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京中消息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五十一章 京中消息

第五十一章京中消息 自青阳与青篱这二人确定了要开酒楼。青阳便对欧阳玉不甚排斥了,究其原因只有一个:欧阳玉可暂时权当个苦力使唤。 欧阳玉对此安排只是感叹一番,便随在陆聪身后去忙活张罗了。关于酒楼的经营,青阳与青篱二人起了小小的争执,青阳要走高端路线,而青篱则要走平民化路线,以质优价廉取胜,两人一连好几日,争了个脸红耳赤,谁也说服不了谁。 这日又因酒楼的经营方向,两人在屋内大眼瞪小眼,碧云笑道:“县主与二小姐再这么争下去,我看呀,这酒楼就是到了年底也难开起来。” 这二人听了她的话,便把矛头齐齐对向她,直瞪得碧云受不住,讪笑一声,灰溜溜的出去了。 杏儿见了悄悄给她打了个眼色,捂嘴一笑,“碧云姐姐,且叫县主与我们小姐争着呗。若是这酒楼开不起来,咱们正好躲清闲。” 碧云了然,笑着道:“是了,我一时糊涂了。走,咱们去收拾那蔬菜架罢,自来这里,我们天天有干不完的苦力。” 杏儿与碧云相视一笑,两人一前一后的去了。 屋内二人将这两个丫头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不由讪讪一笑。青篱朝着青阳道:“县主,我们还是和解罢。可不能叫丫头们把咱们看扁了。” 青阳别扭的把脸儿一扭,“那就听本县主的。” 青篱想了想,赔笑道:“县主的点子自然是好的。只是这长丰县比不得京城,富贵人家统共就那么十几二十家,迎来送往的事儿也少,专做正宴,怕是客源少呢。” 这倒是实情。青阳神色微动,她看在眼里,只好又加了一把火,道:“今日正好没事,不若我们去这县城最好的茶楼酒楼吃喝一番,一是看看别家的菜价,二来,也看看那地方的客源如何,三来嘛,我们正好也散散心,回来再想这酒楼的经营,县主以为呢?” 青阳略想了想便点点头。“正好,本县主来你还未与本县主正式接风洗尘呢,就选今日罢。” 青篱暗笑,一连的点头。连忙叫红姨去安排一番。 因这会子时间还早,她们出了府,便直奔长丰县最大的茶楼“品茗轩”而去。这茶楼也是平西侯府的产业,前面临街的三层小楼,做的是平价散客的生意,后面有一栋雅致的两层小楼,是给有身份地位的贵客备下的雅间儿。 马车到了品茗轩,青篱抬头张望了一番,扶着青阳进了茶楼,一面上楼一面笑着问道:“县主,我们是坐前面儿,还是坐后面儿?” 店小二听她如此问,连忙朝着青阳县主道:“这位小姐,后院有专门为您这样身份尊贵的人备的雅间儿。” 青阳本是想选后面的雅间,眼前这般闹哄哄的场景,她着实有些不习惯,正欲开口猛然听见楼上有人高声说道,“景兄。听说你昨日刚从京城回来,可有什么新鲜儿,说来听听呀。” 青篱心中猛然一振,转头看向青阳,与她的目光撞在一起,青阳抿嘴一笑,朝着那店小二道:“我们就坐前面儿。” 一面上楼,一面听见楼上有人朗声笑道:“要说新鲜事儿,京里头哪天不发生许多,三言两语的可说不完。” 他的话刚一落音,便有人叫道:“景兄你惯会拿乔,就挑几宗最热闹的说说呗。” 青阳二人踏上二楼台阶,只见众茶客都齐齐望向靠南边窗子书生模样的年轻男子,那男子一身洗得发白的旧衣衫,一个人占了一桌,独自饮茶。见众人注目,甚是得意,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笑道:“好,那我就挑几宗事说说。” 说着干咳一声,道:“要说这一件大事儿,便是关乎社稷民生的新法。” 青篱与青阳二人选了个离那书生不远不近的位子坐了。青篱听到新法二字,目光微动,这两个字她可不陌生,历史书中不止一次提到过,知名的有商鞅变法,王安石变法,张居正变法等,每一次变法便昭示着一次大的社会动荡。这人口中的新法,莫非也是一次大规模的变法运动么? 还欲再细想,便听见有人扬声道:“这些朝廷大事儿跟咱们小老百姓没啥关系,我说景秀才,你还是挑点有趣的讲讲罢。” 景秀才不屑的吐出两个字,离得远的茶客没听见,但周边的几桌却是听见了。 青篱听到景秀才吐出的两个字:“无知”。不由暗笑,这位秀才倒是个看得透的。 于是又有人道:“那景秀才给我们讲讲这新法到底是什么内容。” 景秀才这才道:“新法的内容用九个字概括,便是‘清税,促耕,方田,奖军功’。” 他的话刚一落音,便有人急了,“我说景秀才,你明知道咱们是粗人,听不懂这个,你说得明白一些。” 整个二楼的茶客都被这景秀才的话吸引过来,就连三楼的茶客也纷纷往二楼跑,景秀才的演讲欲被大大满足,清清了嗓子,朗声道: “这清税,便是说新法实施的第一步,要是清理各州县乡长期拖着不缴的税银。用来充盈国库;促耕,简单来说,就是促进耕种,具体包括鼓励开荒,减免税赋,减免徭役,在全国各州县设置试验官田,研究如何提高粮产。粮是民之本,民是国之本,皇上圣明,新法这一实施。定然能再现我大周‘御景’年间民富国强的太平盛世啊。” “这方田简单来说,便是清丈土地,重点是清丈世豪大户隐瞒的土地,核定税赋。这奖军功就再好理解不过了,我大周朝威仪四海,边关平静,多年无战事,这是好事,但是近些年来,边陲小国蠢蠢欲动,而我大周的兵懈马怠,一旦战事展开,势必不敌啊。武官们出生入死,待遇却不及文官的十分之一,提高武官们的待遇,一来可激励武官们,二来也可吸纳更多的兵源。又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事啊。” 景秀才一打开话匣便收不住口,喝了一口茶,又接着道:“还有一件大事,是与这新法息息相关的。皇上推行新法的决心已下,决定建立司农署,专管劝课农桑﹑救荒等事,各州府县也将派驻司农官,由司农署直接管辖。听闻近期便有圣旨下达,在全国范围内招募精于耕种之人入朝为官” 他的话刚一落地,立刻响起嗡嗡的议论声,有人惊叹“会种地也能当官了?”有人嘲笑“斗大的字都不认一个,光会种地肯定不行,以我看沈府三公子那样的,即有文采,又会种地的人才能当官儿。”也有人摇头:“那个什么方田,我看是不成,那世豪大户能乖乖的叫朝廷丈量?” 有人反驳:“怎么不成?世豪大户也得归朝廷管,皇上要量,谁敢拦着?” 有人感叹:“听来听去都是跟地有关,咱们从商的靠边站罢” 有人朗声问道:“我说景秀才,你说的那个鼓励开荒是不是年前下到咱们县衙的文书。荒地免缴税赋五年的?” 景秀才点点头,“那个就是新法的一部分。” 有人大声叹道:“这一遭儿又赶不上了。听说有消息灵通的,早就把无主的大块儿荒地占了。” 另一人将茶杯一顿,高声道:“要说这消息灵通,就数新到长丰县没多久的,丁香巷子的李府,早早的占了一万多亩的荒地。” 他身旁的一人接过话道:“你这话说的不对,我听李牙侩说,文书没下来之前,李府的李小姐就定了要那块荒地了。” 青篱正听得有趣儿,突见这些人将话头扯到自己身上,不由朝向青阳一笑。 还未说话,便又听见一人道:“听说那李小姐家中世代为农,对种地一事颇有心得,她画的好几样新奇农具,连沈府的三公子都大为赞叹。可惜是个女子,否则,以我看她也可到那个什么司农署捞个什么官儿当当。” 身边的几个丫头听了这话,均是捂嘴一笑。 茶楼中闹哄哄的讨论了一阵子,便有人高声叫道:“景秀才可还有什么新鲜的事儿?” 这一声问,登时茶楼里闹哄哄的声音都停了下来,齐齐望向他。景秀才笑道:“要说有新鲜的事,还有一宗。”说着又是一声干咳,“正月十五渤海国大皇子带使团来访,欲与我大周重修旧好。皇上很是高兴,封户部右侍郎张书山大人之女为晋阳郡主,三月初三送往渤海国联姻,以示我大周的诚意。” 张凤娇?!青篱猛然转头,看向青阳。青阳悄悄一笑:“你看我作甚?” 青篱问道:“那秀才说的可是真的?” 青阳娇笑一声:“真的不能再真了。我出京时,圣旨已经下了。我们康王府的小王爷为此还好一通闹呢。” 青篱眉头皱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这张凤娇之事也太过突然了罢。直直盯向青阳:“县主可有什么事儿瞒我?” 青阳点点了她的额头,“有事儿瞒你作甚?怎么?舍不得那张凤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