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又见青阳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四十七章 又见青阳

第四十七章又见青阳 正月二十二日早晨。薄雾还未完全散去,一辆华丽的马便从长丰县北城门的官道上疾而来,那马车入了城门,向人打听了丁香巷子的位置,一刻不停的直奔丁香巷子而去。 青篱此时正裹着大棉被睡得香甜,自从到了长丰县,没人管没有掬着,她愈发不愿早起,左右这是在她自己府里头。反而是那几人见她一日困过一日,都心疼得不行,红姨与合儿两人更是变着法子与她做些好吃的补补身子,前几天又把岳行文自京城托运来的燕窝等补品找了出来,每日早晚炖一盅给她吃。 杏儿更是将院房门守得死死的,不许张贵等人大早上的来打扰小姐。陆聪一大早的便在杏儿这里碰了一个软钉子。恼得他气哼哼的走了。 刚出了李府大门,一辆华丽的马车便停在门前,那赶车的还未来得及说话,便听见一个爽朗的女声问道:“可是到了?” 紧接着一个大红的身影便出现在视线之中,青阳纵身跳下马车,左右看了看,又抬着看向李府的匾额,笑道:“是了。就是这里。” 碧云碧月跟着下了马车,立在她身旁笑道:“瞧把县主乐得,二小姐见了县主肯定也高兴得很。” 陆聪抱着双臂立在大门一侧,饶有兴致的望向来人。 青阳正欲说话,忽听身后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不由皱了皱眉头,转身望向声音来处,倾刻之间,一个浅蓝色身影疾驰而至。欧阳玉跳下马,一步三晃的走到这三人面前,挑了挑眉毛。 青阳俏脸一沉,怒声道:“欧阳玉,你有完没完?” 欧阳玉笑道:“县主此话怎讲?难道只许县主来望故人么?” 青阳县主还欲说,却见周边的邻居已然被这一车一马惊得围了过来,想到那岳行文的临行交待,便不甘心的住了口,恨恨的道:“待会儿叫本县主便叫那丫头亲自赶你。” 杏儿几人在里面听到动静,跑到门口一看,竟然是青阳县主,这几人登时喜笑颜开,一连声的问好,又将人往里迎。 青阳县主不见青篱出来,便问道:“你们家小姐呢?” 杏儿这才想起自己家小姐还在屋里蒙头大睡呢,话也顾不得回,转身就往小姐的房间跑去。 柳儿只得隐晦的将小姐未起床的事儿说了,青阳凤眼一转,高声叫道:“你快带本县主去。这丫头诓骗本县主说要使人传信儿请我来。本县主眼儿都等直了,也不见她的信儿。现在倒好,我来瞧她,她竟然还在睡大觉……” 一面说一面揪着柳儿在前面带路,向青篱的房间走去。 青篱迷迷糊糊中被杏儿兴奋的大嗓门叫醒了过来,猛然听说青阳来了,急得翻身上床,抓起衣服胡乱穿了,汲了鞋子就向外跑,与匆忙进门的青阳双双碰在一起,两人又是齐齐的哎呀一声。 青阳急忙抓住她的胳膊,两人似是都想到了宏远寺的那次,相互对视,同时笑出声来。 笑了好一会子,青阳见她身上的衣衫歪歪扭扭,嗔道:“莫做这个急切的样子给我瞧,我待会儿要好好与你算算帐。” 说着拉了她进了里屋,杏儿连忙拿了厚衣衫过来给她穿戴,青篱拿眼儿直直的盯着青阳,许多久别的话,此时一句也说不出口。只是默默的红了眼圈。 青阳被她的眼神弄得也有微微有些泪意,却强忍了下来,恨恨的点着她的头道:“本县主不怪你就是,偏作这个样子给我看。” 青篱默默的拉了她的手,眼泪终于还是没止住,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啪啪啪的滴了下来。杏儿给小姐穿戴好,与另外几人悄悄的退了出去。 丫头们一出去,青篱的眼泪便流得更欢了,想止也止不住。她也不太明白自己此时究竟是怎么了。青阳一连用了两条锦帕,见她的泪水还是如小溪一般流得欢,不由把脸儿一正,怒声道:“你把本县主瞒得死死的,你还有脸哭?” 青篱见她怒中含嗔,波光流转的娇俏模样,不由扑哧一声,含着泪水笑了。抓起青阳手中的锦帕,抹了一把眼泪,扑到她身上胡乱扭了几下,讨好笑道:“县主来瞧我,我高兴坏了。县主莫怪。” 青阳一把揪住她,怒道:“我若不来,单等你请我的信儿,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呢。你这个狠心的丫头。”说着手抻向她的肋下,娇笑道:“今天本县主要好好的收拾你一番,报报仇。” 一股痒意传来,青篱支撑不住,摊在青阳身上,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嘴里直讨饶。见青阳手中不停。便又如上次那般,将手伸上青阳的肋下,青阳吃不住痒,两人登时滚作一团。 银铃般的笑声从房内传出,在李府的小院中回响,立在外面的几人不由相视而笑。红姨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欢喜的朝着杏儿柳儿道:“你们两人陪碧云碧月两位姑娘坐坐,合儿,走,你与我去厨房安排几道好菜招待县主。” 青阳与青篱在屋中笑闹了好一阵子才停了下来,相视看着对方发丝微乱,衣衫不整的模样,不由又是捂嘴一笑。相互整了整衣衫,便相携到外间叙闲话。 碧云碧月上前见过青篱,又笑着道:“二小姐出京近四个月,可把我们县主惦念坏了,二小姐可是好好补偿我们县主才是呢。” 青篱笑着道:“你还怕你们县主记不住我的仇?巴巴的再来提醒一遍?” 碧云碧月两人齐齐捂嘴一笑:“叫奴婢们说呀,二小姐合该让我们县主修理一番。我们县主这次为了见你,一路上只嫌马车跑得慢。昨儿原本是歇在庐州的,天还未亮,县主便等不及了,这不,一大早我们便赶到了。” 青篱含笑看向青阳。眼睛又是一热,青阳朝着这二人道:“就显你们的嘴罢,这丫头刚好了,又再招她哭一场。”言语之间对青篱的维护之意一览无余,碧云碧月两人齐齐捂嘴一笑。 青篱扑到她身上,撒娇耍赖,强忍着泪意,娇笑道:“县主,你真好,我好喜欢你。” 青阳乍一听她这番直白的话,不由的脸微微一红。略微不自在的将她推得远远的,佯怒道:“你这丫头越长越回去了。” 青篱嘿嘿一笑,坐回到椅子上。碧云碧月捂着嘴儿出去了。 青篱殷殷的亲手端了茶水送到青阳面前,朝她讨好一笑,青阳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伸手接过茶来,另一手重重的点点了她的脑门儿:“我若不来,你可还记得我?” 青篱连忙笑道:“怎会不记得。忘了谁也不能忘了可爱的县主呢。我正准备等春耕完了便写信请县主来玩呢。” 青阳听到提到荒地的事儿,娇笑一声:“本县主听你那岳先生说你在这里买了一万亩的荒地,早就按奈不住了,要不是等着送轩宇去军中,我早就来了。” 小王爷去了军中?青篱正欲开口询问,合儿挑帘进来了,笑着道:“县主,小姐,早饭准备好了,请去前厅用饭。” 青篱忙携了青阳,一面走一边道:“县主来得突然,府里头怕是顾不上备好物件儿招待县主,早饭就先将就一顿,中午,我与县主做顿好的,接风洗尘外加赔罪。” 青阳见她小小年纪却摆出一副一家之主的老成模样,不由好笑的捂了嘴。 两人行至前厅,青篱一眼瞧见欧阳玉端坐在椅子上拿着把扇子,晃啊晃啊晃的,微微愣了一下,随即笑道:“什么风儿把欧阳公子吹来了。” 欧阳玉自得一笑,摇头晃脑一番,才道:“京城来的南风。” 青阳恼得将青篱的胳膊一拉:“你快赶了他出去。” 看来这欧阳玉是一路跟着青阳来的。见青阳的恼怒不似有假,不由感叹为何跟来的不是胡流风呢。这欧阳玉要说也不差,对青阳似乎也有那样的一番情谊在,若是最终胡流风伤了青阳的心,面前这人…… 思量到这里,便微微一笑,劝道:“县主,欧阳公子也算是旧识。来到长丰县我不能全尽地主之谊也就罢了,怎么能一顿早饭也不给吃呢。” 欧阳玉哈哈一笑,摇着扇子起身道:“我就知道二小姐不会赶我走。” 眼见青阳又要发作,青篱连忙止住欧阳玉,招呼着这二人入席。 青阳转头在前厅扫了一圈儿,叹道:“你这丫头省什么钱,这屋里头空落落的。” 青篱捂嘴笑道:“县主,自来这长丰县,天天忙活得要死,我哪里有时间摆弄这个呀。再者我一向也不注重这个,左右我现在是寒门小户的人,不讲究这个,也没哪个会说道的。” 青阳眼中闪过一丝不明的光,随即掩盖过去,伸出手指点点头她的头:“看把你得意的。行了,等用过早饭,你带本县主去瞧瞧你整治的好物件儿。” 青篱将她的神色瞧在眼里,正欲开口,却被欧阳玉抢了先儿:“县主若是喜欢这长丰县,不妨买座小院,与二小姐比邻而居,岂不是一件美事?” 青阳目光急剧闪动几下。没有作声,青篱看在眼中,愈发感叹为何说这番话的人不是胡流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