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回京(二)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四十一章 回京(二)

第四十一章回京(二) 傍晚时分岳行文到了李府,交待张贵,说半夏正巧也要回京办差,与他们结伴而行,青篱知道他是不放心,故意安半夏跟着的。 知道拗不过他,没说什么便应下了。 因岳行文晚她十来也要回京,便在李府呆了约抹个把时辰,回衙门去了。 腊月初六一大早,得知她今天动身回京的街坊四临,纷纷前来送行,在众人殷殷的叮嘱声中,马车缓缓而动,李府大门前一如她初搬家时那般热闹,不同的是,上一次是来,这一次是走。 李大郎与贺竹贺松几人随着马车将他们送到北城门外。 马车渐远,长丰的城门楼慢慢的远成如积木一般低矮房子。 青篱心中感叹,北城门外的官道上,青阳来了又走,欧阳玉来了又走,她送走了陆聪,又送过沐轩宇,这一次被送的是她自己。 兜兜转转又将回到原地。 从长丰到京城这一路走来,天气睛好,诸事皆顺,走了约七八日,路过并州时,见到了传说的百里公子,大名百里西元。以青篱的对他所有限的了解,此人应该是一个信息贩子,专门收集各种消息。 但是一见此人,才发觉与自己的想象有极大的出入,他眉目清秀,身量适中,偏瘦体态,一身学子的装扮,更象一名整日挑苦读求功名的学子。 与青篱的短暂交淡之中,举止有度,言辞文雅,若不是他看向自己时眉目之间一闪而过的狡诘,还真的就被他蒙骗过去了。 在并州停留半日,百里西元做东招待他们用了丰盛的午饭,又重新上路。 见百里西元自然是那人的安排,否则半夏哪里敢自作主张?只是不知又有何用意。 过了并州之后,她的心情略有好转。 无聊之余,开始关注官道两侧的农田,干旱去得尚算及时,又有一场透雨,按说,及时返乡的灾民们应该有足够的时间种上冬小麦,可一路走来,仍是看到不少荒芜闲置的地块儿。 思量半晌,能让百姓空置地土的原因也许只一个:手中无粮种。 那么明年开春,这场天灾的后续效应会再一次显现:青黄不接时的百姓无粮可食,自然又会有流民产生。 这一路走得顺,车行得也快,腊月二十日便到了定远府,再往前百里就是京城地界。 离京愈来愈近,红姨与几个丫头的说话行事愈小心,生怕什么事招惹得小姐胡思乱想。 就连贺嬷嬷与春雨紫竹也克制住即将回京的喜悦。 除了小可小乐第一次出远门的惊讶欣喜,这一队人可以用寂寂无声来形容。 默默的行了三四日,在如血的冬日斜阳中,京城高大巍峨的城墙渐渐出现在视野之中,到了城门口,车子停下,青篱将车窗帘挑起一条细缝,城门外人流不息,或赶着车或挑着担子置办年货的百姓们,一脸的喜色。 “小姐,府里派人来接了。” 张贵的声音在车外响起,青篱将窗帘挑开,向前城门处描了一眼,一个胖胖的身影映入眼睑,不正是苏府的王总管么? 心中自嘲一笑,还当真够重视她的。 “跟他们说,我累了,直接回府罢。” 张贵应了一声,片刻便听见王总管与张贵的对话声隐隐从前面传来。 车子停了半柱香的功夫,又重新行驶起来。 马车到达苏府时,夕阳已沉,冬日的寒幕很快涌了上来,苏府大门上早已挂着红红的灯笼,彰显着节日的喜庆。 顺着侧门驶入院中,甫一停定,便听见一个清脆的声音:“总算把二小姐盼到了。” 春雨上前将车帘挑了,笑道:“二小姐,老太太太太二太太派人侯着小姐呢。” 红姨几人率先下了马车,有人拿了脚凳上前,青篱扶着红姨的手走了下来,柳儿连忙上前将早已备好的披风替她系上。 微微夜色中的苏府与她走时似乎并无两样,转头扫视,将目光定向西北角的方向。 合儿心头一酸,上前扶着她,低低叫了一声:“小姐……” 青篱将目光撤回,拍拍她的手,“我没事。” 朝着迎接的人群中,一个眼生的丫头的问道:“你就是婶娘跟前儿的夏雨?” 夏雨方才一言过后,见二小姐一无反应,二无笑意,冷冷淡淡的看着远处,略有尴尬,听见她问话,连忙上前行礼:“正是奴婢。二夫人派奴婢与侍书姐姐、紫梅姐姐一道来迎二小姐……” 青篱看向紫梅与侍书,这二人她倒不是讨厌的,究竟是太太为了投她所好的特意安排呢,还是临时抓瞎碰了个巧。 向她们微一点头:“辛苦你们了。” 侍书笑着上前答话:“二小姐这话叫奴婢们可受不起。老太太太太二太太都盼二小姐盼得紧呢,这会都在慈宁堂等着呢……” 紫梅也笑道:“可不,二少爷一个时辰的功夫打发人来瞧了好几回,紧盼着二小姐呢。” 她淡淡“嗯”了一声。 夏雨见她仍然一脸的淡然,甚于还挂上了几分冷色,以为她想到别处了,连忙又补充了一句:“老爷、二老爷也都在呢……” 紫竹笑着上前:“你们几个见了二小姐都高兴傻了,外头风这么大,偏叫二小姐在这里受冻,叫老太太老爷太太二老爷二太太在屋里好等……” 春雨也道:“就是呢,还不快请二小姐进去。” 青篱点头,转身朝着身后几人道:“今儿晚了,将车的东西都赶到我原来住的院子……” 说到这里,她顿住,一时竟忘了原来的院子早被她一把火烧了。 紫竹笑着插话儿:“二小姐的院子早已修茸好了。” “即如此,奶娘跟着我去见老太太,柳儿你们三个回去把咱们的物件归置归置……” 说着转向王总管:“你给张贵与小可小乐、杨威安排个住处,要离我的院子近些。从此他们四人,一应的用度份例都由我来出,与府里头不相干,也只准他们办我的事儿!” “……可听清楚了?” 王总管片刻的迟疑,便听见一句淡淡的带着五分不悦的话。 连忙点头应下。现如今他只能应下,回头太太怎么说,他可不管。 许是里面人的得了消息,二门里传来一阵脚步人语声,还未等她转过身,便听见一个男童欣喜的叫道:“可是二堂姐到了?!” 随即便看到一个身着松绿锦袍的小公子,如飞一般朝着这边奔来。 青篱被这情形弄得莫名其妙,她确定这孩子的欣喜兴奋冲的不是她,难道是本尊? 不由暗替她庆幸,总算这个世上还有那么几个人如李姨娘一般在乎她看中她。 苏瑞飞奔过来,挤进人群,看到立在人群之中的身形偏瘦面目清冷淡然的少女,脚步一顿,停得太猛,他往前踉跄了两步,才站稳身形。 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将青篱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才不确定的问春雨:“这就是我二堂姐?” 青篱听出他言语之中带着浓浓的失望,不觉一笑,伏身略凑近一些,盯着他的眼睛问道:“你期望的二堂姐是什么样的?” 苏瑞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你,你怎么知道我想什么?” 也不怪这位小少爷吃惊,苏青篱这个死而复生,在苏府之中又有着诸多传说的人,在他心目中是一个神秘不可捉摸的存在。 他话音一落,周边几个丫头“吃吃吃”的笑将起来,春雨笑着对苏瑞道:“二少爷,这位就是你天天念天天盼的二堂姐。” “见过大小姐,大少爷,三小姐……”周边响起丫头们的声音。 青篱抬头望去,走在前面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身着与苏瑞同色的锦袍,只是头发束得整整齐齐,眉眼之间一片温和。 便知这少年是二老爷的大儿子苏鸣。 苏青筝与苏青婉跟在他身后,一年不见,苏青筝的个头似乎又高了些,依然是一身的红衫,许是太久没有见面,她行走之间略显局促…… “二堂妹,路上走得可顺?”润朗的声音响起,打断她的观察。 青篱淡淡一笑:“有劳大堂兄垂询,走得极顺……”言语之中是客套生疏,脸上的笑意是淡然疏离。 “那个……”少年轻咳一声,“祖母还候着呢……” 青篱点头,“这就过去,有劳大堂兄、大姐姐与二堂弟三妹妹前来相迎……” 看向面露失望,仍处半呆愣状态的苏瑞,轻笑一声,“二堂弟不走么?” “啊,走,走,这就走……”苏瑞快速答道,连忙跑在众人的面前,率先进了二门。 鼻尖萦绕着冬日寒冷的气息,在最初的热闹寒喧过后,众人都息了声,静寂无声的向慈宁院方向而去。 苏瑞几次回头张望,看到都是白裘披风映衬下的清冷淡然面容,怎么也不能将她与想象中的女侠形象重合起来。 不由失望的叹了口气。 …………………………………………………………………… 哎哟,这章居然写了三个小时,还好,总算是写出来了,守信用两更。 另:感谢洛洛同学的粉红 3月7号仍打算更六千字,偶尽力不食言。谢谢亲的支持

下一篇   第四十二章 见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