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岳行文离去时,已鼓打三更,立在房门前,看着他一身月白渐隐入暗夜之中,直至一点影子都瞧不见,脸上的笑意微凝。 他虽说的笃定,她却不敢全信,不过,她微叹一声,自嘲一笑,自己又非出身显赫,名门贵女,又非温顺贤德之人,为何要强求他人真心完全的认可自己? 红姨几人得了她的吩咐,虽不会阻拦,却也不会就真的自行睡去,直待外面没了响动,再也忍耐不住,急色匆匆的赶到上房,见她半挑着帘立在上门口,虽离得远瞧不清她神情,单是那身形站姿便让这几人觉得不妙。 “小姐,怎么,可是岳先生说了什么?” 青篱看向几人满是焦色的脸,微微一笑,“嗯,说是岳夫人同意了。” “啊?”几人齐惊呼。“同意?这,岳先生已提了这事儿?” 青篱点点头,转身回屋。 按说这是天大的好消息,可这几人被她的神情弄得有些莫明其妙,一时倒不敢显得太高兴。 “怎么都这番神情?”青篱坐下扫视几人,突的一笑,“不替我高兴么?” “这正是奴婢们要问的,”红姨走上前凑着灯光细瞧了瞧她神情,“即是高兴的事儿,小姐为何这般的神情,倒叫奴婢们心中不安的。” 青篱微微一笑,“是我想旁的事儿,一时怔住了。叫你们担心了。” 几人说不上信,也说不上不信。 柳儿上前脸上带着忧色,“小姐有什么事儿就跟我们说道说道,何必自己埋在心里。” “就显得你聪明”青篱又是一笑,朝着她额头弹了一下,“好了,没事。我不过是想着我这名声也不大好,为何岳夫人竟是一口的就同意了,也不知是不是因拗不过先生没得法子才同意的。” 她这话一说,几人都放下心来,以小姐的性子,为这种事儿忧虑上一会子倒是极有可能的。 红姨略想了想,上前安慰她,“虽说小姐的担心也不无道理,但也不可太过忧心。还是那句话,小姐的为人与性子,凡不是那等糊涂之人心中都会有个分辨的,便是岳夫人现在略有不满意之处,日后处久了,定然也能全心接受小姐的。” “再者,现下这也是小姐的胡乱猜测”柳儿在一旁接过话头。 “对,对,”杏儿一连点头,表示赞同:“小姐一向会拿这种没有的事胡乱给自己添烦恼。” 青篱被她眼睛睁得溜园,十分认真的神情逗笑了,“连杏儿这丫头都能说出这番话来,可见是我错了。” 合儿也道:“小姐可不错了么。这么天大的喜事儿,被您这一搅和,倒让我们高兴不起来了。” “好,好”青篱被四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道,有些赫然,心思重的臭毛病一时下还真改不了。举起双手做投降状:“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们饶了我吧。” 几人被她这模样逗得“扑哧”齐声笑了。 笑声微歇,红姨又问:“那岳先生可说了多早晚过府来说这事儿?” 青篱盯着远处,略沉默了一会儿,突的一笑,“明日。” “明日?”几人这一惊可不小。这是不是太快了? “嗯,不止你们,方才我也惊着了。”她低首划拉着手边的茶杯盖子,发出清脆声响,过了好一会儿,才抬头一笑,“明日就明日罢,虽说我心里认为这时机还未成熟,但这事早晚有一闹,早闹开了也好,省得……” 她没再往下说。 这几人倒是都懂她话里的意思,省得夜长梦多。 因这消息太过震惊,几人也不管夜已深,围着她问了诸如明儿倒底是个什么提法,可是直接找老太太么等等。 青篱一概摇头,笑道:“别问我,我不知。先生许是怕我忧心,不许我问。” 红姨不由嘟哝道:“岳先生怎的话也不说爽利,这咱们也好有个应对才是啊。” 这几人连青篱都不知道的,便是明日过苏府说这事儿,岳行文原也不打算提的,他一向知道她的行事作风,做一件事儿之前,早早的安排铺陈好一切,哪怕有一丝不利的因素,也要消除了去。若是有一丝未消,便心中难安。 可见她得了好消息,脸上却是隐忍着不敢太过放心的神情,便告知此事,以便安她的心。 柳儿想了想道:“岳先生行事,一向是有分寸的,即定了明日便来,肯定会想个万全的法子,不让小姐知道,也是怕小姐思虑太过。” 青篱点头一笑,“行了,都睡吧,究竟是个什么状况,明儿就知道了。” 四更已过,几人便不再多问,今儿本该合儿与杏儿当值,可红姨不放心,便赶了二人出去,她与柳儿睡在了外间。 青篱倒没有如她们想象的那般走困失眠,相反与几个丫头说了会儿闲话之后,她心里也安宁许多,总归这一步是要走的,便是掀起再大的风浪,也必走不可,这么想着,心中更安,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次日一早,先去老太太处请了安,被苏老太太又是一通的夸赞,老太太正说着,苏青筝与苏青婉二姐妹走了进来,老太太止了话头,将这站在一起的三人打量了一番,苏青筝倨傲,苏青婉散漫,愈发显得二丫头的清淡超然,心中对她愈加的满意。 嘱咐她莫要乱跑,待各府的老太太们到了,过来见见礼。 出了慈宁院,青篱顿脚回望,今日怕是苏老太太对自己最后一次和言悦色了。 微叹一声,回院而去。 辰时刚过,柳儿匆匆从二门处回来,一进上房便叫道:“小姐,张贵说瞧见岳老爷与先生一同去了大老爷的书房。” 青篱心中没来由的一阵紧张,手一抖,便又稳住,“嗯,我知道了,你去叫张贵多注意着书房的动静。” 柳儿又匆匆出门,杏儿也道:“小姐,我与合儿去二门处盯着些,一有了消息,便来回小姐。” 青篱笑了笑,挥手,“去罢。” 这二人走后,红姨在一旁求了几遍神佛,又朝着要姨娘的牌位拜了几拜,“姨娘若是在天上看得见,可保佑二小姐事事顺利才是。” 青篱放了手中的书,笑了笑,却也没作声。 过了一会儿,杏儿匆匆跑来,“小姐,二老爷也去了书房。”说完又匆匆的跑了。 红姨笑着在她身后嗔怪了几句,转过头,“小姐,定是老爷叫了二老爷去的。二老爷与老爷早知这事儿,先前儿也都表了认同的态,这事儿定然能成的。” 青篱点头,以岳老爷与苏老爷的交情,此事虽然难办,应该也不会出现太过激烈的场面。 正要说话,匆闻院门又响,红姨快步挑帘,却见合儿急色匆匆的跑近,喘着粗气,道:“小姐,不好了,大小姐闯进老爷的书房去了,奴婢瞧着她的神色,倒似是知道了。” 青篱身形动也没动,苏青筝这一关总是越不过去的,只是她这一闹,苏老太太可不正好知晓么? 红姨急得拉住她,“大小姐可是个情形,闹没闹?” “她跑得极快,抹着泪儿进去的。” 红姨“嗨”了一声,急得直搓手,“你说说,今儿正好是老太太请人过府玩,这么一闹,可不又犯了老太太的忌讳么?” 青篱叹了一声,也没接她的话儿。 合儿在屋里呆了一会儿,坐不住,又跑了出去。 没过了一会儿,方氏带着春雨夏雨进了院中,一见她十分平静的翻着书,满心的忧虑登时消了一半儿,又好气又好笑的扯过她手中的书,“你这丫头,天都要被你桶破了,你还跟个没事儿人似的。” 青篱哪里是在看书,不过是借个看书的名儿罢了,实则在走神呢。不防这二人脚步没声息的进来,连忙起身笑道:“婶娘怎的来了?” 方氏接过红姨递来的茶,“还不是听说了前院的事儿,怕筝儿一个忍不住倒找了你撒气。” “婶娘可知道老太太处得了消息没有?” 方氏刚欲开口,院外响起柳儿急切的声音,“小姐,小姐” “……不好了,我瞧见老太太去……”不妨方氏竟在这里,话到这里,猛然停下,连忙行礼,“见过二夫人,不知二夫人在这里,奴婢鲁莽了。” 方氏摆摆手叫她起身,“快说,老太太怎么了?” “老太太去了大老爷的书房。” 方氏立时起了身子,诧异道:“事竟传得这样快?” 青篱此时反倒安了心,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便笑着道:“咱们府里要说大也不大,有心让老太太知道的,这会子是该得了消息了。” 方氏听出她话里的意思,也疑心是大太太所为,点点头,安慰道:“罢了,你这事儿早晚越不过老太太,早知道了也好。” 青篱点头,“婶娘说的是。” “我去前面看看,你自己也宽心些。”说着她便向外走去,青篱应了一声,送她到院门口。 …………………………………………………… 先送上一章,争取再码一章出来。另,昨天有亲亲建议女主改改对男主的称呼,不称先生,该称呼什么?真要的换吗?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上一篇   第五十三章

下一篇   第五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