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规划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二十三章 规划

第二十三章规划 荒地开完第一遍。已是十二月十八日,天气越来越冷,年味儿也越来越浓。张贵与李大郎一连一个多月的早出晚归,大部分时间都呆在野外,两人都憔悴了不少,小可小乐和福伯虽说不是主事者,也跟在后面吃了不少的苦。青篱心中过意不去,便叫厨房准备了丰盛的饭菜,又打了一些好酒,让这五人好好的吃喝了一场,又让他们在家里好好休息了一天。 打发张贵等人去休息,柳儿抱着一叠子纸进了厅中,苦着脸道:“小姐,开荒的帐目,我还是算不好。” 青篱伸手将她手中的纸接了过来,笑道:“你学认字算术才几天?走路都还不会呢,就想着跑了?这些又不是紧要的,我先替你算着罢。” 说着那纸展开,开荒地共用壮年劳力一百人,每人每天的工钱是三十文,租赁的耕牛四十五头。每头牛一天付二十文,另外捡草根的妇女与孩子八十人,每人每天十八文,这样算下来,一天要花掉五吊钱又三百九十文,约合银子五两半。从正式开荒到现在已有二十九天,差不多要付一百六十五两的银子,而订制的农具等物,花费也约有一百五十两左右。这一个月花去了她可动钱财的十分之一,算好后,心中略有数,便将纸递给柳儿。 柳儿见小姐只这么一会便算好了,十分的惊奇。青篱拍拍她的手笑道:“只须将我教你的算术用熟了,这些帐目便简单多了,将来的帐目更复杂呢,比如成本核算,盈利几何等等。” 看着柳儿的脸上又出了疑似退意的神色,又连忙笑道:“正经的帐房哪个不是从小学徒开始,你算学得不错了。也快过年了,赶快把这些钱发下去,让那些村民们也安安心心过个年。” 柳儿神色正重的点点头,这是她第一次担当这么重要的任务,一定要把发钱的事儿办漂亮了。 次日张贵与李大郎二人都没有休息,相约一大早到了前厅,青篱刚用过早饭,主仆几人一人一个火桶,围着桌子坐了说着闲话儿。见他们来了。连忙从火桶中起了身子,笑道:“怎么不休息着?” 又叫杏儿给这两人倒茶,张贵接过茶杯,道:“小姐,这眼下快过年了,地才刚耕了一遍儿……” 李大郎也是一脸的忧色。 青篱叹了一口气道:“眼下年关已近,家家户户都在为过年的事儿忙活着,这会子再去找人,就是多给工钱怕那些人也不愿意去干。你们说说,过了年后,我们还有多少时间摆治这块儿地?” 李大郎道:“咱们这长丰县,正月十五过完,新年才算是完了。可这正月十五一过完,各家都该忙活自己家的农活了,到时候怕找不到这么多人。” 青篱想了想道:“无妨,我们过了年就准备招佃户,到时候除草的事儿,也是他们自己的事儿,想必应该会上些心。”说着又问这二人:“这块地哪里适合种什么,你们心中可有初步的想法?” 李大郎道:“反正东面土山下的地块儿不适合种庄稼,那块地有点沙。还不好上水。” 张贵在一旁插话道:“这些日子我也问了一些农户,总的说来,东面的地沙一些,适合种麦子,西面的地,土质要好一些,种稻子使得。至于大郎说的那块沙一点的地,有老农说,种些苜蓿先养养地也不错。” 用苜蓿养地?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她只知道苜蓿是优质牧草,各种畜禽均喜食,一年之中可以连多次采割,产量高,而且抗旱能力强。 便问道:“那老农可有说,苜蓿为何能养地?” 张贵摇摇头:“我只听他说了一句,因小姐说过地种久也可以改良的话,就记下了。要不我再去找他问问?” 青篱点点头:“若是再碰到他,就详细的问一问。你今一说的苜蓿,我倒是有了主意。你们也不用愁了,从今天起,把那开荒的物件儿都收了罢,昨天已经叫柳儿把工钱备好了,你们俩个陪着她走一趟,把工钱发了,让村民们好过年。” 打发这二人走了,青篱便摊开纸在上面将荒地的大致地形画出来,对着纸沉思。 思量了半晌,又取了一张纸,将方才所想的一一列在上面。盖房舍,鸡鸭牛羊舍。果园,鱼塘,麦田,稻田,嗯,对了,还有菜田。 列完这些之后,又重新对着地形图发呆。东面的地不适合种庄稼,倒可以用来盖鸡鸭牛羊舍,然后周围种上苜蓿,苜蓿地西面种上果树,果树不似庄稼对水的要求那么严格,根系扎得又深,应该比较合适的。至于房舍,刚应该盖在临路的地方,想到路,又意识到自己刚才漏了一项:修路,又重新在那张纸上写下:修路。 若是要修路,在东西两块田中间修一条南北向的大路,再在两块中间,修两条东西向的小路,以供将来车辆进出,以及留出田间的小路若干。 还有鱼塘。这个倒可以不用占自己家的田地,把北面和东面的淇河水面用网子围起来,就变成了自家的鱼塘。 还有那座土山,现在到底能干什么,还不甚清楚,若是过了年有空闲,需得找些人先开了路,上去瞧瞧再做打算。 至于菜田,暂时不作考虑也可以,若是需要不掬哪里都能凑出一块儿来。 考虑完这些,便在那纸地形图上画了起来。一边画一边标注,写写画画半天,总算将心中的想法画了个大概。 只是那大路要开多宽,苜蓿种多少,盖鸡鸭牛羊舍要占地多少亩,房舍盖多大,种什么果树等等,这些还没有细细的思量。不过即使是这样,已让她心中激动不已了。 似乎一副山明水秀的画卷已经在眼前徐徐展开。正做着美梦,合儿从外面进来,回道:“小姐,今天中午,我叫李婶子摘些温室里的菜,做几个新鲜的菜吃,可使得?” 青篱放了笔笑道:“怎么使不得?不是你管着厨房么,怎么来问我?” 合儿一撇嘴:“柳儿那丫头不让,说是小姐种来卖的,若是要吃,得让小姐发话才行。” 青篱微微一乐,这三个丫头进入角色倒挺快,柳儿这么快就养出了帐房先生的职业病。 便摆摆手道:“只留着那辣椒和豆角先莫动,其它的菜随便采。” 合儿欢喜的应了一声,出去了。她被合儿这一打岔,一下子从美梦中回到了现实,长出一口气,前途是美好的,道路是曲折的,路漫漫啊~ 算了,这些先不想了,旁的人家都开始为过年忙活了,来这里过的第一个新年,也不能太亏待了自己了,该放松就放松一下罢。 出了前厅,信步去了后院,只合儿与柳儿两个丫头如斗鸡一般立在温室门口,也不理会她们,径直去了种蘑菇的那间温室。因这里开的窗子少,保暖性比种菜那间要强得多。借着微弱的光线朝里面看了看,隐约看见几个小白点,连忙走近了细瞧,居然真的长出来蘑菇!虽然只是刚冒出了几个,却也让她欣喜不已,若是这蘑菇冬天种得好,可是个挣钱的好门路呢。 这时,厨房的帮工孙大娘进来浇水,一眼看见小姐,连忙放了水桶。 青篱让她自去忙活。孙大娘按照小姐教的淋洒法,洒完水,感叹道:“小姐刚弄这个温室时,还以为是闹着玩呢,没想到真的能种出新鲜的菜。” 青篱微微一笑,说了不过是在书上看来的,自己也不知道成不成之类的话。 孙大娘用围裙将手擦了又擦,立里那里似是还有话说,青篱便问道:“孙大娘有事儿要跟我说?” 孙大娘似是下了决心,道:“小姐,前几天跟人说闲话,不小心说漏了嘴,说了小姐在屋子里种菜的事儿,正巧让平西候府的人听见,便问我是个哪个府里的,要差人来买。我没敢说,可是怕他打听到。”说着顿了顿又小声辩解道:“我真不是故意在外面说府里头的事情,只是不小心说漏了嘴。” 说着把头埋得低低的,青篱微微一愣,没想到这孙大娘心思还挺活,怕那平西候府的人真的寻上门,她会怪罪,就先主动交待,争取宽大处理。 要说这事儿说大也不大,可是她这些菜还真没准备卖。若是那平西候府的人寻上门儿,是卖还是不卖呢? 思量了一会儿子,正色嘱咐了孙大娘几句,日后府里头的事儿一个字也莫跟外人提。 孙大娘一脸愧色的应下了。 青篱回了房,神色不明的坐了一会儿,招了杏儿问道:“你们家里的人赶到这里要多久?” 杏儿掐指算了算,欢喜道:“许是二十四五能赶到。” 青篱不由了一阵愧疚,当初只顾着自己快点解脱,一时忘了过年这档子事儿了,这大过年的,还要让这些人在路上奔波,便把她心里头想的那一宗事儿先压了下去,吩咐她道:“趁着这几日有空,你带两个人去将那院子打扫了,咱们从今儿起,其它的事儿都莫忙活了,把该备的年货提前备一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