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逛庙会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二十五章 逛庙会

第二十五章逛庙会 “腊八祭灶新年来到”。这句她自小就熟知的民谚,在这异时空中更是格外的应景。 二十三小年一过,原先隐隐的新年味儿,一下子就浓烈起来。孩子们都换上了新衣,丁香巷了中到处都是欢声笑语。 偶尔还能听见哪家杀年猪,那猪惨烈的叫声传得远远的,此时倒一点也不觉得凄惨,反而更添了几分的过年气息。 青篱使人在院子中的几棵枣树上,打了几个秋千,这几天,天气也好,她便一边荡着秋千,一边看着红姨几人与李婶子等人忙活着,时不时的与她们说着些闲话——此情此景仿佛回到了前世的童年,她正坐在老家的院子看着妈妈与街坊们准备年货的情景。 这一日,春节期间的吃食都准备得差不多了,李婶子朝着青篱笑道:“小姐,这会子开福寺边上的庙会正热闹着呢,明儿可以去逛逛。” 杏儿合儿早就被这开福寺的庙会的勾得心里痒痒,反正现在家里的事儿都准备好了,便极力撺掇她。陆聪不知道从哪里晃了出来。听了这话,伸了一个懒腰:“终于能去逛逛了,我在你这里憋得快长毛了。” 青篱好笑的看了他一眼,这人神出鬼没的,一连几天都难见他一面儿,不知道跑哪里去玩了,还好意思说“憋”! 开福寺建在长丰县城南三十里,四平山的山腰处,每到年节,这里总是格外的热闹,不但是吸引着县城中的人,就连县城北面的村镇的人都被吸引过来,据说这开福寺的新年庙会是当地最有号召力的集市。庙会她并不陌生,她的老家,每逢农每年的农历六月二十,二十一和二十二这三天,便举办庙会的日子。那时想,村子里不但要连唱三天的大戏,也是亲戚们相互走动的日子,也是孩子们的除了过年,极为盼望的日子。 一行人乘着车刚出了丁香巷子,便见双墩大街上人与车流不断,都朝着南面而去。 福伯笑呵呵的赶着车,加入往南的车流之中。临近庙会,还未下车,便听见锣鼓声从前面传面,中间还夹着不断的叫好声。这热闹的气氛把主仆几人的心勾得痒痒的,急急忙忙下了车。 福伯手里拿着马鞭,笑呵呵的望着前方,“这是在开福寺正在做祈福的法事呢。这法事一做,明年又是风调雨顺的一年。” 青篱心中虽然不以为然,但是吉庆的彩头谁不喜欢?便随着杏儿几人往那做法事儿的方向凑去。 凑到跟前儿,却被结结实实的人墙挡住,杏儿在外围急得直跳脚,青篱见周边围着的多是短衣褐衫的农户人打扮,一个个神情虔诚肃穆,不好打扰人家,又见那边有两个小和尚设了功德箱,许多人在排队往里面捐功德,便拉了杏儿道:“你去那边排队,咱们即是碰到这祈福的法事,也捐些功德。”说着塞给杏儿一两银子。 陆聪一旁见了,撇撇嘴:“一两的银子能捐出什么功德?” 青篱笑道:“佛祖云:众生平等。因此在佛祖眼中,捐多少钱也是平等的,哪里管是一两银子还是一文钱?” 杏儿捐了功德钱,几人又往里面而去。庙会上除了一些卖香火香火祭祀用品年货的摊点,更多的还是卖年画。对联,灯笼等红红火火过年用的东西。青篱拉着几个丫头,买了不少大红的灯笼,大红的风车,以及充满浓浓年味儿的泥泥狗等玩艺儿,又从农户的摊点上,挑了一些风干的兔子,野鸡等,她在前面挑,柳儿在后面付钱,张贵与那两个小厮则负责提东西。 吃的用的玩的,一连买了许多。红姨位着住她道:“小姐,刚才我看见人都往那走,说是去摸石猴,咱们也去摸一摸吧。” 青篱抬起头笑道:“什么叫摸石猴?” 摆主插话道:“开福寺大门里面有一座石猴,摸摸石猴可以去病消灾、延年益寿,一到这个时候,四里八乡的人都特意赶来摸这石猴呢。” 前世的她,对这些并不热衷,却没想到此时听了心里却跃跃欲试,暗笑自己越活越回去了,连忙叫柳儿把看中的东西付了钱,拉着红姨就走。那摊主喜这位小姐大方,在身后又叫道:“这位小姐去摸了石猴,还可以再去打金钱眼,打中了金钱眼儿,来年定然是心想事成……。” 跟着人流,慢慢的往前移动着,好容易移到那座约有一丈高的石猴跟前儿。将手放在上面,围着石猴转了一个圈儿,就算是摸过了石猴。 摸过石猴,这主仆几人又随着人流,向另一边涌去,远远的看见一面高大石壁前吊着一枚大铜钱,铜钱孔中有一只小铜钟,上书“钟响兆福”四个字,石壁下面一汪水池,许多人站在水池边上向那石壁上扔铜板。 问了周边的人才知道,原来只要能将铜板扔中那只小铜钟,便能心想事成,这也就是所谓的打金钱眼儿。 青篱与几个丫头换了一把的铜钱儿,立在水池边上,学着别人的样子将铜钱扔向铜钟,青篱人小劲小,连扔了十来枚铜钱,都没扔中,不由的气馁,陆聪从她手中取了一枚铜钱儿,随手扔了过去,只听“叮”的一声,正中钟铜。旁边围观人的发出一阵阵的叫好声。 陆聪手一抚头发,做了个甩头的姿式,甚是风骚,青篱不由一阵恶寒。古往今来,这男人装酷的一套怎么就没有点变化呢。 过了打金钱眼儿的地方,再往前便是去开福寺的山道,人流比方才更加的汹涌,青篱在人群中挤了半天,又打了好一会子的金钱眼儿,已觉得有些累,心生退意。瞧见旁边有一个卖小吃的摊位,便止住杏儿合儿要上山的打算:“要说进香,须得大年初一的头柱香才最能直达到庭,这会子人这么多,菩萨哪里能记得住谁烧过香没有?还不如在这里吃点东西,歇歇脚呢。” 红姨在一旁点点头:“是呢,正月里正是进香的时候,这会子就别去凑热闹了。” 杏儿略有些不情愿的跟着众人去了一旁。 青篱几人在小吃摊上略歇了歇脚,又去观了迎神仪式,看了一会儿杂耍,皮影戏。又将那一些卖小玩艺的摊子一路逛了下来,买一些她也不知道何时才能用得着的玩艺儿。 一直逛到这些卖小玩艺儿摊的尽头,前面便是她们的马车了,青篱长出一口气,直起身子正准备向马车走去,忽的似是看到什么眼熟的东西,顿住脚回看过去,只见一位年约六十,头发花白头的老汉,一身的补丁衣服,脚上是一双沾满黄泥的草鞋,安安静静的坐在卖泥人的摊位旁边,看样子象是第一遭卖东西,略微有些局促。他身前放着一块布,布上摆着几个颜色旧旧的罐子。 青篱凑近罐子,深深的嗅了一下,一股花香混着甜甜的气息直冲脑门儿,蜂蜜! 青篱连忙蹲下身子朝罐子里面看去。只见几个罐子中装着或微白,或微黄的浓稠液体。 连忙问那老汉:“老伯,你这里装的可是蜂蜜?” 那老汉自方才就一直盯着青篱,见她问,连忙用浓浓的方言答道:“是咧,是俺从山里采的,姑娘,你看看,这蜜多好,你买了吧。” 青篱笑道:“老伯你这蜂蜜怎么卖呀。” 那老汉搓了搓手。“俺第一次卖这东西,不知道啥价,姑娘你看着给吧。” 青篱知道蜂蜜在古代可是金贵的物件儿,小小的一罐也得二三两银子,这老汉的蜂蜜若是分成小罐装,能分个十来罐。野生蜂蜜采起来可不太容易,而这老汉居然一次卖这么多蜂蜜,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因为他不知道这蜂蜜值钱,另外一个可能就是他采蜂蜜容易。 想了想便问道:“老伯,我听你的口音,不象是县城周边的人,你是哪里来的?” 那老汉指了指东南面的紫蓬山:“在那山里头住着呢。” 青篱了然点点头,又与他随便聊了几句,原来这老汉姓陈,是在紫蓬山深处一个叫做石至村的村子里住着,据他讲,他们的村子倒是不小,但是因为多石头,平地少,都是三五户人家凑一块儿平地住着,村民住的位置极远,平时往来的也就那几户人家。 他这次出来卖蜂蜜,也是只听人说,这东西值些钱,再加上家里没钱过年,就特意赶到这庙会上来试试。 这陈老汉早上天不亮,就从家里出来,一直走到现在,才到这庙会上,摊子刚摆上不多一会儿,便碰上青篱。 青篱暗笑自己的好运气。把陈老汉的蜂蜜按二两银子一斤全买了,约抹估了估,这些蜂蜜大根有二十多斤,便叫柳了付了三十两银子给他。 陈老汉一见这么多的银子,眼睛都直了,嘴里一直念叨着能卖这么多钱呀。 青篱朝他笑道:“陈老伯,你日后若是再采了蜂蜜,就到长丰县城的丁香巷子子李府去找我。到时候我还按这价钱买你的蜂蜜。” 陈老汉一连的应下,又千恩万谢一番,手脚利索的收拾了布包和背篓,朝着紫蓬山的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