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邻里之间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二十六章 邻里之间

第二十六章邻里之间 从开福寺刚回到家中,平安家的和保胜家的便来了,一进门便大声笑着道:“今儿来了几趟,你们家都没人,可累着我的腿了。” 青篱一边将二人往里面让,一面笑道:“平安嫂子和保胜婶子可是有事儿?” 保胜家的笑道:“没什么大事儿。这不,过年了,俺家今天才杀了年猪,请你们一家子过去吃杀猪宴呢。” 还未等青篱说话,平安家的在一旁儿跟着笑道:“原本是要请李小姐先到我们家去的,没想到保胜婶子抢了先儿。今儿到保胜婶子家去,明儿到我家去。” 青篱微微一愣,随即笑道:“这怎么好意思呢。按说,我们到初到这里,多亏了街坊邻居的照应,要请,也得我们先请不是。” 红姨在一旁也跟着附和。 保胜家的摆摆手:“你们莫那么多礼儿。请街坊吃杀猪宴,这是咱们长丰县的习俗,快别多说了,赶快歇一会子,晚饭就别做了,一会儿到我家去啊。” 一边说一边一阵风似的去了。平安家的也说明日午饭也莫做了,全都到她家去,跟在保胜家的身后去了。 红姨看着这二人一前一后离去的身影,笑道:“这长丰县的人还真真是好客。” 青篱在家里歇息了片刻,让红姨从备的年货中挑几样平常人家不常吃的糕点,又将今日买回的风干野兔子备了两只,两坛子酒,带着这几人,又叫了张贵与福伯二人,一齐出门儿。 她们主仆一行人到的时候,张保家的小院中间,已立了许多了人,这些人大多青篱都认识,便笑着与他们打了招呼,李大郎兄妹二人也在其中。 李小英穿着她使人送去的粉色碎花新棉衣,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脸上似乎也比第一次见时多了一些红润。见也过来,立在她哥哥身边儿,略微扭捏了两下,便凑了过来。 走到她跟前儿,小声问道:“李小姐,明年能让我也去你家干活儿么?” 青篱看向李大郎,见他一脸的不自在,便问道:“是你哥哥让你问的?” 李小英摇摇头,道:“不是,是我自己想去才问的。” 青篱想了想道:“现在还说不了,要是明年有你能干的活儿,就叫你去,行不行?” 李小英见她答应了,脸上浮上大大的笑容。 因为宴客,保胜家的忙活得晕着转向,只与她打了一个招呼,便又钻进厨房,青篱是插不上手,便叫红姨带着那三人去帮忙。院子里立着的一些大姑娘小媳妇均对这位李小姐十分的好奇,正好趁着这个机会过来与她说说话儿。 问得最多的便是她那荒地的事儿,有感叹她的大胆的,有羡慕她有钱的,也有问她将来准备种什么,能不能佃些地给她们种种等等。 青篱笑着回道:“几位嫂子婶子不必着急,这地将来自然是要佃出去的。都说远亲不如近邻的,若是佃,自然是紧着街坊邻居们先佃。” 这些人听了,脸上浮上大大的笑容,又将她夸赞了一番。 与她们的闲聊中,青篱得知,这杀猪宴一般不请外乡亲友,只请街坊邻里,一是增进感情,二来也是聊表感谢之意。 厨房里不时传出炒菜的声响,前来帮忙的人进进出出,一阵阵的肉香从厨房中传了出来,让青篱这个不缺肉吃的人,不由的也吞了吞口水。 保胜家的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分别招乎前来的男男女女。男人们大都聚在一起儿说着挣钱的那点事儿,今年世道如何,谁谁家挣钱了多少钱,发了家等等,说着说着,便说到平安家,一个男子大声笑道:“平安这小子今年挣发了吧,光是沈府和平西侯府两家,你就挣了多少银子?” 季平安脸上带笑,连声的谦虚,许是见青篱在场,不好将功劳独吞了,笑着道:“这都亏了李家小姐,若不是李家小姐画了火桶的样子,我哪有那脑子能想出这么一个物件儿。” 在场的人,有知道这事情缘由的,也有不知道的。听他这么一说,不知道的便问了起来,一问才明白,原来这火桶是李家小姐的巧思,不由得把李家小姐又高看了几分。 也不知是谁,又将她托人订制的排耙和双滑犁的事儿挖了出来,“那铁匠铺的刘掌柜说,已经接了好几宗活儿了,都是指定要订做李小姐画的排耙和双滑犁。沈府的庄头还亲自去了趟,给他下了二十个排耙和二十把双滑犁的订呢。你们想想,光沈府这一宗生意,刘掌柜能挣多少?” 眼光青篱头上的圣人光环愈擦愈亮,她不由的得一阵汗颜。还好,不多时,宴席开了,众人把话题又转眼前的宴上来。男人们在一旁大块的吃肉,大碗的喝酒,女人们的吃相虽说稍稍文雅一些,可是席间你说我笑的,也极为热闹。 席宴吃了一个多时辰,男人们还没有离去的意思,仍然在那里侃着大山。青篱几人帮着保胜婶子收拾了残席,就要离去,张贵与福伯小可小乐四人一见她要走,便站起来跟着也要走。他们几人难得自在一场,青篱便叫他们自去喝着。 第二日午时还未到,平安家的便又过来请,青篱与几人笑道:“天天如此,倒省了咱们的粮食了。” 几个丫头也跟着笑了一通,便又去平安家的赴了宴。席间又几人说,她们家也杀了年猪,请她去吃宴,青篱一连的推辞,只说再过几天便是新年了,家里还有一堆事儿未安排好,这些人见她推得坚决,只好作罢。 尽管没能去赴宴,青篱还是叫红姨按送去保胜家的礼,又备了几份,差人送给那几家,那几家人还专程过来道谢,又一通接待忙活。直到快晚饭时,才算是安静下来。 算算日子,送于京城的菜,应该也到了。而这几个丫头的家人,想必这会子已经到了庐州了。叫了张贵来,细细的问了租住的宅子里,吃的用的盖的是否都安排妥当,张贵说都安排妥当了,杏儿几人也说都妥了,她这才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