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祸临苏府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三十章 祸临苏府

第三十章祸临苏府 岳夫人指挥着丫头们将青篱送到的菜收拾了一番,又特意交待晚饭时将这几样菜都做了与家里人换换口味儿。可是直到掌灯时分,天色黑透还不见岳老爷的影子,微微有些心焦。 这些日子她也听岳老爷说过,朝堂里最近有些不太平,似乎是与一个什么新法的实施有关,虽然与刑部关系不大,但是官场之中,只要有风浪总是担心卷到自己头上。 这不,临近年关了,官员们都还不得闲,天天还要去上朝。岳夫人等得心焦,眼见刚热过的菜又凉了,朝着岳行文道:“这都怪你那个恩师朱老丞相,好好的在这大过年的推行什么新法,让咱们年都过不安生。” 岳行文听了母亲的话,淡然一笑,安慰道:“母亲莫多想了。父亲许是被什么事儿略微绊住了,方才我已使人去看了。再说那新法开始也有半年有余了,不过正好碰上年终的官员考核,才拿了这件事做由头。” 岳行武在一旁撇撇嘴:“那些文官真没意思,天天只会耍嘴皮子。” 岳夫人瞪了他一眼,接着又笑道:“自古文武相轻,这话单看武儿就知道了。你现在还没到军中,这会子就开始嫌弃起文官来了?” 岳行武得意的撇了自家哥哥一眼,“明年我跟了叔叔到军中,不出三年,我准个混个,混个……反正就是混个比爹还大的官当当。” 岳夫人捂嘴一笑。 几人正说着,外面有人说老爷回来了。连忙起身相迎,岳老爷一脸寒霜的进了屋,屋内几人一愣,岳老爷虽然严肃一些,可平时从不将公务上的情绪带到家中。如今这表情,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儿? 岳夫人连忙使人倒茶,递给岳老爷,待他喝完了茶,脸色微缓,才问道:“老爷可是出了什么事儿了?” 岳老爷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可不是出大事儿了。苏老弟与其弟二人双双被下了大狱。” 岳夫人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得轻呼一声,岳行文黑眸微闪,眉头轻皱,沉声问道:“父亲,究竟是为了何事,这样突然?” 岳老爷重重哼了一声,道:“还不是那新法闹的。” 原来,这所谓的新法中有一项是关于税赋的改革,原来这项改革就遭到朝堂中,以庞左相和户部右侍郎张书山为首的约半数官员的反对,再加这这二人不知如何搭上了康王爷这条线,几番在朝堂上抨击新法,无奈皇上实行新法的决心已下,又有詹王爷与朱右相的大力支持,户部尚书蓝大人也站在支持新法的一方。 所以不但朝堂之上因新法的实施而分出两个阵营,就连户部也分出两个阵营来。 今年新法实施的重点则是催缴税赋与鼓励开荒田。苏佑庭虽然是站在支持新法的阵营之中,但是他为人中规中距,不过是群羊里面极不显眼的一只。原来那些人也没有将他放在眼中,好巧不巧,做为户部郎中,苏佑庭正好负责着庐州、天州一带,而苏家二老爷正是现任的庐州知府。因着今年的清缴税赋,在全国的三十多个州府中,庐州排在最末尾。 于是便有人说,不是庐州的税赋没有交齐,事实上是被苏家这二位里应外合的贪墨去了。这些事情不但传得极快,而且还有鼻子有眼儿的。再加上那几人的煽风点火,说是皇上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催缴税赋充盈国库,到头来却是肥了某些人的口袋。皇上听了大怒,当场将这二位苏大人打入牢房。 岳行文听完岳老爷的粗略叙述,问道:“父亲观皇上的神色,可是真的信了那些人的话?” 岳老爷叹了一口气,摇摇头道:“圣意难测,谁能猜得透?这会子怕是消息己传到苏府了罢。” 岳行文起了身子,在屋中行了几步,抬起头道:“以儿子看,单以苏世叔的为人与魄力,这事儿十有另有隐情。事关新法,朱谦朱丞相难道没有为这二人说情?” 岳老爷道:“怎么没有?就连詹王爷也为之说情呢。若不是这二人与蓝大人极力向皇上进言,这会儿,他们就不是关在刑部衙门的牢房,而是天牢了。”说着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不过这次苏家二兄弟,要脱身也难。自从朱丞相提出这新法以来,朝堂中争斗就没有消停过。如今这档子事儿一出,不管是真是假,那庞左相与张书山等人都会想尽法子将这二人贪墨的名头坐实了。” 岳行文安慰道:“连父亲都能看出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想必皇上也能看得清楚。” 岳夫人在一旁叹道:“你们说说这苏府,真是三灾两难的,这一年来就没有消停过。大过年的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 岳老爷也跟着点头,道:“谁说不是呢,也不知道这会子苏府里正闹着什么样子呢。明儿,你过去看看罢。” 岳夫人点点头应了。 这一顿饭岳府几人吃得极为沉默,岳夫人几次拿着桌上的新鲜菜为话头,与岳老爷说闲话,都被他以点头,或者一个嗯字,将话头挡了回来。 直到一顿饭吃完,岳老爷才朝着岳行文道:“原先你定了要去长丰县,为父就不甚同意,如今这事儿一出,那边就更不能去了。你还是另做打算罢。” 岳行文黑眸微闪,良久不语,就在岳老爷以为他又要说出什么反对的话来,却见他微微点点头,“儿子答应父亲,在苏家二位世叔事情未了之前,不去长丰。” 话里虽然留有余地,但这也算是应下了。 岳老爷岳夫人见他点头,齐齐的舒了一口气,这儿子总算听了他们一回。 岳行文见爹娘均是一脸的忧色,便道:“爹娘不必过于忧心,明日我先去朱丞相府中打探一番,回来再商议办法。” 岳老爷无奈的点点头。 岳行文出了饭厅,回到自己的院中,面朝南方疑视久,又将目光转向西侧的苏府。 许久,许久,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转身进了房间,看到那一口气早已收拾好的大箱子,脸上浮现一丝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