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大小姐苏青筝之事,李谔自不会应,即便没有青篱的话,也是不会。从根底上来说,他是一个很挑剔的人,也是一个很无情的人。除了在李青儿这件事儿,不知怎的就遗忘了挑剔的本性了呢。 出了苏府的大门,李谔向东面看去,四五百米开外,便是岳府,有人的幸运似是天生的,连老天爷都会帮他,就比如那个在他眼中怎么看怎么不如自己的岳行文。 不管是真正的距离或者是虚无的距离,他都比自己离她要近得多,想到这个,李谔原本带着一丝愉快的心情登时又沉入谷底。 “走,去岳府瞧瞧。” 于是原本出了苏府计划回长丰的小候爷往相反的方面而去。李敢与李江若是再猜不出他的心思,那可真要一头撞死了。 可是,事已成定局,还往跟前儿凑什么呢? 听得门房来报,刹那的诧异过后,岳行文一向清冷淡然的脸突的黑了几分,“就说我不在,叫他回去。” 带着怒意的声音传出,李谔原本不悦的心情突的好转起来,朝李江李敢挥挥手,抬脚向他这间朴素清冷的小院走去。 “你来做什么?”对他不请自来的行径,岳行文并未有太多的诧异,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 李谔脸上带着笑意,似乎惹他不悦是件极令人愉快的事儿。一脚踏在门槛上,左右张望,突的身形定住,直直盯着西侧,一墙之隔的那侧是苏府的小花园,那丫头每天必逛的地方。 他在苏府留了的这两日,倒也没少在小花园里闲逛,大多是两人闲坐着晒晒太阳聊聊天什么的。 脸色瞬间黑了下来,岳行文一问之下却无人应声,抬头却瞧见他这副模样,突的笑了,甚至好心情的沏了一杯茶给他。 “小候爷今日不是要离京么?” “哼”李谔收回目光,回以不悦冷哼。神色变幻莫测,半晌,他笑着说:“突然想起有事还未办完,就在你这里借住两天罢。” 留这么一个人在身边,可是极大的妨碍某人的爬墙大业,岳行文淡淡撇了他一眼,“京城有的是客栈。” “本小候爷就要住在这里。”李谔似笑非笑的盯着他,自顾自的坐下喝茶。 有人太会惹事儿,亲事还是加紧办才是。某人的心中划过这样一句话,伸手抽了一本书,有滋有味儿看了起来。 青篱悠闲的坐在抄手游廊向阳处,腿上盖着小被子,半闭着眼睛晒着冬日暖阳,突的鼻子一痒,连打几个喷嚏,莫名其妙的揉揉鼻子,看向湛蓝的天空。 莫不是那位大小姐剪了小人在屋中诅咒她?极有这个可能的,昨儿刚一出年界,苏府便来了个媒婆,是苏老太太找来给大小姐说亲的。听杏儿说,老太太与老爷合计了两三户人家,都是与苏老爷官阶相当的官宦人家。有一个还是曾在她十三岁生辰宴上出现的名叫杨锐的,其父是位御史大人,听说官声还不错。 青篱嗯了一声,没说话,大小姐的亲事之快,让她觉得不似是真的,竟象是儿戏一般。 苏青筝,对着湛蓝的天色扯出一抹不明的笑意。 罢了,自作自受的人不值得可怜同情。她这么安慰着自己窝在椅子里沉沉睡去。 红姨几人见了,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笑,自家小姐终于要苦尽甘来了。 依旧是二更过后,岳行文准时爬墙过来,青篱诧异的看着他:“下午张贵来回,半夏告诉他李谔去了你那里,你怎的有空来?” 一见面问的便是关于那个牛皮糖的事儿,让某人有些郁闷,不满的将她抱在怀中,紧紧了手臂做为惩罚。 “你当李谔真的会退婚?”岳行文不悦的声音响起,这意思青篱自然是听得出来的:你何时这般好骗了? “什么?”她睁大眼睛,从他怀中直起身子,高声叫道,“他骗我?” 迎着她暴怒的双眸,岳行文抬手在她额上轻弹,淡淡反驳:“哪里来的自信他一定不会骗你?嗯?” 呃?青篱一时语塞。胡乱拨开他的手,“到底怎么回事?” 岳行文脸色微沉,想起李谔欠扁又欠揍极神气的模样,他说:“退亲我是应了的。不过,是要圣上为你二人赐婚,我才心甘情愿的退。”他凑近他,神情甚是挑衅:“你不会以为你先前儿打圣上赐婚的主意,我会束手无策吧?哼,这次也是看在李青儿坦诚的面儿上,本小候爷才肯委屈一回。” 说着又贼兮兮的凑近他,“可想知道李青儿跟我说了什么?” 想到这里某人更是心有不悦,伏首在她唇上惩罚性的狠狠吻了一通,直吻得青篱大脑空白成一片,两颊染上潮色红晕,才停了下来,打量着她羞红了脸的模样,心情略好的轻笑一声,“莫担心,他是秋后的蚂蚱,蹦哒不久了。” 青篱好笑的盯着他,近墨者黑,这话真是不错。也不知是先前儿谁假模假样的斥责她“满嘴的村言俚语,为师何曾教过你这些?”现如今这些“村言俚语”的,他说的也挺溜儿。 想起前事儿,她突然满心的感慨,双手勾着他的脖子,略有郁闷,“你说,我这么折腾了快两年,竟又回到原地,算不算是白费劲,白折腾了?” 岳行文揪了揪她的算子,轻笑,“现在才回过味儿么?可不是白费劲了。” 说着想到什么,轻哼一声,“若不是你非要这般的折腾,可还用费用这么大的劲儿么?” 青篱盯着他的眼睛不由自由的笑了,突的,她伏身在他唇上一啄,“折腾了这么久,一转身还能看到你在这里,并未走远,真好。” 然后而回应她的不是她想象的满目柔情,某人眼神突的一黯,神情变得很是奇怪,双手一松,将她“扑”的一声扔到地上,站起身子,便往外走,走到一半儿,又转过身子,暗哑的声音响起,“这些天你给我好生在家里呆着。一月后成亲” 青篱被他这突然一推,脚下不稳,踉跄两步才立定,心中正奇怪他为何这般反应,听到这话才略有查觉,不觉脸上一红,撇嘴掩饰,“成亲就成亲,可有你有本事一月内把事情办好么?” 岳行文黑眸闪动,缓缓走近,伏首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轻笑,“我倒是忘了,你一向不知为师的本师呢。” 呃?青篱暗中撇嘴,怎么不知,知道的很呢,不就是装模作样的训斥人么? 可是她脸上却浮现讨好的笑意,双手做安抚状,“知呢,知呢,岳先生的神通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我做为您老人家最最得意的弟子,自是深知的。不但深知,还十分的敬仰,那个,对,对您的敬仰如澜江之水东流去,滔滔啊不绝……” 岳行文看着她故做讨好的神情,眼底闪过一丝笑意,长臂一伸,将喋喋不休的小女人揽在怀中,“管你是真知还是假知,总之不能放任你再去惹事生非。” “我哪有?”青篱从他怀中抬起头,抗议。她一向低调做人低调行事,哪里有去招惹过什么是非,简直是污蔑 “没有吗?”岳行文低头,那眼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若再说没有,他不介意一遭遭的点破给她听。 青篱暼暼嘴,低了头,“你说有就有吧。哼” 岳行文下巴抵在她头顶,半晌才似是自语般嘟哝一句:“还是早早成了亲,好绝了某些人的念想。” 某些人?青篱听出他意有所指,轻哼了哼,“今儿怎么这般奇怪?我只装作不知便是了,还提那些做什么?” 岳行文不言语,自回京以来,有一个人便消失无踪影,直到现在也未见他回京,差人上门寻了几次都不见踪迹。那可是十几年相知的朋友呢。 不觉轻叹一声。 “你怎么了?”青篱抬头看他,烛光下他润白的脸上,有一抹她从未见过的忧色。 “惹事精”岳行文伸手在额上轻弹。 “好了,夜深了,岳先生大人赶快回去吧,”青篱推了推他,笑道:“莫让我这个惹事儿精给气得通宵不眠才好。” 岳行文笑了笑,顺手理了理她的黑发,转身出去了。 青篱目送他淡然的身影离去,脸上一直挂着的笑意才慢慢消退,微闭了闭眼:青阳一直不见踪影,莫不是觉察到了什么吗?也是,她那样通透的人怎会一点也觉察不到呢。 想起青阳,心中一痛,低首把玩着手指,良久才幽叹一声,那人说得没错,她还真是个惹事精儿。没事儿剽窃那“将进酒”作甚? 就这么想着,竟是一夜未曾入睡。天不亮便起了身,叫张贵与柳儿再跑一趟詹王府,瞧瞧青阳究竟是做什么。 两人去了不一个时辰不到的功夫,便回来了,身后还跟着碧云,她一进院门便笑道:“二小姐的性子倒如我们县主一般的急了。” 青篱见她满脸坦荡,心中一松,笑着迎她进屋内,“可不是么,我回京这么久了,倒没着你们县主一面儿,心中焦躁得不行。” 碧云捂嘴一笑,“这倒与我们县主想到一块儿去了。我们县主呀,早就呆不住了,说是要来瞧瞧你。可是这些日子中府里一天一小宴,两天一大宴的,倒她把捆着抽不开身。” 青篱点头一笑,“倒是我疏忽了。不过上元节,怕是都有她忙的。” 碧云笑道:“可不是么。县主记挂着二小姐,又不得空儿,您今儿这去派人一去呀,差点就自己个儿跑来了。可不巧的是,今儿宫里的辰妃娘娘邀了她与詹王妃进宫赏花,只得差奴婢过来了。” 碧云这一来,她倒是塌实了,拉着她问了青阳的近况,心情如何,平日都干些什么,又问了沐轩宇可有回京等等。 直说了一个时辰的话,才放了碧云回去。 送走碧云,青篱心中更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儿。

上一篇   第六十章

下一篇   第六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