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相见(一)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六十三章 相见(一)

第六十三章相见(一) 尽管豪客来的吃食新奇美味。尽管朱县令等人殷勤有加,胡岳二人仍然显得有些不在焉,朱县令几次想开口相询,却最终没说出口。 直到早饭用完,朱县令终于忍不住开了口:“我说岳大人,这方田清丈究竟如何个清法?” 岳行文放了茶杯,淡笑道:“朱大人不必着急。也无甚特别,只须按以往登造黄册时那般即可。” 朱县令如何能不急? 他已年近四十,却做了十二年的县令。七年前,他原来在天州府石台县任县令,因一时不察得罪了忠勇侯府,被莫名其妙的罢了官,若不是他的远亲朱谦老丞相从中斡旋,此时他已然是一介布衣。 在家闲赋一年余,最终被派到这长丰县做县令,哪知这里又有一个平西侯。这一次,他吸取在石台县任上的教训,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对于平西侯府的事情从不过问。 只求能平安熬满任期,调往他处,脱离了这苦海。可这长丰县令却一干就是五年。今年是他任期的第六年,是他最有希望调离与升迁的一年,若是今年无望,便又要再熬一个三年了。 原本他只求脱离了这长丰县,哪怕是个穷山恶水的小县城,也能当个自在的官儿。却不知,年终上报的折子中,有几样新奇的农具得了上峰的夸赞,江文远代知府前几日悄悄给他透了口风,说是他这任县令满任,极有可能会升迁。他还没高兴几天,京中便传来这清丈的邸报。老天似是故意跟他作对一般,全国三十几个州府,却偏偏选中了庐州做清丈试点,而整个庐州境内,又偏偏属他这里最为倒霉难缠。 自一接到这清丈的邸报,他便愁眉不展,做了十二年的官,焉能猜不出这次清丈会闹出多大的动静儿?若是真要让按以往登造黄册时,由各县衙自行组织丈量,朱谦老丞相何于这样大张旗鼓,又小心十足? 一肚的话最终化作一声轻叹:“二位大人可吃好了?先回驿站歇息如何?” 胡流风站起身子笑道:“多谢朱大人与诸位大人的盛情款待,不过我与岳兄还要去拜会故人,各位大人就不必陪着了。” 朱县令奇道:“二位大人在长丰县还有故人?”说着神情一动,越想越有这种可能,否则这长丰县为何派这二人前来? 便压低了声音问道:“敢问俩位所说的故人可是平西侯府?” 胡流风桃花眼一挑,不屑轻哼。“什么平西侯府,平东侯府的,本官不认得。本官听说青阳县主正在长丰县小居,便打算去拜会一番,朱大人可知县主住在何处?” 朱县令这一惊可是不小,观这位胡大人的神情语气,似是与青阳县主交情不浅,顾不上在意他的态度,连忙笑着点点头:“知道,知道。青阳县主现住丁香巷子李府。对了,方才忘了介绍,这间酒楼便是青阳县主的义妹李青儿小姐开的,前几日县主还日日来这里用饭呢。” 岳行文站起身子,淡笑向他们一拱手:“如此,我们先去拜会县主,至于公务的事儿,晚些时候再淡也无妨。” 胡岳二人下了楼,朱县令长出了一口气儿。立在二楼窗子跟前儿看着那二人在酒楼小伙计的带领下向丁香巷子方向走去,回过头来,摆摆手:“走罢,回罢。” 钱主簿笑着安抚道:“大人无须烦恼。依我看这二人虽然有些傲慢,倒也不象是难说话的。” 朱县令摇摇头:“你是不知老丞相的为人。一旦认准了要做什么事儿,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要不他怎么会派这岳行文来?还不是因他是老丞相的门生,而我与老丞相有着远亲的关系。于公于私,我都不能在这件事儿上给他使左劲儿,更不能消极不配合。——姜还是老的辣啊!” 金主簿在一旁插话:“确实如此。若是大人不积极配合,让旁人看了,说丞相大人这一派窝里斗,让他们看当了笑话看。” 朱县令点头长叹:“正是如此。” 酒楼小伙计将胡岳二人领到丁香巷子胡同口,指明了东家所在的方向,胡流风便将他赶了回去。那小伙计的身形一消失,胡流风原本正经八百踱着的步子登时松懈了下来,一步三摇的晃了几步,才叹道:“当官儿真真是没意思,本公子早晚也要变成那等无趣的人儿。” 岳行文回头轻笑:“当初是谁主动提出要入官场的?” 胡流风桃花眼一挑,不悦哼道:“还不是被你蛊惑了?” 岳行文淡淡一笑,若有所指:“流风,你可知能被蛊惑的都是心中有所求之人。” 胡流风又一声不悦轻哼,却未再接话儿。 三月初的长丰县,已然是莺飞草长,春意盎然。上午十点钟左右的光景儿,太阳已略微带着灼人的温度。 青阳与青篱二人此时正窝在书房中,青阳很没形象的趴在桌子上,满脸的郁闷之色。无事可做的日子实在太过无聊,透过窗子看到碧云碧月柳儿杏儿几人正在侍弄蔬菜架、葡萄架,陆聪与欧阳玉坐在架下的石桌上,下棋喝茶顺带有一句无一句的闲聊,倒是一派的安详景象。 许久,她长叹一声:“闷死本县主了。” 把头转向青篱:“丫头。我们找点事儿做做罢。” 青篱放了手中的农书,笑道:“县主想做何事?” 青阳见她应了,拍手笑道:“依我看,咱们还去庄子看他们下网子。” 青篱撇撇嘴:“围网昨儿已经下完了。” 青阳眼睛又一转:“那我们去果树园子看赏桃花儿。” 青篱又撇撇嘴:“县主昨儿刚去赏过花儿。再说了,那花还要等两三日才能全开呢。” 青阳不依的扯了她的袖子,高声叫道:“这也不行,哪也不行,你给本县主想个行的?” 青篱连忙笑着安抚她:“县主,咱们前些日子才刚忙完了春耕,又忙酒楼的,有小半个月都没消停呢,且歇两日不好么?再过两日那桃花开了,我便陪你去赏花儿……” 青阳面上郁色不改,放了她的袖子,在屋里东拉西扯好一阵子,才叹道:“罢了,只你我二人去赏花儿也怪没意思的。不去了,本县主就在家里窝着罢。” 青篱想起去年燕山一游的淋漓畅快,有一刹那的失神,随即又笑道:“叫县主受委屈了。” 青阳哼哼叽叽几声,不情不愿的扯了本闲书拿在手中,对着窗子坐了,仍然望着窗子发呆。 青篱暗叹一声。青阳的心思她也略能猜到,她自己何尝不是?生命中少了那样一个人存在,便是再自由的生活,再美的景致,也似是无瑕欣赏一般。 胡流风与岳行文一路行至李府的大门前。 胡流风挑眉瞅了几眼,摇了摇头,啧啧有声,“本公子就知道她那样一向对吃穿不甚讲究的人,也挑不出什么好宅子。” 岳行文眉头微挑:“怪话还不收起来,可想一进去便被赶出来?” 胡流风摆出一副风流倜傥模样,不在意的一笑。 岳行文上前拍门。不一会儿里面传出响动,夹杂着“来了”“来了”的声音,片刻脚步声便到门后,随着一阵门刃的抽动声,朱红的大门“吱呀”一声开启了一条缝儿,小可从里闪了出来,一眼看见外面立着两位气度不凡,俊美异常的公子哥,登时愣住,呆了半晌,猛然伸手揉了揉眼睛,再次睁开时,那二人仍然立在那里,并未消失,这才确认自已见到的不是神仙。 小可战战兢兢的小声问道:“二,二,二位公子,你们找谁?”语气里透着十分的小心,似是怕惊吓着他们一般。 他这般模样,把胡流风惹得哈哈大笑起来,岳行文朝着小可道:“请问这可是李青儿李小姐府上?” 小可呆愣的点点头。 岳行文淡淡一笑:“烦请小哥儿通报,就说户部观政岳行文胡流风特来拜会青阳县主。” 小可手忙脚乱的将大门大开,一连声道:“两,两,两位公子里面请,小的这就进去禀报。” 说完这句话,门也顾得不关,飞一般跑去报信儿。 小可进了内院,跑到花架旁,急急忙忙的道:“碧,碧云姐姐,外面来两个人,说是户部什么官儿,求见青阳县主。” 他的话刚落地,碧月扔了手中的铁铲,一把揪住他问道:“来人可说姓什么?” 其余的几个丫头齐齐的停了手,望向小可。 陆聪闻言眉头一挑。扔了手中的棋子,站起身子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高声笑道:“本公子终于解脱喽” 欧阳玉闻言手中的折扇微顿,随即又不紧不慢的晃动起来,一面收拾着被陆聪弄乱的棋盘,头也不抬,淡淡道:“倒是比我想象的来得快呢。” 这二人的反应已然足以说明来者是何人!四个丫头不等小可的回话,齐齐扔了手中的话计,向青篱的书房跑去。 青阳正看着窗子出神,猛然看见这几个丫头疯了似的向这边儿跑来,唬了一跳,叫了青篱:“丫头,莫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她的话刚落音儿,那几人已然跑进了书房,气也不顾得平息一下,脸上带笑,齐声道: “小姐!岳先生来了!” “县主!胡公子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