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备嫁 - 穿越种田纪事

第六十八章 备嫁

第六十八章备嫁 主话算说今天九千字如数奉上,最后一天,求粉红票票喽 ……………………………………………………………………………… 相比较苏府二位小姐的婚事儿,丫头们吵架斗嘴本就是小事一桩,自过了那日,罚过红玉绿玉二人,苏府便开始紧锣密鼓的张罗起两个人的婚事来。 大小姐苏青筝最终定下城南杨御史府上的杨锐杨公子,红姨恍惚府里的下人们嘀咕几句,杨公子本不十分愿意,在府里好闹一场,最终没闹过府里的老太太太太,亲事儿就这么作下了,迎亲的日定在三月初七。只是这话她回院子也没跟自家小姐说,大小姐的事儿终究与她们不相干。 方氏这下子可有的紧忙了,二丫头是圣上赐婚,前几礼能省下,可大丫头的婚事儿虽紧,这六礼却是一样也不能省的。再者大太太生怕二丫头抢了大丫头的风头,事事都要办得体面周全,这样紧的时间,着实把她忙得不轻。 春雨得了她的话儿,每日早到二小姐院中看一回,瞧瞧她都在做些什么,回去好叫自家夫人放心。 这一日刚忙过大丫头的问吉之事,送走杨府众人,带着夏雨往自家院子赶,远远瞧见春雨从二丫头院中出来,便立在院门口等着。 春雨紧赶几步到了跟前儿,“夫人前头的事儿可是忙完了?” 方氏嗯了一声,又问:“二小姐在院中做什么?” “也没什么。”春雨一笑,“红姨带着那几个丫头做贴身的被褥铺盖,二小姐在自个儿房里不知在捣故什么,听见我去了,慌里慌张的出来,说了两句话,又叫奴婢带话,让夫人顾着自己个的身子,莫累坏了。左右她又不是什么金枝玉叶的,一应的事儿面上过得去就成了。” 方氏听到春雨说“二小姐慌里慌张的从里屋出来时”,脸色突然变得很奇怪,直到她说完,才笑了起来,“能说这话倒象是她。她惯常是个不争这些的。不过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儿,怎么能含糊?” 说着抬头瞧瞧了天色,摆手,“罢了,今儿还有一大摊子事儿,若能早忙完,我也去瞧瞧她。” 说着进了院子,上房前院中空地上早立了一干婆子媳妇儿,都在等着回事儿。 方氏匆匆用了几口饭,就叫春雨放这些人进来,“还是先说大小姐的事儿。” 春雨挑帘喊了一声,便有一个青衫媳妇儿来回:“回二夫人,太太让问大小姐陪嫁的家具多早晚开始准备。” 方氏低头盘了一番,吩咐:“你去回大太太,就说因时间紧,旁的家具一应买现成的,只单婚床一样定做。今儿杨府也问过了吉时,待后日过了送过聘礼,便派人去量了尺寸,好早叫人去做。” 这媳妇儿一听这话,脸上略显不愿之色,片刻停顿沉默,柔声柔气的回道:“二夫人,太太的意思是大小姐一应的家具摆设都定做。这买现成又贵用料又不好,倒不如定做了实惠些。” 方氏眼中闪过不悦。她如何不知买现成的价高,可现如今哪里有那个功夫?再者,大太太怕不是嫌价高,嫌不体面才是真的。 “这个我也知道,可这时间不允许。莫到时候赶工,活计做得粗了,倒让我们府里脸上没光。行了,除了这事儿可还有旁的事儿?” 这媳妇儿似是能猜到方氏会把这话驳了回去,也不惊讶,从袖子里掏出一张单子来,恭敬逞上,夏雨接过转递给方氏。 待方氏扫过两眼,她才开口:“太太因怕二夫人一时下要操办两场婚事过于劳累,便拟了大小姐的嫁妆单子,请二夫人过目。” 她说话这功夫,方氏已将单子从头到尾粗略扫了一遍儿,大太太当家多年,苏府有哪些产业有多少家底,她自然是知情的,这上面列的一应物件儿竟是将府里的好东西列上了五之有四,心中冷笑,当下也不作声,以指扣桌,假意思量一会儿,才道:“单子先放我这里,这妥不妥的,现下我也不能做主。只待后日杨府,大后日岳府都下过聘礼,再回了老太太,这事儿才能定。” 这媳妇儿听出方氏的意思,按男方聘礼的是否丰厚来定嫁妆,也是规矩,讪讪一笑,“还是二夫人考虑得周全。” 方氏一笑,也不作声,只等看她还有何话要回。 只听她又说:“太太叫奴婢来,还有一事儿要回。” 微抬头觑了方氏了一眼,瞧她神色不变,便继续说道:“大小姐一向喜老金记的胭脂水粉,和霁月斋的头面,太太说,这两家的东西一向是紧俏的,想着提前把这两样给大小姐准备了。” “嗯”这次方氏反应倒快,淡淡点头,“还是大嫂考虑得周全,我倒是快忙糊涂了,即这样,你们今儿就列了单子,那头面式样怕还是要选一选吧?” “是”这媳妇儿听这话,心中松口气儿,笑着回话:“夫人看是不是今儿就去叫霁月斋的奉了花样册子过府来?” “嗯,好。”方氏点头答应,“先让大小姐挑挑,挑好了,再拿来我瞧瞧。” 这媳妇儿一脸喜色的应下,出了上房,又有几个来回大小姐之事的,手里个个拿着一张单,分别列的是四季衣裳,古玩字画房中摆件儿,床被铺盖,又兼要临时请十来个绣娘…… 方氏一样也没应,仍是先前儿的话,等两位小姐的夫家送过聘礼,回过老太太,再做打算。 这几人脸上略带不甘的退下。 屋中一时静下来,方氏冷了脸,“照她这单子,府里正好叫搬一个空,哪里还有二丫头半分?” 春雨夏雨又是惊讶又是气的,“现如今是夫人当着家呢,大太太还打量着自己能做主不成?” 方氏做了一会儿,摆手,“这闹心的事儿先放放,叫外面的人进来。” 一时又有一个媳妇进来,刚见过礼,方氏便问:“二小姐陪嫁一应的衣衫可列了单子?找的是哪里的绣娘?” 这媳妇笑着回道:“今儿去二小姐院中问二小姐的意思,二小姐说,她如今正长着个子呢,做那么多衣衫干什么?白放着又占银子。只单做春裳家常服两套,吉服两套,夏裳常服四套,吉服四套,一应的里衣由院里几人做,不让奴婢们操心。” 方氏听了这话,心中又是感叹又是气的。感叹的是这二丫头行事总是让人不由的心疼,又气她这样大的事儿,她偏是不上心。 当下道:“你莫理她。她小小年纪懂个什么?咱们苏府虽不是高门大户,也没穷酸到这等地步。哪里有陪嫁衣衫只做两套的?” 那媳妇儿笑道:“奴婢也是这么跟二小姐说的,她只说用不了这许多,又玩笑说,若是二夫人疼她,倒把衣衫折成银子送给她罢……” 春雨在一旁捂嘴笑道:“二小姐也真是的,岳家公子那般有钱,哪里还缺这么点银子。” 方氏也笑得开怀,对那媳妇说:“你只听我的,莫再去问她了。” 说着低头略一思量,“二小姐的话也在理,她本正长着个子,这春天又短的,春裳常服做六套,吉服也是六套,夏裳常服八套,吉服八套,秋裳各做十二套,一应鞋袜按季节各做十双……” 她一行说,春雨在一旁一行记,待她说完,便取了让她看后,才递给那媳妇儿。 方氏又对春雨说,“霁月斋的人来的时候,你留些心,给大丫头看过样子,也领去叫二丫头瞧瞧。” 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若我得空儿,也叫我瞧瞧。” 夏雨笑道:“怪不道夫人刚才应得那样痛快,原是捎带着二小姐呢。” xxxxxx 却说自丫头们那场闹之后,青篱每日只早晨出去走动一圈去上房请安,便又窝在她的小院中干起了她的老本行:宅女。 院中的几人除了必要的事儿,也都不出房,翻箱倒柜的忙活着方氏交办的活计。 今日红姨刚用过午饭,便又领着在小库房里翻腾,翻了好半晌,出了小库房,直奔上房,却在里间门口停下,隔帘回话:“小姐,我有事儿与你说。” 接着便听见一阵忙乱的响动,紧接着门帘一挑,自家小姐的笑脸出现在眼前,“什么事儿啊,奶娘” 红姨顺势朝她身后瞟了一眼,卧房正中间被小姐临时搬来的大桌子上,用青包盖着一团物件儿,旁边放着针线筐,再旁边便是昨日小姐让她们从小库房中挑出的,原先青阳县主送的樱桃红西山茜影纱…… 这架式她倒也能猜到,小姐定然是窝在房中做什么物件儿,可是她想不透的是西山茜影纱薄透至及,用来做糊窗子倒是极好的,除了这个倒真不知还能做成什么旁的物件儿。 再者她的针钱……可小姐只是不许她们问,连看也不准。 “小姐,刚才奴婢去小库房里又瞧了瞧,”红姨引着她往厅中桌旁,倒了茶递给她,一副长篇大论的模样,“按说新婚用的被面帐子枕头嫁衣等物都需小姐亲手做来……” 她话还未完,青篱已摆手笑道:“我那针钱奶娘又不是不知,这话计我怎能做?做出来还不让人笑话死?” “唉,小姐,你听我说完……”红姨上前一步,回道:“方才我说的那些物件儿,一般情况下是得由小姐亲自做。不过,近些年,也有人家请绣娘做的,咱们府里头,我瞧着二夫人定然也是定的请绣娘。只有一样,必须得小姐亲手做……” 一说请绣娘,青篱倒放了心,听了这话,奇道:“是什么东西?” “红盖头。” 呃?红盖头青篱被茶口呛了一口,“奶娘,那东西不是得绣什么花儿草的?” “小姐,是绣鸳鸯戏水图。”红姨瞪了自家小姐一眼,将手中找好的图样递了过去。 青篱接过,只接过扫了一眼,便扔到桌上,撇嘴,“奶娘,你确定这东西,我真的能绣?” 她绣出一对野鸭戏水,或者秃毛鸡戏水,还是有的可能的。顶着那东西进嫁进岳府,后半辈子可让人笑话死吧。 红姨也知道这话是白说,可自古都是这么个规矩呀。一时立在那里不说话。 青篱仰头做死尸状,眼睛盯着外面,不知在想些什么。好半晌,她才回过神,头痛的看着这繁复的绣样,摆摆手,“行了,我知道了。你把这样子给我画了,我绣绣看。” 她不应红姨也觉不妥,这一应更觉不妥,若是绣得不堪入目…… 还未等她想透到底要不要让小姐绣,小姐已经赶人了:“我忙着呢,别误了我的事儿。” 将手中的茶一口喝干,挑帘又进了里间儿。 红姨无奈只得拿着这花样子到了外面与柳儿商量,两人商量了半晌,最后商量出一个法子来,只消她们先绣好,让小姐落最后两针也算得是她绣的了。 二月初九,宜求财,嫁娶,订盟,辰时正点大吉。岳府送聘过府,论仗势确也与前一府杨府下聘时不相上下。 这方由方氏迎着带去老太太院中见礼,这边便有人急慌慌回了王夫人,好让她放心,王夫人不但不放心,反正心中更是忐忑,岳府虽没钱,岳行文却是个有钱的,她前两年便知,更何况又有苏老爷说知荣堂也是他名下的产业,心中更加没底。 紧催着人再去打探。果然过不了多久,便又有人急匆匆的来回,说岳府送来的聘金是白银十万两 猛一听这话,只觉一面重捶狠狠敲打在心尖上,十万两 手一时抖个不停,虽然明知这会子再计较全然是在做无用功,可就是忍不住的气,又忍不住的恨 紫竹紫梅听了也是脸色一变,我的娘,居然是这样大的手笔 要说杨府送来的聘金数额比起一般的人家倒也不算少,白银两千两,可是两千对十万,这…… 王夫人得了消息的同时,青篱也得消息,倒不是她院中的丫头去打探的,却是方氏巴巴的遣了春雨来知会她的。 听春雨眉飞色舞的讲完,又一连声的道喜。青篱倒愣住了,杨府送的聘金她也听说了,心里盘算着他估摸会比照杨府的,略高一些就是了,没想到竟是这样的臭屁显摆 又见自家丫头也跟着笑得开怀,左右送已送了,还能怎么着?这会子显得不高兴,倒让人觉得矫情了,便跟着也笑了一场。 春雨又陪着说了几句闲话,行礼告辞,又在院中与红姨柳儿嘀咕了一会子,这才回去。 今日又是睛得极好的艳阳天,几人仍旧在院中忙活着,她一人坐在屋里,先是神色不明的,然后慢慢的脸上有了笑意,再然后,笑意愈来愈浓,直到满面光。 默默的笑了半晌,才揉揉略酸的脸颊,又进了里屋。 桌上垫着着青布,上面是一件才刚做了三分之一的樱桃红纱裙。她缓缓在桌前坐下,取在手中细细看过,虽然她的绣活是一定不堪入目的,不过若是认真的做,缝制个什么物件儿,也还凑合。 不会绣嫁衣,不会绣荷包,就连要回礼要用的男子衣衫,也是由红姨几个代劳,她添补了两针就完事的。可,终究是嫁一回,总不能什么都做吧? 这个,便算是新婚之夜送他的礼物吧但愿他会喜欢 伸手取了一放在一旁的针线,低头又缝制起来。刚缝了两针,突的放下,奔到铜镜跟前儿,挺了挺胸前的小笼包子,左右扭身细看,不甚清晰的铜镜之中,有一个少女嘴角微扬,满面春风,削肩细腰,一切都还看得过眼,只是这…… 低头又看着自己胸前的小笼包子,她的笑意微凝。好半晌,长叹一声:奈何先天不足啊 自从定下婚期,不但方氏,就连老太太也是流水价的往她院中送补品,她本不喜吃这些东西,因存着临时抱佛脚,养养这小笼包子,才硬着头皮吃的,每日更是有意喝两碗羊乳…… 立在铜镜前半晌,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的,复又坐下缝制她密不外传的好物件儿。 岳府聘礼到,方氏喜得合不拢嘴,这下给二丫头准备嫁妆总算是有明正言顺了。 待送走岳府的人,二话不说的带着春雨夏雨便去了苏老太太处。 以她的算盘,苏府大库房里的好物件儿,自是二姐妹均分,这点她也不偏着,不过,因岳府的聘金多,为了解府里的难处,二房少不得在出公中一份之外,再另备一份给二丫头,至于这一份是多少,与公中无关。 再者老太太一向顾脸面,这事儿二房单出,老太太自是要出的。 一路盘算着去了老太太处,见苏老太太满面喜色,知道她对岳府的聘礼格外的满意。笑着上前见礼。 “我正要找你,你到来了。”苏老太太笑迷迷的叫侍书给她看座,方氏也不推辞,笑着落了座才道:“这岳杨两家的聘都下过了,媳妇儿自是得来与老太太商量一下这嫁妆事宜。” 顿了顿又道:“其它的一应小物件儿都在备着了。只是有几个大项,得老太太做主才行……” 苏老太太点头,“你把备下的都说给我听听。” 方氏从袖中抽了两份礼单,一份是给苏青筝的,一份是给苏青篱的,侍书接过送到老太太手中。 “这是现下备好的,筝儿与篱儿的倒也差不多。只是篱儿正长着个子,衣衫备得少了,我便多添了二十匹的衣料……” 老太太略扫了几眼,就问,“这些是按多少台备下的?统共值多少银子?” 方氏捂嘴一笑,“老太太可别嫌我败家才是,我是想着咱们苏府虽然不是什么王孙世家的,到底是书香门第,嫁的又都是好人家,自是不能显得寒酸了。便自做主张的各备了四十台……各是按三千两备的。” 苏老太太想了想道:“再加上几项大头,倒也能配四十八台。” 方氏笑着回道:“老太太倒是一猜即准的,两个丫头媳妇儿确是按四十八台准备的。” 方氏老太太说的几项大头,正是苏府在城外的几间庄子并库房中存的几样金贵物件儿。 杨府送白银两千两聘金,苏府备三千两的嫁装,倒也说得过去,只是这岳府…… 方氏看苏老太太神色,能猜出她心中所想,便笑着起身,“只是原先备这个,没承想岳府竟是这样大的手笔,今儿来便是与老太太商议此事的。” “按说篱儿是个庶出的,又是妹妹,断不好抢了筝儿的风头……” “你这话糊涂”苏老太太不待她说完,便打断,“这话也就是自己说说。若是篱儿得嫁得皇亲国戚的,也得按大丫头的份,委屈着她?又叫旁人看我们的笑话不成?” 方氏一愣,随即又笑着自责,“老太太说的是,我正因这个发愁呢。想着按岳府的聘金给二丫头多备些,又怕大嫂与筝儿心中不舒坦。” 老太太哼了一声,“这有什么可愁的,嫁得什么人家,那是她们自己的造化,怨不得旁人。你再去重拟了来,另叫侍书开了小库房,你也去进去挑挑。” 方氏达到目的,心中暗喜,连忙应下。 xxxxx 二月初九当晚,主仆几人在灯下坐到约二更时分,红姨与三个丫头颇自觉的回房休息,这样的日子,岳先生定然是要来的。 果然不多久,门帘一闪,那人便进来了。 青篱少有的没有坐着,而是起身迎了过去,走近后话也不说,只是伸手环了他的腰,靠在他胸前。 岳行文瞬间的诧异过后,伸手将她环在怀中,下巴放在她头顶轻笑,“贪财的丫头,若不是今日这一遭儿,我也没有待遇。” 青篱在他怀中咯咯一笑,抬头看过去,“是呀,你不早知我一向只认银子的?” 话还未完,只觉脚下一空,已被岳行文拦腰抱起,伏首在她唇上轻啄,走到桌旁坐下,才轻笑,“我今日行事这般合你的心意,可有奖励?” 青篱自是知道他说的奖励是指何意,脸略一红,把头微微一偏,嘟哝,“你当今日这一出我真的高兴么,哼,那些银子又到不了我的手中……” 一言未完,下巴上便多了一只白晰修长的手,微一用力将她的脸板正,凑过去又是轻轻一啄,放才开轻笑,“到不了你手中也得高兴。” 青篱窝在他怀中,点头,“是啦,是啦,是因为岳先生岳大人高兴对不对?” “嗯,高兴得很呢。”某人略带暗哑的声音自她头顶传来。 烛火噼噼啪啪的发出细微的声响,火苗微微闪动,一如往一般,可青篱却突的觉得觉得这情形太过暧昧,略扭动身子,从他怀中钻出,干咳一声,在他身旁的椅子坐了,端起桌上的茶水一气喝干,心头略定,才笑着说,“今儿若是没事,就早些回去吧。” “谁说我没事?”岳行文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也略有些不自在,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叠纸来,“来,瞧瞧这个。” 青篱凑近,纸上画得却是一个院子,细瞧却是认得的,是他的院子,只是这画却是写意手法,想来是出息他的手笔。 又抽出另外几张纸细看:房屋建筑图要真正算起来,这才是她的老本行干了十年的工作就是天天摆弄这个,那种地是副业,是童年生活的一部分而已。 “你要盖新院子?”她疑惑的抬头。 “即要娶苏府的二小姐,自是不能委屈了她,这院子房子都要修整一番。”岳行文凑近她,眼含戏谑。 青篱可顾不上这些,撇嘴,“院子好好的,修什么修?” “自是为了我的夫人。”岳行文凑近在她带着一抹红晕的脸上轻啄,长臂一伸,拉她入怀,“来,瞧瞧可有需要改动的?” 脸上的润湿的触感还未退去,让她的脸不由又红了一分。心中暗骂自己,呀呀个呸的,前世三十年,竟连点功夫都没,真算是白活了。 强敛心神向图纸看去。 说实话,前世的她极喜欢四合院,喜欢这种古代建筑风格,曾经也梦想可时拥有这么一座,但直到住进来,才发现,满院子丫头奴仆的,这种院子的私密性就显得差了一些。 她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个极怪的人。对自己看得极重,哪怕是亲近如杏儿柳儿等人也不行。 现在倒还罢了,左右她一个未出阁的小姐,让她们进进卧房倒还能忍的,将来婚了…… 想到这里,她指着某一处问:“这个可是卧房?” 岳行文顺着她细细的手指看去,点头,“嗯,可有想改动的地方?” 青篱点头,这房屋的布局倒她现在住的一样,卧房窗外便是游廊院子,隔音效果又差,里面有个什么响动,外面听得一清二楚…… 呃,想到“响动”二字,她在心中暗暗鄙视自己,不过,随即她又理直气壮起来。 指着卧房处道:“只这里稍改动一下吧。再加一堵墙,与厅中隔开便好。” 岳行文眉头微皱,看着眼前的纸,又回头扫视她的房间,按她方才说的,从厅中进去,应该又是一个小厅,小厅后方才是卧房…… 突的他似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红,随即展眼舒展,无声笑起来…… 青篱久等不见有人应声,奇怪抬头,正好看见他这副神色,眼中闪着明了的光,登时脸色暴红,羞恼不已,从他怀中挣脱,将图纸胡乱塞到他怀中,又是推又是拉:“我说完了,快走,快走……” xxxxxx 自方氏与苏老太太定下陪嫁之事,王夫人得知后气闷了一场,苏青筝也是好一通闹,苏老太太无法,把原本留给苏青婉的一座子给了她,又开了体已库房,与她补足五十六台嫁妆,这才算消停了下来。 天气一天天转暖,婚期一天天逼近,青篱每日窝在房中做的好物件儿也几近完工。 这一日她做的眼睛酸涩,将桌上的物件儿收好,挑帘出了房门。 红姨几人已将铺盖等物件儿做得差不多了。此时正做着鞋袜和里衣。 “小姐,可是累了?”柳儿见她出来,放了手中的活计,走了过来。 青篱瞧着她眼中红丝遍布,想来是这些日子整日做针线,累着了,便笑着朝另外三人摆手,“你们也歇会儿,左右婶娘请了那么多绣娘,也不差你们这一星半点的活计。” 这几人连着做了约有二十来日,也当真有些累了,红姨起身对杏儿合儿说,“小姐说让歇会儿,就歇会吧,还有十日左右的功夫,剩下的活也不多了,倒是能做完的。” 杏儿举着手中刚完成的活计走过来,笑道:“小姐,看看这鞋子做得可满意?” 青篱接过,却是一双家常便鞋,鞋面是她所喜的湖青色缎面,上面绣的是毫无新意的鸳鸯戏水图,绣的倒十分精致,只是穿在脚上,又有长裙盖着,哪个能看到? “好是极好的。只是,不过是便鞋罢了,绣这么多花样做什么?又白费这么多功夫。”将鞋子塞到她怀中,带着淡淡的责怪,点点她的头。 “小姐,你可不知,这些都是极简的了,你没见大小姐的一应衣衫鞋袜,太太交待下去,让绣的花样多了去,象什么五蝠聚富啊,双喜瑞云啊,百年好合啊,麒麟送子啊……”合儿上前插话,如数家珍的报着春雨送过来的消息。 “行了,我知道了。”青篱好笑的打断她的话,“心疼你们,倒一个个怪起我来了。” 合儿嘻嘻一笑,也不多话,转身去进了上房。 青篱暗叹,自红玉那一场闹,自家丫头面儿上虽极力维持原样,到底在她面前还是收敛了不少。罢了,等自己的事儿一了,便替她们张罗张罗。 便与她们说笑了一会儿,略歇了歇,又进屋忙活。 xxxxx 转眼间迎亲的日子已近。 三月初六晚,刚用过晚饭,方氏便带着两个丫头来了。她的来意,青篱不用猜,定然是万恶的婚前教育,早想盘算着躲过这一茬儿,本来以她忙糊涂忘了呢,现在看来,这样“重大”的事儿,她如何能忘? 装作不知情笑着将她迎进门,笑言:“婶娘辛苦了这么些时日,好容易诸事定了,怎的不歇着。” 方氏一月之内操办两个丫头的婚事,说不累那是假的,单从面色上看,也憔悴了几分。 又因王夫人事事都要拨尖占高的,今儿要加这个,明天要加那个,虽然不会事事顺着她,但也不能事事驳,就这么你来我往的较着劲儿,直到今日才算是消停下来。 忙完最后一宗事儿,松了口气儿的同时,又想到二丫头。明儿大丫头要出门儿,这会自有太太陪着,二丫头却是个没人陪的,心中怜惜,又兼老太太交办事的事儿还未完,便就过来了。 “无事,总算是忙完了。后儿一过呀,我也算功成身退了。”方氏携了她的手进了上房。又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笑道:“养得还算好,倒不费老太太与我的一番心思。” 青篱接过杏儿递来的茶水,亲手奉上,才笑:“婶娘可是拿我当猪仔子喂了,见天都是四五顿的吃。” 方氏呷了口茶,微叹,“这婚事实在是紧,没有法子。哪家姑娘出嫁前,不是好生的养个一年半载的,调理调事身子。这一来是对身子有好处,二来,到了婆家,可比不得自己家喽……” 青篱心头微热,却只顺着她的话笑着说:“若真按婶娘养我的法子,养个一年半载的,可真成小猪了。只一个月我便胖了不少呢。” 方氏再看,她面色细白红润,肌肤上似是有一层亮莹莹的光,不由满意的笑道:“嗯,这么看着你倒象是听了话,乖乖的喝了药,若是把我辛苦弄来的方子糟贱了,我可不依” 青篱不作有他,只当是哪位大夫给开的养生药方,也笑着说,“我瞧着婶娘这些日也憔悴了些,这样的好方子,自己也该喝几剂养养身子才是。” “咳咳咳”方氏被她这话呛得猛一阵咳嗽,青篱纳闷,转头看屋内几人皆是一副想笑又不敢笑,不笑又憋不住要笑的神色。 方氏好容易止了咳,挥手让那几人退去,青篱只单瞧她这作派,便知这药方不单是补身子那么简单。 果然,方氏拉近她,轻笑,“你这孩子真是,那样的药方我哪里能吃得?” 青篱极力忍着不让自己脸上透出丁点羞恼之意来,心中却翻江倒海的扑腾起来:娘的,你们给本姑娘喝的倒底是何等药物?一个个笑得暧昧至极。 许是她强忍得很是成功,方氏叹了口气,眼神变做柔软慈爱状,“因你年纪小,婶娘怕你身子受亏,才求了人开了这么一个方子……” 如果这话她还听不懂,那可真可以去死了。所有的强装登时化作无形,脸色暴红,那热度能烤熟一百斤鸡蛋。 555555方氏给自己吃这样的药还不算,那人居然还改了药方,更在隔日又送了一盒子什么药丸来,只说是配着那汤药补身子的。那药丸吃着香香甜甜的,她还真不抵触,有时贪嘴,还要多吃一两颗。怪不得前几日他来,问起药丸,她只说吃完了,挺好吃,再送些来,他的脸色会跟憋了一陀什么东东一般…… 方氏只看她的模样,脸上笑更浓,将她拉近张口欲说话,青篱实在怕她再说出旁的什么话来,抢在她前面开口,“婶娘莫说了,我晓得了。” 说到最后低声做扭捏害羞状。 方氏捂嘴一笑,“好,好,婶娘不说了。”

上一篇   第六十七章

下一篇   第六十九章 出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