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柳儿与合儿脸上一喜,岳先生到了,小姐的心情许是能好些,再者那件大事儿也该说说了,就这么吊着,也不知岳府的态度如何,心中总是不塌实。 柳儿又想起一事,问张贵:“咱们从长丰带来的物件儿是不是也快到了?” 长丰院子里虽然留有得力心腹的人,一应的家具被褥都留了下来,可小姐的宝贝棉花丈菊地豆孜然却是一粒不拉的都装了车,托了山海镖局的人押送回京。 张贵点点头,“我这就准备去镖局瞧瞧,小姐可有短缺的物件儿需我置办了回来?” 柳儿想了想道:“过年的一应糕点果子本是该府里采买,按说用不着咱们自备,这个还是看小姐的意思罢,等小姐醒了,看她如何安排,若是需要自己备些,你们再去买也不迟。” 二门外,苏府采办年货的下人来来往往的,倒也不好多说,柳儿又简略了问了杨威的情况,便与合儿回了院子。 一进院门,只见杏儿立在正房门口,做抬头望天状,柳儿合儿轻轻一笑,走近她,悄声道:“你在这里做什么?难不成想做个女诗人?” 杏儿朝她俩一皱鼻子,“你们倒会躲清闲,出去也不叫我。白在这里听那秦婆子闲吧哒嘴皮子。” 合儿指了指门帘,“小姐没醒罢?” 杏儿点点头,“方才里面有动静,以为是醒了,可进去一瞧,似是做了梦,动了几下,又睡沉了。” 合儿一叹,柳儿看了看她俩,“快别叹气了,今儿都大年二十二了,院子里该整治的该添的,咱们先合计合计,这等小事儿就别让小姐再操心了。” 杏儿也点头,“明儿是小年,咱们先把院子里布置布置。” 青篱这一觉倒睡得沉,也长,等她醒来时,已近午时了。院里静悄悄的,隐约听到有人语声从偏房外传来,坐在床上微醒了一会儿神,披衣起身,朝着外面喊了一声,“杏儿!” 并无人应,出了里间,挑帘又冲外面喊了一声:“柳儿!” 在小库房中的几人听到她叫,连忙跑了出来,连带在偏房中与秦嬷嬷有一句没一句说着闲话的红姨也出来了,快点走到她跟前儿,将门帘合上,“小姐刚起床的热身子,大袄子都没穿,可别着了凉。” 说着拿起架在熏笼子上的大棉披风,将她从头到脚的包了个严实。这熏笼子下面是一个小小的碳盆,把这棉披风烧得暖暖和和的,舒服得她连叹了好几声,笑道:“还是奶娘疼我,考虑得这样周全。” 杏儿几人进了里屋,听见这话,都笑道:“小姐这话我们听懂了,是说我们三个惫懒呢。” 青篱不理会她们,转头问红姨:“是谁在偏房?” 红姨与几个丫头将秦嬷嬷的来意七嘴八舌的说了,合儿道:“不知道的还真当太太对小姐是怎么样的好,这秦嬷嬷来了一个半时辰了,愣是没一点要走的迹象,怕是打定主意要把这趟差办圆了。” 杏儿却朝着红姨道:“红姨,你与那秦婆子都说些什么,聊了这么久。” 红姨瞪了她一眼,“快来侍候小姐梳洗,早点让她们量完身,早打发走。” 偏房的秦嬷嬷见二小姐醒了,终于松了一口气,看了看在一旁略有些坐不住的吴娘子,脸上愈发觉得没光彩,她怎么说也是太太的人,二小姐这一院子的人敢叫她白白等了这些时候…… 强笑着道:“我们二小姐刚回来,身子骨本来弱些,这走了困更是不了得,老太太太太也一再交待让她多将养些……” 吴娘子也是精于世故的人,连忙正了神色,笑道:“贵府太太的贤名京城里哪个不知哪个不晓?” 正说呢外面传来脚步声,合儿进门赔笑道:“让秦嬷嬷与吴娘子久等了,我们小姐请你们二位过去。” 秦嬷嬷一边声的笑道:“不碍的,不碍的。” 进了上房,青篱笑着与这二人打了招呼,又说了些感谢太太记挂的话,约摸两刻钟的功夫,吴娘子便忙活完了。 红姨得了青篱的指示,与这二人各塞了一块碎银子,“劳你们久等了,这是二小姐的一点心意。” 秦嬷嬷暗中掂了掂手中的银子,约抹有二两重的样子,心中的怨气登时消了一大半儿,笑得格外殷勤,一连声的道谢。 直到这二人出了院门,青篱才问:“奶娘方才与秦嬷嬷都聊了些什么?” 红姨脸上添了三分嗤笑,“话里话外的都在打探二小姐在长丰时候的事儿,又问小姐怎么这么般凑巧与岳先生都到了长丰,还说了些老太太对小姐与平西侯府的这门亲有多满意多重视……还说太太这几日与老太太商议着大小姐的亲事……” 杏儿在一旁急切的问道:“可说了是岳先生?” 红姨摇摇头,“这话原也不该她说,她没说透,我也没往下深问。不过以大小姐对岳先生的心思,我看这事儿少不得会正式的提上一提。” 青篱点点头,“正是。不试太太和大小姐总是不甘心的。好在,先生快回来了,这也到了年跟儿,诸事兴许都到年后再说了。” 用了午饭,青篱歪在长榻上有一搭没一搭的与几人懒懒得说着话儿,突然坐直了身子,问道:“你们说,这年节下闲着无事可做,京里的夫人小姐们都怎么打发时间呢。” 杏儿一边剥着棉花籽,一边笑道:“能怎么打发,不外是绣绣花,与丫头们说说话解解闷罢了。” 柳儿也笑着说,“或者是弹弹琴看看书什么的。大抵就这些罢。” 她突然从塌上站起身子,朝着合儿道:“合儿去找了张贵来,我有事要交给他办。” 红姨见她一脸的急切,连忙站起身子,问道:“小姐要办什么事儿?” 青篱笑着道:“要做一个能解闷的好物件儿。” 说着走到一旁的桌案前,取了纸笔,将前世的麻将细细的想了想。对于麻将这个大众休闲工具,她虽知道规则,却极不熟悉,但是大体还能记得。 一面回想,一面画,直到合儿将张贵叫来,又在门外候了些时候,她才画完。 叫了张贵进来,将手中的纸递给他:“辛苦你跑一趟,找找看还有未歇业的工匠没,用上好的紫檀木照着这样子做了。大小要做成长三寸,宽一寸五,高一寸。若得来得及就赶制五副来,若是来不及,就赶三副出来。” 因她交办的稀奇事儿太多,张贵也不多问,将纸接了,赶快出府去办。 交办完这事儿,青篱也不歪着了,“回来两日了,也该去去老太太太太婶娘处走动走动了。” 红姨笑道:“小姐说的是,再怎么着小姐总归是晚辈儿,这礼节上可别让人挑出错来。” 青篱一笑,特意换了鲜亮的衣衫,带着杏儿与柳儿出了门。 先到了老太太处,一院子里静悄悄的,侍书听见小丫头来报,连忙出了门,笑着迎了过去,“二小姐可是来瞧老太太的?” 青篱点点头,又向她身后看了一眼,“怎么?老太太午休没起身么?” 侍书歉意一笑,“可不是么。二少爷与三小姐在这里玩了一会儿子,老太太刚歇下。” “嗯,那我明儿再来。不打扰老太太午休了。”青篱笑了笑,心说睡了倒正好,她正不想见呢,这下礼节也到了,也不用难为自己说些言不由衷的话。 “那奴婢等老太太醒了,便回老太太二小姐来过的事儿。”侍书将她们送至院门,含着笑,“老太太知道了定然十分欢喜的。” 青篱笑道:“有劳你了。” 待这主仆三人走远,门口的一个婆子笑道:“二小姐今儿倒是比刚来那日活泛多了。脸上带笑的,不象刚来那日整个人冷冰冰的。” 侍书一笑,也不搭话儿,转身向屋内走去。 出了老太太的院子,青篱踌躇半晌,才抬腿向王夫人的“静心院”走去,杏儿见她不是十分情愿的样子,低声道:“小姐若不愿意去,不去就罢了,何必这么勉强自己。” 青篱叹了一口气,“这世上凡事都有规则。大宅院的规则就是我这个做晚辈儿的必须得向她请安问好。虽然不必做得十分周全,却也不能一点也不表示。再者说了……”说到这里她又是一叹。 柳儿倒是知道她的心思,再者说了,岳府也是这样的大宅院,若小姐执意对太太在礼节上太过疏忽,难免让同为当家主母的岳夫人有什么想法。 铺路,铺路,这也算是为自己的将来铺路所必走的一步罢。 三人默默走到“静心院”门口,略停了片刻,柳儿先前一步进了院中,只见院中丫头婆子站了一地,看模样是王嬷嬷正在议事。 紫竹看到她,连忙走了过来,朝着青篱行了一礼,笑道:“二小姐怎得空了。” “回来两日了,老太太疼我,让我歇息着,这会子也歇息过来了,自该来看看你们太太。” 王夫人在上房议事,听到外面的对话,止住一个管事娘子的话头。扬声道:“外面可是二丫头?” 青篱急步上前,应了声是,早有丫头打了帘,她进去,微一行礼,“可是扰了太太议事?” 王夫人笑道:“不妨事。这会子过来,可是有事?” 青篱回道:“事倒是没有,不过想着回来两日了,早该来给太太请安,便这会儿过来了。” ………………………………………………………… 抱歉,今天又是一更,明天会两更补偿。对不住啦

上一篇   第四十七章

下一篇   第四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