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排查(一)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十七章 排查(一)

第十七章排查(一) 即然要查,那就查个彻底,新账老账一起算!有了这次的事件,她不相信那个已香消玉散的苏青篱只是单纯的生病而已。 于是命三人将各房送来的东西,和房里新添的物件儿,无论物件大小贵贱,统统找出来。按送礼人的名字分好类,记不清是谁送的物件儿,就单独放一堆儿。 三人越发奇怪小姐到底要什么?病刚好,不好好休息,在院子里折腾什么?奇怪归奇怪,三人谁也没上前询问,反正“篱落院”里的人少,杂事也少,正好趁此机会清点一下院子里的物件儿,归整归整也好。直直忙活了一个上午,才忙活完。 青篱看着推得满满当当一大桌的东西,不由头大,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太过谨慎了,若是之前送来的东西有古怪,她为何穿到这里之后,一直健健康康的? 于是又叫众人将这次病中吃过的用过的以及新送来的东西挑出来,这三人又是一通忙活。 青篱在瞅着桌子上分作几堆的东西,不消说,最大的那一推儿,肯定是李姨娘送的。到底是自己的亲娘啊,估计她李姨娘屋里的摆件玩的用的,全都加起来,也抵不上她送来的这一半儿多。青篱叹了口气,对着桌子上的物件儿挑挑捡捡。 眼尖的瞅见一个约半尺长,五寸宽的檀木雕金的匣子,单独放作一旁。随手打了开来,里面是一个黄色绸布包,掀开布包的一角,登时眼中一亮,里面是两只白玉镯子,四五块玉佩,几根金黄发亮的发钗,其中有两根特别漂亮,一只镶着红宝石,一只镶着粉色珍珠的,还有一些扇坠荷包之类的玩艺。件件精美华丽,她瞧着比大小姐苏青筝惯见戴的,还要好几分,更比她平时用的不知要好多少倍。一个庶出的小姐,哪里来的这样精贵的东西? 红姨见小姐对着这一堆东西发呆,连忙上前道:“这些是大都是二老爷二夫人给小姐的,也有一些是小姐生辰时,老太君老爷赏的,小姐原先一直放在这匣子里,平时里也不肯戴,说是怕磕了碰了的” 顿了顿,长叹一口气道:“当年二老爷在家里的时候,最最喜欢二小姐,二房没有女儿,二老爷真真把小姐当成自己的女儿来疼。二夫人也是个和气的人,也极喜欢二小姐。隔三差五的给小姐差东西,瞧这枝红宝石金钗,可是二夫人最喜欢的物件,只因小姐多看了两眼,便叫人巴巴的送来的。您瞧瞧这羊脂玉佩,晶莹剔透,还有这做工,单这一块玉搁在市面儿,没有个千把银子是买不到的……还有这枝黄金镂空雕花镶珠发钗,这钗上的珍珠,可不是一般的珍珠,是上好的南珠,这般大小的珠子,一颗就顶普通人家吃上好几年,这根钗上可足足有八颗呢…………” 红姨还在不停的一件一件讲解,青篱已经听得目瞪口呆,原以为她是个穷光蛋小姐,没想到自己原来还有这么一匣子宝贝啊,略一思量便有了主意,制止奶娘再说下去。从中间拿出那只据说价值千两的羊脂玉佩,叫她把剩下的东西包了去放好。 接着又在几堆东西中,各挑出一些最近两个月送来的荷包、扇子,薰香等。 这才转向那一堆她病中收到的小玩艺儿。 这一堆中,除了燕窝、人参等干品外,还有一些姨娘们送来应景的小玩艺,还有一个美轮美奂的五彩雕金古董花瓶,这瓶身线条流畅,雕花精致入微,色彩鲜明而不显轻佻,看得出年代久远,却不显破旧,一看就是个值钱的物件儿,是谁这么大的手笔? 指了花瓶问道:“这是谁送来的?哪一日送来的?平日摆在哪里?” 杏儿道:“小姐,这是李姨娘送来的。平日就摆在小姐的梳妆台上,小姐一向不在意这些,怕是没有看到吧?”说着,想了想又道:“这花瓶是小姐去赏花会那一日送来的,说是老太太赏的” 青篱一行听,一行点头。听完也不说话,径直叫人将这包东西一股脑的包了,又叫杏儿将她病中喝的汤药拿来一副,带着东西便要出门。 这三人小姐这般,似是隐隐觉察到什么,又见她面色凝重,颇有默契的互视一眼,默默照小姐的吩咐去做,一句不该问的话也没问。青篱对这三人的通透也感到十分满意,也不作解释,背着一大包东西扬长而去。 青篱背着一大包东西,进了草药园子,仍旧先去看她的宝贝棉花苗,有二十来日没见,棉花苗长高了不少,叶子都发出六七片了,有的苗已经开始长枝叉。看着整整齐齐的三百棵棉花苗,不由感叹自己天生是个农活好手,居然一棵都没移死,天才呢。 进了凉亭,端起石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正是她喜欢的温度。这才坐下了来。 岳行文这时才从书中抬起头来,淡淡道:“看来那棉花你宝贝得紧呢。” 青篱点点头,笑道:“若是在我们府里,我恨不得天天去看呢。”说着伸了一个懒腰。 眼见岳行文又要训斥,连忙道:“诺,东西都带来,你看看罢” 岳行文看着这一大包东西,眼里闪着疑惑。青篱解释道:“即是要查,就查个彻底罢。有着这一次事儿,我便想起我前些日的那一场大病。那次可比这次可凶险多了,简直算是一脚踏进了鬼门关,只差给阎王爷磕个头,就做了正经的小鬼喽……” 说到这里岳行文冷哼一声,就要开口,青篱连忙将一肚子感慨都咽到肚子里,指了指这一大包东西接着道:“……因此才将这近几个月收到的物件儿都带来了,先生一包一包的查看罢,这可都是青篱按人头分好的”说着,冷哼了一声:“若是有古怪,他们一个也别想跑!” 说着将布包打开,里面露出几个小包来。岳行文看了看她,一言不发,伸手打开其中的一个小包,里面是一些燕窝人参并几个小花瓶,和香囊扇子薰香等物件儿,一件一件的拿出来,细细的察看,凑上去轻嗅,直到这一包东西查看完,也没见他的脸色有什么变化。 青篱冷哼一声。岳行文抬头看了她一眼,青篱解释道:“这一包是太太送的。” 岳行文神色不明的看了她一眼。伸手拿起另外一个小包打了开来。 这里面的东西略少一些,只有几个香馕。 青篱坐在一边,心里有些失落,又有些愤恨。失落的是她以为这次生病是太太在做怪,却没想到一点把柄都抓不到;愤恨的是这太太为了要她的命,居然如此大费周章,安排得滴水不露,真可谓用心良苦啊。也不怪她将太太做为第一嫌疑人,这整个苏府里头,除了太太有必置她于死地的理由,她还真猜不出来,谁会如此恨她。 正想着,却见一旁岳行文停了下来,手里拿着一只青色底绣粉色荷花的香囊,脸色阴沉。 青篱心中一跳,连忙问道:“这香囊有古怪?” 岳行文点点头,问道:“这香囊你可曾佩戴过?” 青篱摇摇头,她一向不喜欢这种累赘的玩艺儿。岳行文点点头,将那香囊放在一旁,继续开其他的小包。 青篱见他这般,也按奈下心中的好奇,不打扰他。 随后的几个布包里,都没有发现什么有古怪的物件儿。最后打开的是一只较大的布包。 岳行文伸出手起那只雕金古懂花瓶,只是看了两眼,脸上便浮上疑重之色,凑上去轻嗅,脸色又沉了几分。 青篱的心猛的一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才长叹一声,问道:“可是这花瓶也有古怪?” 岳行文看她一眼,点了点头。神色不明的将花瓶放在一旁。 青篱顿了顿,沉默一会儿,又问:“那我这次的病……” 岳行文指了指那只雕金古懂花瓶。 青篱将茶杯往石桌上“啪”的一顿,怪叫一声:“哈!果然无功而返!” ……………………………………………………………… 今天更晚了,抱歉哈,晚上20点还有一更。求推荐求收藏 ※lt;ahref=http://www.》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原创!《/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