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圣上赐婚,来得即快又突然,二月初二一大早,便有小黄门到苏府宣旨,苏府设案燃香,一通忙乱,在苏老太太的带领下,全家跪拜,领旨谢恩。 苏家二位老爷陪着宣旨的公公到前厅就坐,这边苏老太太看着青篱,脸上终于有了些喜气,有人开心便有人不开心,相比较之苏老太太石头落地的欢喜,王夫人与苏青筝母女二人则是完完全全的绝望。 方氏一向是机灵的,将这母女二人的神色瞧在眼中,找了个借口赶青篱回院中,她心领神会的与老太太请了安,便带着丫头们回去。 有些人一向是理直气壮的,得势时傲得理直气壮,失势时委屈得理直气壮,苏青筝母女就是这样的人。她暗自摇头,自己怎的就没这样的觉悟呢。 “奴婢们给小姐贺喜了” 一进上房,红姨带着几人便行了大礼,脸上均是把持不住的喜色。 “行了,”青篱摆摆手,“不过是早晚的事儿,有什么值得可喜的?” 杏儿捂嘴一笑,“小姐这话说,跟岳先生是你的囊中物似的,可是一点也不害臊么?” 死丫头,青篱瞪她一眼,脸皮略有些发烫。此时她心中倒真没有特别的欢喜,唯一的感觉只是松了一口气,这种情绪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杏儿这丫头说的是对的? 想起之前在苏府时,不管是张凤娇也好,王语嫣也好,太太满世界张场着给苏青筝向岳府提亲也罢,她心中从未有过一丝惶恐,不是表面上的强装,而是真真正正的笃定。究竟是对他太过有信心,还是对自己太过自信了呢? 赶走青篱,送走王夫人与苏青筝,方氏陪着满脸笑意的苏老太太进了上房。 亲手沏了杯茶,笑意盈盈的递到苏老太太面前儿:“老太太,这下可好了,圣旨一下,您可能安安心了。篱儿这孩子真是让人操心,倒让老太太跟着吊心了这么些时候。” 苏老太太是什么人,方氏明着责怪,实则替二丫头开脱之意,她还能听不出来。 可是事到如今,又兼那圣旨上除了婚事之外,竟是又将二丫头新献上的什么农具大加夸赞,倒是又让她长了不少脸。 当下摆摆手,“她主意大,本事大,我这个祖母可是管不得她了,你早些替她张罗着,即是圣上下了旨,排在筝儿前面也使得。” 苏老太太这话一出,方氏心中暗喜,不动声色的宽慰老太太几句,又真真假假的念叨了一通青篱的不是,才出了上房。 春雨跟在她身后,瞧着她脸上发自内心的喜气,跟着凑趣儿:“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二房嫁女儿呢,夫人里里外外的,可真没少替二小姐操心。” 夏雨也跟着说:“可不么,二小姐与夫人情同母女,若是不明就里的人看了,还真就把二小姐当成我们夫人嫡出的小姐了呢。” 方氏回头一笑,“你们这两个小蹄子偏挑好听的说。我若有二丫头那样的女儿,早被她气得呕出血来了。” 春雨嘻嘻一笑,“夫人这话我可不信。二小姐这样有才,行事有度,便是做过一些出格的事儿,难道还抵不过?” 方氏抬头朝东西张望了一番,转身进了院门,低叹一声,“也是。这孩子是做过许多气人的事儿,却偏就让人恨不起来。但愿岳府也能这般想……” 夏雨春雨对视一眼,忙跟上去,正欲开口劝,却见方氏摆摆手,“闲话不说了。这圣旨一下,我约抹着岳府最快是下午,最迟呀明儿一早就该来说道这事了。二丫头虽是庶出的,却有圣上赐婚,单这一层便不能过简了,再者,你们老爷说过,岳府大公子名下可是有‘知荣堂’这般大的产业在,以他对二丫头的情宜,这聘礼定然不少……” 说到这里她顿住,眼睛直盯着地面,许是在思量着什么。 春雨夏雨二人都是极通透的,方氏在想什么她俩倒也能猜到。自古嫁女,嫁妆可是重中之重,嫁妆丰厚与否,一则是根据在娘家受重视程度,二则也要根据男方的聘礼薄厚。 单从大小姐与二小姐夫家的财底势力上来讲,若没岳家大公子名下的产业,倒也差不多,两人准备得不相上下也使得。 可现如今正如自家夫人所言,即有那么大片的产业,又对二小姐情深意重,断不肯让二小姐在这等大事儿上受半点委屈,即便是倾其所有,她们也一点都不吃惊。 这样一来,苏府只好依照着男方的聘礼为二小姐准备嫁妆,这可是把大小姐这个嫡出大小姐的风头抢得一丝不剩,太太能同意,大小姐能依? 果然,方氏沉思一会儿抬了头,“走,咱们去库房瞧瞧。” 春雨夏雨连忙打帘,向院外走去。 “回来”方氏在上房门口站定,笑道:“去哪里?” “夫人不是说去库房?” “我是说,去咱们的库房瞧瞧。”方氏抬腿向东面的厢房走去。 “啊?”这二人回过神来,跟在方氏身后,“夫人是要从咱们库里给二小姐准备?” “你们不是说二丫头跟我们二房的女儿似的,即这样,我便替她准备个十台二十台的,也不为过。” 方氏笑着进了库房,这里面都是苏二老爷多年为官积赞下来的。 春雨咋舌,“夫人可真是大手笔。” 方氏在库房中转了两圈儿,微点点头,这里面倒也有极为不错的古玩字画之类的,这些比不得布匹衣衫胭脂水粉什么的,即便是现去买,一时也不见得能碰上。 “左右我是个没女儿的,替她操办操办,也权当过一回嫁女儿的瘾。” 几人在二房的库中翻看了一会儿,方氏心中左右盘算,仍觉不够,便又带着春雨夏雨去了官中库房。 这边儿她们刚到,那边儿王夫人已得了信儿。 “桄榔”一声脆响,回话婆子的话音刚落,她已摔了手中的杯子。额上青筋毕露,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半晌,才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句:“好,好,好,现如今一个个都欺到我们母女头上来了。” “太太,”一阵沉默过后,紫竹上前,轻声劝道:“二夫人也只是去库房瞧瞧,这事儿总有老太太做主,以往常老太太对大小姐的疼爱,定然也不会让她委屈了去。” 紫梅也上前帮腔。秦嬷嬷虽不以为然,可这个时候,她也不敢再撺掇太太找二小姐的麻烦。且不说她又得了圣上赐婚这样天大的颜面,单是大小姐做下的事儿,太太再争什么都没底气。 王夫人虽然气恼方氏这做派,可眼下她还真发作不得。一来她掌着家,二来自家女儿做的事儿终究是触了老太太的底线。 可是一想到二丫头不过一个庶出的小姐,愣是将自家女儿风头抢得一丝不剩,不单是她没脸,将来女儿到了夫家,也要落人口实,抬不起头的。 满心的恨发作不得,又不能跟先前儿一般辖制二丫头,脸色生生的憋成一片惨白,竟是魔怔一般。 紫竹紫梅这可吓得不轻,太太的气性她们一向是知道的,这样好胜的人,怎能受得了这样的委屈,可…… 倒茶的倒茶,抚背的抚背,好一通忙活,王夫人才舒了一口气儿。 “太太,您可要顾惜着身子才是。”秦嬷嬷也上前劝道:“大小姐如今只有您这么一个仰仗了,您再气病了,可不叫大小姐受了委屈又无处诉么?” 是啊,事到如今,再气又能如何,自家女儿如今可就只剩下自己疼了。 深深叹了口气,摆手叫她们出去。 若是她这副样子让青篱看到,厚道的苏青篱肯定会在心中感叹一句: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 用过晚饭,主仆几人摆了麻将,瓜果糕点,有说有笑的摆了要好好玩一通的架式。 柳儿依旧坐在灯下做着她认为更有意义的活计,做到一半儿,突的抬头,笑道:“今儿这事赶巧了。你们可记得二年前小姐那一场病,也是二月初二发的,今儿又是二月初二……” 咦?青篱颇感兴趣的转过头,“我记得我醒来时,可都三月初了,我那场病难不成病了足足一个月?” “哎,可不是,柳儿不提,我倒是也忘了这茬儿事了。”红姨正在洗牌,听了这话,便停了下来,“小姐发病时可不正是二月初二么。醒来时是三月初三,整整一个月呢。” 一直以为,对于她穿来时发的那场病,她并未深问过,在她内心深处,总认为这苏府与她无干,前事儿与她无干。而现下再问,她也没那样的心情。 只是,这二人一提起这话,她心底便有了记较,编一通真真假假的谎话骗骗那人也使得。 便笑着摆摆手,“都过去的事儿了,不提也罢,即是这样凑巧,许是老天爷可怜我罢。” ………………………………………………………… 睡了一觉果然好些了,嘻嘻,能不断更偶坚决不断的,这章只有三千字,少了点,大家先看着罢,晚上再捂捂汗,明儿状况如果好,争取多更

上一篇   第六十三章

下一篇   第六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