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中招(一)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十五章 中招(一)

第十五章中招(一) 赏花宴后,不知是累的,还是怎么的,青篱居然病了。前世的她强壮如牛,一年到头,连个感冒头痛这样的小病都难染上一回。可是始今却病得这样历害。 先是轻微头痛,接着便是浑身绵软,黑苦汤药一碗一碗的灌着,病情却一日比一日加重。 不知不觉间,已经在床上躺了五六日,把“篱落院”的三人急得团团转,生怕二小姐再如上次一般。 这期间,青阳县主已几次来访,都被苏府的老太太和太太以病为由挡了回去。 这一日,青篱迷迷糊糊的从病中醒来,觉得身上的越发绵软得厉害,心中很是蹊跷,听那大夫说,自己的病并不是什么大病,不过是劳累再加春夏之交季节变换引起的发热而已,这样的病,若在前世,她根本不屑吃药,只不过凭着自身的免疫力硬抗个几天就好了。怎么越吃药反而越严重了?不但身上越来越没力气,而且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再这样下去,怕她有一日会悄无声息的死在床上。 突然,心思电转,大意!她太大意了!怎么没有想到这一层?是有人希望她悄无声息的死掉吧? 想到这里,双眼遍布寒光,硬撑着坐起身子,靠在床头,将那日从赏花宴归来的点点滴滴重新过了一遍。 柳儿端着汤药挑帘进了里屋,一眼瞧见二小姐坐了起来,连忙放了汤药,欢喜道:“二小姐可觉得身上好些了?”说着眼圈便红了。 杏儿和红姨听见里面的动静,齐齐的从外面冲了进来,见二小姐脸色苍白的靠着床头坐着,不由的泪水涟涟,齐声叫了句“阿弥陀佛”。青篱心中冷笑,神佛若管用,世间还会有这么多枉死的人么?双眼定定的看着眼前这三人,看着看着,思维又有些涣散,这正是她昏睡的前兆。死命撑着,对着这三人道:“我这会子饿了,有些想喝那白粥。什么都不用放,只须清水加白米即可”顿了顿又吃力问道:“我们院中可有白米” 红姨的眼泪流得更欢,哭着道:“小姐放心,我们院子好物件儿没有,这白米是有的。莫说白米,就是龙肝凤胆,若是小姐能吃下去,奴婢拼死也要去求了老太太……奴婢这就去给小姐做……” 说着一行抹泪,一行出了正房。 见杏儿柳儿仍站在房中,青篱打发她们去烧水,她要泡澡。虽然她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病情为何越来越重,但是想来用热水发发汗,也许能排出体里的一些毒素——如果真有人下毒的话。 如果真有人下毒,那这满屋子吃的用的闻的,甚至是摆件儿,统统都可疑,还有这院中三人……但愿不是她们故意所为!青篱在心中叹了一声。 见这三人出去,青篱哆嗦着,强撑着凭最后一点点清醒的意识,摸到针线筐里,费尽全身力气,才从针线筐中摸出几根绣花针,拿起一根针狠狠的扎进指尖,一阵尖锐的疼痛传来,刹时她又清醒了几分。一连扎了数针,才罢手。 只是做完这几个简单的动作,便用尽她全身的力气,靠在床头大口喘着气。 她并不是想吃什么,只不过是不想这三人知道,她是在用这样的方式保持着清醒。在没有查明之前,任何人都可疑! 在青篱的坚持下,浴桶设在东厢房的一间耳房里。不知道是因为耳房里终日无人气,有些清冷的缘故,还是这泡热水澡她真的蒙对了,还是正房里有古怪。总之,当她一桶接着一桶的热水泡着,直泡到皮肤发皱时,便觉得那脑袋轻了一些,那昏昏沉沉的感觉也似乎消去了一分。 泡完澡,青篱径直叫杏儿和柳儿将浴桶抬了出去,叫红姨将米粥送进耳房。 青篱一边吃着红姨喂来的米粥,一边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的神色,见她面上一直是悲伤哀愁担忧的神色,目光镇定,不躲不闪,心中略安。这些日子以来,她与这几人朝夕相处,以她对这几人的了解,她们应该不会害自己。她对自己看人的眼光还是有几分信心的。但是谨慎一些总是没有坏处的不是? 吃完米粥,青篱靠在椅子上歇了一会儿,见柳儿端着汤药又进了耳房,便淡淡道:“刚吃了粥,这会子喝不下药,先放着罢” 柳儿一脸为难,二小姐今日刚好一些,若是不按时服药,病又重了可如何是好?正要劝说,却见二小姐一脸的坚持。她便知道,这是二小姐心中确实不愿,劝说无用。只好点点头道:“奴婢先将药端回去,待小姐觉得能吃得下了,奴婢再热了来” 一直在东厢里呆到天将黑,身体上的无力感少了一些,这其间也只犯过几次迷糊,青篱死命的在指尖狠狠扎了数针,竟然一直就清醒着。青篱越发认定自己的病有古怪,只是不知是药的问题,还是正房里有问题。 而唯一可以肯定的是,红姨没有参与其中。这整个下午,她吃了红姨做的米粥,喝了几大壶红姨送来的白水,却没有使她的病情加重。 哼,她可以暂时容忍那些人对也冷言冷语,可以容忍她们的白眼斥责,但是不代表,她可以容忍她们要了她的命!泥人也有三分土性子,何况她本就不是个泥人脾气呢。 自此以后的几天里,她将那一碗一碗苦汤药统统倒在东厢耳房的窗后,那后面是一块长满杂草空地,也不怕被人发现。白天尽可能的呆在院子里紫藤花下架下的长塌上。 “篱落院”里三人对二小姐的异常,心急如焚,却不敢在外人面前表露出半分。 上房送了许多补品,青篱一样也不许动。王夫人还特意跑来看了她一回,详细的问了是否按时吃药,是否吃得下饭,想吃什么等等,一副慈爱模样,若不是她平日表现出来的对自己敌意,或者青篱再年岁小一些,差一点就要信以为真了。 这一日,青篱身体已好转了大半儿,正窝在紫藤花架下假糜,忽然听见下人来报,说青阳县主来了,青篱连忙坐起,刚要下塌,便见大红身影从院门口晃了进来,紧跟着后面还有紫白青三人并苏青筝。 青阳县主一个箭步冲到长塌前,将正要下塌的青篱重新按了回去,一双丹凤妙目在她脸上扫了半天,伸出手指点了点她的头,恨声道:“你这丫头得了什么病?怎么几天不见就这副鬼样子?” ……………………………………………………………………………… 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