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见礼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四十二章 见礼

第四十二章见礼 第四十二章 通往慈宁堂的巷子两侧三步一只,五步一设的大红灯笼将微微夜色装点着,一路默默行过,不惹人注目的角落中总能看到几个人影晃动,三三两两的窃窃私语。 行了约半刻钟,前面的灯火明亮处便是老太太的院子慈宁堂,苏鸣回头看了默行的少女一眼,似乎有话要说,但见她神色淡然,无一丝愧疚、不安、局促,嘴张了张,将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奴婢见过二小姐。” 慈宁院门口几个守门的婆子齐声行礼。 青篱“嗯”了一声,再无他话。 “快去告诉老太太,二小姐到了。”侍书一直随在青篱的左侧,一进院门便朝着一个小丫头吩咐。 她话音方落,门帘挑起,锦书笑道:“老太太已知道了,正等着呢,快请二小姐。”说着朝青篱行了礼:“奴婢见过二小姐!” 青篱仍然是淡淡的“嗯”了一声,听不出喜怒。苏鸣不由的皱了眉头,在青篱将要移步向慈宁堂走去时,他轻咳一声,低声道:“二堂妹,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青篱回头淡然一笑,“大堂兄这时候说的话定然是与我有益的,青篱怎能不听,但说无妨。” 几个丫头机警的散开,苏鸣压低声音道:“二堂妹离府的原由我也有所耳闻,知道是委屈了二堂妹,可如今即是回来了,前事能否不提?再者新年将至,总不好在这个时候惹祖母生气,人人都说家和万事兴,二堂妹也不想让旁人看我们苏府的笑话罢?” 青篱饶有兴致的看向他,“大堂兄的话我听明白了,可是我很好奇,大堂兄怎么会猜我要惹老太太生气?” 苏鸣被她问得一愣,难道说单看她无半分喜色的神情祖母定然是要生气的? 烛光下,她白晰的面容被渡上一层柔和红光,即便如此,仍然看不到半分的暖意,苏鸣嘴张了几张,却发现自己心中的大道理在此刻说出来显得分外可笑。 踟蹰半晌,才道:“我知道我的要求过份了,二堂妹心里有天大的委屈,可……可,我做为苏府的长孙……唉,若当时我在就好了……” 那句“苏府的长孙”让青篱微微一愣,不过才十五六的少年,便已知自己肩上的责任,倒真是难得。 而后面那句话,也让她心中一暖。 想到这里脸上浮现一丝笑意:“大堂兄所言极是。我知道了。” 说完便带着红姨进入慈宁堂。苏鸣一愣,拉了苏瑞,连忙快步跟上。 侍书与锦书随后跟了进去。 春雨夏雨紫竹紫梅几人静立在门外,几目相对,均是一副谨慎小心的模样。 一股暖意迎面扑来,屋内还有她熟悉的气息,青篱缓缓走近,屈身行礼:“见过老太太。” 苏鸣眉头大皱,祖母也不喊一声,礼行也得这般敷衍,除了神色没有方才那般冰冷,这就是她知道了?若是不知道该如何?此时他可顾不得多想,眼见苏老太太要发怒,连忙上前道:“祖母息怒,二妹妹知道错了。” 又偷偷扯了扯苏瑞的衣角,给他使了个眼色,苏瑞眼睛一转,扑上前去,清脆的声音响起,“祖母,二姐姐真的知道错了,祖母别生气了。” 苏老爷连忙站起身子,赔笑道:“篱儿不懂事,让母亲担心了,现在她总算是平安的回来了,母亲该高兴才是。” 老太太神色微缓,轻哼一声:“你们一个个都替她求情,我若再责罚她,倒显得我这个祖母太过苛责了。罢了,你起身吧。” 二夫人方氏连忙站起笑道:“母亲虽然嘴上不说,媳妇可是知道您是心疼篱儿,舍不得罚她。” 说着走到青篱身边儿拉了她的手,上上下下看了,眼圈微红,强笑着说:“你说说你这个孩子,这么柔弱的模样,倒生了贪玩的性子,只顾着自己在外面玩的高兴,倒忘了家里还有一堆人担心着呢。” 青篱闻言抬起头,正好对上她微红的双眼,心中一暖,扯出一丝笑意:“婶娘教训的是,篱儿记下了。” 苏二老爷在一旁轻咳一声,方氏醒过神来,自嘲笑道:“看我,高兴糊涂了,篱儿,快见过你父亲母亲……” 青篱转向苏老爷,一年未见,他倒似是比一年前苍老了许多,向前缓行两步,仍是行了个屈身礼:“见过老爷!” 苏二老爷眉头紧皱,篱儿这孩子怎么这般称呼自己的父亲? 苏老爷的神情自她进门时便是强压的激动,此时哪里顾得上挑她的不是,这个“死而复生”的孩子此刻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单是这个便足够慰其心了,连忙站起身子,“快起身,快起身,你一路上累着了,这些虚礼不行也罢。” 青篱听出他言语之间的激动之情,心中诧异,面儿上却不显露半分,转向王夫人,“见过太太。” 王夫人可没有苏老爷那般的心境,说到底青篱只所以怒烧宅子,偷跑出府,与她是脱不了干系的,这事儿虽然没明说,可府里的人哪个不知道? 青篱回来,最尴尬的最心虚的就是她。见二丫头敷衍一般的行礼,心中万般不是滋味儿,可众人都看着呢,老太太老爷都没责怪她,挑她的不是,她更是不敢。 学着苏老爷的模样,站起来笑道:“快起身。你父亲都说了,这些虚礼不行也罢。” 青篱回了声谢太太,便转向苏二老爷夫妇,“见过叔父婶娘,叔父婶娘一向可好?” 方氏扶起她,苏二老爷笑道:“好,都很好。你这孩子几年未见,一转眼便长成大姑娘了,我倒是不太敢认了。” 说着转向苏瑞,“你不是一直记挂着二堂姐,这会儿怎么不过来见礼?” 苏瑞磨磨蹭蹭的走过来,与青篱正式行了礼。 青篱笑着扶起他,“早听春雨说你一直盼着我呢,我给你备了好东西,明儿拿给你。” 她这一笑,整个人透出几分的活泼生气,方氏看在眼中,心头又是一酸。 苏瑞一听是好东西,眼睛骨碌碌转了半响:“二姐姐,可是剑么?” 青篱微顿,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过为何要猜是剑?摇了摇头笑道:“不是,春雨没说你喜欢剑呢。” 苏瑞脸上闪过一丝失望。 一时有丫头过来说晚饭摆下了,请老太太去饭厅。 苏老太太应了一声。 青篱转头看见苏青筝与苏青婉立在一旁,略一想,走了过去,“方才人多没顾上与大姐姐三妹妹说话儿,大姐姐与三妹妹一向可好?” 苏青筝对着有些陌生的苏青篱,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但是她倒是明白了,这位再也不是往日苏府里那个柔弱得任人欺负的二丫头,强笑着回了句:“好。” 倒是苏青婉一脸好奇的问道:“二姐姐当时是怎么跑出府的?难不成是翻墙跑的?” 青篱一愣,随即笑着回了句:“你猜!” 苏青婉还欲再说,苏老太太不悦的哼一声,苏老爷连忙斥责:“你二姐姐回来就好,以前事儿不许再提。” 苏青婉不在意的一笑,不气不恼,跟没事人儿一般。 青篱一向知道这苏青婉不似是表面的满不在乎,方才她的问话,可以解释为天真不懂事,也可以解释为心思缜密,故意为之。 赵姨娘与雪姨娘一齐过来见礼。 雪姨娘已有了七月有余的身子,含笑道:“请二小姐恕妾身礼数不周。” 青篱淡淡一笑:“雪姨娘不必多礼,身子要紧。”将赵姨娘晾在一旁。 见苏老太太起身,众人都停了话,跟着一同去了饭厅。 苏老太太在正位坐了,指着身旁的位子道:“篱儿过来坐这里。” 青篱一愣,随即推辞道:“老太太心疼我,我自是知道的。不过老爷太太在,叔父婶娘在,大堂兄大姐姐在,断轮不到我坐……” 方氏一把拉住她,打断她的话:“老太太叫你坐,你便坐。你当你天天有这样的位子坐?也就今儿这一遭儿了。” 说着将她拉向苏老太太身边的位子。 苏老太太又叫苏瑞:“瑞儿也坐过来。” 苏瑞听话的坐在老太太的右下手,青篱见推辞不过,便也告了座。 待众人都坐定,苏老太太看着坐得满满当当一屋子的人,脸色微缓,“二丫头回来了,咱们苏府今儿才算是大团圆了,从此以后,先前事儿不准再提,可都听见了?” 苏老爷王夫人苏二老爷二夫人连忙应是。 苏鸣也站起身子应道:“祖母说的是,孙儿记下了。” “筝儿婉儿呢?” 苏青筝也站起来,连忙点头应是。 苏青婉不情不愿的站起身子:“祖母,我不过是好奇。” “婉儿!”苏老爷怒喝一声。 苏青婉不情不愿的应了声是。 苏老太太又转青篱:“二丫头呢?” 青篱站起来思量片刻:“前事与我意味着什么,老太太自是知道的。我自是不愿再提起。” 苏老太太神色不明的点点头,“都记下了就好。” ………………………………………………………… 又发晚了,今天跟电脑了较了半天的劲儿……再说一次,请忽视章节名,55555555555555555 还有一章,会加紧写,上传会比较晚,可以明天过来看

下一篇   第四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