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接风宴(二)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六十八章 接风宴(二)

第六十八章接风宴(二) 青篱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善良的人。不爱计较的人,是个不睚眦必报的人。但是有些人可不这么认为。 比如刚被她“罚”了五两银子的柳儿和现在苦着脸儿坐在小凳上,面前儿摆着两凉两热四碟儿萝卜菜的胡流风。 北前厅的红漆大方桌上摆着丰盛的晚宴,其中,熏风阁的猪头肉一片片切得极薄,红中透亮,热气腾腾的正散着浓浓的香气,勾引得人食欲大开。 青阳的妙目不住的朝青篱看去,她故做不知,笑意盈盈的招呼其他人入座。 欧阳玉晃着扇子得意的瞥了一眼胡流风,在青阳身旁站定,那神情中的幸灾乐祸怎么都掩盖不住。 胡流风不悦的瞪了他一眼,脸上的神色更是凄苦不堪,却始终没有看向青阳。转头把眼直直的盯向岳行文,那人向他微微一挑眉毛,转身落了座。 青篱心中直感叹胡流风这家伙实在腹黑狡猾的可以,他越是不看青阳,青阳眼中的不忍便越多,那目光便往她身上招呼的愈勤快。 她直觉快招架不住青阳小白兔一般可怜汪汪的眼神,连忙扯出大大的笑容招呼青阳入上座,胡流风那厮还要吃一会儿苦头才行呢。她可能不这么快就心软投降。 这里面论身份,谁也比不得青阳,自然是要坐唯一的上位。 青阳神色不明的坐了,欧阳玉连忙跟过去,一屁股坐在青阳的右下手位置,再一次朝着胡流风挑了挑眉毛。 胡流风将桃花眼一翻,低头看着自己面前这四盘白花花的拌萝卜、炝萝卜、蒸萝卜、炖萝卜。一股子臭萝卜味儿直冲鼻腔,不由眉头皱得更紧。 陆聪一屁股坐在岳行文的身旁,那人眉头一挑,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陆聪可不理会他那一套,不该他坐,他也要坐。 他在这里苦哈哈的当了三四个月的保镖加杂工,那丫头一顿正经的好吃的没张罗过,今儿他要统统补回来。 青篱在青阳的对面落了座,见青阳的目光不住向胡流风那边斜睨,心中暗笑,面儿上却不显波澜,站起身子,笑着道:“青篱有幸结识各位,在京中就得各位数次相护,感激不尽。今日借先生与胡公子的接风宴,青篱要谢先生的周全安排,谢陆少侠的仗义相助,谢县主与欧阳公子不远千里的探望之义,略备薄酒以表达感激之情。” 说着端起酒杯,“请各位满饮此杯。” 她的话音刚落。便听“噗”的一声,接着是惊天动地的咳嗽。 欧阳玉起了身子,行到胡流风的小几前,“我说,流风,你只会这招么?” 胡流风满面通红,咳嗽不止,一连的摆手,那模样倒不似是装的。 青阳再也忍不住,“呼”的站起身子,大红的身影一闪,一个箭步蹿了过去,嘴里却叫着:“胡流风,你再给本县主装,本县主就揍得你满地找牙。” 青篱脸上闪过一得逞的笑意,随即抓起茶杯递到嘴边掩饰。她这抹笑,被陆聪抓了个正着,他伸过头,悄悄的问道:“小师嫂,你给他酒里放了什么?” “噗……咳!咳咳!咳咳咳!”青篱被陆聪这语不惊死不休的称呼,惊了一跳。刚入口的茶水,一半儿喷在他身上,一半儿茶水呛入喉管,登时惊天动地的咳嗽起来。 陆聪登时跳将起来,一脸嫌恶的看着咳嗽不止的青篱。 柳儿杏儿赶快上前拍抚。青篱好一通咳嗽,才将喉管中呛入的茶水咳净。 一抬头便看见那人的嘴角弯起,眉眼舒展,暖黄的烛光将他淡淡的笑意渡上一层暖色,如幽潭的黑眸中闪动着柔情似水的光芒。 陆聪将岳行文的神色看在眼中,又凑近青篱,悄悄喊了一声小师嫂,只见那人脸上的笑意更盛,伸手抓了酒壶朝着陆聪示意,陆聪哈哈一笑,将杯中的酒一口喝干,笑嘻嘻的将酒杯伸到那人的酒壶之下。 一仰脖子,又是一杯酒下肚,提起筷子夹了口熏风阁的猪头肉,有滋有味儿吃将起来。 末了,发出一声舒服的长叹,“真香。” 青篱抚额。 不悦的朝那人瞪了一眼,你这是又加什么劲儿,还嫌她被人笑话得不够么? 那边儿胡流风的咳嗽仍未止住,这边青篱只顾拿眼睛控诉那岳行文。 陆聪一个人自得其乐的吃着,吃了几口,放了筷子,从岳行文手中拿过酒壶,哼叽道:“以前喝酒没喝赢过你。今儿我倒是有把握,是你先醉。” 岳行文眉头一挑。转向他。 陆聪嘻嘻一笑,从怀中掏出一张来,在他眼前儿晃了一下,随即又到回怀中,手在上面拍了拍,贼兮兮的笑道:“有了它,我不信你不醉!” 欧阳玉此时也回了座,扫到陆聪手中的纸,又别有深意的看了青篱一眼,了然一笑,“正是。行文,此时不醉何时醉?” 青篱一时猜不出陆聪手中的纸是什么东西,但被这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一通说道,又兼那人似是傻了一般的,只是盯着她笑。 她登时窘得脸红耳热,“呼”的起了身子,强装镇定的走向咳嗽渐歇的胡流风,佯装关切的问侯一番,趁着众人不注意的空档,就要溜走。 刚走了几步,被青阳一把揪住,指着胡流风小几上的酒壶,怒声问道:“是不是你搞得鬼?” 青篱讪讪一笑。一边小心的抽动衣袖,一边道:“胡公子害县主心情不好,我心疼县主,只好替县主出出气。” 柳儿在她身后直翻白眼,什么替青阳县主出气,怕是替她自己出气才是真的。不就是县主笑话了两句,小姐不好找县主的麻烦,就借这个由头整治胡公子,好叫县主心疼。 小姐这会子的心眼比针尖还小。 青阳听她这么一说,一时倒也无从发作了。总不能当着这么些人的面儿,说这丫头替自己整治胡流风不对罢? 可是心中的怒火难消。一把揪了青篱,怒声道:“你跟本县主出来。”说着象拎垃圾一般,将她连拎带拉带扯的拉出前厅。 这二人一走,立在旁边侍候的丫头们呼拉拉去了一半儿,只留下柳儿一人,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岳行文朝她挥挥手,柳儿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儿,连忙跟着众人出了门儿。 这些人一走,胡流风摆着风流倜傥模样一步三晃的坐回主桌。 桃花眼一挑,不满的看着岳行文,“行文,有你这样的么?我被那丫头欺负得那么惨,你连句话也不说。” 岳行文淡眉一挑,“该说的话我早说了。你可听了?” 胡流风无所谓的夹了一片猪头肉放入口中,细细品了品,叹道:“这才是人吃的宴。你看看我那一桌萝卜宴,如猪食一般,我现在这还一身的萝卜味儿呢。我也没怎么惹着她,怎么那般狠?还有那酒中搀着的白醋,亏得本公子只喝了一小口,否则这会子就吐血喽。” 一边说一边摇头,又将筷子伸向那猪头肉。 岳行文轻笑,“这还是轻的呢。”话语之中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宠溺。 陆聪“咦”了一声,奇道:“我那小师嫂还做过什么大事儿?” 岳行文因他的这声“小师嫂”的称呼,嘴角又上扬了三分。 胡流风似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儿,哈哈大笑,不可自抑,笑得陆聪莫明其妙,欧阳玉眉头轻挑,只有岳行文脸上的神情不变,仍是挂着愉悦的笑意。 胡流风前伏后仰,笑了好一阵子,才停了下来,拈了酒杯, “你这句话称呼怕是甚得某人的心。” 话是向陆聪说的,眼睛却直直盯向岳行文。 岳行文淡眉一挑。含笑点点头,将杯中的酒一饮尽,那模样甚是得意。 恨得胡流风牙根痒痒。自顾自的斟了酒,转向陆聪,“要说你这位小师嫂啊,她就做过的大事儿可不少。棒打嫡母跟前的陪嫁心腹,火烧苏府,最最大的一件事儿,是火浇活人,而面不改色……” “流风……”岳行文淡淡的打断,“过去事儿不说也罢。她现在有新的身份。” “许是不久又会换身份了罢?”胡流风没再说下去,仰头喝了一杯中酒,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盯向岳行文。 “喝酒,喝酒……好久不见,今儿要喝个痛快……”欧阳玉将酒壶拿在手中,将桌上空着的酒杯倒满。 胡流风捏了杯子在手中,斜睨了他一眼,“欧阳,可否告诉本公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欧阳玉晃扇回瞪,不紧不慢的回了句,“你为何会在这里,本公子就为何会在这里。” 胡流风桃花眼一紧,不甘示弱的挑眉,欧阳玉不紧不慢的夹菜。 陆聪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二人,一口酒一肉的吃着,那模样似是去戏园子看戏一般。 岳行文转向陆聪,朝着他胸前瞄了一眼,淡淡道:“小聪,方才那是何物?” 陆聪象是一只被火烧了屁股的猴子,登时从椅子上跳将起来,嫌恶的嚷道,“再叫这名字,我把那纸撕了。”

下一篇   第六十九章 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