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长丰来信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二十九章 长丰来信

第二十九章长丰来信 青篱的“年节礼”送到京城时,是腊月二十八,听说山海镖局的人前来,岳行文淡然的脸上浮现一丝笑意,被岳夫人抓了正着,心中好奇送东西来的是何人? 连忙跟在自家儿子身后,去了前厅,山海镖局的人将信与东西交与岳行文告辞而去。岳夫人围着那被厚厚的棉布包着的庞大物件儿,心中的好奇愈盛,看这堆东西的模样,包得如此粗糙,想来也不是什么贵重的物件儿,为何自家儿子是那副表情? 岳行文一目十行的扫完书信,合起来放入怀中,指着地上的几大庞大物件儿,道:“母亲不是正忧心年节礼该送些什么?这些倒是稀罕物件儿呢。” 说着命檀云几个丫头动手将那包着的棉布取下来。岳夫人凑到跟前儿往里面一看,原来是些青菜,再看另外的篓子里,有蘑菇,青椒和豆角,惊喜的转头问道:“文儿,这是何人送来的?这些东西虽然是常见的,但是放在这寒冬腊里可是难得很呢。” 岳行文只说是一个朋友,岳夫人想要再问,自家的儿子已然伏下身子,去拨弄篓里的青菜,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便住了嘴,连忙使人将篓里的青菜取了出来。正如青篱所料想的一般,绿叶青菜在路途中被冻坏不少,其中以枸杞芽与空心菜两种菜最为娇嫩,这两种菜冻坏的也最多。 岳夫人一脸惋惜指挥着丫头们将冻坏的蔬菜挑出来,一面指着枸杞芽问道:“文儿,信中可是说了这是什么菜?怎么吃?” 岳行文抬起头看了看道:“说是枸杞头,又叫甜菜芽,清炒做汤都使得。” 见岳夫人还是一脸的迷惑,便补充道:“就是枸杞的嫩芽。” 岳夫人这才恍然大悟,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轻笑一声:“今儿看到这个,又想起六月里青阳县主自宏远寺送来的蒲菜和蘑菇酱来。今日不过是换成的生蘑菇和枸杞头。” 又往那篓子里细细的看了,笑道:“你这位朋友倒也是个,是个……”岳夫人连卡几下都没说出来,指着那马齿菜和荠菜道:“这两样,有菜的时节没哪个人想起来吃它,没想到到了这会儿子,看着也极有食欲。” 岳行文望着那一堆儿野菜,淡笑道:“物以稀为贵。这些野菜放在这个时节倒也是个受欢迎的。” 岳夫人点点头,望着眼前的一大堆儿东西,笑道:“罢了,我也学一回雅人,将这些东西好好收拾了,略分一分,每家都过去一些。” 岳行文点点头,招了檀云叫她带人先收拾出三份儿来,朝着岳夫人道:“这不单是送我们一家的,流风、轩宇、青阳三人也份儿。” 岳夫人点头笑道:“即是送你的,就先挑你的朋友送罢,对了,可别忘了与朱谦丞相留一份儿最大的,他最爱吃这些野物儿。” 岳行文点点头应了。将送于那三人的东西装好,吩咐府里的人赶快送去,这才回到自己的房中。 他的屋中长塌前摆着一个火桶,里面烧着碳火,岳行文坐在塌上,将双脚放入火桶之中,这才将怀中的书信掏了出来,厚厚一叠子信,他细细的看了又看,脸上一带着淡淡的笑意。良久,将信合上,走到壁柜前打了开来,从里面拿出一个一尺见长,一尺见方的方形檀木匣子,里面是厚厚的一叠子书信。 从这些书信中,他知道了她是如何到的长丰,路上的景致如何,如何买的宅子,搬家时候长丰县古怪而有趣儿的风俗,街坊们为她暖宅子时的感动,又是如何看了荒地,如何买下,如何开荒等等。 而现在的这封信中则是告诉他,如何盖了温室,如何种菜,以及抱怨弄了个陆聪过去,整天不干活儿,东游西荡的等等。但是那字里行间,却透露出着淡淡的喜悦,让他能感受她在海阔天空中遨游的舒畅与快感。 岳行文合了匣子,从里面取出一副画轴,展了开来,那上面是层层叠叠的桃花盛开的桃树林,落英缤纷的树林中,有一座茅草小屋若隐若现,一个年约十三岁的少女,依在一棵老桃树下,微闭着双眼,嘴角扬起,一脸的舒心惬意…… 来年……应该能亲眼看一看她离别那日所说的美景罢? 岳府的下人将菜送到胡府里,胡流风正在书房中,那箫声呜呜咽咽的,把胡府过年的喜气冲去一大半儿,小鱼儿苦着脸立在一旁,大气不敢出。少爷刚与老爷又争了一番,把老爷气得直叫着要把他赶出家门。 少爷以前虽然与老爷不合,可也没有象这次回来这般,似是故意的,三天两头都要与老爷起一番争执,小到二夫人屋里的丫头在他院子旁边走动,惹得他得心烦,大到诸如今日,大年初一祭祖的事宜,大夫人去了好些年头了,以前少爷从未争过这个,不知道为何却突然又争了起来,愣是不同意二夫人在祭祖那天出现在祠堂,就连祠堂外面也不许去。 听到外面的人来报,说是岳公子送了东西来,略一思量,壮了壮胆子,高声喊了一声:“少爷!”,胡流风身形不变,箫音不改。小鱼儿只好又喊道:“少爷,岳公子派人给你送东西来啦,送东西的人正等在外面,您好歹应一声,叫他回去好回话儿。” 胡流风住了箫,小鱼儿也不等他发话,连忙把岳府的人往里面带。 胡流风听岳府的下人说送来的是青菜等物儿,微微有些诧异,问道:“是何人送于你家少爷的?” 那人回道:“小的也不甚清楚,是今日刚托山海镖局的送到的。少爷说不单是送于我们一家的,您与小王爷,青阳县主都有份儿。” 胡流风听到“青阳”二字,神色微微一动,招了那人,让他把东西呈上来,将那些青菜等物来回翻看了一番,猛然起身,淡淡一笑,自言自语道:“长丰?似乎也是个不错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