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情意绵绵(一) - 穿越种田纪事

第七十章 情意绵绵(一)

第七十章情意绵绵(一) 等待是一件让人不太愉快的事情。而此时此刻,将是青篱前世今生中所经历的最漫长最难熬的等待。在这个过程中,她原本平静的心情因这漫长的等待,让人窒息安静,和喜庆氛围的影响而变得惴惴不安,虽然仍强挺着腰杆端坐着,可手心里早沁出汗水,粘粘的潮潮的湿湿的,象极了她此刻的心情。 不知过了多久,天色已暗,满院红灯笼燃起时,门外传来细微的脚步声,柳儿伸手瞧了一眼,悄悄上前,在她耳旁低语:“小姐,是岳先生。” 青篱几乎僵硬石化的脸上强扯出一抹淡淡的微笑,微不可见的点头,表示她知道了。门外的脚步声愈来愈近,随着“吱呀”一声轻响,一股淡淡的酒味儿在屋内弥漫开来。红烛中混着的香味儿,脂粉味儿,还有整个院中弥漫的炮竹味儿混和在一起,这是喜庆的味道。 “岳少爷大喜”随着喜婆的声音,青篱目力可及的范围出现一双皂青靴子,不然后是大红的衣角,再然后,是更多的红色。随着他一步步的靠近,她手心的汗愈出愈多。 “嗯,”他酒后的声音略显沙哑,却象微粗的砂砺轻磨过细嫩的脚心,那痒意直达心底。 岳行文一身大红的新郎服,不知是因为衣服与酒的缘故,还是旁的,此时的他与平素的淡然清冷完全不同,酒气微熏的脸上,眸子流动间,不经意散发出妖孽般的风情。 他缓缓走近,眼睛盯着端坐在大红帐下的小小身影,在她五步之距停了下来,似是打量,似是辨认,似是在品砸。屋中的几人悄悄相互对视,均不知他到底要做什么。就连正欲上前提醒二人行结发之礼的喜婆也愣住。 屋中是比等待时更静的安静。静得连在场诸人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青篱手心的汗愈出愈多,心中却暴跳如雷,他故意的,绝绝对对的故意,若不是喜婆在场,定要跳起来,赏他一顿小拳头吃吃。 内心的情绪抑制不住的反应在脸上,岳行文扫见她隐忍着咬牙切齿的神情,突的轻笑出声,那声音低沉浑厚,带着酒后的暗哑,撩人心弦。 青篱微低头着,虽不看他的神色,亦知道他是为何而笑,不觉微扯嘴角,表示不满。 有这么一个小插曲,倒让她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略微缓解了一下。 岳行文缓缓的在她身旁落坐,喜婆也是颇知趣的,当下二话没有,上前将二人的头发各剪下一绺,绾在一起,用五彩的丝线缠了,放入一个精致的五彩绣鸳鸯戏水的荷包中,高声唱贺:“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杏儿早端着盖大红缎子的托盘立在一旁,喜婆欲上前端交杯酒,却被岳行文淡淡摆手挥退,伸出手端过一杯,递到她面儿,轻唤一声:“篱儿” 青篱盯着眼前这杯酒,突然很想看看他此刻的神情,就这么抬起头来,向他看去。 却一头撞进他幽黑深遂的眸子之中,象一汪深不可见底的井,井的深处有波光流动,流光溢彩,象是一潭清冽的桂花酒,甜而醉人。 又象春阳暖风拂过的静静潭水,安宁,柔和,满足。不觉脸上笑意更浓,伸手接过。 喜婆经过多重喜事,还没见过哪家新婚夫妻当着这么多的人面儿,这般情意绵绵的,不觉捂嘴一笑,等二人喝完了交杯酒,将两只杯子接了,一正一反掷在床下,“一仰一合,大吉。” 繁琐仪式终于完成,众人退去,屋门咯的一声轻响,屋内又陷入一片静寂,只有那红烛发出噼噼啪啪的细微声响。 屋内红烛高照,大红喜帐低垂,岳行文坐在床一动不动出神的盯着眼前这个盛妆小女子,青篱久等不见人声,转头望去,两人目光在空中相遇,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相互传递。 “过来。”岳行文背靠着床头,向坐在不远的小女子伸出手。 过去就过去青篱撇了他一眼,早换这副死人脸模样,她还至于这般不自在么? 磨磨蹭蹭的蹭到他跟前,岳行文长臂一伸,将她揽在胸前,另一手将她拦腰抱起,放在腿上,轻笑问道:“累么?” 温热的鼻息喷在裸露的敏感肌肤之上,激起一层细细的颤栗,那点点的温热如星星之火,将刚饮下的酒液点燃,周身的热度刹时涌上,白嫩的肌肤以人眼看得见的速度,迅速变成绯红一片。 青篱侧身躲了躲,从他怀中直起身子,别过脸胡乱点头,指了指头上的新娘冠嘟哝:“累,怎么不累?天不亮就起床,顶着这么一个铁疙瘩,顶了足足快七个时辰,我的脖子都快断了。” 岳行文将目光投向她头上那顶以黄金为骨架,镶满粉色南海珍珠红宝石以及独山暖玉的“铁疙瘩”轻笑:“我还为你甚喜这头冠,舍不得脱下来呢。” 说着伸手去取她头顶的新娘冠,双手刚碰上,又停了下了,伏身在她耳边轻语:“可是专等我来取的?” 温热的气息顺着比脖颈肌肤更敏感的耳蜗传来,似乎直通到心房之上,她原本绯红的肌肤又添了一层红润。 “你故意的。”青篱又将身子后撤,两手捂紧耳朵,不满的瞪着他指控。 岳行文轻笑一声,拉过她捂在耳朵的上的手,把玩着她细嫩的手指,突的拉到嘴边,轻啄一下,“答对了。有奖励。” 她被笑容激了一跳,使劲往外挣脱身子,同时讨好笑道:“不需要……唔……” 未来得及吐出的话语被火热的唇舌堵回,淡淡的酒气和熟悉的体味儿在周边弥漫开来。 他的唇是从未有过的火热霸道,在她的唇上惹火地恣意游走,青篱忍不住欲张口抿住他那有力的唇舌,以阻止它继续点火,却恰被这狡猾的家伙逮了个正着,毫不犹豫地闯进门来,带着几乎将人融化的火热迅速充斥了体内全部的空隙,青篱的大脑轰然失去了神思,只能不由自主地随着他的牵引在热浪中上下起伏左右摇摆…… 唇齿相依,两舌纠缠,彼此用最敏感的味蕾去感受去记忆去占有对方的味道。 两年的守候不算太久,却已仿佛过了一世那么久远,如今得尝所愿,什么都不再掩盖,什么都不必隐藏,只有赤/裸/裸的浓情烈意在唇畔流转,在舌尖传递,在越来越炽热的呼吸里融入渗透,合二为一。 仿佛所有的筋骨都被抽去,身子瘫软成一汪春水。一颗心似是泡在幸福海中浮浮沉沉。 桌上的火光,心头的火光,交织成一片,混混沌沌,将两人团团围住。满眼满脑子的火光,让她恍然不知所处何地。 突然身子悬空而起,喷着热气的声音在耳边低哑响起,“篱儿……” 岳行文一个翻身将她锁在身下,急切的捕捉到她的唇,狂暴吸允着她柔嫩的唇瓣,肆意纠缠她的丁香。 他的吻如此猛烈,象夏日不期而至的狂风暴雨,铺天盖地,迫得人无法呼吸,前世的经历在此刻似乎起不到任何作用,脑中一般空白,随着他狂暴无法抑制的漏点浮浮沉沉。 “篱儿,”他在她的眼睛,她的鼻,她的唇,她的洁白修长的颈颈之上落下一个个湿热的吻,一只微颤着的火热手掌轻轻抚上她的脸,她白晰光洁的脖颈,她小巧的锁骨,一路下滑,没有片刻停留的罩上了她的前胸,小巧柔软的触感让他在喉间发出一声低叹,“我的篱儿真的长大了。” 青篱被他一语双关的话语激得周身的热力不禁又上升了一度,虚软地偏开脸,埋入他的肩窝儿里,紧闭着双眼,大口的吸着混和烛火脂粉香味暧昧横流的空气,头昏沉沉的。 他的大掌在顶端的小红莓上揉捏,火热的唇舌沿着手掌游走的线路一路下滑,沿着修长优美的脖颈,到来她深陷的锁骨,落下一串串火热有力的吻,最后含住她胸前的丰盈顶端的小红莓,舌头卷住了来吸吮。 温热的唇舌隔着肚兜,异样的触感,在她身体激起陌生的情/欲,次递翻滚着,酥酥床床,让她止不住的轻颤,心跳如狂,细密的喘息着,喉间不自觉溢出一声无助的。 声音乍起,她霎时回得清明,紧咬嘴唇,强抑着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岳行文将她咬唇强撑的模样看在眼中,目光愈加炙热,伏在她耳边,轻咬她鲜红欲滴的耳垂,舌尖在敏感耳蜗轻添,暗哑着:“外面没人,叫出来。” 见她仍是一副强撑模样,一只大手轻巧挑开她大红的肚兜,手掌探入,乍然的肌肤相贴,让青篱的身子不由一颤,那火热的温度似是将她的灵魂都熨贴了,一声不由自主的溢出喉间。 “篱儿……叫出来……我喜欢……”他低喘着,断断续续在的她耳暗哑轻语,象是一个勾引少女的恶魔,用简单的话语激发她内心的渴望。 “先生……行文……”她眉眼如丝,迷乱茫然的低感他的名字,他的吻,他的抚/摸,他此时此刻别样的陌生,在她体内激起一股一股抑制不住的渴望。 将她的衣衫缓缓退去,娇美的身体绽放在眼前,她身上淡淡的少女芬芳似是世上最浓烈的催/情猛药,他再也无法抑制体内奔腾叫嚣的情/欲,混身的血液都在燃烧……脸庞埋在被他双掌聚拢了的丰盈之间磨蹭,灼热的呼吸烫着她的心口。 ……………………………………………………………… 呃呃呃,嘎然而止绝对不是我所愿的,自写文以为最卡的一章,亲们原谅一下吧,后面还会继续写的…………

上一篇   第六十九章 出嫁