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苏府来人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三十六章 苏府来人

第三十六章苏府来人 随着朝廷大军的四面出击,庐州地界的民乱被控制,盼了三月有余的赈灾粮终于也在十月中旬运送到长丰。 而此青篱所捐的米粮早已被灾民分食一空,衙门连日安抚民众,发放赈灾粮,并且各地战报每日公示在八字墙上,半月有余的晴好天气,再加上各地民乱被平定的捷报不断传来。 逃荒半年有余的灾民们开始陆续起程返回家乡,也有迟疑不定者,衙门也不赶人,每日的赈灾粥棚依然开着,直到灾民去了十之七八,才突然向滞留的灾民宣布三日后赈灾粥棚撤消,愿意在五日内返乡者,每人额外领米粮五斤。 自此之后,不出十日,长丰县城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多数因灾乱而远避他地的乡绅们开始返京。 日子一晃到了十月底,青篱整日埋头书写她的山寨版“齐民要术”。原本一半是为了糊弄那岳行文,一半儿是为了将前世的经验书写下来,若有机会将它们推广出去,也不枉自己穿越一遭。 可是现在,她又有了新的用途。想到这里,放下笔叹了一口气,该死的李谔居然惹了婚书那一出,这可是个难解的局。 伸伸懒腰,走到窗前,盯着外面出神。 杏儿步履匆匆的赶了过来,“小姐,京里来人了!” 她人还没进屋,声音已先到。 “苏二总管、老爷跟前儿的庆生、老太太跟前的贺嬷嬷还有太太跟前儿的紫竹和二夫人跟前儿的春雨……” 青篱转身,苏府来得比她想象的要慢得多呢。 朝着杏儿点点头,“先去安排着他们歇息。” 杏儿睁大眼睛:“小姐这会儿不见他们?” 青篱一笑,点点她的头:“小门小户的日子把你过傻了?他们是什么身份?我即不十分愿意回去,干嘛表现得那么积极?” 杏儿圆圆的眼睛一转,一拍手:“奴婢明白了。” 青篱点头,“回京以后你们都给我硬气一些,也不枉咱们出来这一遭儿,听见没有?” 杏儿点头。 柳儿拿着帐本进了书房,听见这话,轻轻一笑,将帐本放到青篱面前,“小姐,这是庄子与酒楼的帐,您看看罢。” 青篱接在手中随手翻了几下,扔在一旁。庄子里的产出都捐给了灾民,收不回投资是一定的。 红姨在前厅等了一会儿不见小姐出来,略知她的心思,可是旁的人不见也就罢了,二夫人也派人来了,二夫人待小姐一向极好,自是不好打她跟前丫头的脸面。 想了想,朝着贺嬷嬷等人笑道:“二小姐许是什么事儿绊住了,我去瞧瞧。你们先喝口茶缓缓这一路的劳累。” 贺嬷嬷本来这一路劳累,心中就颇有怨言,进了李府半晌,也不见二小姐的人影,分明是故意晾晒她们,心中更是不舒服。不过,二小姐的手段她是知道的,强忍着气儿,笑道:“不妨的,我们这些做奴才合该等主子……” 红姨听出她话里头的意思,不觉沉了脸,话茬儿也不接,朝着合儿丢下一句:“你在这里陪着春雨说说话儿,我去小姐屋里看看。” 径直走了。 贺嬷嬷被红姨不动色的顶撞了一下,老脸颇有些挂不住,又想着自己来接二小姐的领头人,脸上更臊,不顾合儿在面前,咕哝一句:“住这个破院子,哪里还有半点子官家小姐的体面……” 合儿刚沏了杯茶给春雨,还未递过去,便听见这句话,霍然转头,将茶杯往桌一顿,一脸怒意,提高音调:“贺嬷嬷,你虽是老太太跟前儿的老人儿,比我们多些体面,说到底也不过个奴才,敢这么背后埋汰二小姐。我们小姐还没回京呢,这就欺负上了,等回了京那还得了?” 贺嬷嬷一张脸青红紫白,却说不出话来,合儿这丫头后面两句话太狠了,他们来时老爷一再交待,说话行事要小心,别惹二小姐生气,怕的就是二小姐不肯回京。 紫竹上前扯了合儿的手,“你这丫头嘴愈发厉害了。贺嬷嬷是心疼二小姐,叫你扯到哪里去了。” 因紫竹与柳儿近些,又加上她为人正派,不似太太跟前儿的其它人,合儿换上一副笑脸,“紫竹姐姐说的是。” 转头朝着贺嬷嬷略微一屈身:“贺嬷嬷莫怪,说到底咱们都是心疼二小姐。” 贺嬷嬷又一个哑口难辨。冷着脸不出声,合儿不以为意,拉着紫竹与春雨在一旁说着闲话。 不多时,青篱带着柳儿杏儿红姨几人行了过来,屋内几人见了连忙起身。 待她进屋齐声行礼:“见过二小姐。” 青篱轻“嗯”了一声做为回应。 在主位上坐了,接过合儿递来的茶,放在手中划拉了半晌,才问:“你们路上走了多少时日?” 贺嬷嬷连忙上前回道:“回二小姐,走了十五日。” 青篱一笑,“走得不算慢,路上累着了罢?先歇几天再说吧。” 贺嬷嬷一听这话,心中咯噔一声,拿不准二小姐是不是真的不愿回去故意拖延。 还想再说,青篱将头转向一个眼生的丫头,她与紫竹的装扮相当,想来就是苏二夫人跟前儿的春雨了。 春雨迎着二小姐的目光,上前行礼:“奴婢春雨见过二小姐。” 青篱笑着起了身子,“快起来。我这里没那么多的讲究。” 春雨规规距距的行完礼,才直了身子,笑道:“二小姐心疼奴婢,奴婢也不能不懂事,做那轻狂样。这礼可不能废。” 紫竹也连忙上前见礼,礼毕笑道:“奴婢瞧着二小姐比先前在京时高了有三四寸,若是路上乍一见的,奴婢倒不太敢认了。” 春雨也笑道:“可不是,二老爷去任上时,二小姐那一年刚十岁,二小姐这会子许是都不记得奴婢了。我们夫人自得二小姐的信儿,天天念日日念,生怕二小姐在外面受委屈,念得奴婢心都酸的。奴婢来了一瞧,二小姐这里虽比上京中的宅子大,倒也清静自在。” 青篱笑着道:“婶娘一向偏疼我,我心里知道。回京之后我自会好好孝敬她的。” 又朝这几人道:“老太太可说了要何时回京?” 贺嬷嬷正怕二小姐不肯动身,听见她问连忙上前,还没答话,就听春雨在一旁道:“老太太盼着二小姐回去过新年。” 青篱点点头,“即如此,就入了腊月再动身罢。我这里一摊子事儿总要安排安排。” 贺嬷嬷暗瞪了春雨一眼,春雨不在意的笑了笑,转着又向青篱说了起闲话。 几人正说着,小可从外面跑进来,在门口回道:“小姐,小候爷来了。” 青篱眉头一皱,摆摆手,“叫他回去,就说我今日有客人在。” 话刚落音,便听见李谔的声音响起:“是哪里的客人?” 片刻他的身形便出现在前厅门口,看到屋内的人一愣,还真有客人。 屋内几人面面相觑,长丰县城中的小候爷,不就是二小姐的未婚夫婿么? 都没想到这人会出现在二小姐的院子中,一时不知如何称呼,呆立在那里。 青篱可没功夫想这几人如何称呼的事儿。站起身子迎向李谔:“小候爷今日又有何事?” 李谔咳了一声,转头看向屋内的几人,眉头皱了皱,不确定的问:“你们是京城苏府的人?” 贺嬷嬷连忙站起身子,“回小候爷,正是。老太太老爷派我们来接二小姐回京。” 李谔看了看屋内,眉头皱得更紧:“就你们几个?” 贺嬷嬷听出他语中的不悦之意,连忙道:“还有苏二总管与老爷跟前儿的庆生……” 李谔打断她的话:“就这么五六个人?” 贺嬷嬷语塞,若回是吧,这位爷明显是十分的不高兴,若回不是罢,可事实上只有这么几个人。 一时僵立住。 青篱朝着红姨使了个眼色,红姨朝众人摆手,悄悄的退出来。 她这才问李谔:“小候爷今日来可是有事儿?” 李谔在桌旁坐了,回道:“无事。定下哪天启程?” 青篱摇头。 李谔沉默一会儿,才抬头:“我手中的事儿会尽快办完,最迟年后会去京城。” 青篱睁大了眼睛,“小候爷去京城干什么?”吃惊太过,她完全忽略了他前面的话。 言语之间无半分喜悦,脸上挂着浓浓的惊讶与不赞同。 李谔脸一沉,怒道:“去京城自是为了侯府的生意,难不成是为了你?” 青篱看着他阴云遍布如长丰八月天色一般的脸,暗中叹了一口气,顺着他的话说道:“原来是为了侯府的生意……” 便没了下文。 李谔心中的挫败感无以言表,脸色比方才更加阴沉。他怎么就忘了她一向是最会装迷糊的,她不想理会的事儿,话不说得十分透,她总会想尽办法糊弄过去。 想到这里,他收起愤怒的神色,淡淡道:“顺道儿把吉日定了。” ………………………………………………………………………………… 最近状态不好,好想请假一天,55555555555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