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内乱”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三十四章 “内乱”

第三十四章“内乱” 重新下起来的凄凄冷雨,一连下了四五日也未停歇,时断时续,考验着所有人的心志。 庐州民乱并没有被速迅压制,而是不断四面扩散,很快,混乱波及到长丰地界。 长丰虽偏南,却是一眼千里的北方地形,除了县城不算巍峨的城墙之外,无险可守,一路南来的乱民虽然进不了县城,却不断的骚扰着长丰地界的百姓,冲突摩擦不断,流血事件每天都在发生。 铁玄领兵出击几次,乱民们闻风而逃,待这方收兵,仍故计重施。面对灾民内乱同胞,士兵们也许还心有怜悯罢——这是青篱的推断,否则,何以整日陪着他们做我来你跑,你来我赶的游戏? 长丰县城的大门再一次开启,放入它所能承受的最后一批灾民——被扰得苦不堪言的长丰地界百姓。 一个本来只有七八万居民的小县城,此时,超负荷的承载着近二十万人希望。 摩肩接蹱的人群带来的不是熙熙攘攘的热闹欢快场景,而是恐惧,达到可承载极限的恐惧。 县衙内,铁玄阴沉着脸,皱着粗眉,大声道:“岳大人,我再说一次,不能再放灾民入城了!” 岳行文朝他歉意一笑,“铁大人放心,不会再放了。” 铁玄哼了一声做为回应。不守信用的人一向是会被怀疑的,岳行文虽然只做一次,但信用度已然破产。 沉默一会儿,铁玄抬头看向在座的众人:“各城门的调度现在由我全权负责,各位大人没事儿就在衙门呆着罢。” 说完大步离去。 胡流风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本官累了多日,正好躲个清闲。”说着转向岳行文:“我要去看望外公,你去不去?” 岳行文点头,容老太医与某一日突然不告而别,胡岳二人以为他悄然离开,去了别去游历,却没想到这位老太医在紫蓬山中悠哉过了二十余日,已悄悄的回来了,现如今仍住在青篱的庄子里。 而此时,青篱与丫头们也搬去庄子小住,她位于丁香巷子的家现在成了灾民安置点,在九月十八日的秋雨夜,明晰了自己心中的目标之后,她做了决定:乱后返京! 实现那样的目标,她现在需要更大的舞台。 有了这个决定,这间生活了近一年的宅子与她而言,便没有那么重要了。 冷雨渐歇,庄子外是由王捕头和十几名捕快以及三四十名灾民组成的“护卫队”。 院子里是两口露天的大锅,冒着蒸腾的热气,肉香四溢,大门“吱呀”一声开启,张贵从里面走了出来,招呼道:“王捕头,众位兄弟,辛苦了,来,来,我家小姐使人做了野菜猪肉大骨汤,给众位驱驱寒……” 如果时至今日,还有看不清楚这位李青儿与县令大人的关系,那就不是迟钝,而是傻子了。 王捕头满脸带笑,朝着张贵一拱手,“张管家客气。即是李小姐一番心意,兄弟我就不客气了……” 说着手一挥,“分成两队,一队守卫,另一队跟我来。” 九月初的郊外不算冷,但是连日的风雨,也不算暖,外面的人早被这浓浓的肉香勾得馋虫大动,王捕头一声令下,立马有二十余人在小队长的带领下进了院子,张贵将王捕头引到门房小屋内,那里单独备了一份给他。 王捕头笑意更浓,拉着张贵同坐,张贵一连的推辞,略说几句闲话,便出去招呼众人。 庄子里宅子比李府要大,前院也开阔得多,二十余人就着露天的桌椅吃得热火朝天。 不时发出几声调笑。 容老太医朝着青篱笑道:“丫头,如此开阔胸襟,不枉老夫半夜被扛麻袋似的扛过去救你一命。” 青篱嘻嘻笑道:“老太医这话错了,若我是小家气气的,老太医难道就不救了?” 容老太医胡子一吹,知道她说的不错,瞪了半晌的眼睛,又笑了起来。 青篱得意一笑,端起杯子喝茶。 容老太医掂着胡子半晌,悄悄向她道:“你觉得我那外孙子怎么样?” 青篱警惕的看向他,眼睛一转,飞快摇头答道:“不怎么样。整日一副风流象,没个正形……” 容老太医脸上闪过一抹失望,还欲再说,青篱已跳了起来,“我去外面看看……” 她话音刚落,突然外面传来喧哗呼喝声,随即看见有人惊慌进门:“大,大事不好了。” 王捕头一个闪身从门房中闪出,“什么事?” 那人指着门外,“从南面来了一大群人……” 他一言未完,王捕头已向门外冲去,片刻传来他的声音:“全部集合!抄家伙!” 呼喝声愈来愈近,张贵从外面脸色煞白的进了门:“小姐,外面来了约有二三百名的灾民……” 红姨杏儿等人一脸的惊慌。 青篱立在穿堂口细听,片刻,“将大门关了,待他们动起手来,张贵从侧门绕出,去城里报信儿。” 快马到城东门一来一回要四刻钟,希望外面的人撑得住。 想了想又叫贺松想办法去小李庄与小赵庄送信儿,近一年的相处情份,想必大多数不会不理罢。 “……兄弟们,这里有粮,抢到了大家就有活路了!” “他娘的,我们粥都喝不上,他们还有肉吃……我们拼了!” “……拼了!” 一阵呼喝过后,便是“叮叮邦邦”的声音,叫骂声惨呼声不绝于耳。 在生存死亡的威胁面前,每个人都有可能变为恶魔。 李大郎在养殖场看到这边儿的变故,迅速纠集了二十来个帮工手持铁锹等工具冲了过来。 青篱手心沁出汗水,脸上是强装的镇定。 张贵与贺松见情况紧急,顾不得多说,解了马,从侧门绕到这群人的后面,一个向东一个向南狂而去。 外面喊杀一片,宅子里所有的人都涌到前院,惶恐不安,突然,合儿回头:“小姐,我听着刚才一个声音象是魏府的人……” 魏府?! 青篱回头,“真的?!” 合儿再次侧耳细听,一个声音正巧响起,“……冲啊,这里面有粮……” 正重的点头,“就是这个声音,我记得。在开福寺的时候……” 思量片刻,朝着小可小乐二人道:“去,将大门开了,让王捕头等人退进来。” 魏府带人来,是趁机寻私怨,没道理让这些人为了自己的私怨送上性命。 大门甫一开,王捕头带人迅速退了进来,趁机而入的还有几个乱民,被这些人一哄而上的扭了起来。 王捕头抹了一把额头的血,走向青篱:“他祖母的,魏元枢简真吃了熊心豹子胆……” 青篱走下台阶,“怎么,魏大少爷也来了?” 王捕头呸了一口,点点头。转头向立在院中的人喊道:“都给我精神点,再敢攻上来,都给我往死里打……” 张贵骑马狂奔,在沈府庄子附近遇上了胡岳二人,这二人显然得了消息,看见张贵也不做停留,向东狂而去。 岳行文神色凝重,凛凛杀气透体而出。 院外,领头之人架着圆滚滚的魏元枢,望着紧闭的院门,恶狠狠的道:“你他娘的敢骗老子!故意引老子来送死是不是?” 魏元枢看向身旁几个魏府狗腿子,此时竟没人说话,把眼睛一转,“这位英雄,你想,这里有兵守着才说明有粮,那岳行文明明有粮,却不开城门,分明想饿死大家……” “对,对,我们大少爷说的对。他把长丰县的粮都抢走了,都存在这院子里……” 魏自强连忙接腔。 领头之人吐了一口气,将手中的刀向前送了送,一道血色在魏元枢的脖颈上浸出,朝众人喊道:“全都给我上。老天不给我们活路,我们也不给他们活路……” 说着回头:“你若敢骗老子,老子一刀宰了你。” 魏元枢一连的摇头,“不敢,不敢,这里真有粮。” 正说着,突闻远处蹄声得得,两道红影闪过,魏元枢脸上顿现喜色,“看,那就是县令岳行文和司农官胡流风,你们擒了他们,还愁没有粮吃?” 转眼之间,两匹马冲到众人面前。 岳行文扫视一眼,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端坐在马上一言不发望着乌压压的人群。 扑面而来的杀气竟让人心生胆怯。 片刻沉寂,为首之人振臂一挥:“抓住他们有粮吃!” 他话音刚落,只见一道红影暴起,还未反应过来,几声闷声过后,周边几人立时到地,本能撤刀自卫,只觉眼前红影一闪,臂上一痛,不自觉用力,一股腥热粘稠的热流喷涌而出,溅了他一头一脸。 待他反应过来发生了何事,他眼中文质书生不堪一击的县令大人已然收身立定。 乱民们被惊住了,县令大人居然身怀绝技! 岳行文暼了一眼他身边之人,怒喝一声,“王篆!” 在院中听到动静的王捕头,连忙闪身出来,一见岳行文,头上不觉沁出汗意,小跑上前:“大人何事?!” 岳行文冷冷暼了他一眼,转向呆愣的领头之人:“带头作乱,立时收监。” 他话音刚落,突然一声大哭:“大少爷,大少爷!杀人了,乱民杀人啦……” 王捕头一愣,顺势望去,只见魏府大少爷双目圆睁已倒在血泊之中,脖子上一道触目惊心刀痕,正往向流着血。 那领头之人似也是刚回过神来,吓得手中将手中的刀“桄榔”一声,扔在地上,大声辩到:“我没有杀人,我,我不是故意的。” 岳行文面对目瞪口呆乱作一团的灾民:“铁大人已带兵前来,弃械者即往不咎!” 这些灾民被拒在城门外,苦等城门不再开启,便被人撺掇着集结起来四处抢粮,无奈长丰县城门外的村户庄子里人去室空,抢粮也顾不住温饱,凑巧在县城北岸的某个小村子里发现一坐通往南岸的木桥,顺桥过河,在城西门外约五里处碰上魏元枢一行,见这行人衣着不俗,当即将人制住,想讨些粮吃,魏元枢恼怒岳行文一再与他作对,又屡次“明抢”粮,怀恨在心,便与这些乱民说,县衙将粮食偷偷藏在此处,引了乱民到青篱的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