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青篱今日特意换了身鲜亮的衣衫,柳儿杏儿也被她叫着去换了新衣,主仆三人光鲜明亮的行在路上,极惹人注意。 “二小姐来得好早。”侍书锦书一左右的立在门外,替她打帘,满脸的笑意:“老太太刚还问起二小姐呢。” “可是二丫头来了?”侍书的话音刚落,里面便传来苏老太太的声音。 青篱快步进去,绕过锦屏,微笑着行了礼。 慈宁堂内此时只有二房一家人,苏瑞歪在老太太身边儿,苏鸣与方氏立在老太太左右两侧,单单苏二老爷坐在老太太左侧下首的第二个位子上。看这几人的面色似是方才正说着什么高兴的事儿,神情很是愉悦。 “嗯,你这身打扮到是喜庆,”苏老太太将她上下打量了,满意的点点头,含着一丝笑意,向方氏道:“这孩子倒极衬这海棠红的,瞧着喜庆,人也鲜活些。” “老太太说的是,篱儿日后对这装扮也要上心些才行。”方氏拉着她,含笑假意嗔怪,“小小年纪,不是湖绿就是天青的。那些哪里是你这个年纪穿的衣衫?倒是配我还合适些。” 青篱知道她是故意没话找话,活跃气氛,便笑着应和了几句。 “篱儿即与你投缘些,你这个做婶娘的就多照看着些,”老太太突的插了这么一句,倒叫正说话的二人一愣。 到是方氏机灵,刹时便明白了老太太的意思,二丫头与大太太不合,已是明面上的事儿了,老太太这是怕二丫头又受了委屈,笑着应道:“老太太说的是,二丫头的院子与我离得那样近,我这个做婶娘合该照应着些。”说着顿了顿,又笑道:“倒是媳妇疏忽了,这样的事儿早该想到回了老太太才对。” 苏老太太含笑点点头,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满意。 几人又叙了些闲话,王夫人带着苏青筝苏青婉与苏老爷一同进来。 等他们行礼问安之后,老太太才问王夫人:“昨儿说的午时摆宴的事儿,可安排妥当了?” “老太太放心,”王夫人笑着上前,似笑非笑的将立在方氏身边的青篱打量了两眼,这才接着方才的话儿说,“媳妇昨儿晚上就叫人排了菜单,因太晚了,倒怕搅了老太太休息,这会老太太可要瞧瞧这菜单?” 王夫人这话不过是客套,苏老太太这一年愈发的精神不济,诸事不愿过问,菜单这等小事儿按说是不理会的。 却没想到苏老太太倒极有兴致的说道:“那就拿来我瞧瞧。虽说是家宴,她又是个晚辈的,本不该这般隆重,可这世上能得圣上亲口嘉奖的女子能有几个?便是前朝有的,也是因为家世显赫……” 老太太的重视让王夫人心头不悦,不过还是自紫竹手中取了菜单,含笑递了过去,同时打断了她的话,“媳妇儿也知老太太定然是要瞧的,特意叫人带在身上,老太太请过目……” 王夫人虽然不喜这宴有为青篱庆贺的份儿,但到底也是苏府的小年家宴,自她被夺了掌家的权之后,在这门面上的事儿愈发的小心,这菜单倒也安排的十分的妥当。 果然苏老太太满意的点点头,交还给她,“你有心了,安排得对极好。” “母亲,二丫头虽然有这么点才能,但年龄还小,不能过于夸赞,没得让她生出骄躁之意来。”苏老爷在一旁插话,这话倒是极合青篱的心,有道是捧得愈高,摔得愈狠。苏老太太这会愈对她好,等事发时就会愈对她狠与恨。 苏二老爷也连声的附合。 老太太含笑朝着青篱道:“你叔父与父亲这话都是为了你好,你可莫怪他们。” “老太太放心,我知道的。” 老太太看她神色坦然大方,极谦虚谨慎的模样,又是满意的连连点头。 请完安,在老太太处用了早饭,再出来时,已是点的光景,今日倒是个极好的天气,天色不再是冬天惯有的灰暗,蓝得透彻,阳光也比往常明亮。 三人慢悠悠的走着,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闲话儿。不时有下人停下手中的活计与她道贺,青篱笑着照单全收。 路旁的几棵大树上,有几喜鹊欢快的叫着,飞起又落下,杏儿兴奋的拍着手,“小姐,喜鹊叫,好事到。这话可真没错儿,今儿可不正是小姐有好事么。” 青篱抬首追逐着那几只花尾巴喜鹊看了一会儿,直到它们飞远了,才回首一笑,“我们三人可都听见这喜鹊叫了,哪个知道它们是不是为了你与柳儿的好事儿叫的……” 她把“好事儿”这几个字拉得长长的,又配着促狭的笑意,杏儿与柳儿登时脸色一红,顾不得主仆尊卑,齐齐向她扑去,青篱清朗一笑,向前奔去,如铃的笑声在小巷中响了起来。 杏儿与柳儿只是做做样子,她们可真不敢在府里头与二小姐没大高小的闹。 看着她笑颜如花的模样,杏儿低声道:“小姐今儿早上起来心情便极好,你可知是为什么?” 柳儿的脸色倒不似杏儿恢复的那般快,此时还满脸的红晕,听她问话,头也不抬的低声道:“你不也猜到了么,小姐的心事就那么一个。” 杏儿奇怪的看了她一眼,眼睛滴溜溜的转了几转,凑近她轻笑:“难不成小姐真说对了,柳儿姐姐的好事儿也到了?” 说完便笑着跑开,柳儿气得在她身后紧追不舍,两人倒一人跑一追的,越过青篱向院子而去。 此时的岳府,也是热闹喜庆一片,岳夫人笑得合不拢嘴的指挥着下人张罗,她日日盼的大儿子竟然一大早的从自己的院中出来了,说是昨日回来晚了,便没惊动她。 她此时满心的欢喜,哪里还顾得上想这其中的不合情理。 “娘,你就歇一会儿罢,”岳行文放开身着青篱送去的石榴红披风的岳珊珊,走到岳夫人跟前儿,眼中含笑,“我又不是明儿就走。” “大哥不走了。”听到走字,岳珊珊又扑过来抱着他的双腿,大声叫道,小脸儿上满是委屈神色。 “好,好,大哥不走了。”岳行文尊下身子,捏了捏她肉呼呼的脸蛋儿,“大哥二哥不在家,珊儿可是极烦闷?” 岳珊珊睁着圆圆的眼睛,认真的点点头,“没人跟我玩儿,娘亲还总是让我练字学针线……”说着小脸上的神色更是委屈。 岳夫人眼睛一热,两个儿子一个从军,一个远在他地,这一年来岳府可真是冷清了不少,不光岳珊珊不适应,就连她也常常一个人一坐就是半晌的功夫。 拉过岳珊珊,半是心疼半是责怪的,笑道:“你大哥是去做正经事儿,哪里能天天守在家里?日后娘多陪陪你,不让珊儿练那么多字,针线也过两年再学,可好?” 岳珊珊撅嘴低着头,不说话。显然对岳夫人的安排极不满意。 岳行文低头瞧了瞧妹妹鼓着包子脸生气的模样,不由笑了,一把将她抱起,“珊儿不气了。珊儿不是不想练字学针线,是因为没人跟你玩儿罢?” 岳珊珊在他怀里重重的点头,又往他怀中钻了钻,略带着一丝哭音道:“大哥不走了好不好?” “好,大哥不走了。刚才不是跟你说了么?”岳行文笑着拍拍她的背,安慰道。 “珊儿”岳夫人脸一沉,声音不觉严厉了两分,“还不快给我下来。你大哥是去做正事儿的,娘亲跟你说过多少遍……” “娘,”岳行文转头一笑,“我说的可是真的,这次回来便不走了。” 岳夫人一愣,待消化了他话里的意思,且惊且喜,一把抓着他的手臂,“你说的是真的,真的不走了?” 岳行文点点头,“真是不走了。”见岳夫人眼中隐隐有了泪意,便将后面自责的话咽了回去。 “噢大哥不走了,大哥不走了……”岳珊珊伸出两只小胖手,抱着他的脖子欢呼。 引得院子里忙活的下人们也跟着笑将起来。 “可是,你才刚到长丰不到一年。这……” “娘放心,长丰县令一职,儿子心中已有了推荐的人选,是朱知府的老下属,回京前我与他见了一面,略提了提,他也极赞成。” 岳夫人看他神色笃定,这才敢全信了。指着咯咯直笑的岳珊珊,假意嗔怪,“你还不快给我下来,待会儿你父亲瞧见,仔细又训你。” 岳行文将她放下,捏了捏她的小脸儿,转头问岳夫人:“珊儿刚才说姨母家新添了小外孙?”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岳夫人可是满肚子的话,当下交待了檀云好生盯着,转身进了厅中,一边走一边埋怨,“你姨母还小我两岁,已做了三次祖母了。贤宇与广泽两个分别小你三岁与五岁,现在一个是儿女双全,一个新得贵子,你倒好,现如今孤家寡人一个……” 说着转过头来,假意嗔怪,“这次你即是不走了,便把这亲事给我好生的说道说道,定下来。可知道?” 岳行文沏了一杯新茶递过去,轻笑一声,“这么说来,儿子是大大的不孝了。就按娘说的办罢。” 岳夫人不妨他一口应了下来,喜得手一晃,茶水险些溅出来,“你说的可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娘不是盼这个的么?”岳行文轻轻一笑,将她手中的杯子接了过来。 岳夫人只觉今天实在是个好日子,他不打算再去长丰,自然是第一喜,这第二喜竟是提了多少年都没应的亲事。 坐在椅子上愣了好一会儿神,突然转过头,“你应得这般快,可是心里有了人?” “嗯,”岳行文淡淡的点头,脸上笑意更浓,“娘真是料事如神。” 岳夫人顾不上责怪他此时的怪话儿,一连声的问,“快说,快说,是哪家的小姐?” 岳行文突的想起青篱说的那句话,微微一笑,随即正色,指了指西面,道:“这人娘也认得。是苏府的小姐。” “苏,苏府?”岳夫人吃了一惊,苏府的三位小姐她自是知道的,三小姐还小,大小姐若是他中意何至会再三的推辞,只余一个……,眼角扫过果盘之中的丈菊籽,只余一个二小姐 这实在太过出人意料,倒叫岳夫人不知该做出何等反应,半晌只问出一句:“是苏府的二小姐?” “正是。” “等等”岳夫人突然想起一事,腾的站起身子,急切的说道,“那苏二小姐不是已定了亲么?还是,还是……” “还是长丰平西侯府小侯爷的正妻。”岳行文淡淡的接过话头。 “对,对,这亲事听说已定了小半年了。”岳夫人急切的抓住他的胳膊,“文儿,你倒是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娘,”岳行文扶她回座,安慰道:“个中的原由,娘也不必细知,反正这亲事是要退的,娘若是同意,便早些替儿子准备罢。” 岳夫人天天盼日日盼,好容易盼来儿子松口肯谈亲事,却没想到谈到居然是这样一宗复杂的事儿,一时竟也不知该如何说好。 “这事儿,我要与你父亲商量商量。”好一会儿岳夫人才开了口,却已无分喜悦之意。 “娘,她并不是如外界传言的那等狠毒之人,娘与她也见过几面,这些您应该能看得出来,再者,与平西侯府的亲事她也并不知情……” “文儿,”岳夫人打断他的话,叹了一口气:“你可是打定主意了?” 岳行文点点头。 岳夫人知道这话问了也是白问,若不是打定主意,以他的性子怎么会主动提及此事,却不知这二人是何时看对了眼儿。要说她对苏府的这位二小姐也并不是全无好感,相反的是,在某些方面还赞赏有加,可是若说完全的满意,也不尽然。单说满京的传言便是极让人忌讳的,再者她做的有几宗事儿…… “唉,行了,我知道了。”岳夫人叹了一口气,站起身子,“你也去忙你的事儿罢,等你父亲晚上回来,我再与他商议商议。”

上一篇   第五十一章

下一篇   第五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