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仗势送礼?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五十七章 仗势送礼?

第五十七章仗势送礼? 那老郎中开的药方果然管用。青篱被强灌了一碗药之后,约末半个时辰,身上的温度已恢复正常,沉沉的睡去。 众人见她睡得香甜安稳,心中的大石这才落了地。忙活了半夜,此时都有些疲惫了,鸡已叫过三遍,天即将大亮,红姨连忙请青阳县主去休息,青阳硬是留下碧月陪着她们守护,带着碧云去了。 天刚刚大亮,李江便带着许多补品和贵重药材直奔丁香巷子。这李江跟在小侯爷李谔身边也有五六个年头,还没见过他对哪个人这般上心,从昨儿回去,便叫他去找总管领了些贵重的药材和补品,先前儿他以为小侯府是备给哪位大人物的礼,也未多问,特意挑了极好的拿。 今儿一早才知道这些东西是要送于丁香巷子的李府。他由李府想到了李青儿这个名字,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小侯爷要他的查是这位。 李江也是个聪明人,从昨儿小侯爷的只言片语中便猜到一些。尤其是“有无婚配”这几个字,那般的明显,想让他猜不到都难。 只是这李青儿究竟有什么奇特的地方,竟然能吸引到这位冷血冷情的主子? 李江带着一肚子的疑问与对李青儿这个人的好奇来到丁香巷子李府。 李府的大门紧闭,随行的小厮敲了半天的门儿,才从里面探出一个看门的老头儿,骨溜溜的转着眼睛,将他们的马车打量了一番,头一缩,又将大门关上了。 李江讨了一个没趣,微微有些恼怒,在长丰县还没有哪个人敢看到侯府的马车这般不恭敬的。那小厮倒是听说过张买办因傲慢冲撞李府被小侯爷打发来上门赔罪的事儿,连连的安慰一番,又扑过去叫门儿。 大门再次打开,出来的却是陆聪。双臂一抱,斜睨着来人,一言不发。 李江连忙下了马车,赔着笑,将来意说了,陆聪嗤笑连连,“平西侯府的美意咱们这寒门小户受不起,请回罢。”说着就往门里走,脚迈了一半儿,顿住,回头道:“告诉你们那小侯爷,这事儿还没完。”说着将那大门咣当一下合上。 李江讨个了不自在,又见不过片刻功夫。周围便围上不少围观的人,冲着这边指指点点,一边恼怒这些小民的无聊,一边打马要回转。 马头转了一半儿,他又叫了一声停。坐在车里略微思量一番,从怀中掏出几块碎银子递给方才那叫门的小厮,耳语了一番,那小厮连连点头,朝围观的人群而去,李江这才叫人把马车赶到不起眼的角落侯着。 过了好一会儿,那小厮回来了,朝着他道:“李爷,打听清楚了。刚才那个人听说是李府的保镖,姓陆名聪,也有人说是李小姐未婚夫婿的师弟,昨儿半夜,有人听见李府里闹哄哄的,好象是李小姐突然得了急病,闹了大半宿,天快亮时才消停。” 李江问道:“可打听出来这李府的小姐是哪里人士,她那未婚夫婿的姓名?” 那小厮摇摇头。道:“那些人不肯说。方才那些话还是小的偷偷塞给一个妇人许多银子,她才说的。还没说两句,便叫周边的人打断了。再也问不出来了。” 李江再撇一眼李府的大门,依然紧闭,无可奈何的摇摇头,回府而去。 李谔听了李江的回话,尤其是陆聪的那几句话,阴沉着脸儿朝着李江道:“你跟在爷身边多年,可见过爷送出去的东西还有收回来的?” 李江暗暗叫苦,这一个要送,一个不收,若是平常人家倒还罢了,那里还住着一个青阳县主呢,也不好强行破门呀。 李谔丢下这句话,便出了院子,朝侯府老夫人的院子而去。李江立那里思量了半晌,一咬牙一顿脚,得了,再去一回罢。 便又带着那车马赶去李府。那小厮再次扑上去叫门儿,又是原先那老头开了门,一看是他们,顿都没顿一下,马上关了大门。 大门再次打开时,立在门口的是欧阳玉,欧阳玉将他那面“包打不平”的扇子摇啊摇,摇了半晌,才淡淡道:“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这有仗势欺人的,没想到还有仗势送礼的。回罢。你就是再来一千次,咱们受不起还是受不起。” 说完进了府门,小可与小乐二人连忙将大门关严下刃,生怕这些人硬闯。 李江那个气啊,跑了两趟,真佛没见着,倒是叫两个难缠的小鬼给他抹了一鼻子的灰。 这究竟是等还是回去?等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没办成事儿就回去,小侯爷指不定怎么修理他。 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终究还是抗不住周遭儿围观人群的指指点点,恼怒的赶了马车往回转。 回到侯府,听说小侯爷还未从老夫人的院中回来,便不安的立在院中侯着。 直到将近午时,小侯爷李谔才从老夫人的院中回来,一进院子看到垂首摆着赎罪姿式的李江,不悦的重重哼了一声,理也没理他,便进了屋。 虽然这李江早就有心理准备,却还是暗自叫苦,这叫什么事儿啊,对方软的不吃,硬的他也不敢,小候爷这边看来是铁了心要把东西送过去了。 在院子里立了一会儿。一咬牙,罢了,再去一回罢。 这几人又带着一马车的物件儿赶向丁香巷子。 这一上午侯府的马车来来回回的,跑了几趟丁香巷子李府,还一连吃了两次的闭门羹,丁香巷子的住户都当作一件稀罕事儿四处传着,眼见这侯府的马车又来了,便都好奇的跟在后面,等着看热闹。 是以,这侯府的马车还未到李府,后面已经跟了一长溜的尾巴。把个李江恼得脸色阴得能滴出水来。他在小侯爷身边当了这么些年的差,从来没有象今天这般窝囊过。 侯府的马车第三次来到李府的大门前,那里已然围了不少看热闹的人,那叫门的小厮不情不愿的又上前叫门,开门的依然是殷伯,这次他只开启了一条门缝,一见是侯府的马车又来了,呯的将大门关上。 围观的人发出一阵哄笑。 李江与侯府的几人气恼异常,李江跳下马车,冲向大门,就要亲自上阵,手还未碰到大门,门又开了,碧月立在门口,朝外面看了看,朝着李江道:“县主说了,你们莫再来了,侯府的心意收下了。” 好不容易来个讲道理的,李江哪里肯依,一连声的道:“这位姑娘,你还是让我们进去罢,小侯爷派我们来了三趟了,再这么回去,小侯爷不得把小的腿打断。” 身边的那小厮也跟着哀求。 碧月一脸的为难,道:“你们莫说了。县主这会正恼着呢,昨儿夜里李小姐发了热,差点就……幸好救助及时。虽然热是退了,这会子还未醒呢。以我看,你们这遭儿还是白跑……”说完便不再理会这几人,转身回去,大门又呯然合上了。 李江盯着紧闭的大门儿,紧皱着眉头,如今他可是体会到什么是门难进了。 不过,总算是探得一点消息,李府的小姐大病未醒,府里的人不耐烦应酬他们,也说得过去。叹了一口气。几人赶着马车又回去了。 回到府里将刚探听来的一星半点的消息回了小侯爷,李谔阴着脸坐了一会儿,一句话未说,又出了院子。 这……李江不明白了,小侯爷究竟是什么意思,这补品和药材到底还送不送? 他们从早上跑到现在,滴水未进,都有些劳累不堪,但是没得小侯爷的明示,也不敢擅自作主,悄悄的差人找了点吃食,随便垫了垫肚子,仍旧立在院子里等着。 约末又过了一个多时辰,小侯爷才从外面回来,见李江几人仍然杵在院子里,眉头又是一皱,路过几人时,丢下一句:“跟我来。” 便径直朝书房走去。 李江连忙跟上,李谔进了书房,铺开纸写了几行字,交于李江:“这一次若再是送不出去,你们几人也不用回来了。” 这意思是仍要送?李江苦着脸出了书房。院中那几人一见他的神色,都齐齐的垮了脸儿。 丢人丢习惯了,便不再觉得丢人。此刻便是李江最真实的心理写照。虽然侯府的马车一入丁香巷子,便又被人注目上了,他却没有了前三次的恼怒,到了李府,他亲自上前叫门儿。 殷伯这次听到叫门声,并未开门儿便进去报信儿。青阳不耐烦的一挥手,仍是要赶人,红姨在一旁道:“县主,平西侯府怎么说也是与县主沾着亲呢,不好一而再再而三的这么打发了。小姐已然醒了,县主也消消气儿罢。” 碧云碧月也是一连的劝,“二小姐是不知道这事儿,若是知道了,定然也不愿意县主为了她这般落平西侯府的脸面。” 青阳叹了一口气儿,朝着碧月道:“叫他们进来罢。” 当李府的大门再次打开时,李江真有一种脱离苦海的感觉,进了李府的大门儿,话也不来及回,指挥着那几人连忙将马车的东西一卸而空,卸空了马车,目送马车离开,他这才算是彻底的松了口气儿。

下一篇   第五十八章 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