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丈菊地豆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八十五章 丈菊地豆

第八十五章丈菊地豆 三月十五日辰时。平西侯府紧闭的东北角角门悄然开启,从里面次第冲出五六匹快马,蹄声得得,扬起阵阵灰尘,向北城门疾驰而去,那紧急匆忙的情形不亚于昨日新到的京中八百加急。惊得街上的行人纷纷躲闪避让。 不过一两柱香的功夫,这五六匹快马便驰到北城门口,与一辆正入城的红漆车盖大马车错身而过。 这五六匹甫一出北城门,便又提了十二分力气沿着官道向南狂奔而去。 而这红漆马车则沿着双墩大街一路南驶去。 听闻从长丰县衙开始的方田清丈得以顺利实施,青篱不由的松了口气,心中略有疑问,还未开始便那样的剑拨弩张,怎么没过几日便又进得的异乎寻常的顺利? 但能够顺利的推进终究是好事儿。不由暗自祈祷让这顺利一直到方田清丈结束罢。 这些日子她因忧心这方田清丈,府里的诸事,事事皆不上心,那些人也知她的心思,能自己做得主的便自行做了主,不能做主的便向后略推了推,总归不是什么紧要的事儿。——比如这庄子里盖房舍的事儿。 张贵与柳儿因青篱的心不在焉,外有心烦,超乎寻常的和平共处了好一段日子。张贵早使人请了有名的房屋匠人将房舍的图画好。并与柳儿将房舍所需的银两做了粗略的核算,单等青篱静了心,做了禀报,便可买料招人开工。 青篱也知自己近日惫懒太过,自那人来长丰半月有余,她竟是一件正经的事儿也没干,不由微微汗颜。 这日早上,她早早的起了床,收拾停当,在府里走了几圈,里里外外的查看了一番,便坐在秋千上有一下没有一下的荡着,抬头望天,心中却是思量着下一步该干的事儿。 天色明澈如一潭静水,日色若明辉灿烂的金子,春日的早晨潮湿而清新,有黄鹂隔空婉转啾鸣,清脆不绝与耳,连日的心不在焉,却不知乍寒还暖的春风已然悄悄的将人间换了颜色。 花架下种着的各色藤蔓蔬菜,舒展着枝叶,碧绿绿的将竹架缠了半壁,另一边的葡萄藤蔓也发出嫩绿微黄的新叶,带着些微的晨露随风轻曼起舞。 她突然想起那荒地里近千亩的果树,只是不知,那果园里的繁花美景现在是否已露出败象? 杏儿在一旁劝道:“小姐,这大早上的。又是露水又是风的,回屋罢。” 青篱依言起了身子,向前厅而去,“去叫张贵和李大郎来,这些日子总没过问,也不庄子里现今是个什么情形。” 小姐总算是不再如失了魂一般,整日坐立不安了。杏儿的脸上带了喜色,急忙朝前院而去。 刚到了前厅穿堂处,便看见小可急匆匆的过来,透过半开的门儿,隐约可看见门外停着一辆朱漆大红马车,心中纳闷,便站住了脚。 小可扬声叫道:“杏儿姐姐,外面来了一辆马车,说是山海镖局的,给小姐送东西来了。” 杏儿更是纳闷,若说送东西的只有岳先生,现如今岳先生就在长丰县,是谁巴巴的托了镖局送东西来? 还欲再问,青篱在里面已然听到了动静,隔着前厅的朝东面开的窗子喊了一声。“快请进来。” 一面自己出前厅的门儿。 山海镖局的来人是一位年约二十五岁的面像憨厚,又带几分刚毅的陌生镖师,将马车赶入院中,跳下车来,朝着立在穿堂处的青篱一拱手,“这位可是李青儿小姐?” 青篱含笑点头,“正是。不知是哪位托你送的东西。” 那镖师憨厚一笑,“是我们镖局的杨总镖头。” 杨岿海?!青篱顿时满面喜色,连忙叫小可将人往厅中让,一面问道:“杨镖头可是从丁吉牙回来了?” 那镖师又是一笑,“回来了。到京中已有四五日了,这些东西说是李小姐托我们总镖头寻的,正好有一批镖资要运到长丰,就跟着一块儿运来了。” 青篱登时心痒不已,没想到当时不过随意的一句话,那杨岿海居然记在心里,只是不知他寻了什么新鲜的宝贝带了回来。 强压着心中的好奇,与那镖师客套两句,他便起身告辞,青篱也不多留,只叫杏儿拿了十两银子送于他,权当是茶水钱,那人略做推辞便收下告辞。 那朱漆大马车一出院门,青篱再也压制不住,一连的指着小可小乐道:“快,快把东西摆到前厅里。” 杨岿海托人带来的是两只粗麻袋,每一只都装得满满的,从外面看,倒似是普通的稻子一般。 小可小乐可是纳闷。这看起来不起眼儿的东西,小姐为何那般的兴奋? 一时李大郎也用过早饭到了李府,青阳那边也收拾停当带着碧云碧月来了前厅,欧阳玉与陆聪二人也神色气爽的行了过来。 张贵几人合力将这二只麻袋抬进了前厅,青篱围着那二只麻袋只是一味儿呵呵直笑,却不叫人动手拆开。 看了好一会儿,才将手中的信拆了, “……受李小姐所托,在丁吉牙偶遇一度洋而来的番邦商人,见其贩卖丈菊,地豆,二者皆可食……” 青篱合了信,这丈菊和土豆到底是何物?不过刹那的疑惑,她便将之抛在一旁,朝着小乐挥挥手,“打开!” 青阳探过头来,奇道:“是什么好东西,看你神神秘秘又十分高兴的样子。” 青篱含笑看着小乐手中的动作,“说是新鲜的玩艺儿,我也不清楚。”现在她可不能露出一副我知道的模样,那丈菊与地豆她听也没听过,若是不认得的东西,待会儿可是不好收场。 随着小乐的拆包。“哗啦”一声,袋子里的东西流泄而出,青篱定眼一瞧,欢喜的“啊呀”一声,蹲下身子,眼前这堆儿东西不是葵花籽是什么? 莫非这便是那个什么丈菊?再一想那向日葵的形状,花形可不正与菊花相似么?那高约一丈的杆茎,这丈菊之名真真是恰如其份呢。 喜得她指着另外的袋子叫道:“快,快,快拆了那个。” 众人饶有有兴致的望着她,小可一见自家小姐的兴奋模样。早就在一旁动手拆了另外的袋子,从这袋子透出的外形看,一个个圆圆鼓鼓的,青篱不由暗猜这袋子里的东西。 小可手极快,三两下将那袋子打开了来,一个个圆溜溜,已然冒着嫩芽的东西滚了出来,青篱又是一声“啊呀”,欢叫着跑过去将那圆不溜溜的东西拿在手里左看右看,十分的欢喜。 这地豆竟然是前世的土豆! 青篱心中狂喜,呵呵的傻笑起来。 这葵花籽的用处已然是不小,而这土豆有用处更是大呢。 青阳满脸疑惑的将这两样东西看了看,又看看傻笑不已的青篱,急得直推她,“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把你这丫头欢喜这样?” 厅内的众人也是一脸的疑惑,欧阳玉取了方才她手中的信,略扫了两眼,盯着眼前这两堆儿东西若有所思,“丈菊?地豆?竟然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李小姐知道这是何物?” 青篱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笑呵呵的将那两堆宝贝看了又看,摇了摇头,“恍惚从杂书上看到过。丈菊,一名西番菊,一名迎阳花。茎长丈余,干坚粗如竹。叶类麻。多直生,虽有傍枝,只生一花,大如盘盂,单瓣色黄。心皆作窠如蜂房状,至秋渐紫黑而坚。取其子种之,甚易生……”(1) “……地豆,一名土芋,一名土豆,一名黄独。蔓生叶如豆,根圆如鸡卵。内白皮黄,……煮食、亦可蒸食。又煮芋汁,洗腻衣,洁白如玉”(2) “……本以为是杂书上胡乱写的,却没想到真的能亲眼见到这两种东西。” 青阳将这两推儿东西又看了看,“这东西就这般好,将你欢喜成这个样子?” 青篱仍旧笑得象个傻子一般,“好,据说很好呢。这丈菊的籽不但味香味美,还可以榨之取油,比我们日常用的麻油和猪油不知道要好多少倍,而那地豆,更是高产的农作物……” 说到这里,猛然顿住。朝着这几人讪讪一笑,“这些都是从书上看来的,真与假我也不知……” 说着又朝杏儿几人道,“快,小心的装起来,一个籽都不能拉下。还有那有地豆,千万别把芽碰坏了……” “……张贵,你赶快命人将那预留的空地深耕了,这些东西本小姐要亲自种……” 陆聪嗤笑连连,“一堆儿土不垃叽的东西也当成个宝似的……” 只有欧阳玉的眼中闪过一抹深思。 王象晋的《群芳谱》,成书于1621年,他在叙述蜀葵、锦葵等植物以后,附录一则《西番葵》。 徐光启(1562—1633)所写的《农政全书》中记载有“土豆”。在《农政全书》卷二十八记载。另,土豆传入我国的时间,权威记载略有争议。本文架空,以情节为主,莫怪莫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