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圣旨(二)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十七章 圣旨(二)

第十七章圣旨(二) 青篱看着那明黄卷轴好奇的问道:“先生,皇上给你下的什么旨意?” 岳行文轻笑,“不过是因方田清丈之事,给的嘉奖……” 青篱了然,方田清丈许是因为青阳派韩辑去李义山的丧礼上说了一通的话,后面的事儿居然出奇的顺利,听说长丰县的方田清丈是这次推行过程中最为顺利的一个地方,也难怪朱起云连升几级,从知县一跃升为知府大人。 接过他递来的茶水,呷了两口,才问道:“那给我的圣旨是怎么一回事?皇上认得我是谁么?莫明其妙的。” 岳行文笑着给她解开了迷团,“之前你不是画了几样农具?朱大人在奏报之中提到了,这次,你的荒地平均亩产超过二石半,为师便替你做了奏报,想必是因这两件事儿下的旨意。” 青篱听说是这个原由,不由松了一口气,拍拍胸口,笑道:“先生何时报的,也不事先跟我说一声,猛然一听半夏说来了圣旨,吓了我一跳。先生可知是圣旨上说些什么?” 岳行文摇摇头,指了指桌上的明黄圈轴,“许是一些鼓励的话罢。” 青篱撇嘴,“皇上也太抠门儿,只给这么两句话么?我还以为会给个免税十年,或者赐田多少亩呢。” 岳行文在她额着上重重弹了一下,“你可知道这道圣旨多少人眼红?你一个女子,能得到当今皇上的亲口夸赞,并下了旨意,那是多大的荣耀?你倒是一门心思钻到钱眼里去了。” 青篱揉了揉了额头,“不过是说说而已。不过,先生,说实话,这圣旨对我可真没什么用处,倒不如赏些银子来得实惠。” 一言未完额上又一阵轻疼,“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有皇上的这道圣旨在,将来若是为师偶尔不在身边,哪个人还敢欺你?那魏元枢就是有十个脑袋,他也不敢再找你的麻烦……” 青篱豁然开朗,眼睛一亮,“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嘿,等我接了旨,我便特意拿着去魏府门前转悠两圈儿,我看看那魏元枢见了本小姐还瞪眼不?” 岳行文轻轻一笑,却是没说话,似是默许了她这十分孩子气的仗势欺人的行为。 两人正说着,半夏匆匆赶来,在门口回道:“少爷,别院的小豆子来了。” 屋内两人一愣,这李谔又有什么事儿? 又一名衙役匆匆赶来,“大人,沈三公子求见。” 小可跟在那衙役后面,也在门外道:“小姐,福伯过来说,城西蒋老爷以及薛府的老夫人派人送贴子到咱们府上……” 两人在屋里面面相觑,岳行文轻笑,“定然是得了消息,以示亲近之意。” 青篱嘿嘿一笑,叫小可进来,“蒋老爷和薛老夫人的贴子呢?” 小可将两份精致的大红贴子递来,青篱打开一看,岳行文猜得不错,两份贴子均是说设案要与她庆贺。 只是她很纳闷,自己尚还不知这圣旨的具体内容,大致的内容也是刚刚知晓,这些人哪里来的神通,这么快就有了反映。 小豆子随着小可进入,立在一边等着,见青篱看完了贴子才道:“李小姐,我们家爷说了,今日在侯府别院设宴给您庆贺,旁人的宴你可要推了才是。” 青篱摆摆手,“谁的宴我也不吃,你回去告诉小候爷,今儿我不去别院了,有要事要……”说着顿了顿,又嘱咐小可,“你和杏儿去别院帮着照应着,冰盆里的冰可不能断,也不能让小侯爷食辣,还有鱼虾之类的,腿上的药我记得今日该换了,你们换药时可要小心一些,别把刚结了的痂给碰掉了……” 突然她住了嘴,小可、半夏、岳行文一脸怪异的盯着她。 一转头撞进那人的黑眸之中,她慌忙转过头,胡乱挥挥手,“都出去吧。” 屋内只剩下他们二人,岳行文轻叩着桌子,似笑非笑的望着她,周边静悄悄的,青篱被他注视得很是不自在,嘴唇发干,嗓子里似有什么东西堵着。 好半天,她才轻咳一声,站起身子,“先生,那传旨的公公怎么还不来?要不我先回去等着?” 岳行文也不答话,仍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 青篱恼了,一顿脚,“先生看什么?” 岳行文收了笑意,站起身子,直直盯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为师,刚才很生气!” 青篱望着那张十分严肃的脸,突然有些想笑,不过还是极力忍住了,绷着脸儿道:“即是惹先生生气了,我就在这里碍眼了,我先回府了。” 岳行文拉了她的手,“可知道为师为何生气?” 青篱暗中撇撇嘴,“知道!” 然后,她抬了头,“不过因有急事,没办法再去候府别院,才交待人照顾周全一些,省得先生和老太医的功夫都白废了!” 岳行文看了她一会儿,轻笑,“你又要不守信用了!” 青篱嘿嘿一笑,点点头,“事急从权,这不有急事么!” 岳行文一愣,“你有何急事?” 青篱叹了口气,忧心的望着窗外白花花的太阳,“先生,自上次下雨之后,长丰有多久没下雨了?” 岳行文略一思量,“正好一个月。”随后,他目光闪动,“你担心长丰会有旱情?” 近来的邸报上关于旱情的消息不断,他倒是知道的,不过长丰水源丰沛,他倒是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青篱点点头,“今天去庄子的路上,看了两边的田地,旱田缺水的情况已十分明显了,水田还好些,不过情况也不容乐观,不知道现在淇河的水位如何了?” 岳行文眉头微皱,“为师竟也是疏忽了。” 青篱道:“我也是瞎操心,不过,古来农事靠开吃饭,早些做准备也不是坏事儿。先生也赶快与金钱二位大人商议一下,再调出长丰历年的雨水分布情况对比一下,看看这种情况是否正常。我得先回府找张贵与李大郎商议一下……” 岳行文点点头,“你去吧,待许公公歇息好了,为师带着他去你府上传旨。” 青篱点点头,转身向门外走,走到门口顿脚回首:“没想到仙人一般的先生也会吃凡间的老陈醋……”一言未完,咯咯笑着跑出了房门。 岳行文望着晃动的门帘无奈一笑。 好一会儿,才叫半夏去请沈墨非。 青篱匆忙回府叫人去庄子将张贵与李大郎叫来,问了一遍庄子的情况,听说淇河水位基本没什么变化,自家庄子里因有两个小湖泊蓄水,浇水根本不成问题。至于青篱说到的路两边的旱田和水田,李大郎说,旱田本来就不好上水,估计是在等雨,若是这两天不下雨,那些人也会想办法引水的,至于水田,可能是前些日子上淇河上游人的村庄截水灌溉,水平低了些,没顾上浇水,不过这两天水位已涨了上来了,暂时无碍。 青篱这才将一颗心放到肚子里。 在府里歇了午觉,刚起身一会儿,岳行文便带着传旨的公公赶了过来。 跟随而来的,还有上午送贴来的长丰县的乡绅权贵们,有几人还一边与许公公说着话儿,看他们之间的神情,似是不算陌生,将众人扫视了一遍,只见胡流风眼角含着一丝醉意,脸上带着不经常的红晕,想必中午这些乡绅是给许公公摆了一桌好宴。 也是,一个小小的县城,突然来了位皇上身边的公公,这等好机会,不抓的才是傻蛋。 依例设案焚香,规规整整的跪下领旨,许公公将圣旨念完,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才笑道:“没想到李青儿小姐这般年轻,皇上现在如今在全国大力推行农事,李小姐,有好的点子可要及时向上边通报,也不枉费皇上的爱才之心……” 青篱连忙应是,又命柳儿取了一百两的银票塞给许公公,他眼角瞟了一眼,脸上的笑意更浓。 传旨的公公一阵风来,又一阵风儿的去,刮走她一百两银子,留下一个明黄卷轴,这叫什么事儿? 青篱将那圣旨看了又看,叫了红姨,“奶娘,找个最名贵的匣子子装起来,供在案上,也好让人瞧瞧,咱们李府现在也是皇上罩着人了……” 说着到这儿,她咯咯一笑,这东西也不是全无用处,最起码可以象那人说的一般,在平民百姓眼里,在地方官的眼中,这个东西可就是自己的大靠山。 许公公走后,李府好生热闹了一阵子,邻里街坊纷纷上门儿打探,更有乡绅富户们的贴子流水价的往李府送。 直到天色擦黑,青篱已收到十来份宴请的贴子,随着贴子一同来的,还有不少的礼物,在前厅摆了满满一桌子。 青篱正发着愁,突然听福伯前来报,“小姐,平西侯府的老夫人派人给小姐送贺礼来了。” …………………………………………………………………… 感冒了,好难受,今天只有一更,亲们不用等了,欠的一更,日后补上。抱歉了

下一篇   第十八章防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