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拜访平西侯府(一)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四十八章 拜访平西侯府(一)

第四十八章拜访平西侯府(一) 用过早饭,刚要说带青阳去看她的温室。门口便有人回,说是朱大人带着众位官差来了,求见青阳县主。青阳被打扰了兴致,把脸儿一拉,怒声说不见,青篱也没想朱县令等人的消息这般灵通,青阳一路轻车简行而来,这才刚入长丰县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他便赶来了。 耳聪目明,这真真是官场的必修课呢。 因荒地之事朱县令对她颇有照顾,能心帮他一帮,便说了朱县令的许多好话,劝青阳见他一见。青阳被她缠得没法儿,极度不情愿的招了朱县令等人进来,又三言两语的将人打发走了。这些人一走,青阳恼怒的道:“都怪那庐州代知府江文远,巴巴的送信儿给这边儿,本来想清静两天呢,这下子可没得清静了。”说着,一把揪住青篱道:“丫头,待会儿你要陪我去平西侯府。” 青篱微微一愣。奇道:“县主去平西侯府作甚?” 青阳叹了一口气道:“平西候府的老夫人是我母妃的远房姨母……现在的平西侯按辈份儿我该喊一声舅舅,虽说不甚亲,走动也不勤,可即然来了,少不得要去探望一下。”顿了顿又恨声道:“本来想过几天再去瞧她的。被这长丰县令大张旗鼓的折腾,这下子非得今日去不可了。” 呃?!居然还有这层关系在,青篱微微诧异了一下。虽然她极度不想去这平西候府,但是事关青阳,又或者说事关青阳逝去的母妃,再不愿的事儿,她也得去办呢。 便笑着点点头道:“即是如此的关系,是该去探望呢。县主也莫烦躁了,我先叫丫头们将客房收拾了,县主先歇息一番,我再打点一些礼物,咱们午饭过后便前往,如何?” 青阳笑着点点头,青篱连忙叫红姨去将早就备下的客房收拾了,请青阳自去小睡一会儿。 她则带着红姨与杏儿去了西厢房,那里面摆着岳行文拖运来的大箱子,叫红姨从那箱子里挑了些上好的人参、燕窝以及布匹,这些是给青阳的备礼,至于她的么?略一思量,仍叫合儿去了温室采摘一些新鲜的蔬菜和蘑菇来。 又招了碧云碧月来,问问青阳县主是否给候府的老夫人备礼,碧云碧月回说,单备了一本刺绣的经书和一对上好的翡翠玉如意。青篱点点头。想了想又叫杏儿去取了年前在开福寺庙会上买的野生蜂蜜来,蜂蜜很适合老年人服用,又是稀罕物件儿,虽然平西候府不缺这东西,但是自己的礼也不能太单薄了,总归是要看青阳的面子呢。 如此安排了一番,她便回屋自去休息。 简单的用过午饭,青阳与青篱二人各带两个丫头,乘着马车前往位于双墩大街淇河南岸的平西侯府。 许是因为青阳这辆华丽的马车让人不敢轻视,候府的守门甚是恭敬的问了她们的来意,听说是康王府的青阳县主求见老夫人,门房上有人飞快的进去报信儿。 不多时,一个年约五十岁的男子带着几个主事模样的男子急急赶到,一见马车还停在府门外,冲着看门的奴仆喝骂一番,朝着马车行礼道:“老奴李蒲奉老夫人之命前来迎接青阳县主。” 碧月挑了帘,道:“县主让你免礼,前面带路罢。” 马车驶进府门,又行了约末二柱香的功夫,才停了下来。刚一停定,便听见一阵糟乱的声音。夹着“来了,来了”的低呼声。 一个身材瘦高,穿着颇为体面,年约三十岁的管家娘子走向前来,规规正正的行过礼,笑着道:“老夫人听闻青阳县主来了,十分的欢喜,命奴婢在此候着。” 碧云碧月一左一右的立在青阳身侧,等众人行完礼,青阳摆摆手,朗声笑道:“我也有两三年没瞧见姨婆了,甚是想念,烦请你们前面带路。” 那管家娘子连忙前面领路,一面走一面问些路上可劳累,老夫人定然要留县主多住几日的客套话,都由碧云一一代青阳作了回答。 青篱鼻观口口观心的跟在青阳身后,默默的向院里行去。 行了不多远,便到一个圆形月门前,月门上方写着“祥瑞院”三个大字,青篱心知这定然是老夫人的院落了。 那管家娘子带着众人进子院子,一转过那正对月门的高大石屏,便扬声朝着门口立着的几个丫头道:“快去回老夫人,青阳县主到了。” 那丫头身形刚动,还未进屋,便见门帘一动,从里面走出两个身形修长,约十岁,穿着崭新桃红背心的大丫头,一面行向众人。一面笑道:“青阳县主一进院子老夫人就知晓了,快快有请。” 屋内传出苍老的声音:“可是歌儿到了?” 那丫头连忙脆声应了是,这边青阳也连忙进了屋,青篱直觉这个时候她进去不甚妥当,便与杏儿柳儿三人立在屋门外候着。 那管家娘子方才就好奇青篱的身份,因青阳县主在,不好相询,这时便上前赔笑着悄声道:“恕奴婢眼拙,这位小姐是……” 青篱淡笑着,指了指房门内,吐出两个字:“朋友。” 那管家娘子笑意微顿,又问道:“不知小姐是哪位大人的千金?” 青篱摇了摇头,但笑不语。那管家娘子讨了一个不自在,面儿上讪讪的立在一旁。 屋内温暖如春,碳盆烧得旺旺的,头发已然全白的李老夫人端坐在长塌之上,一个小丫头坐在脚凳上,轻轻的捶着腿,另一名小丫头跪在长塌之上,轻轻的捏着肩。 下首左右两侧各站着两人。右侧二人,一个年纪约五十岁上下,皮肤白晰,身形略微发福。身着暗红的福字花纹常服,手里拨弄着一串佛珠;另一个年约十七岁上下,身形高挑,眉眼细长,嘴角微微上扬,一双眼儿盯向门帘处。虽然春寒料峭,但她已是一身鹅黄的轻薄春衫,显得尤为娇俏。左侧二人,是两个梳着妇人发髻的年轻妇人,一人衣着素净,自有一番温婉的气质。一人衣着华丽,眉眼之中带着淡淡的傲气。 青阳一进屋中,老夫人挥挥手,两个小丫头躬身下去。朝着青阳笑道:“你这个狠心的丫头,这许多年都不来瞧我。” 见她要行礼,连忙指了周边的四人道:“斐儿他娘,还不快扶了她起来。我老婆子可受不得她的礼。” 这位中年妇人即是现任平西侯李素的正妻顾氏。侯府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李斐,二儿子李蕴,三儿子李谔和小女儿李昭。大儿子与二儿子已然成亲,大儿媳王氏是天州府忠勇侯府嫡出的二小姐,忠勇候与平西候一样,都是当年随先祖皇帝打江山的有功之臣。二儿媳则是号称江南首富的虞肃之女。 候府夫人连忙上前扶起青阳,拉着她的手,笑着道:“老夫人可把你给盼来了。来,让老夫人细细瞧瞧可变了模样?”说着拉着青阳的手走到老夫人右首的第一个椅子上,将她按了下去。 青阳朝着老夫人笑道:“早就想瞧来姨婆来呢,只是一直不得空儿。这不,一得了空儿,我便来瞧您了。” 老夫人笑和眼睛眯起来,“你莫光挑好听的与我说。我还不知道你一向是不喜被人掬着的,许是怕来了这里,被我老婆子掬着罢。” 侯府夫人在一旁笑着道:“还是老太太看得透。” 青阳被说中心思,俏脸微微一红,老夫人看在眼里哈哈大笑起来。然后又了青阳诸如如何想起到这里来了,怎么来的,京中一切可好等等。青阳这边回话,那边侯府夫人已然招来婆子,张罗起客房来。 青阳连忙止住话头,娇笑道:“舅母千万莫张罗,我有一个偶然间结识的义妹就住在长丰县的丁香巷子里,她已然为我安排好了住处。” 说着看了看老夫人,摆出一副哀求的可怜样:“在京里,天天被皇后和宫里的娘娘们掬着,还有詹皇婶在一旁盯着,很是不自在。姨婆与舅母就让我在这里自在一些日子罢。” 老夫人将“丁香巷子”“义妹”几个字听在耳中,微敛了笑意,虽然嘴上没什么,心中却不甚喜,自这孩子的母妃去了,周遭的人愈发随着她的意了,这样身份尊贵的人,怎可与那等平民小户的人结拜? 侯府夫人略能猜想老夫人此时所想,只是她们与这青阳县主不过是远亲,在这些事上不好多置喙,便笑着道:“老太太,以儿媳看,就由着青阳县主罢。您瞧瞧把她委屈的。” 老夫人抬了头,扯出一丝笑意道:“你这个做舅母的倒是会躲清闲。” 又问青阳:“你那义妹现在何处?” 青阳强压着心头的不愉,笑着道:“今儿陪我一起来了,这会子许是就在外面侯着呢。” 老夫人道:“即如此,就请进来罢,叫我老婆子也瞧瞧什么样出色的人物能入得了你的眼。” 碧云连忙挑帘出门,青篱在外面已然听到屋内几人的对话,虽然看不到这些人的表情,但从语气的细微变化之中也能感受侯府老夫人对青阳认她这个平民小户的人做义妹,不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