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岁月安好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一章 岁月安好

第一章岁月安好 长丰县气侯温暖。五月中的正午已是极热,白晃晃的日头正悬在头顶发威,干了一上午的活计,青篱有些累了,从那片预留田边站起身子,许是蹲得太久,眼前猛然一黑,身形微晃几下才站定。 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做了几个不甚雅观的伸展动作,望着眼前一大片田野,开心的咧开了嘴。 孜然棉花土豆和向日葵长极都极好。 那一大片向日葵已长到她的腰间那高么,其它几样也快长到她的膝盖处,这几十亩地由张贵和李大郎大亲自带人照看,那认真劲儿让青篱感动外加汗颜。 身后的大片果园,杏子已然泛了黄,桃子虽然还未成熟,却有不少已红了顶,高大的梨树上结满了葫芦型的果实。 果树园外面那一近万亩的稻子已然快要成熟,饱满的稻穗弯着小脑袋,随风轻轻的晃动,象是一阵阵黄金色的波浪。 闭着眼睛轻轻吸气。果香和着蒸腾出的青草泥土的香味儿盈满鼻腔,青篱不由舒畅的长吁一声,那声音欢愉而满足。 身后林中传来一阵“簌簌”的轻响,随即杏儿在林中叫道:“小姐,我刚挑了些熟得极好的杏子摘了,洗净放在潭边石桌上,去歇会儿,喝点茶罢。” 她边行边说,待话说完,已到青篱的身后。 一眼看到青篱放在小桌子上的纸张,那上面是一张张歪七扭八的画儿,不由的皱了眉头,小姐这画的是什么呀?就她这知情的,才勉强能看出是棉花地豆孜然和丈菊苗的模样,给个不相干的人,谁能看出这倒底是什么东西? 不过刹那的撇嘴,杏儿连忙掩饰过去,上次她不过无心说了句还不如叫岳先生帮着画呢,小姐便噘了嘴,还说敢说出去一个字儿,定然不饶她。 看着小姐一副认真的样子,她虽然好奇小姐到底要干什么,可再也不敢多嘴了。 利索的将桌上的笔墨纸砚,连带画儿都收了,刚收完,合儿从果树园旁的路上匆匆转了进来,“小姐。胡大人与岳大人来了。” 青篱摆摆手,“他们哪天不来?别管他们。” 话刚落音,胡流风欠扁的声音便在果园外响起,“二小姐,本官这是体察民情呢,多少人想去本官去指点一番,本官还不想去呢。” 青篱顺着田间泥道走上大道儿,一眼见这胡岳二人皆是一身大红的官服,不由有些好笑,强忍住笑意,道:“是,司农官大人。不知这些天您体察出什么来了?” 胡流风桃花眼一转,“体察出……‘甚好’二字。” 青篱“扑哧”一笑,“长丰县派了你这么个司农官,这算不算是该百姓们倒霉?” 岳行文往前走了两步,扫过她的脸,那润白如玉的脸颊被太阳晒得有些发红,额前的发丝也被沁出的汗水打湿,眉头不由的轻轻皱起,轻斥道:“大热的天往里田钻什么?” 青篱嘿嘿一笑,“这不稻子快收了。我不放心过来看看。” 一边说一边引着这二人向潭边儿行去。 田地干活的佃农们对这二人的到来早已不觉得新鲜,自方田清丈结束后,朱起云因大力直持清丈,受了嘉奖,后来,又有人将他的年终奏报中几样新奇的农具挖了出来,并做了试验推广,大受百姓们的好评,这才有人感叹,原来朱起云竟然是一个默默无闻,却一心为民办实事儿的好官。 再加上皇上成立司农署正是为了研究如何提高农产,这么一来,朱起云的功劳就显得更大了,一道嘉奖圣旨下到长丰,朱县令便一跃升为庐州知府,而代知府江文远,则直接调任京城新成立的司农署。 而岳行文便成了长丰县的县令,胡流风回京不过十天,便又颠颠的跑了回来,顺便捞了一个长丰县司农官的头衔。 有了这个名正言顺的头衔,胡司农官公务之余便是往她的庄子里跑,美其名曰体察民情,说李小姐这万亩荒地整治得极好,本官寄于厚望,当然要常来看看。 也就佃民们信他的这套说辞,都夸胡大人是个好官。可只有少数人明白,这人是闲得无聊,来这里打发时间罢了。 他这一来,每次岳行文都会跟着一块儿前来。这不,前天刚来过,今天便又来了。 胡流风不满的瞥了岳行文一眼,“行文,你呆会儿再说话,我今天找二小姐有正事儿。” 青篱在石桌对面的长椅上落了坐,打趣儿道:“胡大人找我有什么正事儿?” 胡流风似是颇为头痛,好一会儿才道:“那你试验田里的几亩稻子给我如何?” 胡流风口的试验田,便是青篱在插秧时挑了最粗壮的苗和细小的苗各插了十亩地,想看看收成能差多少。两块地是一样的施肥,一样的浇水,一样的除草。 目前看来,那粗壮的苗确实能够提高产量,估计提高得还不少呢。 他一张口要这稻子,青篱便更奇怪了,倒是岳行文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毫不留情的指出,“你这是在作弊。” 胡流风不满的瞪了他一眼,“那个什么试验官田又不是我搞的。关我何事?我不过是为了长丰的大局着想。” 说到这里,青篱明白了。那试验官田刚开始没多久,便就是方田清丈,长丰县衙忙得团团转,估计那沈墨非也没什么心情往那上面使劲儿。 笑着道:“以我看。胡大人要那几亩稻田可没什么用。有用的是这两块地儿做对比的数据。” 胡流风笑道:“那你将那数据给我如何?” 青篱看了岳行文一眼,胡流风不满的指着身上的官服道:“本官也是正七品,你看他做什么?” 青篱一笑,“我可不是因为这个。不过,你们二人先前儿在长丰方田清丈得罪了不少人,原先你们是京官,人家耐何不得你们,现在如今是县官儿,这事儿虽不大,但毕竟是作弊,小心有人告你们弄虚作假。” 岳行文笑了笑。“说得对。这事儿以我看,你就做一次垫底的又如何?” 胡流风长叹一声,“想做个好官儿真难呐。” 说着拿起桌上鲜灵灵黄澄澄的杏子吃将起来。 岳行文望着远处那一大片果实累累的杏林,轻声一笑,“倒是真象是一树一树的黄灯笼。” 胡流风怪异的看了他一眼,鼻子孔中发出一声嗤笑。 岳行文远眺那已然泛黄的大片稻田,看了好一会儿,又是一声轻笑,“也象金色的波浪。” 胡流风双手胡乱的搓了搓胳膊,扭头看他,“你今天真怪,吃错药了?” 岳行文回头看向青篱,“可定了哪一日收割?” 青篱展颜一笑,“再过三五日罢。” 岳行文指了指胡流风道:“到时叫这位胡司农官组织些人手帮你收。” 青篱也笑了,朝着胡流风微行了一礼,“如此就先谢过胡大人了。” 胡流风哀叹一声,“不过吃了两个杏子罢了,便要讨这么重的利么?” 入庄的大道儿已被青篱按照府里花架的样子,从南到北的竖起长长的竹子架,那架子高约一丈,宽约两丈。架身和顶部用的皆是成人手腕粗细的韧竹,接口处用浸了铜油的麻绳缠紧,空隙处则用的是毛竹做成分格。 这样,一来不影响车马在下面通行,二人可以遮阴取凉,三来,这一路长长的蔬菜架也可以得不少的产出。两旁种了些豆角、胡瓜,丝瓜等物,此时秧子已爬了半壁,再过半月,便是一架的绿荫清凉。 花架下面,她还使有买了些农家不成用的大树墩,将面抛光,刷了铜油。大的树墩可以做成小桌子,小的树墩便当做成矮小的凳子,这些做起来都不甚费工夫,但是在大道儿两旁一摆。却是极有意境。 早晨庄子里无人时,立在大道的南面向北望去,两旁是古扑的木桌木凳,头顶是整齐的竹架,上面有碧盈盈的藤蔓,乍一看,不似是农庄,却是象个花园一般。 此时已有三三两两的佃农们坐在树墩木桌前儿,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闲话,自花架搭架之后,他们收工回家吃饭前,都要在这里闲坐一会儿。 都说这是有钱的老爷们才能享受到的,如今东家小姐心善,让咱们这大老粗也享受一番。 见青篱胡岳几人行来,这些人纷纷住了嘴,起身问好,待这些人过去,便复又坐下闲话。 胡流风看着这长长一路的竹子架,笑道:“能将地种到这般雅致,也只有苏二小姐才能做得到。” 青篱一笑,其实她当时更想种葡萄来着,可惜…… 她看了那人一眼,这里终究不知会呆多久,还是种些生长快的蔬菜吧。 骄阳四射,知了嘶鸣,远的碧潭中荷叶田田,新盖的房舍已然在做着收尾的工作,夏收之时,这里将完成从荒地到田庄的彻底转变,再也看不到一点荒芜的影子。 岳行文拉后胡流风几个身位,行在她身边,低低的问一了句,“可是很开心?” 青篱抬眼看他,眸子明亮透澈,大大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