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狗血事件(一)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二十章 狗血事件(一)

第二十章狗血事件(一) 因这一病,青篱有二十来日没去学里了,不过,大字也认得七七八八了,勉强能独自看些书,便乐得装病不去。 这一日,她正斜倚在紫藤架下的长塌上看书,细碎的阳光透过紫藤叶的间隙洒在她身上脸上。 突然从远至近传来一阵糟乱急切的脚声,“篱落院”地处偏僻,平时里除了洒扫的粗仆丫头婆子们会到这里,基本上这里属于苏府被遗忘的角落,怎么会突然有这么大的响动? 青篱心中暴怒。她被人差点害死,病好才几日?又有人来生事了?这次她到要看看又是唱得哪一出? 转眼脚步声已经到门外,心思电转,猛的坐起来,汲上鞋子,下了塌。一个箭步冲到院门口,伸头扫了一眼,只见王夫人跟前的王嬷嬷,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已经走到离院门只有七八步的地方,那群人中还有一个身着青衣,花白头发,手里拿着桃木剑的道士。 这群人的身后,远远的跟着一众看热闹的下人们,许是见这阵式太吓人,不敢靠近,都远远的跟着。 这是唱的哪一出?!青篱愣了一下神。难道是来捉她这个异世孤魂?可是她都穿来这么久了,这苏府的人反应也太迟钝了吧? 王嬷嬷原本以为是“篱落院”的丫头开的门,正欲喝斥,细眼一瞧,开门的却是二小姐。虽然这次奉着夫人的命,但这二小姐再不受宠也是个主子,面儿上的功夫却是要做的。 愣了一下,连忙堆起笑脸,上前施了一礼,正欲说话。却见二小姐头一缩,又退回院子里。 王嬷嬷嗤笑一声,都说二小姐变了性子,现下看来,也不过如此,仍然是个胆小如鼠的,她还没出声,就把二小姐给吓回去了。 又想到自己在太太跟前服侍了十来年,这府里的小主子姨娘们哪个不高看她三分,如今见二小姐见了她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躲得飞快脸上得色更浓。 抚了抚头发,正正脸色,正欲扭着粗腰上前叫门。脚还未抬起,只听“砰”的一声响,“篱落院”的院门又关上了,紧接着便听见门刃抽动的声音。不由脸色一变,心中叫道,不好!顾不得许多,连忙扑了上去,可是已然迟了,院门已经从里面刃死了。 王嬷嬷大怒,回头冲着一旁吓得脸色发白的小丫头高声骂道:“瞧你那副没出息的死样!还不去给我叫门……” 青篱关门下刃,一系列动作做完之后,“篱落院”的三人才跑到她跟前。拍了拍手,看着身边不明就里的三人,叹了一口气,看来调教之路漫漫啊,这三人什么时候才能机灵一点?彪悍一点?今儿要不是她警醒,这会儿门外这帮人已经进了院子了。 院门被拍得“呯呯”作响,这三人面面相觑,青篱只得把院外的情形简单说了一遍。这三人脸上均浮上惊怒神色。 红姨恨声道:“小姐刚又大病一场,还不是她们闹的?现在又来作贱小姐,奴婢今天跟她们拼了。” 杏儿柳儿也齐声应着,说着齐齐的噜手惋袖子。青篱心中翻个白眼,要打架也不能空手不是?得找家伙啊,没趁手的家伙,到时候谁打谁还不一定呢。她可不想吃个眼前亏。 拍了半天仍然不见开门,王嬷嬷再也顾不得什么体面,袖子一挽,亲自上阵,一边拍还一边高声叫道:“杏儿柳儿,你们这两个死丫头,敢上了院门,看我不回了夫人,收拾死你个小蹄子……” 又叫道:“二小姐,二小姐,奴婢奉了夫人的命,快叫丫头们开门啊……这误了事儿,夫人怪罪下来,就是二小姐也担不起啊……” 院子里,青篱却开始思量眼前这事儿。先前来阴的,想借李姨娘的手害了她,现在又弄个明的,难道是要借着神鬼的由头一棒子把她打死? 可是,究竟是老太太王夫人因为她的异样,认为她是被妖魔鬼怪附体,才叫道士来做法的?还是别的原因?她总觉得不象是前者。如果怀疑的话,早干嘛去了?那会是什么呢? 想来想去,想不头绪,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她都要彻彻底底的断了这些人把她与什么鬼神怪力联系起来的念头。她深知古代人对鬼神的迷信程度,若是今日不能断了根,日后这样的麻烦事肯定会接二连三的来。况且,这么明目张胆的欺负到她头上,若不回以颜色,还真当她苏青篱是苏青篱呢。 眼睛在院子里扫视一圈,略一思索,便道:“先别理她们!也先别气!赶快把各房的门都锁了,找些趁手的物件儿,一会有你们出气的时候……” 三人愣了一下,青篱瞧了她们一眼,轻笑道:“怎么?是不想出气,还是……不敢?!” 杏儿听了这话,脸色猛的一变,跟着眼圈便红了,恨声道:“小姐个没良心的……奴婢的命都是小姐的,还有什么不敢的?!小姐如今还说这话……奴婢只是担心今天打了这王婆子,太太会怪罪小姐……”说罢泪水已大滴大滴的流了下来。 柳儿也气道:“我们对小姐什么心思,小姐难道不知道?偏说这样的话,叫人寒心!奴婢也跟杏儿一样的心思,怕小姐受罚。” 青篱见自己一句玩笑话,说哭了两个丫头,连忙上前去,手忙脚乱的给两个丫头擦眼泪。又见红姨的眼圈也红了,连忙放下两个丫头,扑到她怀里,在她怀里扭了几扭,笑着撒娇道:“奶娘,是我该打!你可千万别哭,瞧我一句话把这两个丫头说哭了,你要是也哭,我可不会哄人,少不得我也哭了……” 杏儿柳儿见小姐这么大的人了还学小孩子撒娇,不由扑哧一声,又被气笑了。 红姨也红着眼圈笑了,抱着扑到她怀里的小姐,面带忧色道:“小姐,这两个丫头说得对,虽然今日这事着实可气可恨,可是若是太太怪罪……” 青篱脸色微冷,摆了摆手:“你们说的我心里都知道。单说受气,我倒也不是不能忍。只是今日王婆子带着个道士来,不管他们来意如何,却是我不能忍的。这大宅门里最忌讳这鬼神之事,今日若不能彻底断了她们的念想,难保不会有下一回,下下一回……。与这个比起来,受罚倒是小事了……” 三人听了青篱这话,气得脸色又胀红了几分。这些人这般恶毒,竟用这样的法子来败坏小姐的名声。 也顾不得再劝。连忙锁房门的锁房门的,找家伙的找家伙。 青篱可没有想到名声上去。她只是气,而且她也在赌,赌这些人不是因为她所表现出的异常而来,而是另有其事!拿跟着她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上门来作贱她,她岂有不还击之理? 不一会儿,杏儿从小厨房里出来了,手里拿着三根手腕粗细约有半米长的木棍,一脸跃跃欲试的看着青篱。 青篱暗自诽谤,原来杏儿也有一颗彪悍的心啊!这么粗的棍子打在身上,得有多疼啊!这要是打着脑袋不死也得昏半天。连忙叫过三人,嘱咐道:“待会儿万一要动手,千万别打脑袋啊……” 柳儿白了小姐一眼道:“奴婢醒得!” 青篱瞧见柳儿的白眼,突然无语。原来自家的丫头也不是那省油的灯儿,这斗争经验丰富着呢…… ………………………… 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