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正式春耕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六十一章 正式春耕

第六十一章正式春耕 正式春耕这日,整个李府一大早的便人去府空。统统都赶到荒地那边儿去。 因青篱先前怕佃农们自己选的稻种不合格,便叫张贵与一些有经验的老农按照土方,筛选了一些优质种子出来,跟佃户们言明,谁家的地能出产出二石以上,便不要他们再归还种子,若是亩产不足二石者,一亩地需多交两斤,把先前垫付的种子扣了。 虽然佃农们对亩产二石这样高的要求都暗自摇头,但也十分的欢喜。还从未有过佃种哪家的地,东家不但赊给稻种,还负责育秧苗,且一亩地只收两斤的稻种。 也有人听到东家不断的说亩产二石这样的话,便有心也要往这高产上冲一冲,因此侍弄起田地来,又比以往用心了几分。 青篱她们赶到时,张贵已指挥着佃农起了不少的秧苗,正在分发,见她来了,便住了手候在一边儿。 青篱走近,朝起过的秧苗看了看。说实话,她对种稻子可没有什么心得,这一通纯属装内行。 不过一看之下,她却有了新的想法。 虽然那稻种经过了筛选,但是育出的秧苗仍然是参差不齐,其中瘦弱且小的苗也有不少。 她略一想便有了主意,朝着张贵道:“你们待会儿分秧苗时,将最壮的秧苗挑出约二亩地的用苗,将最瘦小的也挑出约二亩的用苗,将这些秧苗分别插在我们预备的几亩地里。” 在不知道怎么培育高产新品种时,这是她想到的笨方法,想试验一下这粗壮的秧苗和那瘦弱的秧苗两者的产量能相差多少。 张贵一连声应了,又问她还有无别的吩咐,青篱想了想便摇摇头。叫他们自去忙活。 青篱一离开,这边便热闹开了。张贵等几人的任务是发分秧苗,待秧苗一发完便没有他们的事儿了。 春耕对佃农们来说可是个大日子,大多数全家出动,一时间她这块在二个月前还荒无人烟的土地上,此刻人头攒动,人们的相互打招呼声,吆喝声,小孩子的呼叫声,响成一片。 春分时节的长丰县比她记忆中的更为温暖,青阳的凤眸闪亮,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突然拉着她的胳膊指向正在插秧的农人。惊喜的叫道:“看,那个人,他会变戏法。” 青篱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只一个约四十岁的汉子,裤管挽起,一手抓着一把秧苗,另一只手取了几根,往水面下一伸,一排整齐的秧苗便立在水中。动作娴熟流畅,不消一会儿便插出长长一排秧苗。 青篱笑道:“县主,那人不是会戏法,不过是熟能生巧罢了。” 青阳一脸的不信,青篱又四周扫视了一圈儿,指着不远处田中,一个正在插秧的十三四岁的小姑娘,笑道:“县主,你看,那个小姑娘也是用的这法子,好象比方才那个插得还好,还快呢。” 那小姑娘听到她的话,抬头羞涩一笑。又继续手中的动作。 青阳看了一会儿,拍手笑道:“这插秧真有趣儿。” 青篱拉了她的手,一面走一面笑道:“可不么?不过,要我说,最最有成就感的时候可是收获的季节呢。看着自己田里产出的粮食堆成小山一般,那滋味儿别提有多美了。” 张贵与李大郎指挥人将秧苗分好,两人行过了来,朝着青篱道:“小姐,这边的事儿都安排好了,这约末四五日就能全部插完。” 青篱点点头,向看路边停着的一长溜牛车驴车,那些都是县城的佃户赶来插秧的,笑道道:“那边停着一溜车的架式,倒象是赶庙会一般的热闹。” 李大郎说:“是呢。还有没有哪家的庄子比咱们的这块庄子大呢,佃农也没咱的多。” 张贵也笑着说:“这还只是田里的佃户呢。那果农与养殖场的人都还没来上工,要是一齐来上工,那场景才壮观呢。” 红姨在一旁感叹道:“这一忙一热闹,叫人看起来心中格外舒坦。” 青篱捂嘴一笑,这会子再也不提不让她到庄子里来的事了。 前些日来,鸡鸭牛羊舍盖了一半儿,这会子已差不多完工了。这边佃农们干得热火朝天的,青篱便想带着众人四处转转,让她们也多了解了解庄子。 边走张贵边讲解,青篱猛的想起来要在蓄水池子里种莲藕以及养鱼的事儿,便朝着张贵道:“你去找人打听一下这莲藕种植的季节,以及什么时候放鱼苗合适。千万别误了季节。” 张贵点点头应了。 众人经过杏树林时,青篱惊奇的发现杏树上有些已然打了花苞,许是到三月初便能大面积开放,朝着青阳笑道:“县主。你瞧,再过些日子我们便能看到满树的杏花桃花梨花了。” 青阳本正想着什么事儿,被她这一叫,连忙抬起头,细细看过去,也欢喜的笑道:“是呢。到时候这粉的白的黄的一片,肯定有说不出的好看。” 青篱撇嘴,哪里见过黄色的杏花桃花梨花?不过,她还是笑眯眯的点点头。 阳春三月,莺飞草长,杏花白,桃花红,真的是再美不过的景致。 转过果树园子,穿过中间留作种苜蓿的空地,再往东面便是已然盖好,正在做收尾工作的养殖场。这些房舍的墙体全部是加了糯米桨水的草泥盖成的,顶棚是用稻草,上面盖了草泥,不见得多好看,但是实用就成。 每间牛舍前后都开了大窗子,通风透气。羊舍也是这般,只是不没有牛舍那般高大。 青篱略看了看,看向朝着张贵道:“这苜蓿也到了该种的时节罢?” 张贵点点头道:“早就能种了。只是前一段时忙。没顾上。不过那东西倒也不是很卡时节,错开一些也无妨。” 青篱点点头,道:“以我看,咱们除了佃农,还要请些帮工来。田可以佃出去,养殖场总不能包给外人罢。再者除了养殖场的杂事,这苜蓿地也得有人打理才是。” 张贵与李大郎相视一笑,道:“正想因为这事儿回小姐。没想到又叫小姐抢先了,我与大郎商量一下了,确实需要再请帮工。约末要请二十来个才强强够用。” 青篱笑道:“莫说得这般可怜。要请人手,就请得略富余一些。你与大郎也好抽出时间管理庄子。” 张贵朝着柳儿笑道:“柳儿姑娘。听见了么,这可是小姐说的,再不许不给我银子。” 柳儿脸一拉,瞪了他一眼,张贵哈哈大笑起来。 查看完养殖场,青篱又问了武牙侩收购幼仔的进度以及旁的杂事。然后携了青阳回转。 直到马车行了好远,青阳还透过车窗,把眼儿直直的盯着那热火朝天的田中劳作场面,眼中波光流动,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回到府里,陆聪与欧阳玉已然回来了。见了她,陆聪一连声的埋怨:“你出去就出去吧,把个管钱也带走干嘛?害得我们今天的事儿到现在还没办完。” 青篱这才想起来,今天是他们去订制酒楼里桌椅板凳所用木料的日子,一连的赔笑,赶快叫柳儿去取了银子给他们。陆聪拉着欧阳玉极不情愿气哼哼的走了。 青阳朝着陆聪离去的背影,哼哝道:“整天就数他脸子多。” 青篱嘿嘿一笑,这青阳与陆聪的不对付,一时还真难以解开。 连忙安抚了她一番。 哄青阳去屋里休息,她进了书房,将接下来要干的事儿在纸上细细的列了。最后圈定在酒楼二字上面。 这间酒楼,最终采用了青篱的建议,走平民化路线,那么大的一间酒楼,要走平民化路线,客流量以及容客量是个问题。 为此,她从两方面做了准备,一个经营的内容,一个是酒楼的桌椅摆设。 经营的内容方面,她打算选取前世的各色小吃,面点做为主营,再加上烤鱼烧肉串烧五花肉等,这些东西虽然看着不甚挣钱,其实却是个能挣钱的。又不甚费力气,做起来也快。 酒楼原先剩下的桌椅,被她一股脑的儿贱卖了,改换成前世快餐店里常见的细长桌子。小方凳,如此,原来一层只能摆下二十张桌子的地方,变成了现在的可以摆四十张,并且也不甚拥挤。 二楼的五六个雅间仍然保留,剩余的空间可摆下二十张小桌子。新桌子的式样由她画了,仍然交给季平安来做。 季平安一听李小姐又交给她这么一大笔生意,喜得不知说什么才好。一连声的说,会比平时少收一半儿的工钱,虽然她想省钱,但是不能省在这个地方,便又如上次那般,让他略微少一些,表了心意便是。 今儿陆聪和欧阳玉便是去买她做桌子所需要木料。 青篱丢了笔,立在窗口看了一会儿,荒地耕种上了,酒楼马上也将开张,在这些事没忙完的时候,她心里满是干劲儿。可是当一切都就绪时,她又有些失落。 有一刹那的失神,她要的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