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李谔一醒,压在心口的大石头算是落地了一半儿,剩下的一半儿却是要看他伤势的复原情况。 虽然还有担忧,但心情总算是好了些。张贵早几日便寻了个空隙与她说起庄子里的事儿,她心头烦闷,张贵刚说了两句,便被她打断了。 本来打算回府一趟,将积压了多日的事儿处理一下,无奈李谔黑着一张脸儿,愣是叫李江将大门从里面锁了,青篱无奈,只好叫小可去通知张贵过来。 张贵与李大郎对着庄子里刚收下的一万余石的稻子,早已是心急如焚,卖与不卖,究竟怎么个卖法,这些都得与小姐商量一下才行。还有果树园子里的桃子已经成熟,也得赶快出手才行,另外,一千多只的鸡鸭已开始产蛋,虽然只是刚刚开始,但是每日也能收个四五百枚的鸡鸭蛋,除了供应自家酒楼,现在已积了三千余枚,进入暑天,这东西可不轻放。得了小可的信儿,急忙随他去了侯府别院。 青篱坐在湖心石亭中,听着这二人你一言我语的,满脸的急色,不由汗颜,这庄子虽说是她的,她除了开荒前期还上些心,到了青阳来后,便一门心思的玩,后来又有胡岳二人来搞什么方田清丈,又是把庄子的事儿抛到了脑后,全靠这二人里里外外的打点。这庄子还好,那酒楼她更是连两分的心都没操上,只知道生意不错,柳儿几次过来给她报帐,都让她混了过去。只要生意好,能挤挎魏元枢的酒楼就成,至于赚多少银子,她还真不怎么上心。 一抬眼看见柳儿幽怨的眼神,心虚的笑了笑,安抚他们,“别急,别急,咱们一项一项的说。” “先说果园子的事吧,这个等不得。” 张贵叹了一口气,惋惜道:“杏园子里的产出也不少,只可惜,一场狂风暴雨,一大半儿早熟的杏子都打落了,有好些破了相,没法卖,我与大郎商议着叫附近的村民捡回去,偿偿鲜儿,这事因小姐伤着了,便没跟小姐说。” 青篱点点头,“你们安排的没错儿,烂在地里,不如送给他们。剩下的杏子可都卖光了?” 张贵点点头,“不及回小姐,使了庄子里十来个人,让贺松领着都拉到了庐州,不过因附近几个县都受了灾,果子的价钱倒是比往年高了一倍。把损失的能补回来三分之一,共得银子七百五十余两。” 青篱笑着点点头,“物以稀为贵,卖掉就好。这桃子你仍这么安排着卖吧。” 张贵点点头,看了看柳儿,欲言又止,柳儿秀眉一皱,轻哼一声,张贵嘿嘿一笑,也不作声了。 青篱见这二人的表情,奇道:“可是还有什么事儿?” 张贵朝着柳儿道:“柳儿姑娘,还是你跟你小姐说吧。” 柳儿不悦的瞪了他一眼,“说就说!” 一言未完,便见李江从曲桥上急匆匆的跑过来。到了亭中,嘴张了几张,却没吐出一个字儿。 青篱眉头一皱,“可是小候爷又要喝茶?” 李江摇了摇头。 “那他是要用饭?”这不才刚用过饭? 李江又是摇了摇头,脸上是说不出的神色。 青篱又问:“是要磨墨?帮他喂鱼?屋里的花败了?香熏炉子灭了?有苍蝇进了屋?冰盆里的冰用完了?有知了叫得他心烦?……” 青篱把李谔自醒来之后这三五天之内,折腾她的所有事儿都问了一遍,李江还是一味的摇头。 “那他要干嘛?!”青篱“霍”和站起来,提高了音调。 李江汗颜,这几天来,自家爷做得确实过分,一刻不停的折腾人,还只准李小姐一人去办,换个人或者搭把手都不行。任性得让他这个做奴才的脸上都挂不住。 “爷让您换个亭子议事……”李江声音不由低了下去。这个亭子掩在湖边垂柳的后面,从李谔的窗子里看不到这边,所以要让她换到另外一个亭子中去。 青篱回身,透过岸边的垂柳看向李谔的房间。哭笑不得,心头又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儿。 冷了声音,“我特意找个不碍着他的地方,还是碍着了?” 李江回道:“爷说,这个亭子是他私用的,除了他,不准别人用!” 鬼扯!这个亭子比那边的亭子明显小了一半儿,且周边水多荷少,从印迹上来看,这边地面的石头,明显晦暗无光,一看便知是不常有人走动的,倒是另外一个亭子,不但碧叶粉荷簇拥,就连柱子也比这边的要明亮几分,那是下人勤打扫的结果。 李江也知道这个理由站不住脚,可是爷就给他这么一个理由,一时下,他也想不出什么新鲜的,更合情合理的原由来。 青篱神色不明的立了一会儿,就着石凳子坐下,朝着张贵与李大郎道:“桃园子里的事儿就按刚才说的办。至于鸡鸭舍,除了自家酒楼里用的,剩下的先供应给侯府在长丰县的酒楼,这边消化不了再往庐州以及邻县去送。价钱就按市价走,一分也不多要,一分也少要……至于稻子,按说现在是该卖的,可我心里总好似不情愿让卖似的。自己也说不上什么原由……不如先放几天罢,等我想想清清楚。” “……秋稻可都种下了?长势如何?” 李大郎回道:“秋稻小姐不用担心,夏粮一收完就翻耕了,这会子全都种完了。按小姐说的法子,挑了五十亩的壮苗,再试一季……” 青篱点点头,这李谔一打岔,她突然没了谈事的兴致。起了身子朝着这几人道:“剩下的事儿你们几人先合计着,有决断不了的,叫柳儿记下,抽空说给我听……” 这几人齐齐点头,青篱下了石亭,直奔李谔的房间。 奔一半儿,她突然顿住脚,明知他是故意,跟他生这闲气干嘛,反正他现在精神好得很,有李江与小豆子在一旁儿,也亏不了他。脚步一转,便又向湖边的秋千架而去。 李谔从窗内看着她气势汹汹的向这边奔来,脸上浮现一丝笑意,她近在咫尺,一转眼便可看到,这腿伤也算是值了。 笑意刚浮上,又她气哼哼的向秋千架而去,登时又黯淡下来。 前几日未醒时,岳行文与红姨的对话,又在耳边响起。 本来他烧得迷迷糊糊,只觉得有什么未完的事儿,一直放心不下,整颗心一直吊着,虽然睡着,那心还是揪着。直到听见这二人的对话,才隐约想起自己记挂的是她,再往下听,却是那样的一番对话,心头猛然如刀割一般痛疼,如千斤重的眼皮居然一下子撑开了…… 想着想着,脸色又阴沉下来。 透过湖青色的纱窗,可以看到她一身几乎与周边景色融为一体的湖绿衣衫,悠悠然然的坐在秋千架上,头微微扬起,双腿不时的用力蹬地,秋千轻轻的摇晃着。 前一刻还觉得这腿伤得很值的李谔,此时却懊恼无比,若是腿可以行动自如,他想去帮她推推秋千,看她衣衫黑发迎风飘展…… 青篱在湖边坐了许久,心中的烦闷消散一空,抬头望天,长吁一口气,两道坎儿总算过了一道,剩下的一道坎儿便是明日那人与容太医为李谔切分粘连在一起的脚趾…… 想到这里又是一声叹气。 “小小年纪象个小老太太,叹什么气?!”身后传来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 青篱连忙止住秋千,跳了下来,回身看去,却是胡流风与岳行文陪着容老太医立在身后不远的绿荫小道上。 扯出一丝笑意:“见过老太医。” 容凌云哈哈一笑,摆摆手,“不用多礼。你这小丫头本事还不小,那豪客来原来是你开的。” 青篱嘿嘿一笑,“不过是闲着没事胡乱弄的,叫您见笑了。” 她这话并不是自谦,那豪客来她投的两分精力都没有,只是提供了几个方子,连照着前世的豪客来抄都懒得抄精细了。 容凌云一吹胡子,“这还叫胡乱弄的?回头你给老夫好好做一桌宴尝尝。” 青篱跟在他们身后向湖边的石桌走去,一边走一边道:“好,青篱是该好好谢谢老太医的救命之恩。” 容凌云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番,十三四岁的年纪,却自有一番不卑不亢的气度,听了夸赞也不是如其它女孩子那般扭捏。 想起自己早逝的女儿,心头一动,凑向青篱,“老夫看你甚是投缘,有意认你做个干女儿,你可愿意?” 他这话一出,本正喝茶的胡岳二人,登时愣住,胡流风“扑”的一声将口中的茶尽数喷出,也亏他头转得及时,才避免将一桌子的茶点尽数喷上口水。 岳行文虽然一向镇定,却也被茶水呛得直咳,润白的面容因剧烈的咳嗽而爬上两片红晕。 胡流风不顾容老太医的吹胡子瞪眼睛,桃花眼一挑,叫道:“外公,你喜欢这丫头认她当个干孙女不成么?” 他二人,一个是容凌云的外孙,一个是他的徒儿,这么一来,青篱可不整整比他们二人高一个一辈份么? 思虑到这层,青篱得意的朝这二人挑挑眉毛,捂着嘴咯咯咯的笑了。 而卧床隔窗而望的李谔,因着她这畅意开怀的笑模样,脸色又黑了几分。

下一篇   第十三章 轮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