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东窗事发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十四章 东窗事发

第十四章东窗事发 天愈来愈热,就连青篱这种一向不怕热的身子骨,也觉得有些受不住,为了防着李谔的伤口化脓感染,她自掏腰包买了许多冰回来,先运到自己的府里,等到夜深人静时,再偷偷的运来侯府别院,可那李谔得自得她托人做的轮椅,却一刻也不肯他自己的屋子里呆着,整日要李江推着他在院子里晃悠,但是青篱必须得跟着。 青篱恨恨的看了坐在轮椅上眉开眼笑的李谔,暗中撇嘴,明明是伤了腿,这人的脑子却是傻了,以前整日冷着脸,让人退避三尺,现在却是明晃晃的挂着傻笑,满院子的跑。 李江已经沿着湖边小绿荫小道走了三圈,眼看六月的太阳就要发威,前倾了身子,低声劝道:“爷,回屋吧,太阳一出来,对您这伤口不利……” 李谔抬头朝天空看了一眼,“再走一圈。” 李江还欲再说,李谔却冷了脸,神情一如往常那般。李江心中叹息,爷的心思他当然是知道的,无非这个破烂东西是李青儿画好叫人做的,竟然欢喜成这样……想到这里看了看身旁与轮椅相距二尺远的人,心中暗哼,虽说这李青儿与岳行文为爷尽心尽力的医治,但是他们二人的心思他却是懂的,爷一向看人看事极准,难道会不知道? 青篱自早上起来没用早饭,便跟着这李谔走了这么三大圈儿,腿早就软了,听他还要再走,一把抓住扶手,瞪向李谔:“吃饭时间到了,回屋去!” 她的声音高而响亮,象是在喝斥顽皮的孩童一般。 李谔不由眼一眯,本就狭长的眼睛显得更长,射出寒光,直直盯向她。 现在青篱可不怕他,寸步不让的回瞪过去。 两人互瞪了半天,青篱突然撤回目光,转身就走,“一月养伤之期,只余十天,十天后,我就回自己的府上。到时,你的伤口若还不愈合……” 说着顿脚回首:“……江南之行,无限期顺延……” 青篱话音未落,只听李谔暴喝一声,“你想得美!” “推我回去!”李谔脸色刹时铁青一片,怒喝一声。 李江吓得一个激灵,话也不敢应,推走轮椅就走。外面的温度已然上来,李江急步匆匆,将青篱拉在后面,李谔猛然一拍扶手,怒喝,“走那么快做什么?爷头晕!” 李江微愣,登时明白过了,向后看了一眼,青篱无奈叹口气,快步跟上。 因她在湖边的一句话,用早餐的整个过程中,李谔都黑着脸,一言不发,倒也不再似以往那般刁难她,给什么吃什么,遇到他不爱吃的,只是冷哼一声表达不满,却仍旧是接过来吃了。 用完早饭,青篱象往常那般将他正看的书递到他手边儿,李谔伸手接过,拿在手中,也不看翻,出神的盯着外面,过了一会儿,回过头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才道:“怎么不多穿点?” 屋内为防着他伤口感染化脓,放了五六个冰盆,青篱受不住这股凉意,总是要多加一件外衫的,今日在湖边走的热了,倒也不觉得凉。 听他问,微愣一下,这般小的事儿他也注意到了。心中一热,连忙转身向外走,“这就去,小候爷自已看书吧。” 一言未完便出了房门,却没往自己住的客户走去,漫步到柳树荫下的秋千架上,坐了上去,任秋千慢慢晃悠,盯着水面出神儿。 自确认李谔的筋脉无碍之后,容老太医嫌这里住着不自在,听说青篱有万亩的庄子,扯了胡岳二人去瞧了瞧,回来十分的高兴,说他要搬到庄子里去住。 那庄子的房舍虽说是新的,可是屋内简陋,青篱百搬劝阻,他只是不听,无奈叫张贵临时买些东西将房间布置了一下。 而胡岳二人,自容老太医走后,想必是衙门里积压的事要处理,也各自回去,岳行文每隔天过来一次,查看李谔的伤口愈合情况。 李谔的伤口她没亲眼瞧见过,只听那人说,愈合的不错。不错,不错就好,复原了,她欠的人情就小些。 李谔移动着轮椅到窗口,隔着窗纱望向秋千上的身影,神色变幻,良久,朝着门外叫了一声:“李江!” 李江应声而入,“爷,什么事儿?” “你把京中苏府的事儿再给我说一遍!” 李江怔忡,“苏府?哪个苏府?!” 李谔“啪”的一拍桌子,“爷认得几个苏府?!嗯?!” 李江一见自家爷脸上的怒意,这才明白过来,苏府,京中城东苏佑庭苏大人的府第! 连忙回道:“回爷的话,苏府大老爷苏佑庭任在户部任职,是户部郎中,二老爷苏佑贤因‘贪墨案’在家闲赋一段时日,现在在新成立的司农署任大司农……” 听到这儿,李谔冷哼一声,“一个从四品的知府,一跃升为正三品的大司农,皇上的心思也不难猜……” 李江本正说着苏府的事儿,听到李谔插这话,连声附合,“爷说的是。何况这苏佑贤不仅不懂农事,还是有‘贪墨’嫌疑的,皇上这用意再明显不过……” 李谔摆摆手,打断他,“接着说苏府的事儿。” “是”李江应了一声,“苏府现在当家的主母是苏佑庭之妻王氏,苏大老爷一家,上有一位年近六旬的老母亲,下有两女,呃,不对,是三女……大小姐与三小姐是正妻王氏所出,二小姐就是李青儿小姐,是已故的偏房李姨娘所出……” 李江一边说,一看偷眼看李谔,这些事儿早就给自家爷说过,不知现在让重说一遍到底是为何?见李谔目光正视窗外,无甚反应,顺着目光看去,正好看到一角秋千架,暗叹一声,挑他认为是重点的接着说,“已故李氏的祭日是七月十五,那一日正好也是苏二小姐的生辰……” “祭日!生辰!呵……”李谔突然接口,配着一声一点也不似笑声的轻笑,格外的怪异。 李江不敢接话,再接着说:“当时苏二小姐诈死离府,是因嫡母王氏设计陷害她生母,害她生母自尽,苏二小姐烧死了她跟前儿的得力嬷嬷……” 说到这里李谔摆了摆手,示意他停下,“这么说,王氏与她是水火不融了?” 李江想了想点点头,“应该是这样的。” 李谔没再说话,挥挥手让他出去。 李江纳闷自家爷唱的是哪一出,却不敢多言,轻手轻脚的出去。 刚出门,远远的看见小豆子从曲桥上慌慌张张的跑过来,看见他也不敢声张,只是一味的摆手,李江连忙避开李谔的窗子,走到偏僻处,小豆子气喘吁吁的跑到他跟前儿,气也不顾顺一下,一手指向府门,“李,李,李爷,大事不好了……外面,外面大少夫人来了。” 李江心中咯噔一下,急忙问道:“你是说咱们侯府的大少夫人?” 小豆子点点头。 李江登时慌了,“她来干什么?都谁跟着来的?可有说什么?”要知道这别院名义上虽是侯府的,实则算是李谔私用的院子,侯爷来过的次数都屈指可数,老太太与夫人更是来都没来过,只是知道有这个么地方。正因为如此,这大少夫人的到来更让李江慌神。 却不知小豆子下一句话更让六神无主:“她说要见咱们爷。只她一个人让赶车的老武头跟着……” 李江又是惊又是纳闷,惊的是大少夫人知道自家爷在这里,怕连受伤的事儿也知道了,纳闷的是,她居然是只身前来,那老武头又是个哑巴,因当年跟过老侯爷,才不好打发出去,留在府里赶车。 青篱早就看见小豆子慌乱的神情,又见他与李江在湖边垂柳荫下说着什么,从两人身姿手势上可以看得出两人的焦急,不由起了身子,沿着绿荫小道向他们走去。 这边李江直觉大少夫人来得奇怪,不敢耽搁,连忙向李谔的房间走去。 青篱进去时,李江已经又匆匆的出了房门,又见李谔脸色阴沉,连忙问道:“有什么事儿么?” 李谔看了她一眼,吐出几个字,“我大嫂来了!你怕不怕?” 青篱一愣,侯府的大少奶奶来了?!脑海中浮现一张清秀温婉笑意盈盈的脸,不安之中又有一丝庆幸,深吸一口气,让心情平复下来:“这事早知瞒不过,她来总好过侯府其他人来……”说到这里,心头一紧,连忙问道:“她是一个人来?!” 李谔点点头。 青篱登时又松了一大口气,“还好,还好……” 李谔饶有兴致的望着她,“对我大嫂的印象很好?” 青篱摇摇头,“说不上好还是坏。你大嫂来看你,我先回客房了。”看了看他的腿,不确定的说,:“她即然来了,想必前因后果也知道了吧?” 李谔肯定的点点头,对上青篱探究的目光,突然一笑,“我这位大嫂向来不做没目的的事儿……” 青篱一愣,不解的看向他。 李谔不再解释,心头却是一松。这些天来,他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左思右想做不了决断,这次是老天帮他,派个人推波助澜,好让他不得不选择。 ……………………………………………… 章节名起得有点怪怪的,嘻嘻,某宝实在不擅长起章节名,亲们别怪

上一篇   第十三章 轮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