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试验官田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五十三章 试验官田

第五十三章试验官田 朱县令见她点头。猛然松了一口气儿。心中直埋怨这京里下的什么文书,耕种一事,千百年来,不是一直如此么,还真能试验出个什么名堂不成? 心中虽然如此想,但是上头安排下的事儿,他可不敢不办,不但不敢不办,反而要积极的办,办得漂亮才行呢。他隐隐有个预感,这试验官田因有这李府的李青儿在,兴许能在全国拨了尖儿。 这么一想,又将方才的埋怨丢在一旁儿,朝着青篱道:“因上头给的时间紧,官田的选址还未定下,明日一早就劳李小姐到衙门一聚,与钱主簿和沈三公子商议一下选址之事。” 青阳听了这话,眉头微微一皱,却最终没说出什么反对的话来。 朱县令与钱主簿一走,青阳朝着青篱笑道:“丫头,本县主猜你极想搞那个什么试验官田罢?” 青篱调笑道:“县主圣明。一下子便把小女子的心事猜得真真的。” 青阳娇笑几声,奇道:“先前儿这京中也没见你提过这些,你是什么时候喜欢这个的?” 青篱在她身边的椅子上坐了,笑道:“什么时候呀,我也不记得了。许是那年在府里侍弄那架葡萄的时候便有了这样的心思罢。我来到长丰县,总不能坐山吃空。便想到种地,再加上多看了些农书,便觉得有趣儿,就这么喜欢上了。” 青阳笑道:“你倒是会给自己找乐子。待会儿叫碧云去拿本农书我瞧瞧,我那一半儿的荒地,本县主也要亲自管。” 青篱猛然从椅子上站起身子,叫道:“县主,不是说好的二百亩么?何时变作一半儿了?” 青阳撇嘴:“只二百亩有什么意思?大块儿的管起来才过瘾呢。” 青篱不依叫道:“那荒地我从开荒到现在吃了多少苦,现在荒也开好了,佃户也招了,路也修好了,浇地的沟渠也挖好了,县主一来就捡现成的不说,还一下子要去五千五百亩的地……” 碧云碧月见苏二小姐此时一脸孩子般的赌气与委屈,不由捂嘴一笑,青阳微愣一下,也捂嘴笑道:“看把你这丫头委屈的。平素再大的事儿你也是一副淡淡事不关已的模样,原来也有不舍得不甘心的时候呀。” 青篱也愣了,呆立一会儿,才不好意的笑将起来,又道:“只给县主二百亩,县主先种着。过了夏收,若是收成好,再多给你一些。要么就再买一块儿上好的田给县主种。” 青阳点了点她的头,“什么时候学的这般小家子气?本县主还真能覇你的荒地不成?青阳县境内的千顷良田,随我摆治呢……”说到这里猛然顿住,揪了青篱道:“丫头,你跟我回青阳县怎么样?” 呃?!这位县主怎么想一出是一出,她在这边宅子也买了,地也买了,早就扎了正经过日子的架式了,现在叫她跟着她跑路,她可不干。 赶紧一连的摇头。青阳不依,抓住她道:“你跟我回青阳县,有多少良田随你挑选,不比你在这里强?” 碧云碧月连忙上前劝道:“县主,以奴婢看二小姐是舍不得她费的这些苦心,您没瞧方才您只要她一半儿的地,她便急了,您现在要她扔下这一摊子走人,二小姐怎么能应呢?” 青阳松了紧抓着青篱的手,神色不明的思量了一会儿问道:“真的就那么舍不得?” 青篱一连的点头。心思电转,笑道:“县主还记得那次在宏远寺采蘑菇的事儿么?我这地呀,就如县主亲手采的那蘑菇一般呢。” 青阳略想了想,笑道:“也是。若是谁要拿去本县主亲手开的荒地,本县主不跟他拼了才怪呢。” 青篱登时松了一大口气。 第二日一大早,青篱把府里的事儿略做安排,由小可赶着马车,带着杏儿直奔县衙。 沈墨非与钱主簿早已在县衙后院的会客室里候着,青篱进门便笑着道:“紧赶慢赶还是来迟了,有劳钱大人与沈三公子侯着。” 钱主簿摆摆手,笑道:“不迟,不迟。沈三公子也才刚刚到。”说着指了指一旁的位子,道:“今日事多,咱们闲话少叙,李小姐,来,你看看,这是咱们长丰县的耕地图,这几日衙门就这试验官田的选址也略微议了一议,选了三四个地方,朱大人要咱们今儿就把这事儿给定下来。” 青篱凑到桌前,往那耕地图上瞄了一眼,笑道:“钱大人,这事儿我只有听的份儿。我才来长丰多久?还是要钱大人与沈三公子拿主意。” 沈墨非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点点头,道:“官田的选址倒也不是最紧要的事儿,只须地肥便可。” 青篱也点点头,选在哪里不紧要,紧要的是怎么耕种。 钱主簿笑道:“话是这么说。但总得选一处不是?” 沈墨非伸手指向耕地图,道:“这一处便可。” 钱主簿瞄了一眼,又在旁边放着的一摞纸中翻了翻,扯出其中的一张,扫了两眼,笑道:“是薛府的田。” 青篱眉头一跳,莫非是要征用私有田不成? 果然,钱主簿笑道:“这一块田约有二百亩,大小倒也合适,离城西门也不远,出入也方便,最紧要的是临着淇河,灌溉也便利。” 这话的意思就是十有九成定了要征用薛府的田了。青篱不由暗笑,这沈墨非看似是个温和之人,却原来也有奸诈的一面。那薛府势微,大少爷只顾吃玩乐,薛府的老夫人又常年有病,家中没有能顶梁的柱子,便就是被官府征田了,他们也只能叹自己倒霉。 便神色不明的一笑,从善如流的点点头。 三言两语敲定官田的位置,钱主簿便提议实地去看一看。青篱沉吟片刻,问道:“钱大人。设这官田倒底是要做什么?” 钱主簿无奈一笑:“真要说做什么,我也不甚清楚。只是上面下的文书,也不能不办呀。” 青篱了然,所谓的试验官田,兴许就是一块儿精心侍弄的良田,将收成提高些,交差完事。 沈墨非带着淡淡的笑意道:“李小姐如此问,可是有旁的想法?” 青篱略微思量一番,道:“成熟的想法倒是没有。不过我遇事儿向来习惯问个为什么。方才顺着这个思路,略想了一想,说出来钱大人与沈三公子听听。若是说得不对,就全当我是疯言疯语罢。” 钱主簿与沈墨非二人点点头。 青篱起了身子,在屋中走了几步,道:“京中即下文书让全国范围内各州府县均设试验官田,其用意自然是为了提高田产。但是影响田产的因素有三,一为种子,二为田间管理,三为提搞土地的使用率。” 沈墨非饶有兴致的问道:“李小姐说的这三个因素作何解?” 青篱道:“种子这一因素可以一分为三,一为在现有的粮种中选取饱满优质的种子,二为培育新品种,三为引进新品种——而要想大幅提高亩产,这第二三项最为关键。” “田间管理,便是浇水施肥除草等,这一项是个农户都知晓,不说也罢。” “第三嘛,套用民间的俗语‘种豆得豆,种瓜得瓜’,若是什么也不种,自然是什么都得不到。我自来长丰县至今也有四个月,观这长丰县种植水稻的农户,生生将地闲了四个月有余,这个四个月什么也不种,自然什么都得不到。若是采间播套种的法子,将一年一收变为一年两收甚至一年三收,这产量自然就上去了。” 钱主簿听完,笑道:“听李小姐这么一说,我倒是有些明白设这官田的目的了。” 青篱笑道:“耕种之法,其实没什么特别的技巧。若想提高亩产,第一和第三项最为关键。” 沈墨非从沉思中抬起头来,笑道:“李小姐这么说,可是有什么法子?” 青篱摇摇头,笑道:“我也只是听父亲说过,某一个地方,因有优良的稻种和麦种,平均亩产石。” 钱主簿倒吸了一口气,瞪大眼睛问道:“亩产石?” 青篱点点头,又补充了一句:“所有的田基本都是这个产出。” 沈墨非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不分等级?” 青篱再次点点头。又满带遗憾道:“可惜那时年幼,并未放在心上,未及细问。” 沈墨非思量了片刻,笑道:“李小姐说这番话的意思,是想要将试验官田做为试点,试一试方才你所说的第一和第三项么?” 青篱点点头,笑道:“确有此意。只是不得其法。” 钱主簿神色不明的思量了一会儿,道:“李小姐说的确实有些道理。可若是不成……” 青篱知道这位钱主簿的顾虑,按照原先的思路,便可求稳,若是按她刚才说的,朱大人与他便担着风险呢。一旦试验不成,到夏收时拿不出象样的业绩来,于他们二人来说便是大大的不利。 便立在一旁但笑不语。 钱主簿又思量了好一会儿,终究是拿不定主意,便说要回明朱大人,再做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