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探望(一)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五章 探望(一)

第五章探望(一) 李谔眉头又一挑。直直看向岳行文。岳行文久等不见他的回应,也抬了头,两人四目相对,在空中厮杀良久,李谔突然收了怒气,嗤笑出声,嘴角高高挑起,狭长的眼睛斜睨着岳行文,一副居高临下的傲然模样,“不说因她,本小候爷也可以说因阿猫阿狗而受的伤,至于岳大人么?本小候爷没那般的福气做你的救命恩人……” 岳行文闻言眉头淡挑,温润无波的黑眸不停的闪动,久久不出声,一时间,屋内静得只能听得到烛花细微的爆花声。 直闪到李谔的傲然神色将要维持不住的时候,岳行文突然起身,向李谔规规正正的施以大礼:“小候爷大义,岳某铭记在心!” 李谔却因他这话脸色一变,脸上的恼怒比先前更盛几分,拎起床头边的青花薄胎白玉茶杯用力摔到地上。“啪”的一声脆响,杯子应声而裂,薄薄的碎片散得满地都是。 李江听得动静正欲进屋查看,只听里面传来一声暴喝:“不准进来!” 他只好将伸出去的手,硬生生的收了回来。 李谔喘着粗气靠在床头,指着岳行文,怒道:“本小候爷救的是她,与你何干?你凭什么替她道谢?我当不起你的谢,你走,本小候爷不需你的医治……” 岳行文弹去落在身上的一片碎磁片,神色正重肃穆:“即有小候爷的这句话,我便放心了……。这是岳某的谢意,并非替她……她的谢意自当由她亲自来谢。” 不说因她,那她便多一分安全,平西候府的小候爷受伤至这种程度,甚至于可能失去行走的能力,若是平西候府知道此事因她而起,那样的滔天怒火将会给她带来什么样的灾难?! 岳行文顿了顿,似是思考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她现在高热未退,暂时还不知情……” 李谔神色不明的半靠在床头,脸色苍白,眼神不知投向何处。 屋内又静了下来,岳行文轻轻的将那层层包裹的白布解开,不由倒吸了口凉气,那半截小腿呈碳黑色。黑色烧焦的皮肤裂开血肉狰狞的大口子,里面的血水不断渗出,已然有了化脓迹象……更让人感到恐怖的是脚掌脚趾也呈现焦黑的一团,五趾已然看不出形状,象一块烧焦了的肉块儿……这样的腿还有行走的能力么? 他直直的盯着眼前这焦黑的小腿,心中“呯”的一声,似是有某种东西裂开,并迅速消散,刹时间,心中空荡荡的,有比前天更冷更大的风从心里呼呼的刮过,只留下大片的苍茫和不知所措。 李谔从没有想过自己的伤势会如此严重,此刻已然呆愣住了,直直盯着那截碳一样黑的小腿,眼神中有震惊,恐慌,伤痛,苦涩,自嘲,各种情绪一一滑过。良久,双眼中万千波涛终于归于平静。李谔声音淡淡的开了口,“这事儿不需告诉她……” 那淡淡的声音有些不稳,飘飘渺渺的,有些坚定,却也有些犹豫,仿佛已然下定了决心,却仍然期望有人站出来反对…… 岳行文抬起头,“这事她必须知道……等她病好了之后。” 李谔突然发了怒,将床头上摆着的茶壶茶杯一扫到地上,大声怒道:“本小候爷说不需……” “必须……” “不需……” “必须!” “啊,不需……” “必须……” “咝,不需……” “必须……” ………………………………………… 终于,在两人将那两个没营养却代表各自最坚定立场的字眼重复了上百次之后,岳行文结束了他第一次医治,为李谔清理了腐肉和脓血。 李谔脸色苍白如纸,两鬓的发丝被汗水浸湿,湿哒哒的粘在脸上。 岳行文坐在桌前开了写了药方,将李江招来,让他即刻去药房抓药。 李江领命而去,岳行文起了身子,“小候爷的伤势很重,岳某先用些药物控制伤口的恶化,至于下一步的医治,我已派人去寻家师容老太医的下落,想必不日便有消息……家师对治疗烧伤甚有心得,与家师一同为小候爷医治,必能保小候爷行动无碍……” 李谔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挥了挥手,“快走。快走,本小候爷一向不喜欢你……” 岳行文停了下来,静静的立着,突然,轻笑一声,“彼比,彼比,岳某看小候爷也不怎顺眼……” 说罢,挑帘便出去了。 把个李谔气得直愣愣的盯着打着晃的门帘,坐在床上直喘粗气儿。 忽的,门帘又开,岳行文的头探了进来,“不过,岳某还是要谢小候爷对她的救命之恩,维护之义……” 一言未完,李谔抓起床头唯一的杯子用尽全身力气,向他掷来,岳行文头一缩,那杯子碰到门帘之上,受阻坠地应声而碎。 屋内屋外都静悄悄的,一时间只剩下李谔大喘着粗气儿的声音。 “本小候爷的好意,只有她一个人能谢,你是个什么东西。敢替她谢……” 良久,屋内响起这样一句恼怒而又有些孩子气的话。 青篱再次醒来时,已将近子时,杏儿一见她醒来,欢喜的叫道:“岳先生的药真神呢,说小姐子时会醒,就真的这会子醒了。……小姐,你可觉得好些了?” 屋内烛火通明,将内室映得明晃晃的。 青篱半靠在床头,透过窗子向外张望,“先生可在府里休息?” 柳儿脸上神色一暗。强打着笑脸道:“小姐身上不好,岳先生去寻些药材来,这会子未在府中……” 青篱点点头,不言语。 杏儿倒了杯热茶递了过来,她接在手中好半天,即不喝,也不看,只是用细嫩的手指细细的摩挲着杯子的边缘。 那日滂沱的大雨,漫天白花花的雨帘雨雾,如末日般的电闪雷鸣与风的怒吼,以及昏倒之前那异常明亮刺眼的白光和那一抹皮肉烧焦的味道…… 她的手紧紧的攥着酒杯,仿佛要捏出水来,将自己一脚踢开的人是谁?那将自己抱住的人又是谁? 杏儿与柳儿两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垂首,静静的站在一旁。 门外响起一声轻咳,青篱听出是胡流风的声音,朝着杏儿道:“去请胡公子进来……” 杏儿不情愿的一撇嘴,“小姐,这都快子时了……” 剩下的半截话,被青篱凛然一撇,吓得咽到肚子里去了。 胡流风进来的时候,青篱神色淡然的斜靠在床头,大半个身子隐在纱帐之后,忽明忽暗的烛火将她的身影拉得长长的,映投到帐子上,竟有一种远离尘嚣之感。 听到脚步声,青篱抬起头来,朝着胡流风淡然一笑,“我还真是个麻烦!” 胡流风低头一笑,并不接话。 青篱将身子坐正,目光投向忽明忽灭的烛火,“我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胡流风在椅子上坐定,也盯着烛火出了一会儿神,才将目光转向她,声音平静,无波无澜,“正如你猜想的那般。那位小候爷救了你……” 心中的猜测终于坐实。青篱长吁了一口气,良久,才扯出一丝笑意转向胡流风:“谢谢你告诉我。” 她眼睛明亮,脸上也比先前多了些光彩,笑意虽然勉强,却也没有他想象那样低沉或者说…… 胡流风随即也是一笑:“怕是有人不喜欢我这般多事……” 青篱微笑着摇了摇头,正了神色道:“不会的,先生他不是那样的人。” 胡流风桃花一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踱着风流才子步向外走,一面走一面高声叹道:“本公子终究还是多事了……罢了,我回去了……” 青篱目送他的身影离开,脸上的笑意登时垮了下来,究竟连累李谔受了多重的伤?以那人的反应来看,怕是受伤不轻……她的心里乱如一团麻,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次日,岳行文没到李府,只是差人送了药,并一封信。那信中只有寥寥几行字,是一个地址。 青篱合了信,神色不明的坐了好一会儿,才招了杏儿,吩咐了一句:“去城西。” 杏儿的嘴张了张,被柳儿狠狠的瞪了一眼,才不甘的去叫小可套车。 柳儿在一旁笑着道:“小姐,咱们荒地的产出已称量出来了。平均亩产二石半,小姐那两块试验田,壮苗的亩产四石,弱苗的亩产二石不到,谁也没想到,只是挑了挑苗,这产量竟能相差近一半儿……” 青篱微微点了点头,却没说话。若是没有眼前的这件事儿,这样的产量怕是会让她欣喜好一阵子罢。可,现在她却顾不上这些了…… 柳儿见小姐的情绪不高,郁闷的闭了嘴。心里也暗自叹息,不由对岳先生生出一丝不满来,刚发生这样的事儿,小姐病刚好,胳膊上还伤着呢,心情又不好,怎么就不见人影了呢? ……………………………………………………………… 过年杂事多,上一章重看了一遍,居然有好多错别字,汗~~现在是在老家,等我回到自己的家,好好的静下心来改一遍。

上一篇   第四章 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