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备荒粮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二十二章 备荒粮

第二十二章备荒粮 青篱从卷宗中抬起头来,手上这本是长丰县历年雨水分布的情况的粗略记录,十年间,每年在七月初七左右,就会下一场中雨或者大雨,从未间断过,今天又是七月初七,而此时外面却是艳阳高照,日头一如暑天毒辣灼人。 合上卷宗,无端的又想起害李谔受伤的那场雷电交加大风暴雨,那等反常的天气,竟让人有种世界末日般的恐惧。 门帘晃动,钱主薄从外面走了进来,将手中的纸递向她:“李小姐,看看吧,这是今天邸报,灾情又有扩大呀。” 青篱接在手中,略去一些官员任免等等的信息不看,只挑关于旱情的字眼快速的浏览了一遍。 抬起头苦笑,“看往年的卷宗,每年到七月初七左右便会下一场雨,今天便是七月初七,可是这日头却是没一点下雨的意思。” 钱主薄也皱着眉,叹道:“现在只盼着牛郎织女见面哭一场!” 青篱因着他的话笑了笑,问道:“岳大人那里可议完事了?” 钱主薄知道她与岳行文交情不浅,初始以为是青阳县主的缘故,现在看来,倒是男女之情更多一些。 “旁的事儿议完了,不过,胡大人来了。” 青篱听说胡流风来了,正好问问他筑坝的进度,“正好我有事找胡大人。” 见她进来,岳行文起身倒了一杯茶递给她,“看卷宗可有收获?” 青篱想了想道:“也不知算不算收获。近十年间,每年到这个时候,长丰都会下一场雨,我看了一下时间,前后不错五天,而且有六年都是在七月初七当晚下的,剩下的四年,有两年是在七月初七之前,有两个是在七月初七之后。卷宗只有查到这近十年的情况……七月初七一过,看记录,最早的一场雨是七月二十五日,最晚的一场雨则是九月十五日……那一年长丰也发生了轻微的旱情……” 青篱看了看外面的大日头,“现在秋稻正处在扬花灌浆期,如果水跟不上,减产便成定局……” 胡流风叹气:“本公子最最倒霉,被你蛊惑着进了官场,一上来先是一个方田清丈,再接下来,便是有旱情,偏偏我还是个司农官……” 岳行文笑道:“你比起那些旱情严重地方的司农官已是够幸运的了。” 青篱问道:“不知坝筑得如何了?” 胡流风指了指自己眼睛,“为了那坝,本官一连几日都没睡好,现在沙石袋已填好了,只等填土夯实便可以了。” 青篱见岳行文还在研究她画的压水井图纸,叹了一声,道:“先生,实在找不到萧生生便就罢了,这图纸也不用再看了。好好准备抗灾罢。” 岳行文抬头,“为师已看出些门道了。那萧生生找不到,明日为师亲自试验一番。” 青篱一笑,走上前将图纸抽了,看向胡岳二人,正了正神色道:“今日的邸报我看过了,旱情确实严重,北方已有七八个州上报旱情……但是上面刊登的朝廷赈灾的消息却很少,离我们最近的并州今日的邸报上也报了旱情,再结合长丰历年雨水分布的情况,我基本可以断定,长丰县的旱灾已成定局……” 岳行文伸出白晰修长的手指叩了叩太阳穴:“朝廷赈灾不力,无非是两个因素,一是朝中有些官员对方田清丈之事不满,故意拖延,第二是国库空虚,无力赈灾……” 胡流风又叹一口气:“早知道去江南捞个官当当!” 青篱一笑,“江南多有涝灾发生,胡大人去了,还是要防着……” 然后她敛了笑意,道:“诚如先生所说,不管朝廷基于哪一种情况,没有及时赈灾,但结果都是一样的。所以,我想建议趁着现在还有时间,要及早准备赈灾的物资,以防百姓们到时候无粮可食,又要防大批流民涌来,衙门无力应付。……要知道‘涝灾一条线,旱灾一大片’……” 说到此处,她住了嘴,前世耳熟能详的话在耳边响起:久旱必有涝,久旱必有蝗! 青篱突然脸色一白,腿一软,就着椅子坐下。 岳行文神色一动,连忙拉了她的手,细细把了脉,才松了一口气儿,“可是累着了?” 青篱摇摇头,她不会如胡流风一般倒霉吧,一万亩的田地刚收了一季便会碰上这等事儿! 胡流风也看出她神色不对,“累了便去歇着,这里有我们呢。” 青篱在心中思量要不要与他们说这些话,虽然只是彦话,只是猜测,可是一旦真的发生,她想象不到那种景象,百姓流离失所,大批流民迁移,食不果腹,草根树皮都被抢食一空……更有甚者还可能会因此而发生暴,历史上她能记得几次著名的农民起义,不正是因为这些天灾引起的么? 她突然抬了头,“先生,胡公子,你们要想尽办法,尽可能的从富户那里多弄些粮食回来!” 她这话说得突然,岳行文却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抹恐惧,连忙正重的点点头。 胡流风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你怎么了?” 青篱抬头看看这二人,一个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另一个也算熟悉的人,这些话告诉他们,应当无碍吧?三个人一起想办法,总好过她自己心中胡乱的揣测。 想到这里把心一横,“方才说到涝灾,我恍惚记起在哪本书上看到过‘久旱必涝,久旱必蝗’的话,一时惊住了。” “咝”胡流风倒吸一口冷气,起身到门口挑帘看了看,放下心来,言语之中略带责备,“这话可轻易说不得。” 青篱在岳行文给的农书上也看到关于蝗虫的只言片语,也知道这里的人们对蝗虫的态度。用一句通俗的话说,蝗虫是上天降到人间的灾难。当时还记得书旁有一句注解:蝗是天灾,岂可人制以人力? 苦笑一声:“我哪里是轻易说的?不过是告诉你们二人罢了。” 岳行文黑眸微闪,“你怕几灾并发,所以要我们多备些粮食?” 青篱点点头,看向外面,苦笑道:“许是只有粮食是不够的,最好是从现在开始,趁着水源还充足,发动百姓将可食用的野菜蔬菜晒制成干菜,若真是灾情坐实,这些东西或可救人一命。” 胡岳二人沉默。就目前的长丰县来看,也还是歌舞升平一片,丝毫没有受到北方旱情的影响。 这个时候若是县衙发布消息,发动百姓们准备这些物资,势必会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这倒还是次要的,若真是旱情并没有想象的严重,或者只是干旱,不会有并发的灾情,这到时候如何收场? 青篱知道这是一件极难办的事儿。且不说二人肯不肯担这个风险,便是愿意担这个风险,还有百姓们愿不愿意照办这一关呢。 站起身子向这二人道:“这事情重大,你们再商议一下,我是等不得了,这就得回府跟张贵说,让他摊派佃户们采摘野菜蔬菜,还有瓜果制成干品,这次我也当一回恶人,不按数量上交的,明年不许再佃我的地……” 岳行文起身轻笑,“你这个地主当得倒是比为师这个县令还威风。” 青篱一笑,“手中就这么点权利,我得好好用用……” 说着就向外走,岳行文跟在她身后,“为师送送你。” 岳行文一边走,一边道:“按你方才所说的,你庄子的里粮食暂切不可动。若真的灾,为师怎么着也不能让你饿着肚子。” 青篱失笑,“先生,那可是一万六千余石的粮呢……” 岳行文摇摇头,“那也不能动。我打听过了,长丰县的大户里面,许只有你的庄子一粒粮未卖,为防流民发生暴,你的粮先找个妥当地方,存起来一些,可知道?” 一言说完,便又摇摇头,“不妥,为师替你找地方。” 青篱听他言语之中提到暴,神情一动,左右看了看无人,便悄声道:“先生,我方才就想说,自古改朝换代多是因为灾荒……” 额上一阵轻痛传来,她住了嘴。 岳行文淡淡道:“为师知道。史书上多有记载。只是这话说不得。” 青篱点点头,眼睛一转,又道:“先生,发动百姓们晒制干菜倒也还有一个办法。……先生想个名目向富户们收些银子,再拿银子去买干菜,不就可以了?” 说着她嘿嘿一笑,“现在正值农闲,百姓们无事可做。哪怕是一斤干菜三五文钱,也是有人愿意去采的。” 岳行文淡淡一笑,“这个为师想到了。不若收购的事儿交给你罢?一万两银子可够了?” 青篱惊讶的张了小嘴:“先生是要自掏腰包?” 岳行文点点头,“若是真有旱情,定然要全县上下齐心协力,流风那里已准备打劫他们一次,为师便就不再搀和了。……再者,一万两银子,为师还出得起!” 青篱这次倒没方才惊讶了,“先生,我一向知道你是个不缺钱的。可是你的银子从哪里来的?上次给我的一万两,还有这次眼睛不眨的,又是一万两,先生,你还有多少钱?” 岳行文轻笑,“正好两万两,这下全没了。” 青篱撇嘴,她不信。

上一篇   第二十一章 商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