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转机乍现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八十四章 转机乍现

第八十四章转机乍现 李玥得了李江派人传去的信儿。急匆匆的从庐州赶往长丰。 李谔送给他四个字儿:搅拖闹拦。 李玥得了小侯爷的指示,快马向长丰县衙而去。 此时,长丰县衙内带有品级的官员都聚在县衙大堂内,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本就凝滞的气氛因这些官员小心翼翼的作派而显得更加的疑重。 随着大堂障幔的轻晃,私语声立时而止,间或有人轻咳几声,以缓解尴尬。 朱起云与胡岳二人从障幔后面转出。这是胡岳二人自到长丰以来,第一次身着官服。身形清俊修长,面色清冷严肃,带着一股子无名的压力直面扑来。 朱起云正了正神色,起身朝着在场大大小小的十来个官员道:“想必诸位已知道今日是为何事。其中的大道理我也不多说了,只单方田清丈四字这四个字关系到家国大计,诸位便应该明白这件事的重要性。本着律已律人的原则,本官与户部胡大人岳大人商议,方田清丈从长丰县衙开始,明日一早开始丈量,任何人不得推脱阻挠……” 说话到这里,已然将一县之令的威严摆了出来。 “我不同意……”随着一声叫喊,伴随着匆匆的脚步声,李玥满头大汗的闯进县衙大堂。 这人的身形一出现。其中有几位官员的脸色一喜,似是想要起身却又不敢起身的样子。 哦,原来李玥长的是这副德性。 胡流风眉头一挑,望着这一身锦缎,面皮白净虚胖,又微微透着些许脂粉气的年轻男子。 闲闲的起了身子,“朱大人,你这县衙的守卫可是不行,什么阿猫阿狗的人物也敢跑到县衙的大堂上撒野,还不给本官拖下去!” 李玥这个恼怒,把身子一挺,指着胡流风的大声叫嚷,“你是何人敢出言侮辱朝廷命官,本官看你是不想活了。” 胡流风向前走了两步,指了指身上的官服,“本官是何人你不认得,可认得这身官服?本官还想问问你是何人呢?” 李玥微愣,他本只喜风月,对官场之事甚不上心,若非李谔派人叫他回来,方田清丈这样的大的事儿他竟是一点也不知情,原以为依仗着平西侯府的势,这事儿可以轻松的办成呢,一上来竟碰上这么一个刺儿头。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若是这二方田官忌惮平西侯府,李谔何至于使人将他叫回来,又送他那么四个字?那样不入流的招数。象平西侯府这样的世家权贵若不是没了法子,怎会不顾自己的身分体而而轻易的就用上? 李玥刚一走,李蒲匆匆进了李谔的院子,“爷,侯爷请您去一趟。” 李谔眉头轻皱,“可知是何事?” 李蒲躬身回道:“京中来了消息。” “哦?可知是什么样的消息?”李谔起了身子,兴致提高了一些。 李蒲将他的神色看在眼中,神色一黯,从侯爷的表情来看,这消息怕不是什么好消息。 微叹一声,“小的不知,只是观侯爷面色……” 李谔的脚步顿住,略有喜色的脸登时沉了下来,挑帘出去直奔平西侯李素的书房而去。 平西侯李素此时也是一脸的阴郁,立在书房的窗前,定定盯着外面儿,不知在想些什么。 看见李谔进了书房,头了不回的朝桌上一指,“自已看看罢。” 李谔将桌上摊开的薄薄信纸取了,一日十行扫完,登时也沉默下来。 那寥寥几行字。居然为他与那二人还未正式开始的争斗一下子分出了胜负,而他今日早还特地的将那李玥叫了回来,这真是讽刺。 “……三月初一,圣上临时起意,前往仓州围场狩猎,着康王爷庞明景等一干大臣随行,朝堂一应事务皆由詹王爷与朱谦二人代为处理……” 詹王爷与朱谦一直主张推行新法,皇上在这个时候将康王爷庞明景调离京城,掬在身边,这正是表明态度并为这二人推行新法扫清障碍。而且还叫他们这些世家权贵告状无门…… 方田清丈势在必行,且结果已然明了。 李谔出了平西侯李素的书房,心中甚是恼怒。 可他心知他的恼怒不是源于方田清丈的实施,而是恼怒自己竟然从头到尾都在打一场毫无胜算的仗,甚至于到了这时还如跳梁小丑一般将那李玥招来意图搅浑这潭水。 他生于侯府世家,一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何曾有过这样窝囊的时候。 端坐在书房,思量了半晌,猛然重重的拍在桌子之上,叫了一声:“李江”。 外面有小厮到门外答话,“回小侯爷,李爷一早出去了,说是办您交办的事儿……” 那小厮本还想再说一句,“您有事儿可以交待小的去办。”,可此时小侯爷李谔的声音里透着十二分的不悦,吓得他不敢多说一个字儿。 却说李江因被李谔这一通的责问,更是丝毫的不敢马虎,一大早的带了名小厮甚是低调的来到求知堂,也就是柳儿几人就读的学堂。不过因李府杂事渐多,这三人些微认了些字儿,便不愿再来,每日由青篱抽空指点她们一下。 倒是柳儿的弟弟杨威,自来到长丰县便成这了学堂的正经学生。 李江二人来到求知堂,先使了那小厮以家中亲戚求学的名义进去打探。 私塾的教书先生仍是先前青篱见到的那位一团和气的中年男子,姓黄名敬轩,在学堂里人称黄先生。 私塾与官学比起来,本来生源就略有不足,有人送上门儿来,自然不会推辞的,颇为热情的将平西侯府的小厮领进房内,问了诸如学生多大,课业基础如何等等。 这小厮便趁机将李江教的话说了,“此来正是为了这个,我那亲戚家的孩子只在乡下学过几个字,他老子娘担心这里的先生不收,便使我来问问。” 黄先生呵呵一笑,摆摆手道:“这位小哥儿不必担心。我们这里虽然比不得官学的规模,可有一点好,不管先前基础如何,只要愿意学都可送来。” 说着隔着窗子朝正屋大开着的窗子一指,“那个那般大年龄了。却是斗大的字不认一个,不也送过来了?” 说着手指又一移,“那个原先也在乡下学过几年字,中间断了好几年,这不也送来了,学得还不错……” “先前儿丁香巷子的李府李小姐还送了府里的丫头来学字儿,也是没一点子基础的,都学得甚好……” 那小厮朝着黄先生一笑,故意夸赞道:“这事儿也听说了,都说黄先生人好学问。要是换了地方,才没人愿意收那几个丫头呢……我还听说其中有一个丫头的弟弟也在你们这里上学?” 黄先生呵呵一笑。又朝窗外指了指,“是有这回事。恐怕是姐姐没有弟弟学的好,臊是不愿来了。……诺,就是那个,名叫杨威,很是聪明,将来许是能大器呢……” 那小厮可没心情听这黄先生罗嗦这些,便打断他的话,“黄先生教得好,这长丰县的人都知道。容我多嘴问一句,那杨威是哪里人士?”见这黄敬轩面带疑惑,便又加了一句,“……我那亲戚从仓州来,怕在这边儿不习惯……” 黄先生呵呵一笑,“……尽可放心……”说完这句,又觉得没甚么说服力,略想了想,才道:“恍惚听说是赣州原武县人士,那边儿……” 还欲再说,那小厮已然拱了手,“知道了,我这就回去商议一下,改日再来。” 说完竟是匆匆的去了,留下黄敬轩一脸的莫明其妙。 那小厮出了求知堂,将打探来的消息说与李江,李江微松一口气,如此这般又交待两句,匆匆赶回侯府,而这小厮得了李江的指示,转身向丁香巷子而去。 胡流风与李玥二人在大堂之上当着众人的面儿,你一言一语的辩将起来。 论无赖,李玥可不是胡流风的对手,若论官势,虽李玥勉强高过他一阶,可怎耐对方根本不把这顶官帽子放在眼中。 李玥这么一来,一辩,倒是让众人将胡岳二人的态度与决心看得透透的。说白了,这二人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更是把那官帽子看得一文不值,甚至李玥叫嚷着要写拆子参他,胡流风还殷殷的递了纸笔到他手边儿,要他当堂就写…… 把个李玥激得进退不是,一个劈手将那纸笔扫落,气哼哼的出了大堂。 胡流风整了整衣衫,甚不在意的扫了众人一眼,“朱大人所说的,诸位可有异议?” 异议?这会子谁还会伸头做那箭靶子?李玥一县之丞,又有平西侯府做靠山,他们都不放在眼中,他们这些人可有什么法子? 岳行文站起来,“诸位大人深明大义,岳某深为敬佩,接下来的方田清丈还需各位的鼎力支持。不过,请诸位大人放心,丞相大人早有交待,之前的逾制寄田即往不咎。且在此次清丈中立功者,我二人定然会如实上报给诸位请功……” 胡流风不悦的瞪他一眼,这念唱作打,他都快唱完了,他一出场便把这唯一的好话给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