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遭遇田覇(三)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四十二章 遭遇田覇(三)

第四十二章遭遇田覇(三) 那些村民闻听此言。惊喜连连,也有不少人心中愧疚,他们虽是魏府雇佣来的,但这事儿到底是些缺德,这不是成了魏府的帮凶了么?欺侮一个未成年的娇弱小姐。当下便有人说这工钱不要了云云。 朱县令在一旁见了,抚须而笑:“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笼络人心的本事倒不小。” 青篱暗叹一声,能用金钱笼络到的人心她从来不稀罕,但是此情此景此况,不用金钱又该用何物? 便朝着朱县令笑道:“这么一大片地将来还要靠他们耕种。算是互惠互利罢。只是大过年的打扰朱县令,倒叫李青儿心中甚是不安。” 朱县令哈哈一笑,道:“无妨,这本就是本官的份内之事。来,我与你介绍两个人认识。” “这位是平西侯府的小候爷” 青篱从善如流的随着朱县令的介绍,朝那白衣之人行了一礼。那人淡淡的哼了一声做为回应,同时将头扭转到一边,似是看到一个什么不堪的物件儿,对她的不屑丝毫不掩饰。青篱登时怒火上头,死命的压制着不让显到面儿上来。 朱县令见了连忙朝着沈墨非道: “墨非,你不是惊叹那排耙、双滑犁与取暖火桶的奇思妙想么?” 说着指了指青篱道:“那些均是这位李府的李青儿小姐想出来。” 沈墨非脸上浮现几丝笑意,上得前来。朝着青篱拱手道:“久闻李小姐大名,今日有缘得此一见,实在是三生有幸。” 青篱连忙将身子闪在一旁,笑道:“不过是些不值一提的小玩艺,我可当不起沈三公子的这番夸赞。” 沈墨非的脸上浮现温和的笑意,“李小姐过谦了,那些农具不但新奇,更是极为好用。不瞒李小姐说,沈府已然照着李小姐的农具各定制了二十把,想来李小姐应该不会怪罪。” 青篱摇摇头,这事儿她年前就听说了,于是便道:“听说城西铁匠铺的刘掌柜因此也挣了不少的银子。” 沈墨非微愣一下,随即哈哈一笑,“难怪李小姐能想出如此新奇的农具。今日得此一见,才知李小姐是如此与众不同。” 趁着两人寒暄的空档,张贵与李大郎将那些干活村民又重新安排了去平整刚刚挖好的沟壑。青篱见他们事情忙完,正欲结束对话,便听见小侯爷李谔在一旁极为不耐烦的道:“墨非,还有完没完?” 沈墨非朝她歉然一笑,道:“沈某听说李小姐也是精于耕种之人,他日沈某定当登门拜访,与李小姐探讨一番。” 青篱不置可否的一笑。 沈墨非转身向李谔走去,刚刚行了几步,又转头笑道:“前几日从贵府买回的新鲜蔬菜甚是可口。只是这价钱……”话未说完,又是一笑,便朝着李谔走去。 李谔听到新鲜蔬菜几个字,脸色一变。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寒光直直射向青篱,“你就是那奸商?!” 青篱微微一愣,随即淡笑着大方的点点头,“那菜确实出自我们府上。只是不知小侯爷为何要与我冠上‘奸商’的名号?物以稀为贵,这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先不说我那菜是花了大力气种出来的,单是平西侯府上门求菜,害得我失信与人,这就不是区区二百两银子能买到的。” 沈墨非并不知这李府与平西侯府还有这一档子官司在,见因自己随口无心的话,竟然为李府的李小姐招来了麻烦,扯出几丝含着歉意的笑容来,青篱朝他微微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在意。 朱县令见这三人说得热闹,又说到什么新鲜蔬菜,平西侯府何时与李府做起了生意?自己一点也没听到风声呢。 便问道:“小侯爷所说的到底是何事?” 李谔冷哼一声,不回应朱县令的问话,朝着青篱道:“在长丰县还没一个人敢诓骗本小侯爷,你最好别叫我知道你所谓的“庐州酒楼’是子虚乌有,否则……哼!” 青篱见他嘴上说得狠厉,可是心中却不信。他为了那区区二百两银子还真能把自己怎么着。倒不是她猜眼前这人心善,而是对于这样的侯府世家而言,二百两银子根本是连九牛一毛中的一毛都算不上。 再者他方才的神情让她心中颇为不爽,便也不回应小侯爷的话,朝着朱县令将温室种反季蔬菜的事儿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 暼见小侯爷李谔臭到极至的脸色,略微一思量,朝着朱县令笑道:“长丰县的气候适宜湿润,冬季相对较短,且不甚寒冷,极适宜发展温室种植反季蔬菜。——还有许多菜,虽然并不是反季种植,但在温室之中,可以将其的结果期提前,早于陆地种植的蔬菜一至两个月上市……。若是朱大人将此法推广开来,岂不是又是一项有利于当地百姓的大好事?” 这些日子,她闲着无事,将温室种菜的成本粗略的核算了一番,虽然比陆地种植的成本高出五六倍,但是售价却可以提高几十倍,这样的高的投入产出比,是什么样的营生都比不了的。 想到这里又笑道:“可将长丰县一举打造成为全国知名的反季蔬菜之乡,若是朱大人有此意,李青儿愿将种植之法倾囊相授。” 朱县令一听喜笑颜开,连声的叫好。而青篱却在心中暗自叹息,若非怕这小侯爷真的会找自己的麻烦,她也不至于现在就将这挣钱的好门道无私的贡献出来。 这可是好大的一块肥肉啊。 沈墨非与李谔都看出她转移话题再加寻求保护的用意,沈墨非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而李谔狭长双眸中的寒光更盛。 朱县令一连问她温室种菜如何种植等等,言语之间颇为急切。青篱想了想。目光扫过沈墨非,然后道:“朱大人,这温室蔬菜虽然效益可观,但是投入也大,并非一般的平民百姓人家能够承受的。再者我也是头一年种植,技术并不成熟,一旦那些百姓操作不当,可能血本无归呢。李青儿可不愿叫朱县令因此而背上骂名。不若从长丰县中挑几家有实力的,做为试点,待这技术成熟,再做大面积推广,您看如何?” 朱县令微微一愣,沈墨非接口道:“李小姐思虑得甚是周全。” 李谔见自己的话题被这李青儿轻描淡写的转移,还引得朱县令与沈墨非二人兴趣大增,颇有深入一淡的架式,重重的哼了一声,转身向外面走去。 沈墨非与朱县令二人连忙止住话头,跟在李谔身后去了。青篱见这些人终于走了,也松了一口气。 交待张贵与李大郎几人在此地守着,又将陆聪也留了下来,这才带着杏儿与柳儿两人回府。 张贵与李大郎几人天将擦黑才回来,青篱听说挖出的沟壑已然被填平,还有些村民自告奋勇的说。若是那些人再来,便遣人来知会,她这才放下心来。 如此过了三四日,荒地那边也无什么动静,而招佃户的事情也于前两日放出了风声,这几日李府人来人往络绎不绝。除了小李庄与小赵庄的人,丁香巷子里的街坊以及周边居民听说了这事,也有不少前来报名的。 粗略清点了一下,光是县城之中竟有五十户之多,还有县城更远地方的人家不断的前来报名。青篱略一思量,便止住了县城中的报名。 在她心里还是略偏向于小李庄与小赵庄的人。那些人整日侍弄土地,能吃苦,也有经验,离荒地又近,若是再碰到诸如这次被人强覇田产之事,那些人也能及时赶到,是最合适不过了。 这一日傍晚,张贵与李大郎四人从荒地回来,将一大摞子名单交给小姐,青篱见最上面一张分别写着小赵庄一百二十户,小李庄一百五十七户,再加上县城之中的五十多户,共计三百三十户佃农。再往下细细翻看,大多是五六口之家的,青篱在心中略做盘算,在这样耕作工具落后的古代,若是精耕细作,一个壮劳力顶多耕十亩的地,平均耕作也就是五六亩的样子。这些佃户粗略按人头分算下来,一家耕种约二十五亩。三百三十户便是八千二百五十亩。对于她这块荒地来说,这些劳力已然足够了。 接下来就是找些对喂养牲畜在行的农户和有经验的果农。 张贵四人按照小姐的吩咐,对报名的农户进行一一的排查,主要是怕有人为了多佃田,而虚报人口,到时地种不过来,白白的荒废了。 一连查了四五日,才算是弄了清楚。将结果报与小姐,青篱略微听了听便让他们自行做主去。 经过这些日子,她看这张贵、李大郎、贺松、贺竹四人都是精干之人,除了贺竹有些年轻气盛的炸刺劲儿,其它三人行事也极有分寸,便有意识的放一放权,自己好躲些清闲。 ……………………………………………………………………………… 求粉红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