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探望(二)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六章 探望(二)

第六章探望(二) 车轮压在青石板的路上,发出一路“咕咕噜噜”的声响,从李府出来,青篱把全部的精力都集中在单调的车辙声上,一声一声又一声,心中盼望它最好永远不要停下来。 她一向知道自己是冷血冷情且自私的人。小候爷的飞身相救,让她除了有刹那的感激之外,更多是现在的纠结不安——这不安来自于这件事对她的生活所产生的影响,她甚至于有些不想面对。 再长的路总有到头的时候,何况长丰县城并不大,从李府到候府城西别院,不过穿过四五条街而已。 车子停定,杏儿与柳儿率先跳了下来,回身望向小姐,却见她垂首端坐,浓密的睫毛在白嫩的脸上划下两道重重的阴影,偶尔上下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杏儿与柳儿相视不语,静静的立在一旁,不敢出声打扰。 过了好一会儿,青篱似是下定了决心一般,突然抬了头,淡淡着朝着她们二人道:“去叫门!” 候府别院门前的小巷悠长寂静,只有她们的到来才弄出些微的声响。 小可正欲上前叫门,却听“吱呀”一声,大门从里面开启,李江从里面小心的探出头来,乍一看到来人,原本忐忑不安的心登时定了下来,方才在里面听到动静,以为是候府来了人。 但是一看到青篱主仆四人,怒意又立时涌上心头,他从头到尾对这位李青儿都无甚好感,先前儿他几次送礼,李府不收,他不但替自己委屈,更替小候爷委屈……还有后来的那些事儿,这些事先不说也就罢了,可是这次小候爷居然为了救她,把自己伤成那般模样,还怕候爷因此而震怒,找她的麻烦,更是要连夜下江南…… 小候爷为她做到这般地步,她的眼中只有那个什么岳行文……他替小候爷不值! 想到这里冷哼一声,“李小姐大驾光临,不知有何事?” 青篱知道这李江不喜欢她,那李谔好好的时候,还有几次偷偷拿眼瞪她,更别说现在他为救自己受了伤。换位思考,若是自己是这般处境,杏儿柳儿怕早就拿了大扫帚上来赶人了。 眼前这道门儿,她不想进,却又非进不可。 止住正要发怒的杏儿,上前两步,朝着李江道:“此来是要谢小候爷舍身相救的大恩大德,请李管家为我通传。” 李江从鼻子孔里发出几声冷哼,将头转向他处:“李小姐亲自前来道谢,我家爷可当不起,您请回罢!” 说完作势就要关门。 青篱快步上前,一把撑在门上,“如此大恩,小候爷自然是当得起。李管家不喜见我,但小候爷却未必,身为下人却私自替主子自作主张,是该说你大胆呢,还是该说你无脑呢……” “你……”李江被她这一番话激得怒火更盛,一双喷火的双眸直直盯向她,青篱寸步不让的还击,两人在大门口正僵持着,从里面跑来一个小厮,一见门口这两人的架式,连忙快跑几步,走到青篱跟前儿,恭敬的问道:“这位可是丁香巷子李小姐。” 青篱点点头。那小厮脸上一喜,连忙做了向里请的手势,“我们爷请您进去。” 青篱迟疑了一下,“小候爷怎么知道是我来了?” 那小厮笑着摇摇头,“小的不知道,也不敢问,李小姐您这边请……” 青篱叫小可将马车赶入院中,又让杏儿与柳儿将一同带来的补品药材取了下来,跟着那小厮向里面走去。 候府别院的院子也不大,却很是静幽,过了穿堂,迎面是一个约有三四亩大小的小湖泊,湖上曲桥通幽,蜿蜒穿湖而过,中间有两座亭子,曲桥两侧是田田的荷叶,密密簇簇的挤在一起,长得热热闹闹的。偶尔有一两枝打了苞的荷花,俏生生的立在碧绿的荷叶丛中,甚是醒目显眼。 李谔的卧房正对着这湖碧荷,早在她踏入曲桥的时候,已然看见她的身影,一如往常那般,一身湖绿素净的衣衫,一只白玉蜻蜓簪子将大半的黑发轻轻挽起,那被伤着的手臂用同色丝带吊在胸前,亭亭踏着曲桥而来。 李谔不由微笑起来。 下了曲桥,那领路的小厮前行了几步,见身后的人并未跟上,不由诧异的站定,偷偷向小候爷房间的方向看了一眼。 青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要为乱纷纷的脑中理出一丝头绪,添上一分清明,可终究不能如愿。 又立了好一会儿,深深的吸气,才朝着那小厮点了点头,“走罢。” 李谔隔窗将她的神色看在眼中,脸上的笑意登时怔住,化作一抹苦涩,最终掩在他冷傲的神色之后。 屋内的摆设极简,简到与她自己的府第并无什么差别,也许差别是有的,但是青篱却是看不出来。 杏儿柳儿与李江及那小厮都在门外站定,青篱进了屋中,一抬头便看见李谔冷着脸半靠在床头,狭长的双眼一向如往那般冷冽,直直盯向她。 青篱在心中给自己打气,缓慢的走近,在离床约五尺的距离停了下来,将目光投向李谔的双腿,单是那层层白布的包裹已让她心中凉了半截。 脸上的神色不停的变幻着,额头沁出丝丝汗意,不知是惊吓出的冷汗,还是因天气炎热的缘故。 李谔望着那张总是淡然的脸,此刻苍白一片,弱不轻风的身子微微抖动,似是下一刻便会晕倒,一时间说不出心头是什么滋味儿,不由冷哼一声,“怎么,害怕了?怕还不起本小候爷这样的大恩,这样的人情?” 青篱抬起头迎向他的目光,良久,苦笑一声,就着身旁的椅子坐下,“小候爷说的对,有害怕,也有惶恐。这样的大恩,我真不知该如何报答。” 她说的这样坦白,倒叫李谔一时有些愣住,过了好一会儿,突然怒喝一声:“李江,送客!” 将头猛然一转,也不看青篱,怒道:“救你是本小候爷自愿的,不需你在这里假惺惺的……” 他动作太过用力,碰到伤腿处,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 李江挑帘冲进屋内,脸上铁青一片,强压着怒意朝着青篱道:“李小姐请罢,你若不来,我们爷的伤好得还快些。” 青篱缓缓的站起身子,想要说些什么,终究却是什么都说不出口,紧咬下唇,立在原地,眼睛盯着那层层包裹的伤腿,一言不发。 杏儿与柳儿也跟着闯了进来,一见自家小姐那般受气又敢言语的模样,登时恼意上头,两人一齐上来扶了青篱便要离开。 青篱抬了头,朝着杏儿与柳儿两人淡淡一笑,摆手让她们下去。 这边李谔李狠狠的瞪了李江几眼,这三人不甘的转身出了门。 她朝着李谔扯出一丝笑意,“青篱失言,还望小候爷莫怪。今日来得匆忙,略备了几样药材,还望小候爷不弃……眼下还是先养伤要紧……” “……小候爷这样的大恩,我真不知该如何报答。只能说,日后但凡有求,便是刀山火海,青篱绝不会有半分推辞。” 青篱的话还未完,便听见李谔的一声冷哼,“但凡有求,必将倾力相报……这话,你似乎说过一次!” 青篱微愣,这话是在指责她失言失信,先前儿他误打误撞为她解围时,她也说过这样的话……似乎是没有做到! 不过,似乎这位小候爷也没所求。 刹那间心思电转,便扯出一丝笑意,道:“这次,必定言而有信。” 李谔嗤笑一声,却也没有再说什么,眼睛盯着窗外,良久,突然哼了一声,“但凡有求……这话可是指所有的事儿?!” 这话?!青篱心中突然“突突突”的跳将起来,所有的事儿么?!她在心中苦笑,脸上却扯出强装的笑意,迎向李谔的目光,重重的点了点头,“是,所有的事儿!” 她脸上是强装的镇定,可眼中的闪烁却出卖了她。那双淡然无波的双眸深处藏着一抹浓浓的恐惧和怯意。她知道现在的她没有资格恐惧,没有资格退缩,他付出这样的代价救了她一命,提怎么样的要求都不为过。 可,她控制不了自己…… 在李谔冰冷的目光中,她慢慢的低下了头。心中有愧疚,她终究不能做到理直气壮,终究还是不能做到她口中所说的“所有的事儿”都可以做为回报。 李谔的眼底一片冰冷,良久,他说:“本小候爷倒还真有一事相求……” 青篱的心提到嗓子眼儿…… 紧接着一声怒喝在头顶响起:“你给本小候爷滚出长丰,滚得越远越好,别再本小候爷再看到你!” 她猛然抬了头,眼中有掩饰不住的惊讶,呆呆的望着李谔,一时间无法思考他提这样的要求到底有何用意。 李谔冷笑一声:“怎么?做不到?!” 长丰有她的家,有她的庄子,有她的佃农,有她自来到这个时空最最在意的东西,她,确实做不到。 良久,青篱轻轻的点点头,“连累小候爷受如此重的伤,是我的不是……”说着,她苦笑一声,“……若是可以选择,我宁可选择命丧在那雷电下,也不愿欠下倾其一生也无法还清的人情……小候爷,可否再换一个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