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较量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三十七章 较量

第三十七章较量 岳行文一路风霜。快马回京,刚至岳府大门,看门的小厮一见到他,连忙上前稳住马头,面带急色道:“大少爷,您可回来了,老爷夫人已差人来瞧过好几回了。”末了还叹了一口气。 岳行文眉头微皱,问道:“可是出了什么事儿?” 那小厮因大少爷平日里极少与他们说话,见他这么问,有心讨好,遂压低声将他刚刚听到的消息回了:“听说苏家二位老爷认罪了!” 岳行文眉头一跳,风霜未退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离京前他还去刑部牢房探视过,苏家二位大人对被人污蔑贪墨之事,气愤不已。怎么三四天的功夫,便又供认了呢?这几天莫非发生了什么事情?黑眸中划过几抹深思。 随手将缰绳扔给那小厮大步向院内走去。直到岳行文身形走远,一个年长的奴仆,才走近方才那小厮,照着他的头上给了一巴掌,“胡乱听来的消息,你也敢回大少爷,若不是真的。看回头大少爷不剥了你的皮!” 那小厮辩道:“哪个是胡乱听来的?我同村的老乡在刑部当差,是他告诉我的,昨儿夜里,苏家二位大人认罪画押了呢。” 岳府厅堂内,岳老爷沉着脸不断的来回踱着的步子,岳夫人一脸焦色的立在厅堂门口向外张望。 岳行文的身影一出现在视线中,她脸上的焦色登时下去不少,回头道:“老爷,文儿回来了。” 岳老爷的脚步登时止住,沉着脸转身坐在椅子上。岳夫人知道他怪即担心儿子,又有些怪罪他,这文儿也是,大过年的又在这种节骨眼儿上,什么要紧的朋友,非得这时候离京?心知儿子行事有些不妥,便也不好多劝,只得缓缓在岳老爷身旁的椅子上坐了。 岳行文进了厅内,岳夫人不停的给他打眼色,意思是叫他先认错儿。岳老爷将岳夫人的小动作看在眼中,重重的哼了一声。 岳行文上前与这二位行过礼,转向岳老爷问道:“父亲,苏家二位世叔……。” 他的话还未完,被岳老爷又一声重哼打断,“为父怎么交待你的?让你好好的盯着,你却在这个节骨眼上离京……”说到这里,却没再往下说,只是又重重的一哼。其实岳老爷心中也明白。他今日是有些迁怒与儿子。自己尚在刑部任职呢,不也没防住,让人钻了空子?想到这里又重重的叹了口气。 见苏老爷发作完了,岳行文才问道:“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岳老爷摇摇头,“现在苏家二位大人已关进天牢之中,任何人不得探视,个中原由,为父也不甚明白。只知道那两位的供状已然到了皇上那里了,对贪墨之事供认不晦。” 岳行文眉头微微皱起,神色不明的立了一会儿,事出反常必有妖,苏家二位大人定然是遇到了什么事儿,才会突然改口认罪。便问道:“父亲,这几日京中可有特别的事情发生?” 岳老爷摇了摇头。 岳行文直起身子,说要现在要去朱丞相府上,转身就出去了。 岳夫人在他身后张了张嘴,最终却没有出声。看了岳老爷一眼,微微有些责怪道:“我知道老爷忧心苏家二位大人,可是老爷今日有些迁怒了。” 岳老爷方才也看见儿子脸色憔悴,比离京时瘦了一大圈儿。定然是急着赶路,没顾得上休息,可是,都火烧眉毛了,他哪里还顾得上许多? 岳行文快马疾驰向朱丞相府奔去,惊在路上人的纷纷张望。 朱丞相的书房内,户部蓝大人与其它几位官员正在为此事商议着,其实令苏家二位大人改口的原因,他们也略探得几分。 因正月十五,渤海国使者来京,欲与大周重修旧好,大年二十九那日,渤海国的先行礼官抵京,将礼单呈与皇上。上面列的皆是中原不常见的奇珍异宝,皇上龙心大悦,命礼部尚书王讼赶快拟一份回礼出来,不能失了大周朝的颜面。 王讼为这事正在发愁,张书山找到他,与他出了一个主意。这次渤海国使团的带队之人正是渤海国的大皇子阿都那,听说此人粗鄙不堪,偏偏是个喜爱附庸风雅,尤爱琴曲美人,曾经花重金四处搜罗琴艺高超的貌美大周女子。 这张书山的主意便是,苏佑庭苏大人家的大千金,年方十五岁,是个琴艺高超之人,生得如花似玉,不若向皇上进言,趁此机会与渤海联姻。一来可以稳固两国邦交,二来也正好合投了阿都那的喜好,算是解了王讼的燃眉之急。 王讼一听,觉得这主意甚好,连夜向皇上写了奏章,将苏佑庭之女夸赞了一番,皇上虽然没有立即做批示,但从内侍那里传来的消息显示,皇上对这个提议,似乎是极为满意。而这边,张书山等人则将这个消息极有技巧的传递给身陷大牢中的苏家二兄弟,并提点,若是应了贪墨之事,苏家大小姐自然不必代父受过,远嫁番邦。 朱谦老丞相见他过来,便叫先前的一干官员回去,单将蓝大人留了下来。 岳行文听了蓝大人的叙述,神色不明的坐了一会儿,突然轻笑出声:“若论琴艺容貌,张大人家的大小姐更胜一筹,张大人又是三品的大员,若是张家大小姐代我大周与渤海国联姻,岂不更彰显我大周朝的诚意?” 朱丞相老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随即黯了下去,摆摆手道:“此计虽然可行,但操作起来难度却大。听说康王府的小王爷对张书山的大女儿甚是中意,康王爷与张书山又同在一条线上,届时他定要从中阻挠,若是一击不中,这苏家二位大人怕是处境更是凶险。” 蓝翎却笑道:“丞相大人,下官倒觉得此计可行。旁的不说,单说张府与康王府一旦联姻,这二人的阵营就更加牢固,对新法的施行大大的不利啊——想必皇上也不愿看到此种情形发生。若是能趁此机会。想办法让张家大小姐到番邦和亲,不但让苏家二位大人没有了后顾之忧,若是操作得当,兴许还能让康王爷对张书山生出嫌隙来,一举两得,值得一试!” 朱谦老丞相拈着胡须沉思一会儿,看向岳行文道:“这主意是你出的,你说说可有稳妥的办法?” 岳行文起了身子,在屋中略行了两步,道:“只须一副画象即可!” 朱谦与蓝翎两人一愣,随即,蓝大人猛然站了起来,笑着问道:“你想将张大小姐的画象送与阿都那?” 岳行文点点头,淡笑道:“若是阿都那亲自向皇上讨要此人,康王爷想阻拦也阻拦不了。” 朱谦老丞相道:“若是阿都那不向皇上讨要呢?” 岳行文道:“丞相大人,阿都那喜爱附庸风雅只是其人众多爱好中的一个。据学生所知,阿都那不但爱琴爱美色,更是争强好胜之人,凡事都要争个第一。若张家大小姐美名才名远播——不但琴艺一流,更有我大周朝的第一美人、第一才女之称……他定然有必得之心。” 朱谦听到他话语中有“若”两个字,脸上浮现一丝微笑,问道:“你想怎么做?” 岳行文淡笑道:“众口烁金。” 蓝翎抚掌笑道:“不错,好计。”顿了顿又朝朱谦老丞相道:“丞相大人,后生可畏啊,这事儿经他这么一说,竟变得如此简单了。” 朱谦老丞相脸上带着微笑,微微点了点头,道:“你我官做久了,都有些迂了。” 又朝着岳行文道:“这法子虽不甚磊落,倒也不失为了一个好办法。苏家二位大人虽然已入了天牢,但是皇上原定的三堂会审仍未改主意,虽然有那两个人的亲口供状,还需查明相关的人证物证,倒也不会轻易定罪。你方才说的事儿可有把握?” 岳行文淡淡一笑,“可否借丞相大人的笔墨一用?” 朱谦摆摆手,让他自去。 岳行文转到书桌前,铺开宣纸。抬手提笔,不多时,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少女跃然在纸上,有五分张凤娇的模样,却少了张凤娇一惯的冷清,多了一些温柔娇媚之态。另外五分却是他做了刻意的美化。 岳行文放了笔,道:“丞相大人,事不宜迟,学生这就将画象送于阿都那……” 蓝翎连忙道:“那阿都那此刻怕是才从渤海国动身,刚到我朝的东南边界,快马赶到也要七八日罢。” 岳行文一面收起画卷,一面道:“事关苏家二位世叔的安危,还是要谨慎一些。学生此去,不止是送画像,更要那阿都那一进大周便能听到张小姐‘第一美人、第一才女’的名头,京中这边,有劳蓝大人将多多关照渤海国的先行礼官,此时正值年节,人们闲来无事,可找个说书先生,与他们说些段子解解闷……” 蓝翎笑道:“这个你自放心。今日早上出门儿,在我的府门前看见一群花子围着府门唱快板,若是给赏钱,便专挑些吉利的来唱,若不是给赏钱,便专挑些触人霉头的话来唱。以我看,这回就用这些花子便可。” 朱谦老丞相含笑点点头,朝着蓝翎道:“这些江湖手段,你学得倒挺快。”

上一篇   第三十六章 立春

下一篇   第三十八章 流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