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赏花宴(一)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十二章 赏花宴(一)

第十二章赏花宴(一) 某宝新人新书参加11月pk喽!pk期间每满100分加更一章(约5000字),喜欢此文的请支持某宝一票哦。某宝鞠躬谢过!pk号:10018687 …………………………………………………………………… 听着车外路边的小商贩吆喝着的叫卖声,熙熙攘攘的人群摩肩接踵声,青篱死命压制着挑帘偷望的冲动。 看看身旁一脸正襟危坐的王夫人,心中悲叹:她的古代处女街市游,居然如此悲催。 王夫人似是觉察到她的躁动,睁开半闭的双眼,看了她一眼,不悦斥道:“平日里怎么教你的?坐没坐象,哪里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模样?” 苏青筝得意的了撇了青篱一眼,扭头对着王夫人道:“娘,你看看我的妆有没有花?头发有没有乱?” 王夫人扭过头来,脸上已换上一副笑模样,仔仔细细的看过,伸手扶了扶她头上的发钗,笑道:“筝儿今日妆扮得很是得体,今天定能在赏花会上拨得头筹。”说着斜睨了青篱一眼,发出一声轻哼。王夫人那仿佛看到什么不甚物件儿一样的眼光,让青篱微微有些炸毛。可又发作不的,只得深深吸了一口气。不由将这个什么破赏花会在心中骂了个狗血淋头,直盼着它早点结束,好回到自己院子。 马车穿过闹市,又行了约两刻钟,才停了下来。 一进园子,便有身着五彩衣裙的丫头迎了上来,引着王夫人三人向里面走,一路上姹紫嫣红,修竹茂林,皆可入画。绕过九曲桥,便隐隐有萧管丝竹之声,更兼有女子的谈笑声,随风入耳。趁着这水音,格外动听。抬头便见一个圆形月门,透过墙上雕花砖孔,隐隐看到高高的亭子上,围坐着身着华衣美服的十数个女子。亭子四周,牡丹吐蕊,魏紫姚黄,也有三五成群的在牡丹花丛中漫步。当真是人花两相映,花如仙人风中舞,人比花娇颜色浓。 小丫头立到月门口笑道:“三位请进罢,王妃已候着多时了。”言毕转身去了。 青篱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跟在王夫人后面,顺着台阶向那亭子走去。 刚踏上亭子的台阶,便听见里有人娇笑:“苏夫人可来晚了” 王夫人连忙笑着一面给正中间一位身着紫色吉服的中年女子请安,一边笑道:“王妃安好,众位夫人小姐们好” 詹王妃轻笑道:“苏夫人不必多礼。今儿都自在些,我们自在了,这小姐公子们才能自在……”说着便掩唇而笑。 青篱听得这位王妃的声音柔和,不由松了一口气:还好是一位平易近人的王妃,若是碰到一位横挑鼻子坚挑眼儿,笑里藏刀,话里有话,动不动就把皇家规距拉出来,前一刻还淡笑晏晏,下一刻便冷了脸要人命的主儿,万一自己一个不小心,被拿了错,小命丢到这里也是不稀奇的。 方才那个娇笑的声音又响起,拉长的音调:“哎呦,这两位就是苏家的小姐呀,啧啧,你们瞧瞧,模样生得这般可人,叫人一看便忍不住喜欢……” 青篱偷眼顺着那声音望去,只见此女子约三十开外,生得柳眉细眼,身着黄色绣牡丹吉服,脸上带着三分傲色。一看就知道是个不好相与的主儿。她身边坐着一个年约十五岁,容貌与她有八分似的蓝衣少女,唯一不同的是那少女倨傲的脸上带着三分清冷。 紧接着一个声音吊着嗓子接过话来:“苏大人家的大小姐,不但生得好,我听说呀,这琴弹得也极好。有张大人家的大小姐和苏大小姐在,今儿我们有耳福了。” 苏青筝闻言,脸色一变,瞪了那说话的妇人一眼,又转头看向那位蓝衣少女。 那蓝衣少女正好望来,两人目光在空中对上,片刻便错开。王夫人拉了一下苏青筝,谦虚了一番,便寻了个位子坐下。 刚坐定,亭子里又进一行人,众人忙着起身见礼,一时间,亭子里“张夫人”“王夫人”“李夫人”的叫个不停。忙乱了好一阵子,才消停下来。有些相熟的,三五一堆儿的坐着闲话儿。 王夫人与三五个人,正你家小姐,我家公子的说得欢,转眼瞧见外面行来几人,连忙告了声罪,走到亭子边上站着相迎。苏青筝扭过头去,瞬间脸上笑得尤如一朵盛开的牡丹,俏脸飞上淡淡的红晕。那位一直端坐在张夫人旁边的蓝衣少女,也看到了亭外来人,脸上清冷的神色霎时全无,眉眼间含着淡淡的柔情,脸色微红。又见亭中其它少女,多数个个含羞,眉眼带笑,殷殷望着来人处。 青篱瞧着有趣,心中一面好奇这来人是谁,一边也向亭子外望去。 只见白衣飘飘的岳家那假面狐狸仙儿,陪着一个身着天蓝色吉服的年约四十岁上下的中年女子,走在最前面,身后跟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再后面,是两个身量差不多高年轻男子。一个紫衣飞扬,一个青衣猎猎。 青篱心中感叹:极品美男子呀。那白衣的淡然冷清,那紫衣的明朗耀眼,那青衣的倜傥风流。怪不得众小姐们一副魂都丢了的模样。虽然那身形略低满脸不在乎的少年也不差,但被这三人一比,却叫人丁点儿都注意不起来。 见这几人走到亭子上,王夫人上前一步拉起岳行文旁边那女子的手笑着向詹王妃走去,一边走,一边道:“你惯常是个不喜欢在外面走动的,今儿还是王妃面子大,倒把你给请来了。” 詹王妃笑着接过话道:“可不是么,今儿我的面子可不算小,不但把岳夫人请来了,连行文和流风这两个孩子都请来了。” 沐轩宇上前笑道:“母妃,请得这两个人来,难道没有我功劳吗?” 詹王妃斜了他一眼道:“你当我不知道?往常是谁替他们打的掩护?” 岳夫人这才笑着见过礼,调笑道:“知道王妃进了京,本该主动去拜见王妃,没想到王妃是个性子急的,倒抢了先儿” 众人陪着笑了一场。 岳行文、胡流风两人一齐上前,给詹王妃行了一礼。又转身向亭中众人行礼。把亭中的各位小姐们又惹得一阵轻呼。 詹王妃笑着道:“今儿我算面子大,总算把你们两人请来了。” 胡流风桃花眼闪动,上前一步笑,指了指身边的岳行文道:“王妃可不能把我与这家伙相提并论,有他在,王妃断可说不着我。” 詹王妃嗔了他一眼,笑道:“你们俩呀,不过五十步笑百步罢了,还当我不知?”说着摆摆手:“你也别光顾着跟我耍嘴皮子,先去那边儿自在去罢,省得叫诸位公子们看见,说我偏心”说着自顾自的笑了一阵子,才对着沐轩宇道:“宇儿,你给我把这两人看牢了,莫让他们再跑了。” 众夫人中一人笑着道:“王妃今日大可不必担心了,有岳夫人在呢,这俗话说,跑了和尚,跑不了庙” 说得众位夫人小姐一阵娇笑。 这四人离去后,亭中的气氛顿时热闹了许多。一时间亭内只听见莺莺燕燕的窃窃私语声。 青篱坐得无趣,请示了王夫人,又挨了一顿白眼,这才得已从亭子后面悄悄的出来。 在牡丹园中穿行,偶尔路遇几个少女,唧唧喳喳的议论着。一会指着这个叫“菊花叠”又一会儿又指着那个道“蔷薇叠”,又叫“绣球叠”“乔子红”。 不由感叹自己的俗气。做为一个草根穿越者,她哪里会赏什么牡丹,这些花儿在她眼里只有颜色外形之分,只是这光正好,花儿正艳,景色正美,不过是散散心罢了。 走了半晌,只觉头顶阳光灼人,信步朝着前面的竹林奔去。踏进竹林,刚行了几步,便听见那面的假山背后有男子的声音,正欲退回,却见紫色身影从假山后晃出。 两人目光相撞,均愣了一下。 沐轩宇正被胡流风杀得落花流水,心中气恼,见眼前这丫头,连声怪笑道:“还真有人心急的。左右我们今天是跑不了,都躲到这里了,还巴巴的追到这里来”顿了顿又嗤笑道:“你是哪家的小姐,报个名儿吧,要知道想让本小王爷记着的人可多着呢” 青篱方才已知他是詹王府的小王爷,又见他一副高官子弟的傲慢模样,心中冷哼,理也不理,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快步回转,就要离去。 只见眼前紫影一闪,那人已经到了她眼前,挡住她的去路。挑着粗粗的眉毛,傲声道:“追都追来了,躲什么躲。欲擒故纵这招在本小王爷这里不管用”说着上前凑了一步,把青篱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点评道:“你这丫头虽然小了点,但模样长得还不错……” 青篱无奈的翻个白眼,心中诽谤:真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啊,你丫的脑袋是怎么长的?自说自话,夜郎自大。 心思电转,瞬间便有了主意。眼角余光扫过路旁,见有一块光滑的石头,慢条斯理的走了过去,细细吹去石头上的浮灰,款款坐定,才抬起头淡淡道:“这竹林朝天,各走一边。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本就是互不相干的,小王爷挡着小女子的去路是为哪般?”顿了顿,又闲闲的拉长声音道:“若是小王爷不怕被人瞧见,说我们孤男寡女的在此幽会,被人捉成一对儿,小王爷尽可一直挡着小女子的去路……” 沐轩宇顿时暴跳:“哪个与你在此幽会,小小年纪居然如此不知廉耻……” 正说着,假山后面又转出两人。青篱一瞧见那月白衣衫,连忙起身,走过去行了一礼:“见过岳先生” 岳行文面色不明,淡淡斥道:“为师平时是怎么教你的?方才那些话可是你一个女子能说的?” 沐轩宇见此情形,猛然拍头一笑:“原来是追着你来的,我说呢这丫头怎么死不承认。” 胡流风桃花眼转了几转,盯着岳行文,郎声问道:“有人愿意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沐轩宇也跟着道:“怎么,这丫头是你的弟子?你什么时候收了弟子?”顿了顿坏笑道:“还是个女弟子!” 青篱不理会这二人,对着岳行文道:“先生教悔得是。不敢打扰先生静休,青篱这就离去” 说着绕过沐轩宇,转身向外竹林外面走去。刚行两步,竹林外面走来一人,定眼一瞧,原来是张夫人身边的蓝衣少女。那少女进了林中,见此情形愣了一下,投给青篱一束鄙夷的目光。青篱不做理睬,再前行一步,竹林入口,又转进一个鹅黄身影。那少女明显看到青篱和蓝衣少女也是一愣。 青篱见这两人的神情,便知道,她们才是追着来的。很明显这二人对那三位在场并不吃惊。 突然觉得份外可笑,不由扑哧一声笑了。有这二人在,她也不怕被人说成什么孤男寡女幽会了。其实方才跟那小王爷的一番话,青篱心中是怕的,那小王爷再好,也不是她的菜。她可不想现在就传出什么绯闻来。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这一声笑,惹怒了新进来的黄衣少女,胀红着脸斥道:“你笑什么?” 青篱淡笑道:“这位姐姐莫恼,我方才是突然想起别的好玩的事儿。”顿了顿,回首看了一眼身后那三位道:“不打扰各位了”说摆扬长而去。

上一篇   第十一章 移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