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中招(二)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十六章 中招(二)

第十六章中招(二) 青阳县主恨声道:“你这丫头得了什么病?怎么几天不见就这副鬼样子?” 青篱心道:若不是本小姐警醒,此刻就不是鬼样子,而是鬼了。 脸上却强笑着回道:“大夫说青篱不过是劳累再加季节转换引起的发热罢了,不是什么大病。县主不必忧心,倒叫青篱心中不安了。” 青阳县主不信,瞅了半晌,才冲着岳行文道:“岳死人脸,你不是天天就爱摆弄那些草啊药的,过来给这丫头看看。本县主就不信了,一个小小的发热,能把人折腾的这副鬼样子!”说着又恨声道:“若不是你们府上的老太太阻三阻四的,本县主早几日就闯了进来,带个太医给你瞧瞧,指不定你早好了。” 青篱正要说话,就听见胡流风提高音调,严肃中带着指责叫了一声:“青阳!” 青阳县主看了一眼身后的苏青筝,撇撇嘴,再没再说话。青篱心中暗道:这真是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青阳这板豆腐,也只有胡流风能降得。 正思虑间,眼前伸来一只洁白纤长的手,青篱连忙躲过,口里道:“先生,青篱已无大碍。再者老太太太太请了大夫,日日给青篱诊脉呢”一面说一面眼着带着恳求的神色望着他。 岳行文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收回了手。 这几人突然来访,把杏儿柳儿红姨三人弄得一通手忙脚乱,在上房里安置好茶水茶点等,才上前请几位进屋叙话。 青篱原本想着请各位进屋,想必以岳行文草药行家的眼光,能在屋子里看出点端倪也说不定。沐轩宇此时却道:“就在这外头便好,这丫头病着,动来动去做什么?” 红姨杏儿柳儿三人听了,哪里敢不从?虽然不知眼前这人是谁,但小姐刚才那一声“县主”便已经唬了她们一跳,这人又一身紫衣,通体贵气,指不定是个什么大人物呢。 连忙应了,搬桌子摆凳子,好一番忙乱,才安定住。把个青阳县主看得直皱眉头:“你院里就这么几个人?”见青篱点点头,下一句话脱口而出:“听说你是个不得宠的,没想到这么不得宠,” 这句话饶是骄纵成性的苏青筝也不由得尴尬的红了脸,低了头。胡流风翻了一个白眼,无奈斥道:“亏你还是个县主,别人府里的事儿也是你能说的?”语气倒有八分似那岳行文训斥人的模样。 青篱连连打圆场,请各位入座。苏青筝今日好不尴尬,平日里还因母亲苛责苏青篱而心中暗爽,却没想到这份苛责今日里竟让她在行文哥哥面前如此难堪,连忙找个了由头,落荒而逃。 青篱见她去了,心里也松一口气。请众人坐下喝茶,因她一病这许多日,平日里也极少吃什么茶点,是以“篱落院”里本就没有现存什么吃食。 见青阳县主对着桌上的几碟东西,秀眉微皱,便叫了杏儿来道:“我记得你们还存些了干槐花?可还有?若是有,便做些槐花包子来给县主和小王爷、胡公子尝尝鲜儿”顿了顿,指着眼前的一架紫藤道:“若是没有了干槐花,紫藤花包子也使得。再做些甜的紫藤饼来” 三人连忙应了,青篱又将紫藤饼的做法细细跟三人说了,叹道:“只是没有烤炉子,只能做些蒸的来” 青阳县主道:“你说的槐花包子是什么?本县主怎么从来没吃过?” 沐轩宇也跟着道:“本小王爷也没吃过,想来是极难吃的东西。” 青篱听着这二人,一个“本县主”一个“本小王爷”,不由扑哧一笑:“县主和小王爷乃千金之躯,这些粗陋的吃食,平日里自然是不会吃的。不过青篱这里只有这些,倒委屈两位了” 青阳县主扑过去,一把揪住她,娇笑道:“你当本县主听不出你在笑话我么?”青篱连忙讨饶。 青阳县主松开她,拉住她的手,笑道:“你这丫头柔柔弱弱的模样,不知怎的就对上了本县主的眼儿。本县主这几日闷得要死,你快好好养病,好陪本县主游玩”一边说,一边朝她的手看去。眼尖的瞅见指尖上有许多红点,眼光一寒,想起王府里那里腌砸事,猛的举起青篱的手恨恨的高声道:“这是什么?” 另外三人顺着青阳的目光看去,只见一只嫩白纤细的小手上,细得仿佛轻轻一碰就会折断的五指指尖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红点。目光皆一凛。 青篱知道事情大条了,连忙抽手笑道:“县主莫大惊小怪,不过是青篱学针钱扎了手。” 青阳县主不依的高声叫道:“胡扯!学针线能五指全扎了?你最好给本县主说个明白!” 她病得蹊跷这件事在没有确凿证据前,最好烂在她一个人肚子里,如若现在张扬出去,那暗中之人随便散布个什么说法,都能叫她有口难辨。 正在思量如何应对,便听见岳行文淡淡的声音夹着一丝怒气斥道:“怎么?还要为师亲自问你不成?” 青篱心思转了几转,才隐晦的说道:“青篱前些日子病的整日里昏昏沉沉的,也没什么精神,想起从杂书上看到的,有病之人,一直睡着并不利于养病,这些是青篱自己扎的……” “咝”两声抽气声响起,接着又有两个声音异口同声:“你这丫头够狠的!” 岳行文神色不明,胡流风高高挑眉,却没有说什么话。 青篱连忙把话题扯开,众人坐着聊了一会儿,大部分都是青阳县主说着,这几人听着。 又过一会儿,杏儿三人将槐花包子端了上来,这几人吃了大为赞叹,沐轩宇一连吃了三四个才罢手,最后又叫青篱将剩下的槐花包子包了给他。 不知不觉四人已坐了半个下午,胡流风见天色不早,便将谈兴正浓的青阳县主强拉了去,临走之时,青阳县主还叫着,过几日她再来。 青篱将这四人送到院门口,那三人出了院门,岳行文在院门口站定,一脚踏在门槛上,抓起她的右手,细细的把了把脉,脸色微缓,这才淡淡道:“说罢,怎么回事?” 青篱也不瞒他,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最后又道:“现在只是不知是药的缘故,还是其它缘故。不过,药我早已停了,倒也不怕,只是怕我屋里的那些用的摆的闻的……”顿了顿又道:“此事,就连院中的三人我也没有声张。本想待我细细问清她们,近日可添了什么新物件儿,便拿去叫先生瞧瞧。” 岳行文眉头紧皱,看了看前方等着的三人,淡淡道:“可想好了如何做?” 青篱点点头。 那人吐出两个字:“说说!” 青篱抬起头道:“自然是拿贼拿脏,顺藤摸瓜的端个底儿朝天” 岳行文皱眉,不赞同道:“此事查访清楚,倒也不难。你可知这查访清楚之后要做的事,对你意味着什么?” 青篱自嘲的笑了笑:“只有千日抓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若不是此事我警醒,怕就不是青阳县主口中的‘鬼样子’,而已是个鬼了。” 岳行文不悦的斥一句:“都哪里学来的怪话?!” 抬腿走了。 …………………………………………………………………… 晚上有事,今日更早了。请喜欢此书的亲给个收藏给个推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