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请功准备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三十九章 请功准备

第三十九章请功准备 青篱不动声色的将图纸放了回去,朝着半夏道:“我知道了。” 这人何时翻动了自己的宝贝匣子?有可能是前几日她在外头忙活,他自已呆在书房的那一会儿功夫,也有可能是更早的几次他没事在书房闲坐。 这下可好了,这书稿要糊弄他可是不成了,难不成真的要实话实说? 思量了半晌,把这件头痛的先丢在一旁。 那萧萧生生即然来了,倒也是个机会,这些日子她将前世所记得的农具都画了下来,当然,最先进的现代化的农具确是不敢画,也不敢显露半分的。 挑的都是些单靠人工畜力制动便可以完成的。比如前世农村常用的古老播种机,一种叫作耧的工具,可以同时完成翻耕和下种,最适宜用来播种小麦。 另外在此基础改良过的,适用于在小麦田中套播的小型播种农具,这种农具前面有一个梭型的铁架子,用来分开将小麦分拨开来,上面是一个漏斗型的容器,中间旁边开一小孔,通过下端的制动,将大豆以均匀的间距播种下去,这种农具小巧轻便,不需要畜力,一人在前面拉动即可。 她还记得在这个农具没出现之前,农村的套播秋粮基本是靠着一人一铲人工点种。有了这样农具,秋粮套种的效率会提高数倍。 还有各式各样的实用小工具,这些做起应该都不太难,难的是她最想造的弹棉花机,可是那种电力制动的棉花脱粒与弹棉花一体机实在太过复杂,思量了几日仍不得其法,只好画了棉花脱籽机,以及几样手工作坊中常用的手工弹棉花的工具,前者的功能虽简单,要实现却有一定的难度,而后者便没什么技巧可言了。 还有榨油机,没有这样东西,棉花籽如何变成可食用的油确实是个超级难题,或许应该到这里的油坊去取取经。 想到这里,当即叫来李大郎,问问他附近可有榨油作坊,李大郎对她的怪异行为早已见怪不怪,当即推荐了位于石子巷的一家老字号榨油作坊。 青篱片刻不停的叫了小可去套车,贺嬷嬷原在北前厅里与红姨说话,反正她们来了也没特别的事儿,小姐的事儿她们也插不上手,反倒是比个主子还清闲,听说二小姐要去油坊,嘴张了几张,终究还是没说出口。 直到这主仆几人出了院门,脸上才露出不赞同的神色,“油坊那种地方可不是二小姐这样的身份能去的。” 紫竹在一旁笑道:“嬷嬷,二小姐有分寸的。” 春雨也笑道:“若不是怕二夫人知道了责怪,我倒也想去瞧瞧。” 贺嬷嬷来了这几日也算是明白现在再拿京里那一套出来是不顶用的,没得再招二小姐不喜,随即便扯上了旁的闲话。 小时候在农村她倒是见识过手工油作坊的,只记得油作坊的气味难闻得紧,屋外整日堆着黑乎乎的油渣滓,刚到石子巷口便闻到一股难闻气味,两个丫头不由的掩了鼻,青篱强忍着之难耐的气味儿进了陈记油坊,不知李大郎与这陈掌柜是如何说的,此人倒是热情得紧,将这几人领着参观了一圈儿,有问必答。 榨油的流程倒与她记得不差,先前胡麻籽炒熟,再用石磨碾碎,最后用采用挤压法将油压出来。 青篱附身查看了碾碎的胡麻籽粉,以前世的眼光来看,这种粉碎程度显然不是够的。 又查看了最后一道工序,心中便有了记较。 在油坊呆了小半个时辰,只觉快要被熏得窒息过去,又问了陈掌柜诸如出油率等问题,便告辞而去。 出了油坊上了马车,直到出了石子巷,杏儿才大口的呼吸,直呼:“熏死我了。” 青篱低头闻了闻衣衫上还余着的气味,朝着小可道:“加快点赶车。” 柳儿在一旁问:“小姐可看到想看的了?” 青篱回头,“你倒是愈发知我的心了。” 杏儿在一旁笑道:“小姐的心思可不难猜,象这样的情形,多半儿是心中有了什么新主意。” 青篱微微一笑,榨油的关键一是粉得尽可能的碎,这个倒不难,多碾几遍便成了,另一个便是挤压这一关,现在油坊用的还是老式的木桩打压的方式,难怪出油率这么低,倒可以试用黄铜做成滚轴状的工具,以畜力制动,将粉粹好的碎沫从两个滚筒中间挤压过去,许是出油率能提高三分之一。 这个工具若能造出来,手中便多了一个筹码。想到这里又开心起来,希望一切都顺着她预想和希望的方向发展。 回到府里,她便钻进了书房,将所思所想画了下来,一连画了几稿,直到天色将暗,才从书桌中抬起头来。 次日午时刚过,半夏便过来传信儿,说那萧生生已到了,正在衙门与岳行文叙话。 青篱将她这些日子所画的图纸一并拿了,随着半夏去了衙门。 转过二门进了内衙,便看见胡岳二人正陪着一个年约四旬的粗布衣衫的男子围着院中的压水井说着什么。 见她进来,胡流风笑道:“诺,那个发明压水井的人来了。” 萧生生闻言转身,青篱这才看清他的容貌,总体来说,他的容貌与他的衣衫一样朴实,再加上似是许久未打理的胡须和乱蓬蓬的头发,她心里感叹:有才能的人总是有办法向众人昭示他的与众不同。 青篱含笑走近,屈身行礼:“见过萧大师。” 萧生生哈哈大笑,摆摆手,朝着岳行文道:“你这个弟子比你有才,比你知礼。” 岳行文淡淡一笑,“若论有才,岳某不及你。不过……”他话音一顿,自得一笑,“倒是收了个极有才的弟子。” 这人还是第一次在人前这般夸她,不知他是何用意,连忙笑着自谦:“先生不可过誉,我这些都是上不得台面的玩艺儿,哪里敢称有才。” 萧生生听了岳行文的话也不恼,朝她道:“听说你还画了几样新奇的东西,可带来了?” 青篱连忙将手中的图纸递过去,“都是平日里胡乱想的,萧大师别见笑。” 萧生生接了图纸,不在意的“嗯”了一声。 立在院中翻看开来。 青篱的每张图纸都简要的写了用途,倒也不用在一旁讲解。但见他神色一直无甚变化,心中忐忑,也不知这些于他而言,究竟是太易还是太难。 直直过了两刻钟,萧生生才突然抬起头来,两眼放光,乱糟糟的胡须因过于激动抖作一团:“丫头,你给我做弟子如何?” 等了半晌,没想到等的居然是这样一句话。 青篱错鄂。胡流风哈哈大笑,拍拍萧生生的肩膀:“我说萧兄,行文可在跟前儿呢,有你这么抢人弟子的么?” 萧生生拂掉胡流风的手,“他不过就会些琴曲书画的,那些有什么用?以这丫头的才华,给他做弟子真真是可惜了。” 岳行文也不反驳,淡然一笑,指着那叠子图纸道:“想收弟子自然要拿出些真本事,这些你可能做得出来?” 青篱在一旁松了口气,这话题转得及时巧妙,她可不想去做什么工匠。 萧生生将图纸抽出两张,“难的是榨油机和棉花脱籽机……”说到此处顿了顿,问道:“棉花为何物?” 青篱连忙叫杏儿将带来的籽棉递了过去,随手拿起一条,道:“这便是棉花,可以用来纺纱织布,但是要将中间的籽脱去。手工剥离太慢,我便想了这么一个棉花脱籽的工具,也不知道能不能成。” 萧生生拿在手中看了看,“倒是与木棉有些象。” 青篱笑道:“两者确实同出一宗,不过木棉絮可没这么松软,绒毛也没有这么长,产量也少,连这棉花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 萧生生一脸的好奇:“小小年纪你怎么懂得这么多?” 青篱干咳一声,笑道:“凑巧手中有一本几近失传的农书,书上有关于这棉花记载。这棉花种子倒是先生托人购买草药种子时,机缘巧合所得。” 话刚说完,便听见一声轻笑,不用转头也知是谁。 果真如他所言,这些物件勾得萧生生兴致大增,略问了几句,便自己躲到岳行文临时安排的房中研究去了。 岳行文送她出去时,轻笑:“何时也让我看看你那本几近失传的孤本农书?” 青篱暗自撇嘴,这人非得逼她说实话不成。当下轻咳一声,“成书之时自会让先生看的。” 这便是变相的承认了“齐民要术”纯属子虚乌有,岳行文片刻的诧异过后,轻笑,“成书之时,你似乎还有许多事情需要向为师解释。” 青篱胡乱的点头,“是呢,是呢,谁能骗过明察秋毫聪慧过的岳大人。” 岳行文又一轻笑,朝她道:“回府之后,将你田中所植的丈菊地豆孜然以及棉花等物的用途详细写了,使人送来。” 青篱诧异抬头,“先生要那个做什么?” 岳行文道:“自然是要与你请功了。萧生生此来将你那些物件儿一并做出来,几功并合,定能得到一份大大的奖赏。” ………………………………………………………………………………… 请忽视章节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