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又见别离(第二卷完结)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九十章 又见别离(第二卷完结)

第九十章又见别离(第二卷完结) 品茗轩内,岳行文与李谔相对而坐。却又沉默不语。 两人在这里坐了已有一个时辰,除了最初的几句寒暄,便是这长达一个时辰的沉默。 只是这久长时间的沉默,却没有一丝尴尬,两人的神情却都是淡淡的,岳行文手持茶杯,淡淡盯向窗外,有一口没一口的品着茶。 小侯爷李谔则是似笑非笑的神色,慵懒的靠在椅子上,手指轻敲扶手,眼睛飘渺,看向不知名的远方。 静静的,倒象是两个多年的老友,品茶小坐的模样。 李江带来的消息,让他太过震惊。 言语的片断在他脑海中一一闪过:李青儿原名苏青篱,户部郎中苏佑廷之女,是苏府庶出二小姐,苏府与岳府比邻而居。 岳行文曾在苏府做过几个月的临时西席…… 苏二小姐在京中才名与恶名并存,惊才绝艳的《咏牡丹》,稀世大材的《将进酒》,火烧苏府的狠。报复手段的辣,以及诈死离府的决绝…… 这些怎么也无法与衣衫素静,时常挂着疏离笑意的淡然清丽小脸,和那弱不经风的小小身影联系起来。 也许是这些消息震得他脑子有些混乱,竟然将这岳行文找了来。呵,可笑!找他来做什么?求证么? 春风拂来,竹影婆娑,发出一阵阵“沙沙沙”细微的轻响,在白色窗纸上投下斑驳的光影。 似是又回到了草药园子,那静而无声,静而安宁的梧桐盖盖的石亭之中。 岳行文淡然的脸上浮上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 放下杯子,起了身,“谢小侯爷的好茶,岳某还有事,先告辞了。” 李谔收回目光,跟着一笑,“岳大人客气。即是公务繁忙,我也不多留了,慢走,不送。” 岳行文拱手告辞。 半夏早在外面侯着,见他出来,长吁了一口气,连忙牵马前来,“大少爷,那小侯爷是不是找您的麻烦?” 岳行文接了缰绳,淡然回望,停了一会儿。才回首轻摇,“无事,品茶而已。” 李谔立在茶楼的窗前,望着那黑马白衣远去的背影,脸色冷了下来。 不得不承认,那马只是普通的马,那衣也是普通的月白棉衫,却不知,竟然能让人在繁华闹市中一眼就注意到,并不自觉的将周边嘈杂的声响花红柳绿都忽视了去。 人怕不是普通的人…… 李谔站立良久,才转身出了雅室。 回到驿站,胡流风早已回来,一见他来,笑着道:“怎么,那小侯爷没有留你用顿午饭?” 岳行文轻笑一声,摇了摇头。 胡流风怪叫一声,“那他巴巴的请你去做甚?都说了些什么?” 岳行文笑了笑,“怪就怪在这儿,竟是什么都没说。” 这下胡流风可真是惊奇了,眼睛转了几转,“你猜他是为了何事?” 岳行文想了想。不确定的摇了摇头,“怕不是为了方田之事,至于另外一事么……倒是有可能,以平西侯府的势力,查这么点小事儿,还是轻而易举的。” 胡流风的眼睛又转了几转,“你是说苏二小姐的事儿?” 岳行文轻笑,“除了她的事儿,我可还有需瞒人的事儿?” 胡流风“啊呀”一声怪叫,“行文,棋逢对手,这可如何是好?” 岳行文突然起身,在他肩上重重一拍,“在这件事儿上,无人是我的对手,你还不知么?” 胡流风大翻白眼,“这般自大,可是要吃亏的。” 岳行文淡笑不语。 欧阳玉一走,青阳突然没了精神,整日神情懒懒的。青篱曾试探着问过她与胡流风的事儿,青阳只是拿话忿开。这叫青篱也犯了难,青阳连提都不愿提的事儿,定然是极难过的事儿。 这一日,一大早便下起了蒙蒙细雨,先是如浓雾一般,然后是毛毛细雨,到了将近午时,终于变成哗哗的瓢泼大雨。 天地间弥漫着雨水与泥土的潮湿气息。 青篱与青阳用过午饭,坐在书房里大眼瞪小眼。对于这两个即不会绣花也不会弹琴更不爱书画,又不喜下棋的人来说,这样的雨天对于她们简直是折磨。 百无聊赖的坐了好一会儿,青阳突然站起身子,“丫头,本县主决定明日回京。” 呃?!青篱扔了手中胡乱翻着的书,抬起头来,青阳凤眼透亮的盯着她,“本县主出来也有些时日了,有些想念京中的景极。” 青篱也不知说什么挽留的话,只好轻笑一声,“那县主再陪我几日,等雨停了,路干些再走。” 青阳拉了她的手,神色有点黯然,但声音却是一如往昔的清脆,“你还不我么?说走就走的。好在,胡流风与你那岳先生在这里,本县主也无须担心你。” 青篱笑道:“县主陪我的时日已不少了,我知足呢。不过还是等雨停了罢……” 她的话未完,青阳已是摆了摆手,“本县主是个急性子,你莫留我。我过日子再来看你……” 青篱突然有些伤感,心头发酸,强挂着笑意,点了点头。 次日一早,雨势稍减,但是仍是稀稀拉拉的下着,用过早饭,打发韩辑去平西侯府支会一声,只说京中有急事,不及拜别等等,便带着碧云碧月钻入满天的雨帘之中。 青篱送到丁香巷子口。望着远去的车辆,一时觉得有些孤独。 巷子悠长,两边的丁香树郁郁葱葱,在雨水的冲刷之下愈发的清翠欲滴,趁着青砖巷子,静幽而感伤。 青篱在巷子口立了许久,才怔怔回转。 李府一下子少了青阳与欧阳玉二人,便觉得冷清了不少。陆聪抱臂立在抄手游廊之中,青篱笑着迎过去,“你何时要走?” 陆聪一挑眉毛,“怎么,用不着了,便要赶人么?” 青篱淡淡一笑,“不是,是好有个心理准备。” 陆聪朝着漫天的雨雾,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快了,早点准备送行宴罢。” 青篱本是随口的一问,却没想到是这样的回答,笑意微怔,一个个都要走了呢。 随即又点点头,“好,你提前告诉我,我给你好好备一桌送行宴。” 说着便独自撑着伞回了房间。 黄色桐油伞下,一身不甚起眼的湖绿衣衫,在满天雨雾中婷婷远去,有些孤寂。 杏儿悄悄的抹了一眼角的泪,“小姐很舍得不县主呢。” 柳儿的眼角也有微微有些湿,“别看小姐面上淡淡的,心里面可重情谊呢,唉……” 陆聪不同于欧阳玉与青阳的乍然离去,他自定下离期后,整整吃了十日的离别宴,这才动身告别。 陆聪走的那日,是个极好的天气,青篱特意送他到北城门外。黄土古道上两侧绿树荫荫,南来北往的车辆。络绎不绝,不见得很热闹,而是恰到好处的不孤单。 陆聪走时又换上他来时的那身行头,那把他被为宝贝,而被青篱称为破烂的剑,扛在肩着,大摇大摆的步行离去。 自始至终,都未回首告别。 尽管青篱特意选了朝阳明媚的早晨来送他,却仍然心里酸酸的。 直到陆聪的身影消失成一个小小的黑点,又消失不见,她才回转。 四月中旬,又是一个明月夜,夜风不再凉,空气中是丁香花的香气,似乎将朦胧夜色都染上了飘渺的紫色。 岳行文又是一个不期而至,一眼看到那浓绿成墨色枣树冠下坐着的小小身影,心莫名的一痛,举步走去,在她身边坐了,将无力垂着小手轻轻握在手中。 青篱盯着花架看了许久,才突然回头,展颜一笑,“先生,你什么时候走?” 那眸子明亮,也有些迷离,里面有着淡淡的不舍,更多的是强装的坚强。 岳行文伸出白晰修长的手盖在她的双眼之上,轻笑一声,“为师何时说要走了?” 青篱扒开他的手,也跟着笑了,“方田清丈就要结束了,先生不也该走了?” 岳行文轻笑,老丞相是来信催他们回去,可,他不能走。 “为师在这里还有事儿要办,一年半载的还回不去。” 青篱的脸上不觉浮现喜色,只是嘴里仍然问道:“有什么事要办那么久?” 岳行文神秘一笑,“大事儿!”说着将目光定在她的脸上,“为师还从未见过你这般感春伤怀的模样呢。” 青篱的心情微微有些明朗,这月夜也似明亮了许多,嘿嘿一笑,不作声。 岳行文握了她的手,“庄子里的房舍可开始盖了?” 青篱微愣,随即重重的点点头,这些日子有些消沉,这也算一遭,那苏府,那确实不想回。 岳行文将她的神色看在眼中,重重的弹了她的额头,轻斥,“小小年纪哪里来这么重的心思?” 青篱故做得意一笑,“我一向是个爱糊思乱想的,先生不一早就知了?” 岳行文轻叹,“日后莫想这么多了,为师替你想。如何?” 青篱嘿嘿一笑,“那先生可要勤动脑才行呢。” 岳行文一笑,起身立在她身后,将秋千轻轻的推送起来。秋千荡得高高得,有风在耳边呼呼刮过,将黑发与湖绿的衣衫吹得迎风飘扬。 青篱发出几个细微的笑音。在静寂的月夜中却是格外的响亮。 第二卷完结

下一篇   第一章 岁月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