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青篱落水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五十四章 青篱落水

第五十四章青篱落水 自在县衙说过试验官田的事儿。一连几天,也不见那边儿的动静,许是这个决定真能难以作下。 青篱也没把这事儿太放在心上,荒地那边儿蓄水池也挖好了,武牙侩已然将果树收集得差不多了,听张贵说现下已然种上枣树五六百棵,梨树四百多棵,桃树约百棵,武牙侩现在还不断的往荒地里运树苗,只不过速度慢了许多。 道路已完全铺设好了,蓄水池子也各蓄了一半儿的水,青篱翻了翻皇历,已然正月底了。这几日天气明显转暖,后院墙角的小草都冒出了头,离正式春耕的日子只有半个月,张贵与李大郎过来请示,是先盖房舍还是先盖鸡鸭牛羊舍,青篱略一思量,便选择先盖后者。 只待春耕结束,他们有的是时间折腾庄子房舍的事儿。但那鸡鸭牛羊舍却是不能等,多等一日。便多一日的损失。柳儿那丫头天天愁眉苦脸的对着帐本,生怕她把银子都花干了,进项接不上,叫她们喝西北风去。 青阳这几日天天覇占着她的书房,美其名曰看农书,有好几回青篱去那书房,都发现她倚在长塌之上睡着了,也不敢惊动她,便又悄悄的退了出来,装作不知情,整日夸赞青阳的用功,又叫厨房多做些补品给她吃,青阳初时还扭捏两下子,到了后面颇有些理直气壮的架式。 转眼便到了二月初二,前几日她便听说这长丰县二月初二也是一个大节,热闹着呢,便计划着拉青阳去散散心。自青阳与欧阳玉来这里,她的事儿一宗接一宗,还未正经的招待过他们二人呢。 便叫张贵早早的在淇河边上的酒楼定了二楼靠窗的雅间儿,二月二的舞龙盛会就设在淇河边儿上。 在府里用过早饭,青篱便将这事儿说了,陆聪伸了个懒腰,长叹一声,“终于能歇一日了。” 青篱好笑的看着他,不过就是让他与欧阳玉先打探着酒楼的事儿,哪里能累到哪里去?要说累,最多就是前几日跑了一趟封阳县。找那原先的酒楼东家接洽一下盘酒楼的事儿,那也不过百十里的路程。这回来已经三五日了,早该歇过来了。 不过她还是朝着欧阳玉笑道:“叫欧阳公子天天为我这些小事儿跑前跑后,着实心中过意不去。所以今儿咱们旁的事儿也不干,去酒楼里先观舞龙盛会,然后好好的吃歇一场。” 欧阳玉摇着扇子,拉长了音调,笑道:“还是二小姐考虑的周全,不似某人……” 他口中的某人猛然听到这话,将手中的茶杯一顿,凤眸一瞪,扎了发怒的架式就要开口。 就听陆聪哈了一声,道:“你今儿想干旁的事儿也干不成了。” 紧接着小乐手中拿着一张朱色描金的贴子进了前厅:“小姐,平西侯府差人送来贴子,人就在外面侯着。” 青阳眉头一皱,将欧阳玉丢在一旁,伸手从小乐手中取了贴子,描视两眼,脸上顿时显出郁郁不悦之色,青篱将那贴子取了,打开一看。原来是平西侯府的老夫人邀青阳与她去赏舞龙盛会,地点就在她们订的那间酒楼。 青篱略一思量便明白这其中的关节。青阳来长丰县已有十日,除了初来那日去拜访过平西侯府,这中间,仅打发人送过两次的东西,略表心意,平西侯府的老夫人也只派了人送了三四回吃穿用的物件儿。按青阳母妃与老夫人的关系,本不该这样的生疏,平西侯府的老夫人许是觉得说不过去,便趁着这舞龙盛会一示亲近。 青篱虽然不擅长应酬这样的老亲,远亲,但是其中的道理还知道的。便劝青阳道:“县主,你远道而来,平西侯府此举也是为了全礼数,左右我们定的酒楼与平西侯府定的酒楼是一处,县主只须到那边应酬一会子,便回来与我们一道自在,也是说得过去的。” 青阳不情不愿的点点头,便起身出了前厅,青篱连忙招了碧云碧月二人叫她们替青阳装扮,自已也回房略做收拾。 掐着时辰出了府门,到达酒楼时,外面已停了不少的马车,青篱看了一圈,未见平西侯府的马车,这才放下心来。 众人上了二楼,立在窗前向外望去,只见淇河南岸的一大片空地上,里里外外已聚了不少的人。人群中间有七八长约三四丈的黄色布龙,七八个壮汉头扎红带,围在几面大鼓周边。更有许多小商贩趁此商机,向围观的兜售小玩艺,各种小吃。欢声笑语响成一片,透着热闹喜庆。 比起远处的舞龙会更吸引青篱的则是这酒楼的布局。因临着淇河,二楼便向南突出约三四米,以至于她们现在的这个房间正悬空在淇河上方,脚下便是奔放流淌的淇河水面。但是方才在楼下时,她并未注意到柱子之类的支撑物,不知这样的布局是如何建好的。 将头伸出窗外,左右看了看,也没看出什么名堂。过了一会儿,小可过来回,说平西侯府的马车到了。青篱看向青阳,这用不用出去迎接之事,她可不懂,只能看青阳的意思行事。 青阳略踌躇了一会儿,不情不愿的出了房门,立在二楼的栏杆边上便不动了。青篱只好从善如流的跟在她身后。 约半柱香的功夫,侯府的老夫人,侯府夫人顾氏以及大少夫人王氏二少夫人虞氏和四小姐李昭一行便进来了。 老夫人一见青阳,一连声埋怨她心狠。只顾着自己自在,不去瞧她,顾氏在一旁开解老夫人几句,又半真半假的顺着老夫人的话责怪两句,众人便进了给侯府预备的房间。 这房间比她们订的大了一倍,靠南面开了好几扇窗子,正对着舞龙会的场地,比她们的位置角度都要好。 老夫人与侯府夫人顾氏拉着青阳说闲话,大少夫人王氏便招呼着青篱,虞氏仍旧是一副傲色不愿理人的模样,不过青篱隐隐觉虞氏的傲色之中带着淡淡的敌意。虽然没有四小姐李昭那般明显,但是这种细微的变化可逃不过一向敏感的她的眼睛。 说了一会子闲话,青阳几次欲告辞,老夫人就是不准,无奈,青篱只好留下陪着她。 过不多时,窗外震天锣鼓的声响了起来,舞龙会开始了,众人这才住了嘴,结束这无聊的闲话。 虞氏走到窗前看了一会儿,回头朝她招招手,笑道:“李小姐过来瞧瞧,外面热闹着呢。光坐着有什么意思?” 李昭轻哼了一声,起身走到另一扇窗前,不知是对谁不满意。 王氏拉着她的手,笑道:“瞧我,只觉得李小姐投缘,倒一时忘了。来,我们到窗前儿去看,能看得清些。” 青篱与她走到虞氏站立的那面窗前,站定,外面彩龙飞舞,鼓声震天,夹着人们的阵阵叫好声,眼中看到的,耳中听到的,都是透着热闹喜庆。 其中有一条彩龙,舞得尤其好看,龙身翩然游走飞动,或起或伏,或转身或抬头,灵活自如,如真龙在空中遨游一般,青篱不由暗自叫好,将目光直直的粘在那条龙身上,身子不知不觉紧贴在窗子,将头微微探出窗外 猛然。一股大力随着‘啊’的一声惊叫撞在后背,似是有人跌到了。她的身子惯性往前一倾,眼看就要栽出窗子,吓得杏儿与柳儿在身后齐声惊叫。她也被这突发事件吓了一跳,顾不得多想,连忙张开双臂紧紧抓住窗檐,这才将往下倾的身形略微稳住。 还未松一口气儿,右手上猛然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她下意识回缩手,待她回过神,再想抓住窗檐时,为时已晚,失去支撑的身子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往下坠去,变故来得太突然,她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惊呼,便直直的跌到窗外。 杏儿与柳儿二人刚放下的心,猛然被紧紧揪起,两人齐齐扑到窗口,大声喊叫起来。 青篱只觉耳边风声呼呼作响,丫头们的喊叫声越来越远,而河面离自己越来越近,短暂的慌乱过后,她马上镇定下来。双手抱头,深深的吸一口气,眼睛直直的盯着越来越近的水面。在身子将要没入河水的那一刻,紧紧闭上了双眼。只听‘呯’的一声巨响,河面溅起巨大的浪花,冰冷刺骨的河水登时灌入耳中鼻中。 巨大的撞击力让她的耳朵失去了声响,隔着高高溅起的水花,她看到许多人往外河边跑来。 她在河中奋力的挣扎,扑腾着双腿,无奈身上的衣服太重,她前世今生都是旱鸭子一只,没扑腾几下,河水便淹没了头顶。 刚入春的河水似刀子一般凛冽,只一会儿便浸得她四肢冰冷,连骨头都隐隐的刺疼。 她紧紧的捂着嘴,努力保存着胸腔中越来越少的空气,她知道救她的人马上就会到,她现在要做的是镇定,再镇定。 耳朵短暂的失聪过后,渐渐的能听到一些声响,河岸上的呼救声越来越响,青篱暗暗叫苦,怎么光听响声,没人下水呢。 身子不断的下沉下沉,再下沉,她一动不敢动,静静的保持着刚落水的姿式,以期望胸腔中那点少得可怜的空气能多支持一会儿。 在她胸中的空气要用尽时,猛然河面上先后传来“呯呯”两声巨响,得救了!青篱心中一喜,转头向河面看去,迎着阳光,有两个不甚清晰的身影一前一后急速向她游来,片刻便到了身边。 来人除了她意料中的陆聪,另一人居然是他!青篱微微有些吃惊,陆聪与李谔一前一后游到她身边儿,两人同时向她伸出手臂,青篱毫不犹豫的将手交给陆聪,在他的带动下,快速向河面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