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雨中施救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三章 雨中施救

第三章雨中施救 夏收一直持续了五六日。那胡流风岳行文与李谔带着的人,也直直干了五六日,这些人虽然不擅长农活,但有的是力气,便被青篱毫不客气的安排去干挑夫的活计,专门运送在打稻机上打下的稻谷,将打下的稻谷挑到翻晒场去翻晒。 就这样边收割边脱粒边翻晒,直到夏收快结束时,收割早的稻谷稻草便也晒干了,前面的收起来,给后新收的稻谷腾出地方,继续翻晒。如此地毯式作业,效率却是出奇的高。 夏收的这几天,天公作美,一连五六日,风和日丽,天空湛净得连一丝云彩也找不到。佃农们都说好人有好报,东家小姐人好心地好,这是上天给东家小姐的好报。 好天气一直持续到夏收末尾,这一天早上起来还是晴空万里,哪知刚到了庄子边上。一大片一大片乌压压的黑云已然从北边的天空直压过来,温热而粘滞的风随着这黑云的快速移动,也变得爽利起来,将车帘吹得随风四处乱舞,隐隐透着一股子凉意。红姨跳下马车,向北边的天空张望,“小姐,怕是要下大暴雨了。” 此时庄子里已然是一片空旷旷的,远处翻晒场上,有几个稀疏的人影,那是最后打下的稻谷,想必也已经晒作了半干…… 青篱直直望着北面黑压压的天空,她甚至于能闻到空气中土腥气味和淇河水散发的水气味道。笑道:“幸好稻子全收完了。否则这会子不知会急成什么样子呢。……这场雨早该下了,自上次下过雨,已快有一个半月未下雨了,这场雨一下呀,可省了咱们种秋粮浇水的工夫喽。” 风骤然吹紧,凉意也突然增加了几份,将青篱的头发吹得在风中飘扬,衣衫被吹得紧紧鼓起,猎猎作响,远处翻晒场上几个正在忙活着的几人,因着这突然急促起来的风,发出一阵嘈杂的惊呼,手中的速度比方才更快,再看看北边那块黑云,已然快移到头顶了。 青篱将被吹乱的头发紧紧抓在手中。朝着小可道:“快,赶车到畜牧场去,我记得有一处牛舍漏了雨,去看看修补好了没有。” 红姨一把将青篱扯住,“小姐,一会儿张贵就来了,叫他去看就好,这雨马上就下来了,咱们还是赶快回府罢。” 青篱抬着了看北面的天空,笑道“哪里有奶娘说的那般快?我去看看就回,你们在这里等我罢。” 说着上了马车,催促小可快走,红姨与杏儿一个不留神,那马车已跑出去四五步远,两人不甘的在后面撵了几步,悻悻的停了脚步,杏儿一顿脚,“小姐也真是的,不就是个牛舍么?也值得这样……” 红姨向来时的路看了看,叹了一口气,“张贵与李大郎这几人怎么还没到?连岳先生几人也还没来……” 杏儿撇嘴道:“这会子才刚辰时。那人些怕是饭还没吃上呢。再者这夏收一开始,哪个不是累得腰酸背痛的?就数咱们小姐最有精气神了……” 两人还未说几句闲话,一直劲吹着的北风猛然停了下来,四周一片静寂,连旁边的细小杂草都停了晃动,头顶的黑云从愈来愈低,象是一块悬在头顶漆黑的布。周遭的光线突然大暗,似是黄昏将夜的光景。 杏儿惊讶得睁大了眼睛,正欲说话,突然狂风四起,飞沙走石,闪电如凌厉的长剑劈开黑色的天幕,霎时,豆大的雨滴“霹雳叭啦”的落了下来,打在地上激起一股股细小的尘雾,打在脸上却是生生的疼。千万道闪电突然齐闪,将幽暗的天空照亮,滚滚炸雷从天边“轰隆隆”由远及近而来,在头顶低低的云端炸响;狂风怒吼着,将头发与衣衫齐齐卷起,吹得人连眼睛都无法睁开。 杏儿与红姨惊叫一声,齐齐向庄子里新盖好的房舍跑去,刚在庄子大门的门檐下站定,豆大雨滴汇成暴雨,似是一盆一盆从天下往下倒一般,哗哗啦啦的倾泄而下。 只不过了十几步的功夫,两人的衣衫已然湿透了,杏儿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只不过半柱香的功夫。庄子里已被白花花的雨雾笼罩着,只能看得清一丈之地,其余的便是一片苍茫。杏儿望着这如小瀑布一般的雨帘急得眼睛直往下掉,“不让小姐去,小姐非去,这下,可怎么办?” 红姨也是一身的狼狈,急得直顿脚。 忽而不远处响起马蹄声,稍倾一个人影出现在视线中,紧接着,后面又有两个人影紧跟而至。 那当头一人瞬间便到了杏儿与红姨面前,杏儿看见来人,脸上一喜,高声叫道:“小侯爷,我家小姐一个人去了畜牧场,奴婢斗胆求小候爷去看看……” “哗哗哗”的雨声与怒吼的风声将杏儿的声音衬得不那么真切清晰,就在杏儿疑惑这人能不能听到自己的话时,一道闪电伴着巨大的雷声划过黑压压的天空,那刹那间的明亮使人看清小侯爷李谔的脸上一片苍白。 身后的马蹄声忽至,一个急切的声音传来“你家小姐去了畜牧场哪里?” 杏儿听了这个声音脸上更是一喜,叫道:“岳先生,我家小姐说有一处牛舍漏了雨,她不放心……” “傻蛋!” “白痴!” 杏儿一言未完。两声低咒同时响起,几乎同时,两匹马箭一般射出,转瞬便消失在白花花的水雾中。 狂风怒号,冷风阵阵,天地之间是苍茫一片。电闪雷鸣,风雨仿佛是世界末日般的嘶嚎。 小可赶着马车刚到果树园子旁,大雨便下了起来,突如其来的天气变化,把拉车的大黑马惊得狂跳,小可一时不察。它便甩脱缰绳,一头撞进果树园子,狂奔起来,没奔几步,便被果树将马车卡在中间,动弹不得,已被摔得七荤八素的青篱和小可这才得了从马车脱身。 天色太暗,青篱努力睁大眼睛,想从眼前这白花花的雨帘之中找到判断方向的线索,这密林绝对不是躲避风雨的最佳场所,要赶快找到出路,以免被劈死在这里。 “小姐,小姐……”小可声音急切,隐隐已有了哭声。 青篱回过头,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朝着身后的小可叫道:“小可,我在这里……” 小可顺着声音望去,前面隐约有个模糊的身影,连忙连爬带跑的奔了过去,“小姐,你有没有事?” 青篱摆动了一下被撞痛的左臂,一股钻心的疼痛传来,令她差点失声叫出来,连忙将手臂自然的下垂,并将腰间的丝带解了下来,递向小可:“你抓着这个,我们得赶快出了林子……” 天地仍然是一片苍茫,雨势不减,狂风依然怒吼,不时有被风吹落的果子落在地上,击起一片片水花,落在身上,砸得背上生疼,偶尔有几个落在青篱似乎是骨折了的左臂上,痛得她直吸凉气,闷哼连连,紧咬着的嘴唇似乎也渗出血丝来。 天色似乎比刚开始又黑了几分。雨水顺着头脸流淌下来,眼前是模糊的一片,青篱牵着手中的丝带,凭着记忆中的方位,深一脚浅一脚的向果树园外面走去。 岳行文与李谔二人策快狂奔,向果树园子的方位奔去,岳行文对庄园的道路略熟,沿着入庄青砖大道,转入田间泥土辅道,不多时便到了果树园子外。 马匹的嘶鸣声在苍茫的漫天雨雾中不甚清晰,却让岳行文与紧随而来的李谔神情一震,两人几乎同时暴起,从马背上跳下来,向那马匹嘶鸣处奔去…… 雨势越来越大,雨水越来越冰冷,冷得象二月的淇河水一般,青篱不多时便唇青脸白的,手脚似是都失去了知觉。她猜测,或许这场大雨之后,会下一场冰雹吧……,否则这将近六月的雨水怎么会这般的冷…… 身后的小可牙齿咯吱咯吱作响,虽然雨雾太大,看不清楚,青篱却能想象到他抖作一团,唇青脸白的模样,不由也跟着一抖,却扬声向小可道:“再坚持一会儿,我记得再往前走五十步就到了畜牧场,到了畜牧场,咱们就可以到牛舍里避雨……” 这话她已经说过好几遍了。可是现在走了好多个五十步,还是没有走出果树园子…… 小可颤着声音,答了一句,“小,小,小姐,我,我知道了……”,脚步略比方才有力一些,两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向果园深处走去。 又走了好几多个五十几步,青篱突然顿住脚,定定的望着眼前的水帘出神,猛然,她调转九十度,大步向前走,声音中多了一丝欢快,“小可,加油,这次我们走五十步肯走出去……” 雨水未来时,她记得刮的是北风,那么,现在不管是向东走,还是向西走,都不应该顺着风吹的方向走…… 走着走着,突然感觉头顶的雨密集起来,雨水如注倾泄在头上脸上身上,雨打树叶的声音也小了起来,青篱欢快的叫了一声,“小可,加把劲儿!我们就要出去了……” 话音未落,便两声暴喝在一丈开外的地方,同时响起: “闪开!” “躲开!” 青篱腰上一痛,身子一轻,同时一道亮光在眼前闪过,一声巨大的声响在耳边炸开,震得她的耳朵顿时失去了声音,身子猛然撞上一个软而温热的物件儿,左臂上钻心的刺痛传来,只觉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似乎有什么烧焦的气味在鼻尖散开……

下一篇   第四章 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