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苏府不速客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二十章 苏府不速客

第二十章苏府不速客 今天感冒好一些了,守信用加更了,明日仍然是两更,谢谢亲们的理解与支持 ………………………………………………… 与李谔的谈话颇有些不欢而散,可是青篱却没功夫再细想这些事儿,县衙的邸报几乎每一期她都从岳行文那里看到,干旱的区域仍在不断的扩大,并且向南蔓延。 胡流风已派人在淇河下游开始筑坝,许多老百姓听说是筑坝是为了蓄水灌溉,纷纷踊跃报名,都说只要能给自家的地浇上水,一分钱的工钱也不要…… 青篱想起胡流风说这话的表情,不由有些好笑和心酸,可怜的人们还不知道,他们之中有些人已被这几人三言两语的“抛弃”了。 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胡流风的情绪一连几天都不怎么高,青篱看不过去,便与他出了个点子,这些参与筑坝的人之中,若是没有顾上他们家的地,先记下名字,若真是受了灾,绝了收,便由青篱按每亩一石半补偿给那些人。 胡流风眉眼一挑,笑道:“有个大地主做后盾,事情就变得容易多了。” 岳行文正在研究青篱画的图纸,闻听此言,抬头一笑。 青篱只觉燥热难耐,撇了一黄历,竟然已到六月底了。按说,现在已然过了立秋,天气该凉爽起来才是。 而此时,千里之外的京城,城东苏府大门前来了一个年约二十五岁,衣着谈吐皆不俗的青年男子,直言要见苏佑庭苏老爷。 守门的小厮问他的姓名来历,那人均是一连的摇头,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那小厮,“请苏老爷看过这个便知。” 小厮看他神神秘秘的样子,心中虽有百般疑惑,却也不敢再打探,接了信,飞快的向苏佑廷的书房奔去。 今日正值官员沐休,苏佑廷与其弟苏佑贤正在书房闲话,听见外面有人报,便扬声让人进来:“何事?” 苏老爷的贴身长随苏明,进来回道:“回老爷,门房来报,有人拿着一封信说要见您。” 说着将信递了过去。 苏佑廷伸手接过,将信拆了,粗略一扫,突然,猛的站起身子,撞得桌子上的茶水泼溅出来,神情十分的激动,朝着苏明道:“送,送信的人呢?” 苏明见自家老爷神情大变,连忙回道:“就在大门外。” “快!快!快请!” 苏佑廷一连声的叫道。 苏明顾不得行礼,拔腿出了房门。 苏佑贤看向苏佑廷,问道:“到底是何事,大哥这样慌张?” 苏佑廷的神情说不上是喜是悲,似是又喜又悲,将手中薄薄的信纸递了过去。 苏佑贤接过信纸一瞧,只见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欲知苏二小姐苏青篱下落,面见送信人。” 他的手猛然一震,“这,这,二丫头有消息了……” 苏佑廷拈着胡须长叹,“我就知道篱儿没事,没死,也不会死。当时火烧得虽大,可是扑得也算及时,院子里根本没有人,只是不知道那孩子怎么就悄无声息的消失了。……这一年来,我也四处托人查询,却是一点线索都查不到,据有人说,可能是有人故意将相关的线索抹了去……你说说,这孩子,才那么点的年纪,她怎么就考虑得如此周全?” 说到这里,苏佑廷又想起当时她火烧王嬷嬷几人时,那冷漠淡然的表情,当时他只顾着愤恨,哪里会想到那淡然的表情背后一定是伤心至极。 想到这里叹了一口气,“说到底,还是我这个做父亲的不合格,委屈了她们母女……” 苏佑贤对这件事的来拢去脉倒是知道的,可是事关王氏,他正经的大嫂,倒也不好说什么,笑着劝道:“大哥如今明白也不算晚,二丫头总算是有消息了。赶快接回来,好好补偿补偿她才是!” 顿了顿又笑道:“二丫头小时候就和苏瑞他娘投缘,知道这个消息不知道该有多高兴呢。” 两人正说着,苏明领着方才的青年男子进了书房。 苏佑廷与苏佑贤双双站了起来,苏佑廷迎向那男子道:“可是这位公子送信给我的?” 青年男子点点头,“在下李敢,苏大人称呼我名字即可。” 苏佑廷连忙让坐,让人看茶,“敢问这位公子,这信上所说的是真的?当真有小女的下落?” 李敢一笑,“信上说的确是真的。不过苏二小姐的下落只有我家主人知道。” 苏佑贤苏佑廷皆是一愣,“不知你家主人是哪一位,如此大恩,我们应该好好感谢一番才是。” 李敢摇头一笑,“实在抱歉,我家主人是谁,现在还不能说。不过两位大人尽可放心,贵府二小姐现如今很好……” 这二人又是一愣,苏佑廷微微有些着急:“李,李公子,你这话是何意?只有你家主人才知道小女的下落,但是你家主人又不能说……” 李敢起身一笑,“我家主人确实有求于二位大人。”说着从怀里掏出厚厚的大红册子,极象是礼单的模样。 将手中的之物恭敬的递于苏佑廷:“我家主人与苏二小姐情投意合,无奈无父母之命,苏二小姐一直推辞不受,我家主人颇费了些周折才得知苏二小姐竟是贵府的千金,便命我前来提亲,这是礼单,请苏大人过目……” 苏佑廷与苏佑贤听了这话,面面相觑,苏佑廷望向那大红厚厚的礼单,却不伸手,“这么说,你家主人是要我苏府同意了这门亲事,才能告知小女的下落?” 李敢又是一笑,“这倒也不是,只是我家主人甚是看中苏二小姐,不想这中间再出什么岔子,便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 李敢所说的岔子其实是指旁的,而苏佑廷却想到夫人王氏身上,若是二丫头一回来,她指不定又要起什么心思。 苏佑贤在一旁道:“这位公子,这事怕是不妥。你家公姓甚名谁,年纪几何,有无婚配等情况一无所知,我等怎能贸然将这门亲事定下?” 李敢似是早料到他会如此问,指了指自己,笑道:“苏大人看在下如何?我家主人论容貌比在下强五分,论身段比在下强五分,年方二十岁,现无婚配。家世么……” 说着这里轻笑一声,“勉强可算得上贵胃世家……” 他说的关于家世这点,苏家二位老爷倒是信的,单凭李敢这个下人在他们二人面前的气度谈吐,已然能推断出其主人的门户地位和涵养。 他一边说,苏家二位老爷一面诧异,若眼前这李敢说的是真是,那这位不知名的公子哥儿也算是二丫头的良配。 贵胃世家四个字让苏家二位老爷的神情又是一动,自从李姨娘事情之后,他就知道二丫头是个不俗的,却没想到这般不俗,离了府这才多长时间,竟然引得贵胃世家的公子哥儿前来提亲。 可是,苏佑廷仍觉不妥,朝着李敢道:“感谢小哥儿特来送信儿,只是这谈婚论嫁实在太过突然,我等要好好合计一番才是。” 李敢将礼单放下,起身笑道:“在下也知太过唐突,二位大人莫怪。我便住在藏春阁,若是有事儿,差人来知会一声便可,在下告辞!” 苏佑廷与苏佑贤起身将他送出书房,一转头,脸上的笑意却又垮了下来。 苏佑廷神色不明的将那礼单翻开,一看之下,却是大惊失色,从上好的夜明珠,珊瑚,南珠,到和田玉器,独山黄玉以及林林总总各色的古玩字画笔墨纸砚…… 苏佑贤不由惊叹,“好大的手笔!” 苏佑廷点头,确实是好大的手笔! 苦笑道:“却不知这人是谁!若真是方才李敢说的那情形,这倒是一门好亲。” 苏佑贤眉头皱起,“这事透着怪异,若真是贵胃世家,为何不将篱儿送回,再正式上门来提亲?若不是吧,李敢的气度不凡,言语之间底气十足,倒不象是骗子……” 苏佑廷又是一声苦笑,“是篱儿不愿回来,也说不定。她心里定然恨着整个苏府呢。” 苏佑贤安慰道:“大哥莫多想了,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何况是一脉相承的亲女儿,便是心中有气,在外面这一年许是也消了。” 苏佑廷摇摇头,“二弟,你不知道,这孩子自从一场大病之后,就象变了一个人。有时候你看她说话行事,明明是个孩子,却偏偏一点也不象孩子……” 苏佑贤看了看那礼单,道:“这事儿大哥打算怎么办?” 苏佑廷叹了一口气,“按说篱儿的年纪了不小了。可是筝儿的事儿还没定下来,再者这人来的没头没脑的,让人心中没底。若是能寻到篱儿问一问也好。” 苏佑贤道:“不若先把篱儿的消息告诉母亲,也好让她高兴高兴,自篱儿出了事儿,母亲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了。” 苏佑廷点点头,站起身子,“走,这就去罢。顺带这件事儿也说给母亲听听,看她老人家的意思如何……”

下一篇   第二十一章 商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