我在后面弄了一个小棚子,里面生着火,冬天里没事,又想吃点新鲜的。到你家弄些土来,兴许里面带着马齿菜种子呢。” 保胜家的摇摇头笑道:“你们这些有钱人家的小姐呀,家里的活计不用自己干。整日想些新鲜的点子。”说着朝杨吴二位大娘笑道:“老杨家的老吴家的,你们这会就去吧,我家大丫头在家里呢。” 见那二人去了,保胜家的凑近青篱道:“李家妹子,听说,你在东城门外小李庄那里买了一大片荒地?” 这事儿原本也无须保密,再者就想保密也保不住不是?便笑着问道:“保胜婶子从哪里听说的?” 保胜家的道:“我一个远房的堂姐就嫁在小李庄,昨天她进城,到我家坐了坐,说是一位姓李的十三四岁的小姐买了那块荒地,我一猜就是你。” 保胜家的又问那诸如开荒地需要不少钱罢,将来那地要不要佃出去之类的话,青篱含糊的回了一通。 因着这两样野菜,青篱便又想起一个新鲜的菜来,那就是枸杞头,也称作甜菜芽,是枸杞的嫩牙。原先她是不识得这个菜的,因在她的家乡,这枸杞多长在荒沟和坟头,小时候她以为是不吉利的东西,长大了才知道这是好东西。这枸杞的嫩芽用来做蒸菜,或者清炒都极好吃。在城里她倒吃不得多,不过每年春天回老家,总要在墙角寻几颗鲜嫩水灵的,将嫩芽采了,叫妈妈做了,吃个过瘾。 因家里仅有的几个男子都去了荒地,这种菜的事儿便只有剩下的一些人亲自上阵,好在杨大娘、吴大娘还有厨房里的孙大娘都是做惯粗活的,翻地的事儿就交给她们做。青篱带着丫头们跟在后面用铁耙子做些平整的活计。 一连忙话了两天,才把那温室里的地翻完平整好。这个温室建得并不大,两面各宽约三米,长约四十米,两边儿合起来大约是三分半的地。 南侧那一面儿种了辣椒、芹菜、空心菜、韭菜,北侧这一面儿铺些从各家菜园里寻来的土,又种下蒜、大葱和枸杞子。 杏儿等人与她一样,没做过多少重活,直到菜种下这日,体力都已到了极限,青篱看着她们东倒西歪的模样,连连放她们回去休息。 菜种下后,浇水成了难事,这宅子里倒是有一口深井,用的依然是老式的木轱辘打水的方式,平时做饭用水不多倒也罢了,可若是用这个打水浇菜,那可真的能累死人呢。 由菜地的浇水,又想到那片荒地的浇水,虽然临着淇河不缺水,可是尚还不知淇河的水位如何,若是能自然引流就再好不过了。想到这里又有些怪自己的疏忽大意,怎么没想到去看一看淇河的水位呢? 坐着思量了一会儿,又淡然一笑,罢了,反正荒地已开到这份儿上了,只能是走一步说了一步了。 便又把精力专注眼前的菜地取水上来。若是打一口农村家用的小压水井,想来定是比那木轱辘取水的方式便宜许多。可是那农村的压水井,她只用过,知道它的样子,从来没有仔细研究过它的结构,只知道利用活塞运动的原理,使井中产生吸力将地下水吸上来的,其它的一概不知。 但是她却知道这水井打起来并不复杂,记得小时候,婶婶搬新家,请人打水井,不过一上午就打好了。 想了半晌,又从脑海中挖出一些细节来,比如,这压水井最重要的部位,当属与压杆相连着的铁棍上的那层厚皮塞子,那皮塞子若是密封性能好,水井便不容易漏水,放在那里几天不用,再次去压,照样立马出水,若是塞子密封性不好,出水少不说,放只一会儿那水就全漏进去了,需要重新引水。 零零碎碎的将所需的部件想得差不多了,却仍然想不出究竟该怎么样安装。试着在纸上画了一张又一张图纸,终究不得其法,便扔了笔。感叹道,若是找到一位精通此道的人该多好? 省时省力的压水井造不出,只好用最笨最原始的办法浇水了。三分菜地用了足足两天才浇完。 这下主仆几人更是累到极点。杏儿有气无力的瘫在椅子上道:“小姐,浇这一回水就要我的命了,我宁可冬天只吃那几样菜,也不想再干这样的活儿了。” 青篱揉着酸痛的胳膊,苦恼道:“若是能找一位能工巧匠,打了口压水井来,咱们也不用这么累了。若真是找不到人,我看这菜也就种这一茬儿了。” 柳儿在一旁道:“小姐说的压水井,我们连见都没见过。更别提这长丰县的人了,不若写信问问岳先生,看看他认不认得这样的人?” 青篱暗暗撇撇嘴,柳儿这丫头真当那人什么都懂,什么人都认得么?真真是哪里来的信心? 不过略想了一下,这事倒还真得上些心,提早打探做做准备总没错。这菜地还是小事儿,单说种地须得防着大旱,这压水井和前世的用电抽水灌溉相比起来,效率差得太远,但是总归也是一个解决办法的,总比没有强。 这么想着便点点头。上次托杨镖头稍给他的信儿这会应该到了,想来再过不几天,回信也该送到了,到时就写信问问他罢,成与不成,总得试试再说。

上一篇   第十五章 开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