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风雪夜来人(二)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三十五章 风雪夜来人(二)

第三十五章风雪夜来人(二) 岳行文看着她一张小脸围在毛绒绒兔毛中间儿。显着一团的孩子气息,觉得有些好笑,却忍住了,挑帘向门外走去。 屋外的灯笼有的已然燃尽熄灭了,有的仍然发着微弱的光,将灭未灭的样子。 岳行文一只手提着灯笼,一只手将她紧紧拉住,两人并肩朝着后院走去。 雪在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轻响,青篱感受着那只手传来的温度,一阵的心安。不由微笑起来,宏景二十二年,该是不错的一年罢! 两人不紧不慢的走着,青篱因着她的梦境,有心想问一问京城里是否发生了什么事儿,却又不想打破这宁静,只好将话暂时埋在心中。 两人走到小花园中,青篱停了脚步,指着那两个且高且长且宽的架子,笑道:“先生,你看,这些是我弄的。这边将来种上丝瓜豆角等腾藤类蔬菜。到了夏日,它们的藤蔓将这架子爬得满满的,又可乘凉,又有新鲜的菜吃。那边就种上葡萄,即得了休息的地方,又有水果蔬菜吃,可是极不错?” 岳行文望了望眼前的高大物件儿,眉头微挑:“菜还能这样种么?” 青篱抬头一笑,得意道:“怎么不能?旁人种不出来,是因为他们没想到。我定然能种得出来呢。”说着又想到她的一万亩荒地,又笑着道:“我买的那一万亩荒地,有经验的老农都说只能种出一石粮食,那朱县令要我打包票,一亩出二石的粮食,我虽然没应,可是我心里却有底气呢。先生,我跟你说,那荒地第一年,我心里的期望是一亩出三石的粮食呢。——若是先生将那压水井尽早帮我打造出来,许是一亩三石也要多呢。” 岳行文因她的这一番话,将眉头挑得更高:“一亩荒地出三石的粮食?你可有把握?” 青篱见他不似往常那般只是听听,顺道鼓励两句便完事儿,而是一副极感兴趣的模样,便奇道:“先生这般关心,莫非将来也想当个地主么?” 岳行文淡淡一笑,不回答她的话,仍是重复了刚才的问题。青篱微微一思量便道:“第一年。一亩出三石也不全然有把握。只是我有能提高产量的法子,用了这些法子,许是差不多罢。不过第二年的把握就会大的多呢。” 岳行文点点头,笑道:“怪不得你方才不甘心将那压水井的功劳白白让朱县令得了。若是你荒地一亩能出二石的粮食,这于他来说,便是大大的政绩。” 青篱听到政绩二字,撇撇嘴道:“这些算什么?单说我来这长丰县,造了些新奇的农具什么的,已然让朱县令得了大大的便宜了。” 心中道,还有那播种的农具,她一时没不上,现在还没造呢,若是造好了,推广应用起来,对于这古代落后的农业来说,不知道要提高多少倍的效率呢。 岳行文听到她说到农具,便又追问了起来,青篱无奈只好将排耙与双滑犁与他讲解了一番,心中纳闷,这人难道对草药医书厌倦了,改对这些东西感兴趣了?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到了后院。青篱领着他进了南面的温室。将里面的灯笼全部点上。青椒和豆角此刻正是旺果期,虽然刚采过几天,已然又有长成的了。 岳行文提着灯笼沿着田埂,一路细细的看过去,愈看愈惊奇。青篱将他的神色瞧在眼里,微微有些得意。 出了南面的温室,又进了北面的,这里面种的野菜长势更是喜人,本来这些菜就不需要怎么打理,只需有充足的水与肥,适宜的温度,它们便会疯长起来。 青篱见他今日似是格外关注这些东西。便又解说了一番,顿了顿笑道:“今儿也是先生来,我才领着到这温室之中呢,旁人我才不带他们来。没得叫他们把我的法子都学了去。” 岳行文轻弹她的额头,又责怪她小家子气。青篱揉了揉额头,笑道:“我才不是小家子气。这温室种菜,毕竟是成本太高,是属于那些达官贵人享用的物件儿。一般的老百姓可享用不起。再者说,这种东西太过精贵,不适宜大面积推广种植。倒是那蘑菇却是适合的很。” 说着将这蘑菇的产量与岳行文细细的说了,又将蘑菇与这蔬菜的生长期,投入等等做了详细的对比。 岳行文黑眸中的惊奇随着她的深入细说愈聚愈多,最后聚成一抹深思,一闪而过。朝着她含笑点点头,问道:“这可都是从那《齐民要术》中看来的?” 青篱脸色一僵,心中苦叫,怎么忘了还有这一茬儿事,若是这人再提出要那看那《齐民要术》。她到哪里去给他弄一本来? 连忙笑着道:“那书也不过比先生给的农事书多了一些不常见的农作物罢了。其它也没什么稀奇的,方才讲的那些,可是我自己琢磨出来的呢。” 一面却在心里暗自下决心,在拿不出那《齐民要术》之前,还是少在他在面前这般得意忘形的好。 正思虑着,远处又响了鸡鸣声,先是一只鸡叫,接着是两只,三只,此起彼伏的从四面响了起来。 青篱看了看东方,虽然仍然是漆黑的一片,但是这一声声鸡鸣却告诉她,天就要亮了。 神色微黯,随即又朝岳行文道:“趁现在天还未亮,先生赶快再歇息一下,待会儿好赶路。” 岳行文轻叹一声,点点头,拉了她的手朝向她的书房走去。 在书房中坐了片刻,青篱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先生这会子来,可是京中发生了什么事么?” 岳行文眉头微挑,轻声斥道:“这爱胡乱想的毛病还是未改。哪里有什么事,不过是为师担心你在外面过的第一个新年,会不适应。便想来看看你。” 青篱不点头,也不摇头,神色不明的坐了一会儿,突然轻声道:“先生没来之前,我做了一个不好的梦,本来是想叫陆聪快马赶到京中的,没想到先生倒是先来了。——先生只会叫我十天写一次信报平安,可先生自己都不守信。若不是上次先生没送了信来,我也不会因一个梦,便心焦得不行。”话说到最后已然有些赌气。 岳行文将她的手紧紧握住,淡笑道:“是为师不好。让你担心了。那次正好得了萧生生的行踪,为师便找他去了,一时误了时间。不会有下次了。” 青篱点点头,笑道:“即是先生认错,我便愿谅你罢。不过,我得向先生提个要求。” 岳行文朝她点点头。 青篱笑着道:“先生那边儿若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可是不许瞒我,要一五一十的在信里写清楚。” 岳行文微微一愣,随即含笑点点头。接着又道:“青阳收到你送的物件儿,很是欢喜,说是过了年便要寻你来。” 青篱听了,喜笑颜开,连忙问了许多青阳的近况,听得青阳怪她不捎信儿,不由抿嘴一笑。又问了胡流风与沐轩宇的近况,唯独没有问苏府一个字儿。 窗外鸡叫三遍,青篱猛然住了嘴,呆愣了一下,嘿嘿的笑了两声,便站起身子。 岳行文也跟着起了身子,立在她跟前儿,定定的望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才轻声道:“为师一时还不能来这里陪你,你万事要小心。院子里事儿,多叫那几人帮你干着,外面的事儿多叫张贵与陆聪帮你招呼着。”顿了顿又道:“朱大人为官清正廉明,若是真碰到什么事儿,便去找他。——他与为师倒还有些渊源,过些日子我便写信与他,让他多多照拂你。” 青篱从他的话中听了几个信息,第一就是他曾想过要跟着来这里。第二就是朱大人与他的关系。只是这两点他从未向她说起过,这人一向是喜欢暗地里拿主意,真是的。 眼看天色将亮,一时也顾不上抱怨,只是一连的点点头,表现得极为听话。岳行文见她头点得如小鸡吃米一般。不由轻笑一声,放了她的手,朝门外走去。 这是告诉她,不须送! 青篱在原地怔了一会儿,直到那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才惊醒过来,拔腿追了出去。 陆聪抱着双臂,倚在门房的门口,见他走来,微微一挑眉,抱怨的话还未说出口,便见青篱急色匆匆的从里面追了出来。 岳行文顿住脚,见她披风也未穿,眉头微皱。青篱跑到他跟前,微微喘着气儿道:“先生,我去送你。” 岳行文黑眸微闪,转着朝向陆聪道:“那就有劳陆师弟代为赶车了。” 陆聪哼了一声,将头转到一旁。一阵寒风吹来,青篱又打了一个寒颤。 陆聪长叹一声,转身向车马房走去。岳行文抬眼看见柳儿的身影出现在厅堂处,扬声道:“去将你们的小姐的披风取来。” ………………………………………………………………………… 求粉红票票,求推荐,求各种票票咧~~~~~~~~~

下一篇   第三十六章 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