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借机生事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八十章 借机生事

第八十章借机生事 “等等!”李江领命。刚转过身,李谔将他叫住。 “爷,您还有什么吩咐?” 李谔捏着下巴,沉思一会儿,突然一笑,“我怎么倒忘了还有这么一个人可用呢?” “派人去给李玥传信儿,叫他明日到长丰县衙上值,晚一刻,我揭了他的皮!” 李玥,就是那位空占名额从不上值的长丰县丞,平西侯府出了五服的同姓族人。 李江微愣一下,马上明白过来,小侯爷这是要搅浑长丰县衙这潭水。 朱县令与岳行文一行人到达渣子巷的李义山家中时,江氏早已哭哑了嗓子,呆呆愣愣的坐在椅子上。 院子站满了街坊,却无没一个敢替江氏张罗的。 朱县令等人虽然听说人起过李义山的境况,可谁也没来过他家,乍一看这股子穷酸光景,四壁萧然,蛛网联窗,里里外外没有一件像样具。顿时心里都酸楚得不得了。 钱金二位大人的眼圈登时红了。 岳行文与胡流风呆呆的立在院子中,若不是有人带着前来,他们怎么也想象不到,这竟然是一个为官二十余载,朝廷命官的家。 得了信儿的长丰县衙的官员们,随后匆匆赶到,见这情形也都是一愣。 朱县令立了好一会儿,朝着主管礼房的许文先道:“李家无人,这丧事由你统令着操办罢。一应用度皆从衙门支出,李义山大人的儿子也先派个人好生照看。” 岳行文听得这句话,猛然转头,粗略扫过院子,拨腿向东面侧房而去。李家统共三间正房,一间厅堂,西面无窗的杂房。 推门进屋,登时僵立。 李义山的痴儿李小丰口鼻流血,倒在床前地上,嘴里还含着未吞咽干净的糕点,鸡抓状的手扯着着胸口的衣衫,昭示着他死前曾做过的挣扎与痛苦。 他的身形微微有些不稳。 胡流风伸手拍拍他的肩,桃花眼中是浓得化不开的沉痛,“李大人走得可真干脆。” 李义山的死让众人缄默,可这他这般带决绝带着唯一的痴儿上路,让在场的人无不感到心酸。 围观的街坊中有与李义山前妻云氏相厚的妇人,登时痛哭出声,小丰那孩子生下来先天不足,已然是够可怜了。无奈又有李义山这么一个正直迂腐的爹,更是一天的好日子没过上,这会子又落得这样的下场。 在场的妇人一哭,将男子们的情绪也调动起来。个个气愤填膺,朝着朱县令嚷道:“大人,你可要为李大人做主啊。李大人清廉一生,究竟是什么人害得他走这么绝路啊。” 朱大人等人沉默。是什么人害得?!他们知道,却又不知道。 这究竟是什么人害得?!一时连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 忽听人群中有一个声音大声叫嚷,“什么人害得?还不是那两个人模狗样的京官儿。要不是他们来搞什么方田清丈。李义山大人也不会走这条绝路……” 他的话音未落,江氏“嗷”的一声跳将起向,发疯似的冲向岳行文与胡流风,哭叫着大骂,“我打死你们这两个人模狗样的东西,你们还我家老爷……” 有两个衙役将江氏架住。 江氏跪倒在地上大哭,“我说我家老爷好好的说不要寄田了,原来是你们逼的。你们看看我们这过得是什么日子啊,你们睁开眼睛看看……哪个官老爷官太太不是住大宅,穿绸缎……我们不过是求一顿饱饭罢了……你们这是把他往路上逼上啊。” 江氏的这一番哭,不但在场的百姓们登时将矛头指向胡岳二人,就连长丰县衙的诸位官员也按奈不住了:李义山的死因竟然是因为清丈,这么说他们的猜测是对的了?清来清去。还是要清到他们头上的。 长丰县衙的官员们登时炸开了锅,原本因着李义山逝去而沉痛的神色,此刻变成了直接胡岳二人的愤怒之色。你一言我一语的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间或可以听到中间夹杂的不悦冷哼。 众官员一位粗眉黑脸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这位男子是长丰县衙的典吏。“一县二丞三主簿四老典”,这其中的“典”,便是指“典吏”一职,是长丰县衙的第四把交椅。 这位典史大人姓张,单名一个魁字。把脸一沉,上上下下将二人打量一番,不无讽刺的道,“二位大人真是好本事,悄不吭声的这刀子便落到咱们头上了。” 这话一出身后原本极力克制着小声议论的官员气势登时又涨了几分,有张典吏大人替他们出头,他们怕什么? 岳行文从方才发声处撤回目光,直直盯向张典吏,一向淡然的脸上透着一股冷色,“张大人,身为朝廷命官,说话还是要有些分寸为好。” 说着淡淡的扫向长丰县衙的众位官员,“方田清丈乃国之大计。众人大人为官多年,想必是很清楚这四字的含义。大策之下,该如何做,就不用岳某多言了罢?” 长丰县衙的马蜂窝竟然是用这样一种方式捅开的,让朱县令与岳行文都如料未及,但即已然捅了,便就要捅到底。 胡流风眉头一挑,指向方才叫嚷的人,高声叫道:“你这刁民。谣言惑众,煽众闹事,将他给我拿下。” 一副官威十足的模样。 在场的衙役不敢不动,却也不敢立刻扑上。磨磨蹭蹭的移动了身子,眼睛却直直的盯向朱县令。 朱县令这叫一个头疼。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金主簿在朱县令身后果断的朝衙役们一挥手,金主簿一向唯县令大人马头是詹,县令大人更是将金钱二位主簿视为心腹,听他的话应当没错儿。 那帮衙役这才如扑向那人。 方才那人叫嚷过后,专等着看他这话会激起何等的闹剧,直到胡流风说出将他拿下的话,他才微微有些慌神,连忙挤出人群,撒腿就跑,但他的脚程如何能衙门的衙役捕快相比。 没跑多远,便被四五个衙役左追右堵摁了正着。那人杀猪般的惨叫响起,“老子没犯法,老子说的是实情,你这个昏官,你们害了人命,还想拿把老子灭口,老子要……” 四五个衙役将那人扭住拉向李家小院,那人一边挣扎一边骂。 胡流风掏了掏耳朵。挥挥手,“堵了。听着心烦。” 说他们是昏官,他便就要摆一昏官恶官的架式。只有昏官恶官,才会让老百姓忌惮,现在若是压不住,场面将会很难收拾。 胡岳二人的这一番不动声色的压制,让朱县令也略微定了神儿,朝着在场的街坊挥挥手,“大家都散了罢。李大人与其子的丧事有衙门张罗,定然会办得隆重体面。” 李义山迂腐,江氏泼悍。一个是不善且碍于身份与这些平民打交道。江氏则是谁也敢与之打交道。 是以,众人虽然同情,但也没有太深的情感。听了朱县令的话略微踌躇了一会儿,便自散去了。 青篱听到这消息时,已经将近午时。自知那人来长丰所为何事,她心中一直有着隐隐的忧虑,每日将陆聪指挥得团团转,一会儿去茶楼听消息,一会去查探平西侯府的动静,倒是青阳显得跟无事人一般,时不时的开解她一番。 但是她的忧心不减反增,若非她不能轻易去驿站探望,早就跑去将那人揪来,问问清楚。 可她却只能整日呆在院子里,什么事儿也做不了。 听了陆聪带来的消息,她再也坐不住了,叫来杏儿,“去叫福伯套车,我要去品茗轩喝茶。” 杏儿看了看天色,“小姐,马上该用午饭了,这会子喝什么茶?” 青篱不耐烦的摆摆手,“我说去就去,罗嗦什么?” 杏儿莫明其妙的出门去安排。青阳娇笑一声,“看把你急的。你当那岳行文与胡流风是吃素的么?这么点儿的小事都办不好,还当什么官儿?” 青篱知道这样的事儿在青阳眼中根本不值得一提,毕竟那样的出身,每日看到的听到的不都是这些事儿。 可,她还是担心。这事不弄个明白,她心里难安。 茶楼自古是收集与传播消息的最佳场所,早上发生在渣子巷的事儿,此时正是品茗轩里各茶客最为感兴趣的话题,你一言我一语的谈的热闹。 青阳最终拗不过她,只得巴巴的跟着一块儿到了茶楼。 茶楼之中大多数是男子,午时又正是茶客正多的时候,她们二人带着两个丫头与陆聪欧阳玉六人一出现在茶楼,便引起不少人的注意。 青阳在长丰已然住了不少的时日。青阳县主的大名早已传遍长丰,虽然只有极少数人的见过,但还是有不少从陆聪,从欧阳玉,从身后的两个丫头,而猜到了这二位少女的身份,不由齐齐的噤了口,直直望向来人处。 青阳被这人盯得好不着恼,将脸一拉,微微有些恼怒道:“这些人真真是惹人厌。” 青篱见此情形也微叹一声,招了招小二,向后面的雅室而去。 虽然在雅室里不能打探出什么消息,但出来走动一番,青篱的心情也略好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